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徐城感觉经过连续的长时间奔跑, 体力已经濒临极限,但是令人绝望的是, 尾指上的那根细线依旧散发着淡淡的银白色光泽。

  天空悬挂着的那轮月亮被蚕食得更厉害了些, 弯弯的边角弧度锐利, 看起来像是一把镰刀。

  除了一点微弱的月色照明,其他到处都是黑黢黢的,视线所及暗色涌动,像是有无数的怪物藏在里面伺机而动。

  极度的疲惫让徐城不得不渐渐地放慢了脚步, 他弓着身子, 双手撑着膝盖不停地喘气。背上冒出的汗被风吹干,顺便将热度也一并带走了,这会儿一停下来不禁就一阵阵地打起了冷颤。

  身后叫他的声音却没停,只是从叶长生那种清润的少年音变成了一种尖利而森冷的古怪声响。

  “徐警官, 你跑什么?嘻嘻……你怎么不回头看看我呀……”

  那声音越来越近, 近到徐城恍然间都似乎能感觉有一种黏腻的东西一点点地爬上了自己的背脊。森冷的气息在他的耳边一阵阵吹拂着, 他的瞳孔紧缩了一下,身子陡然就僵硬了起来。

  他拼命忍住自己想要回头的欲望,往前面张望了一下,看着不远处有一颗树,几步冲刺了过去, 然后背对着树干猛地将自己的后背朝着树上撞了过去。

  徐城这一撞用的劲儿极大, 就连他自己也感觉自己的五章六腑都被撞得挪了个位。他身后的那个东西自然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他尖啸一声, 从徐城的背上滚落下来。

  他在地上打了个滚, 随即抬起了一双泛着幽光的竖瞳,显然是被徐城的表现给激怒了。

  徐城看着对面那个大约只有七八岁的孩童大小,但是却凶相毕露的怪物,觉得心里漫上了浓浓的绝望。那怪物的皮肤也像之前他遇到的小姑娘一样皲裂了开来,从裂口处流淌出来的粘液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恶臭。

  徐城下意识地便想继续跑,但是他这会儿的体力实在是跟不上了,只勉强小跑了一段路,就感觉强烈的缺氧感上涌,使他的胸口疼得快要炸开。

  “祭品……嘻嘻……这是我的了……”

  面前的那个怪物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朝着徐城爬行了过来,明明脸只有一个巴掌大小,但是长着鲨鱼般尖牙的嘴却占据了整张脸近乎一半的位置。

  徐城伸手撑着树桩勉强地再挪动了一段距离,最终还是体力不支地半跪了下去。看着那头张开的血盆大口,脑子变得一片空白,只有深深的无力和绝望感不停地翻涌了上来。

  而就在那个怪物准备跳到他的身上的一刹那,突然一道火球从怪物的身后飞了过来。

  那怪物眼角瞥到火球,已经看不出人样的脸上却明显闪过了一丝惊惧,他脚上在树上蹬了一下,迅速向另一侧滚去,但是衣角却还是被那火球的边缘给燎着了。

  只是一丝火星,在一瞬间却又突然蹿起了一簇火苗,紧接着那火苗舔舐着怪物皮肤上的那些粘液后竟像是被添了汽油一般越烧越旺,不多会儿那边整个身上都被火焰给包裹了起来。

  惨叫声凄厉而尖锐,叫人听着都觉得恐怖。徐城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那个被火吞噬了的怪物,似乎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

  从黑暗之中,两个熟悉的身影缓缓地走了出来。其中稍矮些,额头上还架着一个孙悟空面具的少年几步走到徐城的面前,欠了身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声音轻快地:“徐警官,你还好吗?”

  徐城眼珠子微微转动了一下,再看看叶长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经历了太多事情,这会儿脸上的表情不禁就带上了几分复杂和防备:“你是……叶天师?”

  叶长生看看他,然后起身对身旁的贺九重嘀咕道:“完了完了,我们两个不会是来晚了吧,他现在看起来好像有点傻。”

  贺九重伸手在叶长生耳垂上捏了捏:“嗯,那还救吗。”

  叶长生想了想,又瞥了一眼徐城,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地:“他还没付钱呢。”

  徐城坐在地上看着那头两人一唱一和,再瞥一眼尾指上重新变回淡金色的细线,终于确定了面前这是真的叶长生和贺九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撑着地将身子支起来站定了,哑着声音喊了一声:“叶天师,贺先生。”

  叶长生听着他的声音侧过头去,视线将他上下打量一圈,脸上浮现出了点微妙的笑意:“看样子徐警官在同我们分开的这段时间里收获了一段永生难忘的经历。”

  徐城自然听出了那头话里的一丝指责,苦笑着低着头,道着歉道:“对不起,我、我也不知怎么就昏了头……”

  叶长生看着他这个样子觉得有点头疼。

  徐城这样样子显然是被折腾得厉害了,看着就觉得狼狈凄惨。而且那头毕竟借用的是徐池的脸,连他们这种内行一开始都没能看出来,又怎么能让徐城突然地相信那边是个怪物呢?

  “行了,道歉的话等出去之后再说吧,时间要来不及了。”叶长生冲着他摇了摇手,“你弟弟在哪你现在有头绪了吗?”

  徐城听到那头这么问,连忙点头道:“我之前看到过,就在我之前醒过来的那个竹楼里!”说着,微微一顿,又回想起徐池对他说的那些话,声音里带了些不安,“但是我看到他浑身被黑色的藤蔓缠绕着,跟我说他回不去了……”

  叶长生听着他的话皱了一下眉头,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只是却不好明说,沉吟一声道:“先带我们去看看吧。”

  徐城点点头,又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徐池的方位,然后睁开眼,朝着一个方向转过去:“是这边!”

  叶长生颔首应了一声道:“那就带路吧。”说着,和贺九重立刻随他走了过去。

  天上的月亮已经只剩下了一条细细的线,天空整个黑沉下来,连星星也不见了踪影。街道上那些原本披着人皮的行人这会儿已经一个个显现出来自己原来的模样。

  他们全部仰头看着看上几乎消失的月亮,泛着幽光的竖瞳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癫狂之色。

  叶长生拿出另一个面具给徐城戴上了,然后在他身上贴了一张符,低声道:“他们的狂欢夜马上开始了,赶紧找到你弟弟,不要再耽搁。如果不是必要,就不要开口说话,明白吗?”

  徐城连忙点了点头,然后领着两人从街道上穿梭而过。

  夜风刮过,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怪的腐臭似的味道,周围那如梦似幻的景色在那群怪物身上粘液的侵蚀下慢慢地像雪一般消融了去,露出了它真实的模样。

  但是徐城现在已经顾不了这些了。他仔细地回忆着这附近的地形,带着叶长生、贺九重两人尽可能地避开路上的那群怪物向目的地行进着,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遵循着记忆找到了那个竹楼。

  不同于来时那样看到的精巧雅致,现在眼前的那栋楼像是已经被搁置了许久,简陋破败,到处都透露出一种浓重的腐朽味道。

  徐城直接踹开门朝屋内冲了进去。

  屋子的墙壁和地面上充满了坑坑洼洼的痕迹和不明的屋子,屋顶部分的竹子已经被风雨腐蚀了大半,摇摇欲坠地挂在上面,露出了一小块的天空。

  天上的月亮已经全数消失了,紧接着,一轮血月却又缓缓地浮现了出来。

  外面的欢呼声震耳欲聋,尖叫声和桀笑声交织在一起,即使不用细想也能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狂欢夜开始了。

  徐城的心脏因为紧张而全部紧缩在了一块,他身子动了动就像赶紧去楼里找人。只是还没等他挪动步子,衣服却突然被身后的叶长生一把抓住了。

  “叶天师,怎么了?”徐城侧过头朝着叶长生的方向看了看,却见那张脸上常年挂着的笑意全数消失了,眉头微皱着,一双黑色的眼底似乎有什么游动着,眼瞳里泛着一圈圈的涟漪,让这眼睛看起来有几分妖异。

  “这里的气息跟其他地方似乎有点不一样。”叶长生声音放得低低地,“你跟在我们身边,别再脱队行动。”

  徐城本来就因为之前所感应到的徐池说出来的那些话而忧心,这会儿听到叶长生的叮嘱,心底的不安更是越来越大,他的视线将这破败的竹楼扫视了一圈,咬牙点头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叶长生颔首,又和贺九重相互对视了一点,吐出一口浊气来,将几张符纸分别贴在门前几处地方,而后才看了一眼一半都隐匿于黑暗的楼梯道:“先去楼上找找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