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贺九重的声音很轻很淡, 但是落在徐城耳朵里产生的效果却不压于投下了一颗原子弹。

  “什么养料?——小池给这些怪物当养料?!”徐城的声音像是被强行撕碎了又拼凑了起来一样,破碎得似乎透着风。他怔怔地看着那个虚弱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少年, 摇了摇头, 神色先是有些恍惚, 紧接着又激动了起来,语气异常激烈地,“放我下去,放我下去!我要去救他!!”

  贺九重被那头吵得耳朵有些疼, 微微皱着眉头异常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声音冷的吓人:“闭嘴。”

  徐城下意识地抬头,正撞上那双猩红色的眼睛,只是对视了一秒,他浑身不由得就僵硬住了, 刻在骨子里的恐惧一层一层地向外翻涌着, 让他一瞬间竟失去了所有反抗的意识。

  贺九重见他不说话了, 眉间的皱褶才平复了下来,再一甩手,竟是直接将他朝徐池的方向扔了过去。

  强烈的失重感在贺九重松手的一瞬间便传了过来,徐城感觉到自己被扔了出来,听着耳边风声呼啸, 整颗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然而就在他紧闭着眼准备好了跌落进底下那片不知名地浸泡着无数怪物胚胎的水域时, 脚底下一个趔趄, 却不可思议地踩到了地面。

  略带着点诧异地睁开眼往地面一瞧, 正看见脚下一道淡紫色的半通明薄膜正浮在水面上, 他踩在上面,那薄膜便将他整个人和底下那污浊的水域全部隔离了开来。

  狂跳的心脏在看清眼下的情况后缓缓地又恢复了平静。再抬头朝那边望望,看着贺九重那头环着叶长生的腰也落地走了过来,刚想低声道个谢,就听那头声音毫无感情地对着他道:“如果想要找死的话没人拦着你,但是要死的话请付完钱之后再自己找地方去死。”

  徐城张着的嘴微微抖了抖,整个人被那头的声音冻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虽然贺九重的话不怎么好听,但是徐城也知道自己在进入这里之后的确是因为冲动而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这么想着,脸上不自觉地就浮现了一丝混合着愧疚与惶恐的神情来。

  叶长生在被贺九重放到了那层像是玻璃一般的薄膜上后,这才像是又活了过来。伸手拽着贺九重的胳膊缓了几分钟,直到感觉自己的腿不软了,这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抬头看一眼贺九重异常冷沉的脸,忽地双手举到他脸颊上轻轻往两边扯了扯,冲着他唇角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声音淡淡地道:“行了,好好的你吓他干什么?徐警官也是爱弟心切。你自己想想看,要是换做是我被困在这里,你恐怕比他还要急。”

  贺九重的脸被那头拉扯出了奇怪的形状,但是看起来竟然还是好看的。他垂眸望着叶长生,片刻,开口的声音淡淡的:“不可能。”

  “嗯?”叶长生有些嫉妒地看着贺九重怎么看都好看的脸,不禁将他的脸颊往外又扯了一点。

  贺九重将叶长生扯着自己脸的手拉了下来放在自己手里握住了,再一次补充着解释:“我绝不会让你落入这个情境。”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眸子里溢出来的极为认真的神色,叹息了一下,随即再想了想那头的话,觉得他这样信誓旦旦的他实在是可爱得厉害,心里暖洋洋得便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颔首应声:“是了是了,谁不知道我家贺先生是世界宇宙第一厉害,只是想要护着一个我还不是轻轻松松。”

  将这边安抚下来,又回过头看着徐城,见他还是心神不宁便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着急,你弟弟虽然情况不大好,但也没说彻底玩完了。别先自乱阵脚。”

  叶长生的声音很淡,但是这时候在徐城耳里听着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他有些着急地将双手紧握在两侧,哑着声音道:“天师,天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弟弟!”

  叶长生点了点头笑了一下:“徐警官你别这么紧张,我们这次过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你弟弟吗?能救的话我自然不会含糊的。”

  说着,往那头又看了一眼,然后抬步往徐池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之前远远看过去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徐池露出水面的半个身子上全部密密麻麻地缠着一种奇异的黑色藤蔓,但是等这会儿叶长生凑近了看过去,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藤蔓,而是接连着水底那些胚胎的类似于脐带的东西。

  那些黑色的脐带将徐池整个人牢牢地绑在他身后靠着的石柱上,它们像是具有自主意识的活物一般,不时地还会顺着徐池的身子爬动着。

  在靠近颈部的位置,有一根格外粗壮的脐带整个儿扎了进去,不时地轻轻颤动一下,看起来似乎是正在吸食着徐池的生命力。

  叶长生看着那些东西,眸子微微颤动了一下。就在他又凑近了些,正准备伸手去触摸一下那些黑色的脐带时,突然,只见徐池一直紧闭着的眼“唰”地睁了开来,与此同时紧缠在他身上的几条脐带夹杂着一股腥臭的味道,猛地就朝着叶长生的面门弹射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半透明的淡紫色屏障突然便在叶长生和徐池之间立了起来,那脐带直接撞到了淡紫色的屏障上,“砰”地一声闷响后,那头与屏障接触的地方又立刻像是被腐蚀了一般发出了明显的“滋滋”的声响。

  似乎是吃了痛,那些脐带立刻又缩了回去,示威似的将徐池整个人缠绕得更紧,让那头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痛苦的表情来。

  “小池!”

  徐城看到这个情况,忍不住往这边走了几步,开口朝着徐池喊了一声。

  徐池深棕色的眼睛涣散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好一会儿,嘴唇微微开合了两下,勉强能听出似乎是叫了一声“哥”。

  徐城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他紧咬着牙,下颌绷出了一个僵直的弧度,因为太过于用力,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他侧头看着叶长生,喉咙滚动了一下,颤抖着问道:“叶天师,是不是只要将小池身上缠着的这些东西砍掉就能将他带走了?”

  叶长生眉头紧皱着:“虽然理论上是这样……”

  徐城马上道:“那我们现在就——?”

  “不行。”那头听着徐城的话又摇了摇头,“你弟弟被这些东西吸食了太多的生命力,本来魂魄就不稳,现在能勉强魂魄不散。要是现在直接将这些脐带烧了,就怕你弟弟立刻就魂飞魄散了。”

  徐城身子颤了颤,他伸手抓住了叶长生的胳膊,声音紧绷得像是一根快要断了的弦:“没有……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叶长生看着他,刚准备说什么,眼角却突然朝着他们来时的路看了一眼,眼底的温度沉了下来:“他们来了。”

  贺九重看了一眼那些缠在徐池身上的那几根被他的结界所腐蚀了的黑色脐带:“因为这些胚胎?”

  叶长生觉得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了,对着贺九重道:“替我争取十分钟。”

  贺九重淡淡地“嗯”了一声,伸手在他发顶上按了一下,说了一句“自己当心”,之后也没再多说别的,直接就从结界里飞了出去,朝着来时停留的那个楼梯口直奔而去。

  徐城听到叶长生和贺九重的话神情有些紧张起来,他想着外面数以千计的那些怪物,鸡皮疙瘩止不住地就往外冒:“叶天师,让贺先生一个人这么过去真的没事吗?”

  叶长生摆了摆手:“与其担心他,你还不如担心一下我们两个。我比他的实力可弱得多了。”说着,又自己的口袋里又夹出几张符纸,朝着那头的石柱就扔了过去。

  口中快速地低喃着口诀,手中结印,只见那些符纸蓦然闪烁出了一阵强烈的红光,然后将石柱上缠着的那些脐带全数封了起来。

  侧头看着徐城,神色极认真地问道:“即使你弟弟缺失这一魂两魄,在现实世界里他也并不会真正的死亡,最多不过是个植物人……但是如果你要是非要救他,自己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等你们出去之后,现实世界的你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是不能保证的。就算是这样你也要救他吗?”

  徐城的面上闪现出了一丝挣扎,但是片刻,他用力地闭了闭眼却还是点了头,苦笑一声道:“他毕竟是我的弟弟,我们一家人都在等他回去啊……也许叶天师你觉得我这个人是有些太圣母心了,但是这已经成为了我的本能,想改也没有办法了。”

  叶长生深深地看了徐城一眼,随即又笑了:“不,我想徐警官你误会了什么。实际上我并不讨厌那些以不麻烦别人为前提的圣母心。看到有困难的人能够想着尽自己力量帮衬一把,正是因为有这种人的存在,人和人之间的善意才能不停地传递下去不是吗?”

  徐城看着叶长生,见那头眉眼弯弯,并不像是在嘲讽他的样子,垂下眸子又笑了一声,低低地道:“谢谢你啊,叶天师。”

  叶长生又取了一张符夹在指缝间,看着徐城轻声道:“徐警官你准备好了吗?”

  徐城紧闭起了眼点了下头,看上去一脸的视死如归。

  叶长生极轻地叹息了一下,然后“啪”地一声将那张符纸贴在他的额心,一边低声念着咒语,一只手沾染着朱砂,凌空比划了一个奇异的图案。

  徐城感觉一直系在尾指上的那根细线渐渐松了开来,紧接着头就开始剧烈地疼痛,像是有什么正从自己的脑子里被抽走一样,那种无法言说的疼痛感让他浑身都剧烈地战栗起来。

  明明前后只有大约不到半分钟的工夫,但是徐城却感觉像是持续了一个小时似的难熬。好不容易等那阵疼痛过去,他整个人彻底脱力地跪倒在了地上。

  贺九重从那头又飞了回来,垂头看一眼半死状态的徐城,又看看叶长生:“数量太多了,后面被惊动赶来的恐怕还有更多,速战速决。”

  叶长生点头应了一声,眯眼看着那些被自己封印在了石柱上像是因为感应到了危险而不停颤抖着的脐带,对着贺九重叮嘱道:“注意不要伤到徐池。”

  贺九重“嗯”了一下,一抬手,倏然一捏,只见徐池背后的石柱“砰”地一声碎裂开来,那些脐带迅速地想要退回到水里,但是还没等它们落水,那些脐带就被雷电凝成的利刃全数斩断,七零八落地化作碎块掉落了下去。

  叶长生这头看着贺九重出手的一瞬间,将从徐城手上取下来的细线迅速绑到了徐池的身上,与此同时嘴里快速地低声念了一段咒语,一手拽住还扎根在他脖子下侧的脐带,猛地扯落了下来,又将了另一只手上攥着的淡白色的东西贴上去,迅速将他身上的那个缺口给堵了上去。

  行云流水地将这一切都做完了,侧头看一眼贺九重:“走!”

  贺九重点了点头,抱着叶长生又将一旁的徐城和徐池一起提溜住,迅速地就朝外面飞了出去。

  水底的胚胎用于汲取养分的脐带被全数砍断,这让整个‘桃源’里的怪物感知到后几乎全部都发了狂。他们尖啸着朝着叶长生他们所在的地方奔涌过来,攻击比之前甚至还要迅猛。

  尽管贺九重和叶长生两人配合着出手,那些怪物一时也近不了身,但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群蜂拥而至堵住去路,一时也让人觉得头疼得慌。

  天上的血月发出阴森的光,地面上的怪物们一个个目露凶光,尖锐的牙咧着,看的叫人背脊发凉。

  贺九重被这群仿佛怎么杀也杀不光的怪物弄得有些烦躁,右手微微抬起,自上而下猛地一划,一道橘中带青的火墙猛地从地面上蹿了起来。那火焰明明并没有什么温度,但是只要那些怪物靠近了,整个身子在接触到那火苗的一瞬间,就立刻被吞噬了化为了灰烬。

  “那边!”叶长生将一只纸鹤放飞到了半空,看着纸鹤指引的方向皱着眉头出声提醒道。

  贺九重点了一下头,拎着徐家那两个现在都呈现着半死状态的兄弟两,与叶长生顺着纸鹤就飞奔了过去。

  在两人的身后,已经越过火墙和从其他方向赶来的鬼屋一直紧追不舍,他们的喉咙地发出可怕的咆哮,周围的山体仿佛都在轻轻的摇晃。

  “就是这儿了。”

  确定到达了他们坠落的地点,叶长生对着贺九重道了一句,那头一抬手,又支起一个结界将四个人全数裹起来,然后顺着空气就浮了上去。

  叶长生低头看着腾空的地面,双腿一软,又是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贺九重赶紧将人扶住了,上下打量他一眼,有些奇怪地道:“你之前下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叶长生有气无力地看他一眼,连反驳的声音都显得虚弱了:“我下来的时候是在水里,还没注意呢,结果就落地了……谁知道上去的时候非得飞?”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的样子,觉得有些担忧的同时却又忍不住觉得有些可爱,将他的脑袋扣进怀里:“实在害怕就把眼睛闭上吧,待会儿就该上去了。”

  叶长生闷哼一声,乖乖地将眼睛闭了起来。

  往上又漂浮了一截,周围陡然又黑沉了下来,耳边能听见水流的声音,估摸着应该是回到了之前的湖里。

  底下的那群怪物很快地也追了上来,他们在水里游动的速度奇快无比,不消片刻就完全追上叶长生几人。

  将身子当做利器拼命地撞击着他们身旁的那层结界,当几次尝试都发现无果时,紧接着又一齐开始用牙啃咬。贺九重在站在结界里,能够清晰地看见一个挤着一个紧贴在结界外面的血盆大口,尖利的牙在嘴里密密麻麻的,啃在结界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动静。

  大约因为挤压着结界的怪物多了,整个结界的上升速度也受到了影响,贺九重微微皱了皱眉头,终于觉得不耐烦了,一挥手,将围绕着结界外的那群怪物全部弹了开来,然后加快了速度向湖面上升了过去。

  好不容易从湖面跃出来,叶长生抬头往四处望了望,发现原本阳光温暖温风和煦的湖面世界也已经变了个样子。

  天上的太阳变成了诡异的紫红色,四周狂风大作,力道强劲得似乎是要将人整个儿掀过去一般。

  叶长生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湖水,先前那澄澈得仿若水晶的湖面已经变得浑浊不堪,湖面不断地翻涌着,不时地冒出古怪的气泡。

  周围的桃花早已经凋零了,树木也全数枯萎发黑,只剩下桃树的枝干纵横交错,像是恶鬼伸出来的枯瘦的魔爪。

  湖水里已经有游得快的怪物追了上来,叶长生不敢耽误,和贺九重带着徐家两兄弟穿过那一片已经枯死了的桃林就往来时的入口那边赶。

  身后那群怪物的尖啸一声接着一声连绵不绝,叶长生伸手捂着被吵得有些耳鸣的耳朵,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果然,‘桃源’什么的都是骗人的!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地方啊!”

  贺九重扬了扬唇,又一抬手,将那些想要拦住他们去路的桃树枯枝都砍断了,低着声道:“怎么,要是真的有,你还想去小住几天?”

  叶长生轻咳一声,立马表忠心道:“哪能啊,要是没你在身边,就算是真让我上天堂我也不去啊。”一脸诚恳地,“没有你的地方在我眼里跟地狱没有差别!”

  贺九重淡淡地瞥他一眼,哼笑了一声,倒是没再说什么,又一挥手往身后筑了一道火墙,提着徐城和徐池带着叶长生快速地奔向了入口。

  入口这会儿已经缩小了很多,还没有完全闭合大约是因为叶长生来时在入口外贴着的那张符纸正起着作用。

  “看样子防患于未然的确是有道理的。”叶长生为自己的机智默默地点了一个赞,然后又追贴了一张白符,将洞口撑大了一点,“快走!”

  贺九重“嗯”了一声,拖着那两人就走了进去。

  叶长生在最后扫尾,眼看着几只怪物张着血盆大口朝着这边涌来,连忙进了洞口,然后将外面的符纸又撕了下来。

  就在符纸被撕下来的一瞬间,洞口就开始闭合了起来,那头的怪物看着这个模样猛地朝着边冲了过来,最后却是半个身子都被卡住了。

  随着洞口的完全闭合,他的半个身子被拦腰截断。脑袋和小半截身子在山洞里滚动了几下,鲨鱼般的利齿试图朝着不远处的叶长生咬过来,但是没扑腾一会儿,又彻底化作一滩血水消失了。

  叶长生看到那边的怪物彻底消失,心里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再转身看着不远处正停下步子等着他的贺九重,连忙加快了步子赶了出去。

  回去的路似乎要比来的时候短得多,只不过十来分钟,他们就已经看到了出口。

  从出口走出去,在叶长生的授意下贺九重将洞口的地方全数震碎了。山体塌了下来,将那窄窄的山洞全部填埋了起来。

  来时的浓稠的桃花香和深粉色的烟雾已经全数散去了,周围只浮着淡淡的白烟,幽幽的,模糊了真实和虚幻的交界。

  叶长生站在对面,看了看已经差不多被堵严实了的入口,好一会儿,微微弯着唇笑了一下,然后对着贺九重招了招手:“走吧,这件事该结束了。”

  贺九重看了他一眼,唇角也淡淡地扬了一个弧度,随即提着那两人又跟了上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