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38.桃源(十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三十八章

  徐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 外面的阳光已经透过窗户照射进了屋子里。他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脸上带着些许惊慌地朝着周围看了看。

  熟悉的家具, 熟悉的环境。

  这是徐池的房间。

  他将手握成了拳头锤了锤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 似乎一时之间还无法回过神来:他们这是……回来了?

  用另一只手撑着地面支持着整个人从地上站起来, 感觉整个人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微微偏过头朝床上望了一眼,只是那头的徐池依旧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身子一动也不动。

  徐城勉强地用自己还未完全恢复过来的脑袋思考着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在“桃源”里的那些事简直就像是自己做了一场荒唐的噩梦,只不过那个噩梦太过于真实了, 真实到就算让现在他再回想, 他依旧还能清晰地记起桃源里那些有着竖瞳和锯齿的怪物的模样、还有那些美得不真实的景色背后那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记忆一点点地回笼,那个像是噩梦一般的经历随着他的意识的清醒不但没有淡去,反倒是越是回想就越是清晰了起来。

  将整个过程又从前往后全部梳理了一遍,所有的记忆最终截止在叶长生询问他是否愿意付出代价去救徐池的那一刻。

  他想到这里, 觉得自己的脑袋更疼了, 像是有人正在拿锤子击打着一般, 疼得他眉头不由得深深地拧了起来。

  他记得他是同意了,现在他也回来了。那么徐池呢?他弟弟的情况又怎么样了?

  徐城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徐池。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虽然他看着依旧虚弱,但是徐城却总是觉得那头的呼吸似乎比之前要平稳绵长了许多,之前额头上被叶长生贴着的那张符纸也已经被撕去了。

  徐城的视线一路打量过来, 最后在徐池放在被子外面的交错在一起的手上猛地顿了顿——那个本应该被徐池抱在怀里的桃木盒和照片这会儿竟然都不翼而飞了。

  ——是叶长生将那些东西都带走了吗?

  心下这么想着, 徐城撑着自己莫名感到疲惫异常的身子又出去找了一圈。门口叶长生和贺九重的鞋已经不见了, 但客厅的茶几上倒是留下了一张字写的龙飞凤舞的字条。

  字条上只有寥寥数语, 配着那笔行草, 显得干脆利落得厉害。

  “任务已经完成,报酬稍后再谈。叶长生。”

  徐城看着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字,视线先是快速扫过一遍,随即又调转回来在第一行上顿了两秒,随即脑子“嗡”地一声就炸开了:任务已完成?已完成的意思是——小池真的被救回来了?!

  心口窒了窒,他将纸条紧紧地捏在手里,脚下不敢耽误,急匆匆地转过身便又赶紧冲进了徐池的屋子去。

  “小池?小池?”

  几步走到床头,徐城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徐池的脸,哑着声音喊了几声。见着那边微微皱了一下眉,呼吸急促起来,似乎是正在噩梦里挣扎着的模样又赶紧卡着他的肩膀不轻不重地摇了两下:“小池,醒醒!小池?”

  似乎是连续不断地叫喊终于起了效果,一直紧闭着眼睛的徐池突然间惊叫了一声就睁开了眼,他的视线涣散地往天花板上看了一下,紧接着又渐渐找到了焦距,看着正面色焦急地望着自己的徐池,面孔扭曲了一下,随即“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哥……哥……我错了,我错了,哥……”

  他的哭声太过于凄惨,夹杂着委屈、惊恐和愧疚,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像是洪水决了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徐池作为家里的老来子,学习成绩又拔尖,家里一直都是捧在手心里宠着,将那头是硬是养出了一身清傲的劲儿。除了徐池还不记事的那几年,后来长大了,徐城就没看见他这个弟弟在他跟前这么不要形象地嚎啕大哭过了,这会儿乍一看,不由得就有点懵。

  “哎,你……你别哭,好好的,你哭什么啊……”

  徐城之前本来也想过来,徐池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要是将他找回来,他肯定是要好好教训他一顿的。但是这会儿看着那头哭的厉害,所有教训的话堵在嗓子眼里,也是不好再说出口了。

  徐池一手紧紧地攥着徐城的衣袖,拼命地摇头,因为哭的太厉害了,眼泪鼻涕都流下来糊了一脸,看上去又可怜又狼狈。

  徐城看着这样的徐池,仿佛又看到了在他三岁的时候,他带他出去玩,结果他自己一不小心玩的太忘乎所以,差点将徐池给丢在了路边。等他回想起弟弟这茬回去找他的时候,那头就正在路边闷不做声地站在,直到他过去将他抱起来后,那头看着他的脸,这才终于抓着他的袖子忍不住地大哭了半天。

  徐城叹了一口气,也不说话了,就轻轻地拍着徐池的背等着那头哭完,脑子里不由得就想起了叶长生之前的那些话。

  ——“桃源”也是会选择人的。能够被吸引的大多是那些想要逃避现实的人。

  等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等那头哭声缓和了些,徐城从床头拿来了抽纸递到了徐池的面前,缓声问道:“小池……那些事情,就、就是‘桃源’那个……你都还记得吧?那个不是梦,你应该明白的是吗?”

  徐池的身子微微地僵了僵,睫毛不安地颤抖了起来。他没有作声,但是从神情上却就已经能够得出了答案。

  徐城觉得那头大概是并不怎么想讨论这个话题的,但是这件事既然他知道了,就仿佛是往肉里扎进了一根刺,如果不彻底问个清楚,他们两个人今后谁都不会舒服。

  “我之前进去那会,我听你跟我说,你觉得自己只是我和爸妈为了填补人生缺憾的工具——”

  徐池将头猛地抬了起来,因为之前哭的太凶,这会儿没法全部收住,声音断断续续地还在抽着气,他用力地摇了摇头解释:“哥,那不是我!”

  徐城舔了舔唇,在这种有些凝重的气氛下他下意识地想要抽根烟,但是手指在口袋里那包烟的外壳上摩挲了两下,到底还是记着自家弟弟不爱闻烟味儿所以没将烟拿出来。

  他点点头:“我知道那不是你。”看着那头似乎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又缓缓地道,“但是,那肯定是你心里想法的一部分。”

  “那个怪物,正是因为了解了你的想法,所以才能将你诱骗进了那个地方不是吗?”

  徐池对于徐城的这个推断却是没有办法再说谎了。他吸着鼻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出声道:“哥,不是你们的错。所有的一切,我知道,那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他的声音低低地,带着一点大哭之后残余的哽咽:“其实我也不是讨厌你们让我学习。”

  徐城听着徐池终于愿意开口,微微将背挺直了一点,仔细地听着那头说话。

  “因为我天生就很擅于学习……或者说是擅于考试,每次只要我稍微努力一点就能拿到特别漂亮的名次,别人的羡慕会给我带来强烈的满足感。虽然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这些,但是如果是单纯从这方面来说,我应该是乐于接受你们对我的期待的。

  所以真的不是你们的问题。”

  徐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眸子低垂着,手指轻轻地抓着被子的衣角,看上去有些不安:“但是一切在高中之后就不一样了。”

  “哥你知道的,我现在读得高中是X市最好的重点中学,里面入学的都是全市成绩最拔尖的那些学生。在那群人之中成绩优秀的太多了,我的那一点优秀在他们之间很快就变得平凡起来。等升入高三,经过了一个暑假,这种情况就更加糟糕。在学校里,我的名次一跌再跌,无论再怎么努力,却也还是到达不了之前的状态……”

  徐池说着,声音又哽咽了一下:“所以,我对你们的所有指责,不过是因为想要逃避自己是个失败者的事实所以才对你们迁怒罢了。”

  徐城似乎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他将嘴唇抿成了一条僵硬的线,好一会儿又问道:“那你当初因为要当摄影师,所以跟爸妈吵架,最后还在高考离家出走其实也是因为这个?”

  那头的声音并没有透露出什么指责的味道,但是徐池听在耳里,却还是有一种深深的羞耻和愧疚蔓延了上来,让他坐在徐城面前简直是想要找个地缝将自己整个儿地埋起来:“……一半是吧。”

  徐城觉得自己的头又有点疼了,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在手指里揉搓着,看着徐池继续问道:“那还有一半呢?”

  徐池咬了下牙,老老实实地坦白道:“因为高三的时候学习成绩下滑的厉害,我后来曾偷偷地翘了几次晚自习跟初中的同学出去玩,是他们带我接触了摄影。我也不知道这是因为想要逃避学习上的压力还是别的什么,但是我确实迷上了那种每次按下快门,将眼前的景物记录下来感觉。”

  徐城觉得自己并不懂按下快门有什么好痴迷的,但是又想想看自己每次抓到罪犯时的满足感,觉得这两者虽然性质不同,但是大概也能粗浅地类比代入一下。点了点头道:“你如果真的以当摄影师为目标这也很好,那后来呢?你从家里出去之后又遇到什么事才会被拉进那个地方去了?”

  徐池又沉默了一会儿,声音喑哑地道:“因为我发现我是色弱。”

  徐城捻着烟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啊”了一声,像是窥探到了什么隐私似的,脸色有点尴尬了起来:“色、色弱啊……”语塞了好半天,勉强挤出一句安慰,“色弱又不是色盲,对摄影师应该、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说着,觉得自己的安慰实在是太过于干巴巴,又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再挤出来一句:“再说了,如果是黑白照片,就算是色弱应该也没影响的?”

  徐池勉强地笑了一下:“哥,你不用安慰我了,经历了那些事,我现在已经彻底想通了。跟把命都丢了比起来,其他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挫折算什么啊。”

  他把眸子垂下去,哑着声音微微颤抖着道,“我之前也是鬼迷了心窍。我从小没吃过苦,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被你和爸妈他们宠着,结果都已经这个年纪了,遇到这么一点点事,就觉得承受不住,马上就想着做逃兵……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么懦弱,也根本不可能发生后面那些事……”

  说着,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瞬间坐直了,一把伸手抓住了徐城的胳膊,喉结猛地滚动了一下,整个人的表情都紧张了起来:“哥,在那里面的时候,你最后为了救我,把什么东西交出去了?”

  说起这个,徐城也是怔了怔,他看着徐池稀奇道:“你那时候不是没什么意识了吗,怎么还记得这个?”

  徐池看着徐城一脸不在意的模样,急的脸色都变了:“哥,你说话啊!你到底把什么东西交出去了啊?”

  徐城见着那头真的急了,赶紧按着他的肩膀安抚道:“你别急,你别急,你看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也没少胳膊也没少腿的。”说着,自己也感受了一下,觉得虽然身体疲惫了一点,但是除此之外也的确没感觉到有什么其他不适,纳闷道:“当时情况紧急,叶天师只说是救人要付出代价,但是他要的是什么跟没跟我细说。再后来我就感觉脑子一疼,随后就没了意识,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

  徐池虽然看着徐城没什么异常,但是想着叶长生当时从徐城身上抽出来的淡白色物质怎么想都觉得心底不怎么放心,皱着眉头好半天,还是不安地道:“哥,你还是给叶天师打个电话问问吧。”

  相比起徐池的忐忑不安,徐城作为当事人反倒是看起来毫不在意:“就算是真的有什么,给都给了也拿不回来,与其担心这个,你还不如好好想想之后要怎么跟爸妈道歉。”他站起来,皱着眉头指责道,“你出事这几个月爸妈都担心得快病了!”

  徐池听着那头的责备,脸上内疚和羞愧的神色更重,嗫喏半晌闷闷地道:“哥,我,我有点怕……”

  徐池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做的时候胆大包天,你现在倒知道怕了?”看着那头低垂着头一脸丧气的表情,又叹了一口气,有些迟疑地将手轻轻地放在他头顶摸了一下,缓缓地道,“小池,其实之前你抱怨的那个也没错。虽然我们出发点是觉得为了你好,但是也不能完全否认,我们或许真的是在你身上存着那么点填补遗憾的意思,所以不自觉地就给了你压力。”

  “就比如说,你看你哥我,当年那么努力也就擦着本科线上了个大学。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聪明的弟弟,可不想着你能考个名牌大学,让你哥说出去能虚荣一把么?我觉得吧,咱爸妈他们估计也是这个想法。”

  他认真地看着徐池,“但是这些不过都是附带的。比起那些虚名,我们当然是想以你健康、快乐的成长作为首要目标的。爸妈当初反对你去当什么摄影师,也不是因为觉得你不考大学丢人,他们只是纯粹地怕摄影师不稳定,加上东奔西跑地太辛苦,所以才不愿意你走这条路罢了,怕你十年后、二十年后年纪大了后悔了,你明白吗?”

  徐池听着那头说话,眼圈又红了起来,垂着眼睛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好半天,低低地“嗯”了一声。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他声音哑哑的,“我不是讨厌你们……我想逃避的,我讨厌的,一直是那个没用的自己。”

  “我怕我让你们失望了。”

  “在‘桃源’里面的时候一开始我过得很开心,但是没几天,我就后悔了。可是等那个时候我再提出来想要离开,却就已经晚了。明明是我一个人犯了蠢,但是还连累了你,哥,真的很对不起啊。”

  徐城看着他,好一会儿,突然问道:“小池,你现在起得来床吗?”

  徐池愣了愣,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

  徐城对着他笑了一下,从桌子上把车钥匙拿起来晃了晃:“要一起去我公寓那边把爸妈接回来吗?他们等你这边的消息也等了整整一个晚上了。”

  徐池眼睛里掉下一滴眼泪,他又抬起手用力地擦了擦眼睛,然后点了点头:“好。”

  *

  从这边去到徐城的公寓已经是中午快十一点了,徐富和王翠荷两个在屋子里焦灼不安地踱着步,不时地看一眼时间。

  “诶,我说老婆子,咱们城子……还没打电话来呐?”徐富实探着头朝着那头正攥着手机的王翠荷问道,神色有些焦急。

  那头王翠荷瞪他一眼:“你这才问几分钟?一直在我旁边转悠,这要是要是打了电话你不知道啊?”

  徐富摇头叹着气:“哎,我这不是心里急的慌吗。”又围着客厅转悠着,皱着眉头,“这都大中午了,做什么法都该做完了吧?我说,要不你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王翠荷听着他的话有些犹豫:“这、这不好吧?万一那边正是进行到要紧时候,我这一个电话打过去坏了事可怎么办?再说,要是真的结束了,城子他总会告诉我们一声的,我们在这边干着急也没用啊。”

  徐富想想觉得也对,只是一时没得出消息,一时心底就还是继续地火烧火燎。

  两个人继续不安的在屋子里转悠着,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钥匙开门的动静,两人往外一看,正看见徐城开门进了屋来。王翠荷一愣,忙走过来:“城子你怎么过来了?你弟弟他……”

  话未说完,越过徐城,正看见跟在大儿子身后脸色还带着些病态苍白的小儿子,她嘴唇颤了颤,喊出来的声音都破了音:“小池!!”

  本来在客厅站着的徐富听着这头王翠荷的声音,整个人一愣,随即也赶紧的就跑了过来:“你、你、你……”声音陡然哽咽了起来,“你好了?”

  徐池听着徐富和王翠荷的声音,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他从徐城身后走出来,抬头看着似乎比记忆中憔悴了许多的两人,声音哽了哽,好一会儿才低声道:“爸、妈,对不起啊……让你们担心了。”

  徐池的话一出来,王翠荷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滚下来了,她哭着冲上来将自己的小儿子搂在怀里,一只手拍打着他:“你真是长本事了啊?养你这么多年,就吵了几句你就要离家出走?呜呜呜,好好的孩子在外面呆了十几天还变成那样了,你这是要逼死你妈啊!”

  徐池被那头一哭也忍不住有点想哭,吸了吸鼻子:“对不起啊,妈。”又抬头看看站得稍远些,一脸复杂地看着他的徐富,嘴唇抖了一下,张了张嘴,“对不起啊,爸。”

  徐富也深吸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背过身去,看着样子像是偷偷地擦了一把眼泪:“行了,人好了就行,人好了就行……大中午的了,我去厨房给你们做几个菜。”

  说着,匆匆忙忙地就往厨房走了去。

  王翠荷松开徐池,回头看了一眼徐富的背影,一边哭一边笑地看着他道:“你爸这是害臊呢,他也一直可担心你了。”

  徐池点点头:“我知道。”

  徐城走过来,伸手一人一边将两人搂住了往餐桌的方向推:“行了,小池回来了不是高兴的事情吗,哭哭啼啼地干什么?”

  又看一眼王翠荷:“妈你看样子昨天就没休息好吧,眼底都泛着乌青了。”

  王翠荷往自己的眼底下抹了一把,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这不是担心吗。”又看一眼徐池,几个月来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拉着那头的手反反复复地念叨着,“人回来就好,人回来就好啊!”

  徐城看着王翠荷就知道她大约是攒了一肚子的话要和徐池说,又想了想徐池的情况,觉得这会儿他们正需要沟通,索性也就识趣把时间让了出来。对着对面的王翠荷道:“妈,小池他也有些话要告诉你,你们先聊着,我去厨房帮我爸做做菜,给他打打下手。”

  说着,又朝徐池使了个眼色,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按了按,绕过两人就去了厨房。

  厨房里徐富已经炒好了一个菜正在装盘,看到徐城进来了,将那菜递过去道:“城子你来得刚好,尝尝看爸做的这个菜味道怎么样。”

  徐城闻言便笑了,他把菜接过来:“爸你做的菜哪有不好吃的,谁不知道你年轻的时候曾经……”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嚼了嚼,夸奖的话哽在了嗓子里,眉头稍稍皱了一点疑惑道,“爸,你是不是忘记放盐了?”

  徐富疑惑地看了那盘菜一眼:“没有吧?”说着,拿了双筷子夹了一点,嘴里嘀咕,“我记得放了盐的啊……”

  将夹起来的菜尝了尝,眉头舒展开来:“我就说我怎么可能会忘记放盐,这不是刚好吗?”又看一眼徐城,开口唠叨着,“城子你平时是不是在外面天天吃那些重油重盐的外卖把口味吃重了?我早就跟你说了,饭菜啊,还是家里做的最健康。你啊,就是不听。今年都三十二了也不谈个对象,整天就在警局里泡着,尽让我们操心……”

  徐富那头的话徐城却是都听不进去了,凝神看着那盘热气腾腾的菜,好一会儿,像是重新验证一般地又夹了一筷子菜塞进了嘴里。

  不止是没放盐那种程度而已。

  徐城眉头深深地拧了起来:就算是没有盐的咸味,至少也该有菜食材本身的味道吧。

  可是,什么都没有。

  将筷子放下来,深深地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道灵光从脑子里闪过,他微微一怔,随即有些哭笑不得地将视线重新投放到了正散发着诱人香气的食物上。

  ——难道说……他救小池的代价就是这个?失去味觉?

  徐城深深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的头有点儿疼:可要是真的是这个,那他后半辈子也太惨了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