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4.消失的孩子(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四章

  X市通往A市的大巴一天只有两班,叶长生看着两张加在一起高达四位数的车票,觉得自己的胃突然有一点疼。

  侧头看一眼换上衬衫长裤,顺便将眼瞳变成了黑色,瞧起来除了俊美的有些过分之外似乎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贺九重,苦大仇深地幽幽开口道:“如果你同意让我召唤你,我们本来可以节省一个人的车票钱。”

  贺九重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你说什么,本尊没听清。”

  叶长生深深叹了一口气,乖乖地自己放好旅行箱,带着贺九重上了大巴。

  本来如果是图省钱省时间,他们应该是去火车站坐最早一班直达A市的高铁。但是都等出了门,叶长生这头才恍然想起身边这个被自己从异世召唤来的偷渡民根本没有我朝身份证的事实,急急忙忙赶到汽车站又辗转折腾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买上了最后一班去A市的长途大巴车票。

  “汽车会比较慢一些,你如果不打算在这里修炼的话,可以靠着我睡一会儿。”叶长生自觉主动地将靠窗的位子让给贺九重,自己坐到靠外的一侧,从着背包翻出一袋小零食,冲着他晃了晃,“要吃吗?”

  贺九重没接茬,只是视线从车内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掠过,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

  叶长生将手里零食的包装袋拆开,叼住一根巧克力棒,起身又将背包收拾好放到架子搁住了,嘴里说出的话因为含着食物而显得有些模糊不清:“毕竟是人口大国么。”

  “咔嚓咔嚓”将巧克力棒咬碎了咽了下去,舔了舔嘴角残余的甜味儿,笑眯眯地望着贺九重道:“还不是我心疼你不舍得带你挤公交,每次出门都是出租去出租回?要不然挤一次地铁公交,你才能真正体会什么叫做人山人海!”

  贺九重淡淡地斜了一眼叶长生,明显对这个话题兴致缺缺。将右手手肘架在车窗窗台上,撑着下巴朝外头看着明媚得过了头的阳光,微微眯着眼道:“要走多长时间?”

  叶长生用手机查了一下:“这趟车全程走高速也要小半天,等到了地方大约得晚上九点以后了。”

  贺九重又不说话了。叶长生瞄瞄他,见他不笑的时候,侧面轮廓冷硬的犹如一块大理石,当下也猜不出他满意还是不满意,挠了挠脸也不再管他,自顾自地插上耳机烧着流量看起视频来。

  长途大巴一路朝着A市飞驰,叶长生看完两部电影,正觉得胃里空了想要将包拿下来找点吃的,还没等他动弹,突然只觉得右边肩膀一沉,稍稍偏了偏头,一垂眼就恰好近距离地对上了贺九重那张好看得简直让人想要犯罪的脸。

  叶长生微微挑了挑眉,似乎有些诧异贺九重在这个环境里居然真的能够睡着。

  他向上望了望近在咫尺这会儿却显得遥不可及的背包,叹息一声,放弃了翻包觅食的打算。向后靠在车背上,稍稍放松下肩膀尽量让身旁的人能睡得更舒服些,视线带着些打量缓缓地从贺九重的睡颜上扫了过去。

  往日里总是夹杂着几分冷色的猩红色眸子现在正安静地闭合着,黑色的睫随着呼吸微微闪动。暗色的赤焰纹印在额间衬得那张本就俊美无比的脸越发狂傲不羁。

  他看起来睡得很沉,只是眉心微微隆起的皱褶可以显示出他似乎睡得并不如何安稳。

  叶长生淡淡地观察着这头暂且在自己的身侧沉睡过去的猛兽:纵然闭上了眼睛,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的气场依旧是警惕而危险的。

  甚至不需要他咆哮着发出警告,只要他站在此处,别人目光所及,就会本能地知道这个人与他们是不同等级的生物体,他们在他的强大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叶长生暗暗地叹一口气,养一头这样桀骜不驯且无法掌控的野兽在身边,也不知道哪一天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咬断喉咙、生吞活剥。

  微微合上眼,也准备稍微眯一会儿:只希望他们身上契约的效应能再长一点吧,说不定时间久了,他就能做个合格的驯兽师了呢?叶长生怀着乐观的想法,渐渐地也沉入了梦乡。

  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肩膀上的重量已经消失了。

  叶长生睁开眼,正对上一双瞧起来深沉的有些可怕的黑色眼睛,他用左手稍微锤了锤自己隐隐有些酸胀的右半边肩膀,笑眯眯地道:“难得见你睡觉,我都没敢叫你。睡得好吗?”

  贺九重微微垂下眼,视线在叶长生消瘦的身形、突出的锁骨上缓缓划过,语气里带着些许嫌弃:“骨头太硬。”

  叶长生摸摸鼻尖,委屈道:“大约是小时候营养没跟上,现在年纪大了,反而吃什么都胖不起来了。”说着,眼珠子微微一转,清了清嗓子随即便坚定地举手表忠心道,“等我们有钱了,我一定天天一日六餐决不懈怠,争取早日长出一身让你满意的肥肉!”

  贺九重扬了扬眉,似笑非笑:“你这个人倒是乖觉。”

  叶长生笑眯眯的:“谢谢、谢谢,我还要继续努力,继续努力。”

  说着扫了一眼车上的挂着的数字钟,伸手将背包够了下来:“车到站还要几个小时,我估摸着补给站的便当你也不爱吃。就还给你带了点水果,你要么?”

  这回贺九重总算是没拒绝,等着叶长生替他将果皮剥好了,才将递来的橘子接了过来。

  “我见你先前睡着的时候样子不大安稳,怎么,做噩梦了?”叶长生丢了块饼干进嘴里,又舔了舔自己的手指,眼尾瞥一眼贺九重,压低着声音随口问道。

  贺九重掀了眼皮望着他,唇角一扬,皮笑肉不笑的:“你应该明白,有时候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叶长生想了一会儿,随即认真地点点头:“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说着,当真也不再多问了,从包里拿出充电宝和数据线,给自己电量即将告罄的手机充上电,戴上耳机又乐颠颠地看起电影来。

  贺九重微微眯了眯眼看着叶长生,黑色的瞳孔下隐约有猩红色的光在跃动。

  他见过很多识时务的人。

  比如那些整天嘴里讲着要如何铲除他,正面对上却会跪地求饶的所谓名门正派;比如那些明明厌恶惧怕他到发抖,却为了种种目的还是在他面前谄媚讨好的各界美人;再比如他那些明明巴不得他死,却因为实力能力不如他而只能夹紧尾巴替他做事的手下。

  ——但是他从没见过像叶长生这样的人。

  毫无疑问,他是识时务的。他不惧怕他,甚至因为契约的存在,从某方面来说,叶长生应该是掌控着他的,但是这个人在他面前,却从来不会因为拥有这样的主导权,而试图去强行探寻那些他不该知道的事情。

  只要他表达出拒绝的讯号,叶长生就绝不会再多问半个字。他对于他们两人相处时该有多少距离感的问题把握上总是精准得让人吃惊。

  贺九重一直以为按照自己的性子,其实是不适合与其他人共处在一起的。他厌恶吵闹,厌恶谎言,厌恶眼角眉梢藏都藏不住的欲望和贪婪。但是叶长生似乎不大一样。

  贺九重想,虽然他不仅吵闹,还是个以撒谎为职业素养的神棍,甚至还对金钱和长生有着热切的欲望和渴求,但是在和他相处的这两个月,他竟然难得的没有觉得厌烦。

  即使叶长生在面对着他时,总是温和乖顺得似乎看不出半点攻击性,但是贺九重知道,叶长生真正的本性其实要比他表现出来的冷酷凉薄的多。

  叶长生明明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但是贺九重却不得不承认,他似乎看不透他。

  用余光瞥到贺九重望过来的眼神,叶长生微微偏过头望他一眼,下意识地取下左耳的耳机递过去:“一起看吗?”

  贺九重将耳机接过来,视线从耳机缓缓移到叶长生乌黑的眼睛上,眉梢微微扬了扬,没说什么,只是将耳机试着放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他没看见视频画面,却听见有声音顺着长长的耳机线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里。

  是个女人的声音,嗓音里带着沧桑的沙哑:“有的人,你从第一次遇见时心里就会有所感应,那是你一生只有一次的……命中注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