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上炸响了几个闷雷, 没多久,雨就开始下了下来。

  一开始只是一两滴, 紧接着雨水串联成线, 很快地便下大了起来。

  那头丁航的惨叫声被雨声、风声遮掩着还能听得分明, 赵勇冲到了天台的门前,拼命地想要将门拉开,但是奇怪的是明明他们并没有见谁上来,但是这会儿门却像是又被人从外面锁住了一般, 无论他怎么推拉, 那扇门都纹丝不动。

  完了。彻底完了。

  双腿打着架往后又退了几步,赵勇整个人背靠着那个小房子,一双眼慌乱无措地借着墙壁的遮挡往那头瞥着,嘴巴里嘀嘀咕咕“菩萨保佑”整个人抖似筛糠。

  黄秋玲……或者是说夏莎站在毫无遮蔽的天台上全身都被雨水打湿了, 长长的头发湿淋淋地贴在脸上, 更衬得她青白的一张脸凄厉诡异。

  她手中军刀上的血迹因为雨水的冲刷而渐渐淡了下去, 但是似乎也正是因为那些水珠的折射,那刀看起来反而更加寒气逼人。

  丁航捂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在地上挪动着,素来嚣张跋扈的脸现在爬满了近乎绝望的恐惧,他仰着头看着面前这个恶鬼一般的女人,呼吸急促紧绷到了极致。

  “别杀我, 别杀我……”他哭嚎着, 眼泪和鼻涕一起留下来, 混合着雨水糊了一脸, “我求求你, 别杀我……”

  夏莎不说话,只是笑嘻嘻地欣赏着面前这个男孩的丑态,像是一只猫在欣赏着老鼠们死亡前最后的挣扎。看了那头好一会儿,缓缓地道:“如果我不杀你,你什么都愿意做吗?”

  像是从绝望的深渊里突然看到了一丝希望,丁航眼里闪过一丝光亮,他瞪大着自己的眼睛连忙点了点头:“愿意!我愿意!我什么都做,我什么都做!”

  夏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双黑的有些瘆人的眼里倾泻出来一丝夹杂着恶意的笑:“那就先跪在地上学声狗叫来听听吧。”

  丁航听着那头的话,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但是只是迟疑了没多会儿,眼看着那头微微朝着他的方向又挪动了一步,他赶紧崩溃地大声喊道:“我叫……我叫!”

  一边喊着,一边哆哆嗦嗦地跪下来,将手撑在地上“汪汪”地叫了起来。

  夏莎看着他,突然一脚就朝他踹了过去,声音阴冷的:“声音这么小,你是没吃饭吗?”

  明明是个纤细的女孩子,力气却大的有些古怪。丁航被这一脚踹得一连后滚了两三米,疼得他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嘴巴微微张开哑声呻.吟了两声,还没等缓过劲,就听到那头又冷冰冰地开了口。

  “爬过来。”

  丁航听到这个冰冷的声音,全身的肌肉都像是僵硬了起来。雨已经越下越来,豆大的雨点砸在身上,竟有一种明显的疼痛感。

  他似乎是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怔怔地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那个女孩。

  虽然无论是性别优势还是体型优势,他一个一米七几的大小伙子对上一个小姑娘应该都没什么可怕的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会儿看着对面这个“黄秋玲”,他能够感觉到的只有来自于骨子里的恐惧。

  那种恐惧似乎是源自于死亡,在看到她的第一瞬间就几乎剥夺了他所有反抗的力量。

  他身子在雨水中发着颤,最终却还是听从了那头的话,颤颤巍巍地重新跪下来,然后一步一步地爬到了她的面前。

  “再叫一次。”夏莎看着丁航,冷冷地下着命令,“这次声音再小了,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丁航听着那头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身子又是猛地一抖,随即连忙扯着嗓子就叫了起来:“汪!汪汪汪!”

  大概是被夏莎的话吓到了,跪在地上的男孩子叫的无比卖力,有雨水呛进他的嗓子里,憋得他整张脸都通红,但是叫声却是一秒都不敢停下来。

  夏莎缓缓地笑了起来。她的表情似乎是极愉悦的,一双黑色眼睛周围的幽绿光泽便更明显了起来。

  “哦,对了。”抬起脚踩在丁航的头上:“叫了这么久,你的嗓子也应该咳了吧?正好地上有泥水,别浪费了,喝吧。”

  丁航瞪大了眼睛“呜呜”地摇头挣扎了一下,虽然他已经用尽了身体的所有力量去抗拒,但是踩在他头上的力道却还是没办法撼动分毫。眼看着自己的脸已经离地面那个小小的水坑越来越近,他只能用力地闭上了眼睛,屏住呼吸让那头将自己的脸踩了下去。

  混合着灰尘和泥土的水将他大半张脸都遮盖住了,强烈的窒息感紧随其后就传了上来。虽然一开始他还能憋着气,但是没两分钟,缺氧的感觉就让肺里火烧火燎得难受,他被逼无奈地张着嘴呼吸了一下,泥水马上灌了进来,呛得他猛地一阵咳嗽,又将水从鼻子里咳了出来。

  反复将丁航的脑袋往下压了几次,知道看着那头脸都被憋成了紫红色,她才心满意足地挪开了踩在他头上的那只脚。

  往后又退了几步,看着另一头正躲在一旁透过墙壁偷偷地观察着这边情况的赵勇,夏莎笑了一下,又伸脚轻轻踢了踢丁航:“最后一件事。”

  丁航跪在地上,一边咳嗽着一边抬头望着她。

  夏莎将手中的匕首扔到了他的面前:“杀了赵勇,我就放了你。”

  丁航低头看着躺在地上那把闪烁着寒光的刀,哆哆嗦嗦好一会儿,哑声问道:“真的?我、我杀了他,你就……你就放我走?”

  夏莎点了点头:“只要你杀了他。”

  丁航伸手将那把刀捡了起来,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朝着赵勇的方向走了过去。

  赵勇早在被夏莎那一眼看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吓得尿了裤子,这会看着那头丁航举着刀就往自己这边走,更是腿软得拿手扶着墙都起不了身。

  “哥……丁哥,丁哥你要干什么?”他瞪大着眼睛看着丁航晃晃悠悠地朝着自己走来的样子,声音因为惊恐都变了调子,“你,你别冲动啊丁哥,你难道真的想杀人吗?”

  丁航的整张脸怪异地扭曲着,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赵勇,带着一种诡异地光亮:“杀了你……杀了你我就能离开了……”

  “丁哥!!”赵勇哭喊着不停摇头,“丁哥,你别杀我啊!丁哥!”

  丁航却像是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他手里紧紧地握着刀,直直地就朝赵勇冲了过去。

  赵勇看着那头已经丧失了理智的模样,赶紧伸手将丁航的手腕握住了拼命将刀往另一头推着,声音里还是带着哀求:“丁哥……丁哥你别这样……你看看秋玲姐的样子,她已经疯了,你就算杀了我她也不会放你走的!”

  那头却是听不进去他的花了,因为夏莎刚才的承诺,已经被吓破了胆的丁航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握紧了手上的刀就往赵勇身上扎,口里狂乱地喃喃:“只要你死了……只要你死了……”

  虽然丁航的身形要比赵勇高大,但是因为他的身上已经有好几道被夏莎之前划伤的伤口,这会儿身体虚弱,与赵勇在一起缠斗竟然两人也是一时谁都压不过谁。

  夏莎就站在离两人不远的地方,冷冷地看着那两个人缠斗在一起,那将自己的命都拼上去的样子,像是将对方视为了有血海深仇的死敌一般。

  就在彼此争夺着军刀的时候,突然,只听一阵轻微地“噗”地一声,有刀子穿过皮肉扎进去的声音,紧接着,血的腥气浓了一些,丁航瞪着眼看着那头的赵勇微微后退了两步,又低头看着已经插在自己肚子上的军刀,好一会儿双腿一软膝盖跪了下来,嘴角也流出血来。

  赵勇张大着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那上面已经是染了满满的血迹,然后那血迹又被雨水冲淡,只留下了一点血的腥气。

  有幽幽的冷气从耳边飘了过来,夏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带着冰冷气息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带着一丝充满着恶意的幸灾乐祸。

  “完了,赵勇……你杀人了。”

  “我……我……”赵勇感觉着耳边那像是具有莫名蛊惑力的声音,又低头看着丁航,像是被吓懵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杀人!我不是故意的啊……”

  他把沾了血的双手在自己的裤子上擦着,雨大的几乎让他有点睁不开眼:“是他想要杀我的,我只不过是推了他一下,我只不过是推了他一下啊!我没杀人,我没杀人!!!”

  夏莎在他背后细细地笑着:“但是你看看他……他快死了。他肚子上的那把刀是你亲手插上去的,你杀了他,你变成杀人犯了赵勇!”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赵勇崩溃地转过身,他一张脸涨的通红,连眼睛也是布满了红血丝,看起来几分狂躁。

  “都怪你,都怪你!你这个疯子!都怪你!”赵勇看着夏莎,突然激动地咆哮出声,他朝着她那边猛冲过去,一双手蓦然就掐上了她的脖子,“去死吧,去死吧,你去死啊!!”

  紧闭着的天台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人推开了,看着眼前的一片血腥惨状,叶长生偏了偏头朝着正半虚化地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赵勇掐着黄秋玲脖子的夏莎看了过去。

  似乎是没有想到有人在这个时候还会过来,夏莎微微愣了一愣,朝着叶长生那头回望过去,直到确定那头真的是冲着自己而来,面色微微沉了沉,然后朝着天台这头飘了过来。

  “该报复的已经报复完了,心理舒服些了吗?”

  叶长生靠在门框上,朝着夏莎笑了笑,轻声问道。

  “你是……天师?”

  夏莎看了一眼叶长生,猜了一下他的身份。说完之后见那头并没有反驳,脸上闪现了一抹复杂,微微把眼垂下来,淡淡地道:“你来抓我吗?”

  叶长生看着她:“我只是受人之托,过来看看你。”顿了一下,又看了那头的一群人,“顺便看你报完仇了没。”

  夏莎听到那头说是“受人之托”微微愣了愣:“你是说……谁?”

  叶长生淡淡地瞧着他,唇角弯弯的:“你认为还有谁呢?”

  夏莎脸上的表情微微动了动:“——赵一州?他、他醒了?”

  叶长生点了点头:“还好阴气入体不深,勉强算是赶上了。”他看着夏莎,声音一字一顿地,“你差点又害了他一次你知道吗?”

  夏莎听着叶长生的指责,脸上那种强撑出来的冰冷绷不住了,她眉头微微耷拉着,看起来有些无助:“我……我没想……我……我只是……”

  纵然是个身上怨气颇浓的厉鬼,但是到底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看着那头急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叶长生突然就感觉自己像是在欺负孩子似的。

  微微叹息了一声:“我知道你只是想要保护他,但是好心有时候也会办坏事的不是么?”

  夏莎看着叶长生结结巴巴道:“那他,他现在……?”

  叶长生摇了摇头:“没事了,再回去休养几天就能完全好了。”又看着夏莎道,“但是他很担心你。”

  夏莎一怔:“担心我?”

  叶长生应了一声,视线往里头瞟了瞟:“担心你手上沾了人命戾气太重无法被超度;也担心你手上有了血债去了阎王那里有理说不清下辈子只能投入畜生道。”

  夏莎似乎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事,听那头叶长生漫不经心的声音,一时间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可是我已经……”

  叶长生叹一口气,随即看着小姑娘被自己吓到的样子,冲着她又笑了一下:“所以我不是拼了老命赶过来了么。”

  伸手在她头顶的位置虚拍了两下,而后指尖落在她的眉心,一道淡淡的红光自她的眉心散开,恍惚之中弄夏莎听到那头声音温和地:“你的仇也报了,怨气也该消了。时候不早,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夏莎睁着眼,只是眼前的视线却模糊的厉害,她强撑着一点力气:“天师,赵一州、赵一州他……”

  那头的话说的没头没尾,但是叶长生却像是明白她的意思似的,声音里带着点淡淡的笑意:“行了,放心走吧。他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夏莎身子一怔,终于缓缓地闭上了眼。随着叶长生那边低沉而快速地咒语响起,她的身影化作了一团青烟,瞬间便不见了。

  叶长生靠在门边,又看了一会儿她已经消失了的地方,好一会儿,撑了伞缓缓地从门后走向了天台。

  黄秋玲和丁航各自倒在一边,赵勇正眼神涣散地跪在地上,哭哭笑笑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贺九重从背后跟过来,垂眸扫了地上的一片狼藉:“还没死?”

  叶长生笑了笑:“嗯,再晚点估计就真死了。”侧头看他,“去报警了?”

  贺九重点了点头:“在你说的那间办公室里找到了电话……只不过门被弄坏了估计没办法复原了。”

  “没关系,反正他们又没装监控,找不到我们身上的。”叶长生伸了个懒腰:“行了,按照警察和医院那群人的效率,待会他们就该来了。趁着人还没到,快走吧,再晚一点正面碰上又是一场麻烦。”

  贺九重朝那头望了一眼:“这边你就不管了?”

  “种因得果,种因得果。”叶长生耸耸肩:“我管的了阴灵作祟,管不了活人作死啊。能给他们这会儿叫个警察已经算是我强行插手了。”

  朝着那头望一眼,单手推了推他的后背催促道:“行了,真的要来不及了,咱们快走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