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22.暴力(十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二十二章

  xxx私立中学学生利用管制刀具致人重伤这骇人听闻的案件以像是被插了翅膀似的速度流传开来, 仅仅一个晚上,经过各大媒体的竞相报道和其他平台的帖子讨论, 很快地就成为了全国人民最为关注的热点事件。

  吴秀他们自然是也早早地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虽然觉得这件事情未免有些诡异, 但是心里不禁还是觉得有些大快人心。

  在医院又观察了一天,见着没有什么意外状况来了,第二天便开始着手准备起了出院的事宜。吴秀去一楼缴清了所有的费用,在在给赵一州办理完出院手续正准备回病房的时候, 一转身抬了抬眼, 恍惚间就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女人步履匆匆,脸色苍白的,脸上显出了浓浓的憔悴,与她记忆中的形象似乎有些不同。她微微往前走着似乎是想看得再仔细一点, 但是还没等她完全确认对方的身份, 那个女人已经快步地在她之前抢先一步进了电梯。

  吴秀往那头又追着走了几步, 在电梯外面等了一分钟,看着上面的数字停在了“九”字上,想了一会儿,等想到那一层似乎是ICU病房时,她的眸子微微动了动。

  带着满腹心思回到赵一州的病房, 拧开房门朝着里面望了一圈, 然后对着正在收拾着东西的赵喆喊了一声, 将人招到跟前来, 小声地问道:“诶, 我刚才好像看见那个欺负咱儿子的小姑娘,叫什么来着……黄、黄秋玲?就她的妈妈,我看着好像往九楼去了。”

  赵喆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变了变,他将事情前后串联着想了一下,猜测着道:“该不会……那几个小鬼来的医院就是我们这家吧?”

  吴秀点点头嘀咕一下:“我也这么想的,我看新闻报道上面那医院看起来就好像是我们这个,只不过昨天看的时候没太在意。”又稍微回忆了一下,“这么想想看,昨天傍晚那会儿你不觉得医院外面挺吵的吗?”

  赵喆也回忆了一下,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走过去将病房的房门拉开了,朝外面看了看,见有护士经过,朝着那边喊了一声将人招了过来。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小护士走过来问道。

  赵喆和吴秀出了病房,将房门掩着压低了声音问道:“我想打听个事儿……就是昨天晚上,xxx私立中学那几个……”

  小护士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出了一点了然,点了点头道:“您也是想知道这事儿啊,今天都已经好多人来问了。”然后又稍微顿了顿摇头道,“只不过那是外科那边的事情,我们这边不大清楚,而且病人的隐私我们也不好透露。不好意思,不能帮到您什么……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儿吗?”

  赵喆忙摆了摆手:“谢谢,没什么了没什么了。”

  小护士听着,朝着他礼貌地点了点头,随即便又快步离开了。

  虽然那头话里并没有透露出什么具体的信息,但是就这么三言两语却也能让赵喆和吴秀确定了现下的情况。

  “还真的是他们啊……”吴秀喃喃了一句,然后想到了叶长生昨天的那些话,抬眸看着赵喆道,“孩子他爸,你说,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是那个小姑娘她——”

  赵喆的表情也很复杂。

  虽然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儿不应该信这些神神鬼鬼,但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叫他连否认的余地都没有。

  他叹了一口气,想着这几天东奔西走地寻找那些律师朋友,得出的都是些不太乐观的反馈后,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这些人,小小年纪就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但是就算是他们做了坏事,可活着的人拿他们没办法,只有靠着死了化身成了厉鬼才有力量去报仇,这……这又叫个什么事儿呢?”

  吴秀听着,也是觉得心里堵得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道:“但是,至少我们知道做了坏事是真的有报应的。”她看着赵喆,“我们不能保证别人不去作恶,但是至少我们可以自己做个好人,然后,我们才能继续去促进这个社会变得更好不是么?”

  赵喆伸手搂了搂妻子的肩膀,叹息着笑了一下:“也许你说的对。”他道,“小州这次能够化险为夷,说不定也是一种福报。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他以后一定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吴秀点了点头,又推着他道:“行了,先别说这个了,收拾东西准备出院吧。”

  *

  而另一头,警察局。

  两个年轻的警察做完了手里的事,一个朝着另一个往里头使了个眼色,随即忙里偷闲地在一旁凑在一起窃窃私语:“里面那个还在问话呢?”

  剃着板寸的警察点点头:“不过看那样子估计问不出什么来……你是没看到,那个捅人的孩子被我们抓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魔怔了,跟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另一个警察闻言摇了摇头啧啧两声。

  他显然是对赵勇有些印象的,毕竟这次出事的几个不良少年在他们警局也都是颇有些名气,说起xxx私立中学那个以丁航为首的不良少年,他们这一片警察就没有不头疼的。

  他们也跟这几个人打过两次交道,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身上带着一股子吊儿郎当的痞,对于他们,整个警局的评价总体来说就是“无法无天”四个大字。

  他们私下聊天的时候倒是想过可能几年后会因为什么事情正式将他们抓紧牢里,但是却没想到事情发生得这么早。

  “不过我记得那四个人里,这个叫赵勇的算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了吧。”后一个警察低声道,“要是说丁航那小子在外面犯了事儿我还没这么意外,但是没想到首先犯事儿的竟然是他……啧啧,捅的还是他们那个‘老大’。我听说丁航那小子浑身都是伤,送到医院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快不行了,也不知道这次到底能不能撑过去。”

  第一个说话的板寸点了点头:“可不是吗!而且看他们几个以前团体作案的样子,也不知道这次是因为什么,突然内讧了起来。啧,不愧是十四五岁就常驻警察局的人,这一内讧直接就敢要人命……现在的孩子真是……惹不起惹不起。”

  “哎,我怎么觉得这两年未成年人犯罪越来越多了?成年人都没他们做事凶残!那群半大小子要是发起了疯,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六亲不认!”另一个警察有些唏嘘。

  板寸便接着话道:“还能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仗着年纪小,不用坐牢呗。诶,我跟你说,你别以为这群孩子小,其实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一个个都聪明得很。我身边就有一个,才十二岁,有一次我去逗他,说要是有人欺负你怎么办,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

  “说什么?”

  “他跟我说,要是别人惹了他那他就十倍百倍地报复回去。反正他这个年纪还小,就算杀了他们也不需要坐牢。”

  “啥?真的假的,才十二岁就能说这个话啊!”另一个警察一声惊呼,“诶呦卧槽,这话让人听着怎么觉得这么瘆得慌。”

  板寸点点头:“现在信息发达了,小孩子也都会上网了,他们一个个可早熟的很,不能再用老思想看他们了啊……哎,未成年人的教育也挺烦人的。”

  两人说话间,那头已经问话结束将人放了出来。

  板寸朝着问话的同事看了过去挤了挤眼睛,那头一眼就看明白了他的意思,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别问我,我还什么都没问出来呢。”

  “不会吧,老徐,你干刑侦这么多年了,现在连个孩子你都套不出话来?啧啧啧,你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你也不怕别的分局的人笑话咱们吗!”

  被叫做“老徐”的警察瞪了他们一眼,伸手拿着文件夹拍了拍他们的脑袋:“就你们嘴皮子利索,一个个在这说风凉话说得起劲,有本事你们问去!”

  “哎,不敢不敢,你都问不出来,更别提我们了。而且现在上面查的严,又不准打又不准骂的,我们可没本事跟他问话。”板寸躲了躲,随即笑着道,“只不过都三个小时了,就真的什么都问不出来?”

  那头往天上翻了个白眼,咂了咂嘴,又点了点头:“有。”又低头看着那两人一脸兴致勃勃,“那小子三个小时一直说是他遇见鬼了,他想杀的其实是半年前就去世的一个曾经被他们欺负到自杀的小姑娘……你们怎么看?”

  板寸愣了愣,伸手抓了抓脑袋,似乎是没明白那头什么意思:“他这是……故意撒谎,胡言乱语想要逃避责任?”

  老徐伸手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眉头皱的紧紧的,好一会儿摇了摇头:“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怕的就是不是这样。”

  另一个警察愣了愣,突然觉得背脊有点发冷:“你、你的意思是,他说的是真的?真的是那个女孩回来报复了?”

  老徐定定地看着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板寸突然伸手在那个警察头上呼噜了一把,爽朗地笑着道:“你小子脑子里成天到晚想些什么?你还记得你当初入党的时候发誓自己不迷信的吗,你现在说这话,这是犯了原则性错误你知道吗,小心上面批斗你!”

  板寸把他的手拨弄开,皱着眉道:“是徐哥说——”

  “没说谎也不是说有鬼啊,”板寸理所当然地,“也有可能是赵勇那小子精神出了问题,有被害妄想症呢?”回过头看着老徐,“对吧徐哥?”

  老徐没作声,只是又深深地吸了几口烟。

  烟的浓雾在空气中飘散着,将他脸上的表情遮掩了起来,好一会儿,从朦胧的烟雾中,两人才听到那头淡淡地“嗯”了一声。

  “大概……是吧。”

  说着,将手上的烟在烟灰缸里摁灭了,随即转身离开了。

  剩下两个小警察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怔怔好一会儿,又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里莫名就有些惴惴不安:“徐哥这个表现,几个意思啊?”

  另一个板寸也有些笑不出来了,又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嘟囔一声:“谁知道啊?”

  *

  持续发酵了几天的青少年持刀行凶案在不久之后由X市当地的检察院正式对犯罪人赵勇和黄秋玲提起了公诉。

  但是由于黄秋玲本人在被赵勇实施了暴力行为后,直到开庭也一直处于植物人的状态,法庭对其做出了了取保候审的决定。

  而针对本案唯一能够到场的犯罪人,尽管赵勇年纪不满十六周岁,但是由于他的犯罪手段极其残忍,造成一人昏迷,另一人重伤抢救无效后死亡的眼中后果,犯罪影响十分恶劣,所以法庭还是依法做出了其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判决。

  一审的审判判处了赵勇六年的有期徒刑,缓期一年执行,但是判决结果出来后,这个处罚却受到了所有人的质疑。

  在赵勇接受审判的期间,关于案件中的几个孩子,有知情人早已经将他们的信息扒得一清二楚。包括一直在学校无法无天,霸凌同学;包括曾经凌.辱一名初中女生导致其退学自杀;包括之后再次霸凌曾试图解救前一位女生却不幸被牵连,之后长达半年都被四人打骂欺凌的同年级男孩……

  所有人的痛觉神经像是都被瞬间挑动,质疑的声音铺天盖地的翻涌上来。

  未成年人保护法到底保护的是谁的权益?为什么当一个已经拥有辨别是非能力的孩子恶意犯罪,甚至已经亲手造成了一个人的死亡,但因为未成年人保护法,他们就能够免去大部分的刑事责任?

  刑法里头明文规定出来的条例保护的究竟是未成年人,还是未成年的畜生?

  一个未满十四周岁就能逼迫他人自杀,未满十六周岁就能拿着管制刀具致人昏迷、重伤的人,在六年之后出狱也不过二十出头,这样的人再回到社会,难道不会再次成为一个“定时炸弹”?

  难道非要等这群已经泯灭了人性的青少年成年之后,具有更加强大的杀伤力了,法律才会在出现了更多无辜的被害者后发挥它的效用吗?

  迫于舆论的压力和受害人家属的申诉,法院无奈地在二审中重新开庭进行审理,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推敲,对于这一桩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终审结果判处了犯罪人十一年的有期徒刑,缓刑半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虽然对于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这个判刑已经是尽可能地重了,但是民众却还是不满意。

  在短短的时间内,由于媒体对于相关案件的持续关注,各地学校的霸凌事情也纷纷井喷似的出现在新闻上,周围所有拥有孩子的家长对于孩子以后的学校学习环境不由得都陷入了深深的忧虑之中。与此同时,提议修改刑法中第十七条中对于未成年人犯罪免于刑事责任的年龄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起来。

  虽然一开始只是星星之火,但这火却很快地燎了原。

  这次的事件像是一根导.火.索,一经点燃,声势浩大得叫人无法再去忽略。无数人都投身进入了这场“革命”,修改刑法关于对未成年犯罪的保护年龄似乎已经成了大势所趋。

  叶长生虽然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会引发争议,但是倒是没有想到这次的事件会闹得如此轰轰烈烈,他的视线从手机满屏讨论着该如何修改、完善法律,如何加强孩子自我保护能力的新闻中挪了开来,看一眼身旁的贺九重笑了笑:“虽然有点出乎意料,但是看样子,结果总算是好的。”

  他将手机放到一旁,将头搁在贺九重的肚子上,躺着眯着眼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叹息着道:“如果真的是按照这个架势持续下去,说不定等下一次人名代表大会,关于这方面的法律就真的可以修订了。”

  贺九重作为一个异世人自然是不明白在华国想要修改宪法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但是这也不妨碍让他感受到叶长生的此时此刻的好心情,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耳垂,淡淡道:“如果真的能够修改,你是不是也算是做了一件功德?”

  叶长生笑起来,抬着眼望他:“就算这事真的成了,那也是民意所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顶多算是在这把火里添了一根柴罢了。”

  贺九重又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看上去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叶长生翻过身看着他:“行了,不管算不算我的功德,这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他从沙发上坐起来,“既然都已经这么高兴了,不如趁着时间还早,我们就高高兴兴地出门吃个饭吧?”

  他朝着贺九重笑着:“这个月忙得厉害,我好久都没去罗小曼那里吃过甜点了。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现在吧,说好的全场免费呢!”

  贺九重看着那头笑眼弯弯的模样,眸子微微地眯了一下,但是最终却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站起了身,轻轻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走吧。”

  “好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