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3.谢月(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三章

  十月初的时候,X市随着几场秋雨的降临,连续在三十五度以上徘徊了好几个月的气温终于降了下来。

  贺九重打完坐刚睁开眼,便听见屋子外头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他从大的几乎占满了整个屋子的床上起了身,一出屋子就瞧见叶长生正抱着个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

  “你起来了?”叶长生掀起眼皮望了他一眼,随即又立刻将视线挪回了电视上,嘴里快速地道,“牙刷牙膏都给你弄好了,干净的毛巾在架子上,你用完放池子里待会儿我再去洗。”

  贺九重微微扬了扬眉。

  虽然这样有生活气息的对话一开始是让他很新奇的,但是同叶长生住了两个月后,他竟然也开始习惯了这些日常。叶长生曾经对他说过,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一天,现在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完全的无稽之谈。

  走到洗脸台前,漱口杯里的水还是温热的。显然,就像他似乎有些习惯了叶长生一样,叶长生同样也掌握了他的作息规律——比如什么时候他会打坐结束,什么时候他会起身,这一切叶长生都已经了如指掌。

  这对于贺九重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很意外的,这会儿看来,对于自己的生活被他人掌握甚至于掌控这件事,他竟也不算很反感。

  “我刚刚看了新闻。”看着贺九重洗漱完毕,叶长生侧了侧身单手架在沙发扶手上撑着下巴望他,“谢月在家里难产死了,孩子却不知去向。”

  贺九重似笑非笑:“按照王芸怀孕的时间,这个孩子应该才五个月?”

  叶长生从沙发上站起来,耸耸肩:“大概是那个鬼胎吸得鬼气太多了,王芸那副皮撑不住了吧?”指了指还在循环播放的新闻,“电视上说谢月……嗯,应该是王芸,王芸的肚子上还破了一个洞。我估摸着是那鬼子把谢月鬼气吸干了,然后自己从里面将她的肚皮撕开爬出来的。”

  贺九重扫了一眼电视:“赵孟呢?”

  “被吓破了胆。而且现在因为他被怀疑故意谋杀王芸和丁一凡,已经被警方派人带走了。”

  叶长生望了一眼电视上不停喊着“有鬼啊,有鬼啊”的赵孟,风淡云轻地道:“他在谢月身边呆了这么久,本就阳火虚得厉害,这下三魂七魄已经被鬼子吓散了,看上去也就这几天活头了。”

  说着扫一眼外头还在下个不住的秋雨,找了个外套穿在了身上:“走吧,陪我出一趟门。”

  贺九重看他一眼,似乎觉得有些意外:“你要去找那个鬼子?”

  叶长生叹一口气:“好歹是收了人家钱的。”

  贺九重倚着墙壁望他:“你不是对谢月说,交易已经结束了?”

  叶长生摸摸下巴,想了好一会儿,认真地道:“所以我跟你说过,我其实是个好人。但是你不信。”

  贺九重嗤笑了一声,抬步绕过叶长生伸手开了门:“别啰嗦了,走吧。”

  初秋的夜褪去了白日里残余的温度,在夜风的吹拂下,竟也有了几分冷意。叶长生撑着伞走在几乎荒无人烟的暗巷里,周围死寂得仿佛只能听见偌大的雨点细细密密地滴落在青石板上的声音。

  空气里有被雨稀释过的血腥味隐约地传来开来,叶长生微微垂着眼,眸子里两尾诡异的阴阳鱼正缓缓游动着,使得他一双纯黑的眼瞳显出几分妖异。

  “找到你了。”

  沉闷的空气里穿来一阵细小的嗡鸣声,像是有谁在呜咽,被雨揉碎了,隐藏在了嘈杂的雨声中。

  “这里不是你该呆得地方。”叶长生看着缩在角落里因为身旁贺九重的威压而一动都不敢动的鬼子,指尖夹着的一张人形符纸倏然脱手化作一道白光温柔地将那团阴影包裹了起来,“厉鬼作孽,稚子何辜。往来处来,到去处去。你也不必再留恋于此,投胎去吧!”

  那阴影颤动着,突然,在白光中发出了微弱的哭泣声。随即,只看那婴孩般的身体突然被白光吞噬,再下一刻,那光化作一抹刺眼的亮色,随即全然消散去了,只有一张空白的人型符纸在空中落下又被叶长生收回了手里。

  “结束了?”贺九重丝毫没有遮挡地站着雨水中,但是他的身上却仿若有一层薄薄的结界一般,纵然雨势再怎么猛烈,对于这个男人似乎也不能干扰分毫。

  叶长生望他一眼,点了点头:“孩子身上没什么怨气了,背着血债出生好在也不算真正的杀了人,超度起来要比枉死的怨灵要简单的多。”将手上的纸符收到怀里,皱了皱鼻子道,“这里太僻静了,人少阳气弱,我们还是快回去吧……找了这鬼子一天,我都饿了。”

  贺九重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我没想到你找了一天,居然真的只是超度她。”

  叶长生有些莫名其妙眨了眨眼:“不然还能干什么?”

  贺九重笑笑:“比如,我以为你会把她带回去,做成傀儡什么的?”

  叶长生被贺九重的话冷的打了个颤,摆摆手赶紧道:“你怎么会这么想?虽然我对鬼怪这些东西没什么偏见,但就凭我八字轻的随便来个厉鬼就能要了我命的样子,我怎么敢去养小鬼?不怕反噬遭报应么!”说罢,抬头又看一眼贺九重,正儿八经地道,“而且我都说过了,我其实是个好人。”

  贺九重扬扬眉,视线在他清秀的脸上缓缓划过一圈,但对于他的话却不予置评。

  叶长生也不介意,将伞靠在肩膀上与他并排走在一起:“诶,我说,”叶长生低头看着两个人被拉得长长的影子,“都这么久了,你也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贺九重唇角微微陷落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叶长生,你不像是那么执着与一个称呼的人。”

  叶长生叹了一口气,偏头看他一眼:“我知道你察觉到了。好吧,我坦白,我招供!事实就是如果没有你的名字,分开的时候我是无法召唤你的。”挠了挠头,“你看,因为不知道你的名字,这两个月我无论去哪为了保命我都必须把你带着,害你也跟着我一路奔波劳碌。但是如果你告诉我名字,我们就不必……”

  贺九重哼笑一声,一掷袖,将手背到身后打断了叶长生的喋喋不休:“本尊不觉得劳碌。”

  叶长生被贺九重不按套路出牌的发言噎的有点难受,又叹了一口气,终于老老实实地道:“可是我马上要出一趟远门,如果你不想跟着我东跑西跑,不如就告诉我你的名字?这样你只需要在我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出来一小下就能够解决问题了。”

  贺九重微微眯了一下眼:“你出远门是要准备去哪儿?”

  叶长生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贺九重会关心他,摸了摸鼻尖道:“A市的一个十八线小县城的二十八线小镇子。八月初你还没来那会儿,我接了个电话,说是那边采矿需要个风水师过去看看风水。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就琢磨着该过去看看了。”

  贺九重道:“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叶长生讪笑道:“这不是最近翻日历才想起来么?”

  “说起来我主攻的本来就不是风水这一行,后来又出了谢月那件事,一忙就忙忘了不是?”转了一下手中的雨伞伞柄,道,“再说这两个月我强拉着你二十四小时跟我黏在一起,想必你也烦得很,这会儿正巧让你透透气,清闲半个月,不必时时刻刻再对着我这张脸,岂不是很好吗。”

  “不必,”贺九重勾着唇笑了笑,“你的脸本尊虽然不满意,但是倒也没至于倒胃口。时常看一看,提神醒脑,倒也不错。”

  叶长生:“……”好生气哦。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愁眉苦脸的样子,突然便觉得心情大好起来。

  他自然还未曾告诉叶长生,这两个月里他突然发现,不知是不是契约的附带作用,只要是有叶长生在身边,他夜里打坐时功力恢复的就要比正常快上许多。

  虽然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错觉,但是经过两个月的修炼,在他发现身体里因雷劫所造成的那些本不可逆的伤也已经在渐渐恢复时,他便肯定了,不管究竟是因为什么,现在的叶长生对他而言,无疑是他加速恢复功力的最佳炉鼎。

  而现在叶长生想离开他?猩红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玩味:他怎么可能会允许?

  “你什么时候要去A市?”贺九重问道。

  叶长生闷闷不乐地瞥他一眼道:“如果你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明后天就可以出发了。”

  贺九重眯着眼望了望天空:“明天会是个晴天,你回去就收拾东西去吧。”

  叶长生怔了一下,眼睛亮了亮:“你的意思是——”

  贺九重点了点头,唇角上扬到了一个分外好看的弧度:“明天,本尊陪你一起去A市。”

  叶长生透过细密的雨帘望着贺九重俊美无俦的脸,抿了下唇陷入深深的思考:难道他的这只宠物的真名很难听?难听到他宁愿跟着他这么个凡人四处颠簸,也不愿意把名字告诉他,舒舒服服地在家躺着休息?

  但是他还是觉得知道名字会方便很多啊。

  那么问题来了,作为一个优秀的主人,为了照顾自己宠物那可怜可爱的自尊心,是不是最好还是不要再问这些比较敏感的问题了?

  ——哦,不要问他为什么不想想贺九重是因为喜欢他才愿意跟着他东奔西跑什么的……这种纤细又可爱的感情在他现在饲养的高危宠物身上是不存在的。

  叶长生思考了一会儿,终于算是下定了决心不再询问有关贺九重名字的问题,带着些怜悯地看了一眼那头帅的能够杀死人的脸,点点头道:“那我今晚到家就去准备准备。”

  贺九重眯着眼看着叶长生眼底的那抹怜悯,眉心微微皱了一下,心里本能性地产生了一点暴躁:他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