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几乎是在徐城离开那个圈子的一瞬间, 另一头正半跪在湖边打量着什么的叶长生就像是突然感应到了那头的情况似的微微挺直了身子。

  右边的眼瞳里淡白的鱼尾轻轻摆动了一下,他站起了身子隔着大半个湖朝徐城看了过去, 神色有些凝重。

  贺九重将叶长生拉了起来, 看着他的脸色, 心里明白大约是徐城那头又发生了什么,随口问道:“出事了?”

  叶长生往徐城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又闭了下眼,把视线收了回来。再深吸了一口气, 伸手抓了抓头发, 望着贺九重的表情上虽然有些无奈但总体上竟也还算平和:“嗯,不出所料,这会儿大概是自己已经走出去了。”

  贺九重看着那头脸色实在算不上怎么愉快,便伸手在叶长生微微皱起的眉心揉了揉, 带着点玩味地笑了一下道:“先前你在他面前说过的那个, 西游记里唐僧如果出了孙悟空给他画的救命圈, 结果会是什么?”

  叶长生叹一口气:“还能是什么?被妖怪抓走后,等着孙悟空去救他啊。”又有些糟心地,“不过人家唐僧是主角命,光环顶在头上想死都死不掉,别的人能比吗!”

  说着, 再看看贺九重, 对着他异常不满地吐着槽:“而且我一直觉得这个故事真的很不写实!”他愤愤地指控, “那些妖怪知道唐僧有孙悟空这么厉害的金大腿, 好不容易趁着他不在, 抓了唐僧之后就地生吃了不行吗,每次都磨磨唧唧等金大腿重新登场干什么?”

  贺九重伸手拍了拍叶长生的脑袋,声音淡淡的:“要是不这么写,那你还看什么?”又朝着徐城原先应该呆着的方向看了一眼,“别抱怨了,你不是早就已经预料到这个情况了吗?再不过去救他,要是真等他被这里头‘写实’的妖怪吃掉了,你这次的酬金又要全部打水漂。”

  叶长生听了贺九重的话摆了摆手,随意地道:“吃了他又不能长生不老,更何况皮糙肉厚的,一看口感就不好。那些东西虽然是坏,但是又不是傻。”

  话是这么说,但是眼神还是凝着的,低声嘀咕一句:“还好我有先见之明进来的时候已经给他的魂魄上绑了根线。”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千纸鹤,一只手在那纸鹤的头部轻抹了一下,上面应该是眼睛的部位便忽地闪烁过一阵红光。

  将纸鹤托在手心低声快速地念了几句什么,只见着纸鹤晃晃悠悠地就从它手中漂浮到了空中。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了一般,纸鹤只能在成人腰部的高度上下浮动着,但是好歹终于是动了起来。

  叶长生看着正扇动着自己的小翅膀,在自己面前艰难飞行着的千纸鹤,对着贺九重瞥了一眼示意,而后跟了上去道:“走吧。”

  *

  徐城只记得自己出了叶长生给自己画的圈子之后,还没等追上徐池,突然间似乎是嗅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甜腻的甜香味儿。脑子像是被塞进了一团棉花似的晕晕乎乎,所有的记忆到了这里也就彻底断了片。

  等到他再恢复了一点意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有个小姑娘坐在旁边看着他,见他醒了,就笑嘻嘻地从凳子上跳下去,一边跑一边喊:“小池哥哥小池哥哥,他醒了!”

  徐城有些惊愕地掀开被子坐起来,还没来得及下床,就听那边“吱呀——”一声有人将门推开走了进来。

  徐池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哥,你醒了?”

  徐城穿了鞋从床上站了起来往四周看了看。不同于现代社会惯用的钢筋水泥堆砌成的房屋,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幢充满了原始古朴气息的小楼。整个楼用竹子和木头搭建而成,明明应该算的上简陋了,但是细看却又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雅致:“这是哪?”

  徐池笑了笑:“还能是哪?当然是我家啊。”

  徐城闻言,本来正观察着周围的视线一下子僵住了,再将头转过来,像是联想到了什么,眼神里闪烁着显而易见的惊愕:“那、那刚才那个小姑娘是……”

  徐池听到那头这么问,先是一愣,随即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哥,你在想什么呢?那是隔壁人家的孩子。”

  徐城听到这里心底下才稍微安定了一些,随即再想想那个小姑娘看起来都已经五六岁了,也不像他徐池这个年纪能生出来的,不由得暗自感叹自己的神经确实是有些过于敏感了。

  “既然你醒了,那,哥你就跟我一起出去看看吧。”

  徐池说完话,将门推开,转身就又走了出去。徐城看着他出了门,也来不及细想,赶紧将鞋带系了,也急急忙忙地跟了上去。

  外面的天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完全黑了下来。

  有一轮满月挂在天空上散发着清幽的光,满月的周围缀着无数繁星一闪一烁地,天空美得叫人屏息。

  徐城仰头往天上看着,一时间竟觉得有些说不出话。

  也许小时候在乡下也看过这样的夜空,但是那时候生活太苦,苦的他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这样的景色。等后来生活好了,落户在了X市,他就再也没看见过这么繁星密布的夜景了。

  徐池将双手举起来做了个照相机的模样对着天空比了比,嘴里模拟着发出按下快门时的“咔嚓”声,再将手收了回来看看徐城:“感觉到震撼了吗,我第一次见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心情,这里真的太美了不是吗?”

  徐城被他的这句问话拉回了神,抿了抿唇低下头来看他:“这里确实很美,但是……”

  徐池没让他把话说下去,只是笑了笑道:“有什么可‘但是’的呢,哥,跟着我继续看看吧,你很快就会知道和这里比起来,外面的那个世界真的是没有半点可以留恋的。”

  徐城看着徐池信誓旦旦的一张脸,心里转过许多的念头,但是终究还是暗自叹息了一声,决定先将人稳住,其他的话等之后那边情绪稍微缓和一点再找机会继续讨论。

  *

  叶长生和贺九重顺着纸鹤前进的方向走了好一会儿,但是无论怎么走,来来回回地却还是在围绕着那片湖在打着转。

  这头已经累得体力不支,拽着身旁的人在大喘气,看着那头第一次失了准头的千纸鹤,开口说话时声音都有点断断续续的:“我不行了……再走下去,我觉得我……呼……呼呼……我整个人就要废了……”

  贺九重将叶长生大半个身体扶了起来,看了看那只像是喝了假酒似的不停摇晃着的纸鹤,顿了一下思索道:“是幻境对纸鹤的效用产生了影响,所以才无法找到目标?”

  叶长生皱了皱眉头,伸手将已经被某种看不见的压力压得几乎快要到脚踝位置的纸鹤收了回来。将它握在手心感应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不会。就算是这里有所干扰,但是纸鹤毕竟是根据我在徐城魂魄上面绑着的那根固魂线去找的,怎么样也不该有这样的偏差。”

  说着,身子靠着贺九重调整了一下呼吸,等感觉整个人稍稍缓和了一点,再从贺九重怀里挣脱出来,站直了身子又拧着眉头仔细将周围打量了一圈。

  太阳依旧挂在正上空,凉爽的风一阵一阵地吹过,将那些开的正盛的桃花从枝头吹落。叶长生和贺九重离得近了,偶尔便又一两片花瓣落在了他们的领口和发间,带来丝丝缕缕的甜香。

  叶长生的视线从周围的桃花林落到眼前的湖面上,他眸子眯起来,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异常似的又往那头走了两步。

  粉水晶似的湖干净剔透得不可思议,从水面上能够一眼望到湖底下那些圆润美丽的碎石。

  他往下望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贺先生,你说这块水域到底有多深?”

  贺九重瞥了一眼湖面,因为这水面干净澄澈得太过于异常,从这样一眼都能望到底的视觉差上来说反而叫人无法做出判断:“从湖的大小上来推算,至少也得有数丈的深度吧……怎么了?”

  叶长生没作声,只是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了一个鸽蛋大小的深蓝色弹珠,然后伸手水平地放在水面上,松开手将那颗弹珠扔了下去。

  随着一声清脆的“噗通”声,整个湖面像是水晶的表面骤然被外力敲碎了一般,一圈一圈的涟漪在弹珠掉落下去的地方往外扩散了开来,但是不多会儿,那些涟漪又渐渐淡去了,整个湖面重新平静了下来。

  湖水依旧无比澄澈,湖底的石子清晰可见。

  只不过叶长生刚刚扔进去的那颗异常显眼的深蓝色弹珠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的动作立刻反应了过来,他眸子微微眯了一下低声问道:“你的意思是,问题出在这个湖上?”

  叶长生点了点头,他将手中的纸鹤放进湖水上方,只见纸鹤眼中一阵红光闪烁,紧接着便突然自然化作一小捧灰烬散落了开来,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有点冷。

  “我说难怪之前那么长的时间里,无论我们怎么找,在这周围却怎么都找不出什么痕迹。用桃花来做障眼法拖延时间,自己的真身却躲在湖水里暗度陈仓……原来是这样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