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叶长生和贺九重从医院里出来已经是将近十一点了。

  深夜的微风吹过, 驱散了空气里白日残留的热度。附近除了医院大厅里头还有人走动,外面倒是安静得很, 连来往的车辆都很少见。

  叶长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又缓缓地将胸口的浊气吐了出来, 微微仰着头看着漆黑的夜空。

  贺九重侧头看着他:“累了?”

  叶长生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往外面的马路走过去:“早上起得早了,中午又没睡, 这会儿熬不了大夜了, 觉得头晕的慌。”

  贺九重看着前面那人的背影,也缓缓挪了步子跟上去:“刚才在上面,你不是想要问话的吗,怎么什么都还没问出来就先离开了?”

  叶长生往后瞥了他一眼, 然后又往医院上面的住院区示意了一下, 耸了耸肩笑道:“人家孩子昏迷了这么多天, 这会儿一家人好不容易才能在一块儿说说话,我怎么好意思在这个时候不识趣地过去打扰他们。”又沉吟一声,“而且,从赵一州清醒过来之后那个反应看上去,也许他的确不知道那个阴灵是什么情况。”

  贺九重走到他身边, 微微偏着头看他:“今天已经很晚了, 先回去休息一晚。就算有什么想问的, 明天再过来问也不迟。”

  叶长生应了一声, 略有几分懒散伸了一个懒腰, 正准备掏出手机来给自己用软件约个车,突然,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整个儿的身子微微地僵了一下。

  “亲爱的贺先生。”叶长生侧头仰头看着贺九重,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几分凝重。

  贺九重看着他严肃的模样,像是被那头撩起了几分兴趣:“怎么,你发现什么了?”

  叶长生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直直地望着他:“你记得我们今天晚上出来原本是想做什么的吗?”

  贺九重眸子微微眯了一下,像是也才回味过来这回事似的:“——买橘子?”

  叶长生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么问题来了,我们的橘子呢?”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这才从刚刚放松下来的脑子里回想起了那袋子被他们遗落在咖啡店的橘子。

  看着那头叶长生满面忧愁的样子,贺九重在一旁又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眸子垂了垂,像是经过认真思考之后给出了一句安慰。

  “那个店看起来就没什么客人的样子,也许明天去的时候它还好好地被放在了那儿。”

  叶长生有气无力地掀了眼皮把眼睛斜了那头一眼:“嗯,谢谢你的安慰。”再想想今天又是一事无成还白给别人做了义务劳动的一天,顿时觉得心情更加沉重了起来,“行了,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贺九重就在一旁看着他垂头丧气蔫哒哒的样子,在原地极淡地笑了一下,随即却又快步跟了上去。

  *

  黄秋玲这边狠狠地在餐桌上吼了许月梅一顿之后,怒气蓬勃地回到了房间,“啪”的一声将门摔了个震天响。

  将自己摔进床上躺了一会儿,想着今天一天遭遇的那些破事儿,越想越觉得心里憋闷的很,将手边的闹钟拿过来狠狠地砸到了地上,又坐起来烦躁地骂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等心中的那股邪火发泄了一些,突然只听到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她微微一愣,从床上将自己的手机摸了出来。

  上面显示的名字是丁航。

  大约是因为最近的事情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丁航导致的,所以这会儿她看到他的名字一时间也没什么好气,接了电话就骂道:“你还有脸打电话过来,要不是你那天说要去赵一州家,哪有那么多破事?”

  那头被她这边一顿呛声,也是觉得莫名其妙,顿了顿语气也有些不大好了:“诶,我说黄秋玲你是不是吃了火.药?说话怎么这么冲?”

  黄秋玲听着那头语气不好就更是怒气冲冲:“你还要我说话怎么好?你要是知道我刚才遇到了什么,你就知道我现在能够克制着自己这个样子已经是很给你脸了!”

  丁航在电话那头“啧”了一声:“遇到什么了?是你爸打你了还是你妈说你了?就你那个性格,你妈除了威胁着要断断你的零花钱之外她还敢说你?她骂你一句你还不得把天都捅破了?”

  黄秋玲又呸了一声:“谁说她了?她成天也就只会在我耳边叨叨什么‘要读书、要学好’,谁搭理她啊。我说的是……”她的话说到一半,像是眼前忽而又闪烁起了那一双携裹着浓浓怨毒的黑色眼睛,喉咙里一哽,身上又不自禁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说的是什么?”丁航听着这头突然没了声,追问了一句,随即又吊儿郎当地道,“诶,你不会还在想着什么夏莎的鬼魂过来找我们报仇什么的事儿吧?都多大的人了,又不是才四五岁,还信什么神鬼的幼不幼稚啊!”

  黄秋玲这会儿听着那头的声音就觉得烦,眼瞧着那头像是还事不关己地一阵嘲讽,气的直接将手机的通话就挂断了。

  将手机随手扔到床上,又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身上之前出了一身汗,这会儿就算是汗水已经被风吹干了,衣服黏在背上还是有一种令人难受的紧贴感。

  起身拿了换洗衣服就准备去房间的卫浴室里洗澡。

  卫浴室并不大,但是各种洗漱护肤的瓶瓶罐罐却是堆得到处都是。将睡裙随手放到旁边的椅子上,将身上那身都已经脏的不成样子的校服换下来,然后开了花洒等水温上来后,这才站到了花洒下面清洗了起来。

  因为今天出汗出得严重,头发也早就一缕一缕地纠在了一起,黄秋玲索性也就将发绳解开一起洗了个头。

  冲水清洗的时候为了避免头发上的泡沫进入到眼睛里,她将眼睛暂时地闭起来了一会儿。

  只是洗着洗着,黄秋玲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起来。

  手上沾染上的液体比起水来似乎触感呀浓稠了太多,黏腻腻地顺着她的头发滑到脸颊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违和感。

  她心里带着些许不安地睁开了眼,自己的长发垂落下来遮挡住了她的视线,但是透过黑色的头发,她却隐约好像看到了自己手上一点古怪的红色。

  像是血的颜色。

  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可怕的念头后,黄秋玲整个人都没法再淡定了。她猛地将自己的催下来的头发拨开往上看去,但是花洒那头却依旧只是正常地流出干净的热水。

  又是错觉吗?

  黄秋玲皱了皱眉,正胡思乱想着,突然,脚下却传来了一种奇异的触觉。

  软软的,痒痒的,像是被海藻一样的东西轻轻地缠绕着。她奇怪地低下头,却发现自己的脚底下踩着的积水却突然变成了一片浓稠的血红。

  瘙着她脚踝的那一大片不是海藻,而是一团黑色的长发,在白色的瓷砖上飘飘悠悠地,顶端像是有着生命一样慢慢地朝她的方向延伸了过来。

  黄秋玲尖叫一声,脚下踩着水面一个打滑,“砰”地一声整个儿就坐到了地上。

  那团黑色的头发慢慢地从地上漂浮了起来,从那一滩血水中,一张半腐烂了的脸带着狞笑朝着她一点一点地靠近,她拼命地摇着头想要往后退,但是背后紧贴着的冰凉的瓷砖却让她无处可退。

  是梦吗?这一定又是一个噩梦!

  黄秋玲眼泪疯狂地从眼眶地滚落了下来,嘴唇哆嗦着求着饶:“求求你……别杀我……我知道错了,你别杀我……求求你。”

  那头的女孩站在她面前,将左手手腕上深可见骨的一道外翻着的伤口伸到了她的面前:“好疼啊……刀子割下去的时候好疼啊……”说着,又将自己腐烂了的那半张脸凑近了过去,细细地朝着她吹着气道,“真想让你也尝一尝这个感觉啊……”

  黄秋玲又是尖叫一声,她像是突然发疯一般地站起身,穿过那个女孩的身子就像往门外面跑。

  房间里的这个卫浴室很小,几乎没两步就已经伸手拉到了门把手,但是还没能她将那门把手拧开,她却又像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脖子突然被细细密密的黑色头发给缠绕了起来。

  巨大的恐惧从身体里的每一处向外拼命的扩散,她伸手死命地扯着脖子上那些黑色的头发,但是令人绝望的是无论怎么努力,她的手还是一次一次地从那些发丝里透了过去,在她的脖子周围,她能摸到的除了一团团冰冷的空气外什么都摸不到。

  僵持了约莫十秒,那团缠绕在她脖颈上的黑发突然猛地向后扯了过去。那股力道奇大无比,虽然黄秋玲双手都拉着门把手试图不要让自己被拉回去,但是手指却还是一点一点地从门把手上滑落了下来。

  眼泪滚落下来糊了满脸,她徒劳地再朝门的方向伸出手,嘴里发出低哑的“呜呜”声,但是除此之外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她惊恐地瞪着眼,眼睁睁地瞧着身子被往后牵扯得离后面那个鬼影越来越近。

  直到将她又完全拉到了花洒下面,那股力道才缓缓地停住了。黄秋玲全身僵硬地定在地上,突然就感觉道背后一阵叫人发抖的寒气贴了上来,让她的牙齿“咯咯”地打起了架。

  她能感觉到在这狭□□仄的空间里,另一个不应该存在于这个地方的第二个人的呼吸就落在自己的脸侧,阴冷刺骨的气息从耳侧灌进了脑中,鼻子里可以嗅到一种像是鱼肉放在外面一个星期那种腐坏了的恶臭:“一个人在下面好寂寞啊,你下来陪我一起玩好不好?”

  细细的笑声甜蜜蜜的,腻在她的耳侧,一字一句却带着说不出的阴狠:“不过这一次,该换你当狗了。”

  许月梅正在外面收拾着碗筷,想到这么些年女儿叛逆的表现,心里又是忍不住地一阵伤心。收拾到一半,突然从黄秋玲的屋子传来了一阵闷响,她微微一愣,将手下的东西放下了,几步走了过去,轻轻地敲了敲房门:“小玲,里面是什么声音?”

  里面却是没有回答,许月梅等了一会儿,见她并不给她开门,微微叹了一口气,却也没多想,转身正准备走开,突然隔着房门就听到里头又是一阵尖叫。

  她心里猛地一跳,觉得有些不对了,赶紧又折了回去,拍门拍得用力了一些:“小玲?小玲你你在里面怎么了?给我开开门!”伸手拧了拧门把手,脸上表情有些急,“你这丫头,好好的锁什么门啊!你到底怎么了?”

  里面还是没有声音。

  许月梅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隐约地好像能听到屋子里面正传来一阵手机铃声,正当她满心担忧时,她靠着的门被人从里面猛地拉了开来。

  突然身体失去了倚靠,她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都不稳地往前冲了半步。

  勉强扶着门框将身子稳住了,一抬头,就看着屋子里头的黄秋玲正披着一头还在滴滴答答向下滴水的头发面无表情地垂眼看着她,好一会儿,薄薄的嘴唇里吐出冷冰冰的几个字来:“有什么事吗?”

  许月梅听着她这么说话身体陡然就微微打了个颤,随即站直了身子按捺下心底感觉到的那一丝古怪,有些担心地上下将她打量了一遍,急切地道:“还问我有什么事?你在屋子里面干什么,乒乒乓乓的,动静大的隔着门外面都听到了!”又问,“我刚刚还在听你叫唤来着,怎么了?”

  黄秋玲淡淡地道:“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起身的时候没注意,头磕到了洗脸台上,所以弄了点动静出来。”

  许月梅听到这话脸上的担心之色更浓了些,往前走了半步,马上伸手想要拉住她的胳膊来检查一下:“哎呀,你这丫头怎么老是粗心大意的,要不要紧啊?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屋里头那个浴室贴了瓷砖,滑的厉害,让你垫个防滑垫,你这丫头就是不听,这会儿倒好,我在外面都能听到的动静可是摔狠了吧?你摔哪了……”

  但是那头看着许月梅伸过来的手时,却是明显地往旁边挪了挪,似乎是并不想让她碰到的样子。

  “没摔到哪。我没事。”

  许月梅见着那头冷冰冰的反应,伸到一半的手微微顿了顿,又无力地垂了下来。她似乎是想说些什么,脸上带着一点显而易见的疲惫,好一会儿,低声叹了一口气:“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平时得多爱护自己,得多注意一点啊……”

  那头听着她这个话却像是突然有些不耐烦,她微微垂着眸子,声音显得更加冰冷了起来:“还有什么事吗?”

  许月梅透过屋子里冷白色的灯光看着站在她面前神色冷淡到叫人不安的黄秋玲,恍惚间竟然觉得有些陌生,她呐呐了一会儿,也没说出什么。那头见她不说话也就不再多问,“砰”地一声当着她的面将门又关了起来。

  屋子里头响了好一会儿的手机铃声终于因为时间的缘故听了下来,黄秋玲顶着一头湿发缓缓地走到床边,视线在有些乱的床上随意地扫了一圈,然后伸手将床上的手机从枕头缝里拿了出来。

  屏幕是锁着的,她直接就将手指贴上去,用指纹解了锁。

  点开最近通话,最上面一个未接的电话上红色加粗的“丁航”两个字显得有些触目惊心。她静静地看着屏幕几秒,握着手机的那只手紧了紧,然后将那个号码点击了一下反拨了回去。

  电话只响了两三声就被那头果断地接了起来,只是那头说话的语气听起来确实极为刺耳,似乎是因为她之前的那些举动而有些气急败坏了。

  “诶,我说黄秋玲,你特么的是不是有病啊?怎么好好的脾气说上来就上来,我又怎么招你了?”

  黄秋玲没作声,就听着那头噼里啪啦地说着话,一双漆黑的眼微微地往下垂着,在灯光下隐约地似乎在闪烁着一点幽绿色的光。

  “你这脾气我跟你说,得亏你是个女的……要你不是个女的,我早弄死你了!”

  丁航怒声地骂了好一会儿,然后像是发泄够了,情绪缓和了一点:“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真的是因为夏莎那件事?不能够吧。虽然说当初咱们是稍微针对了她一点,但是其实仔细想想看,大家也没做什么吧?不就是扒了她的衣服打了几个巴掌么?又没真刀真枪地拿刀捅她!”

  “就算是后来嘴上威胁了两句说要泼硫酸,可是那也不就是说着好玩么?咱们又没真的那么干。从头到尾扒拉下来就那么几件事,什么欺负霸凌的?警察的帽子给我们几个扣了一顶又一顶,可她夏莎到底是缺了胳膊还是少了腿了?”

  男孩的傲慢跋扈的声音透过屏幕的过滤依旧显得无比张狂:“哦,虽然说最后可能那个视频的流传出去确实跟咱们有点关系,但是哥儿几个也不是故意的啊。本来也就只想着私底下收藏着看着好玩,谁知道哪个龟孙把视频泄露出去了……

  就这么一件事,咱们又都不是有心的,就算是那夏莎真的因为这个退学自杀,那跟你我的关系也不大吧?”

  黄秋玲眸子微微地动了一下,声音轻轻地:“那你觉得,她的死跟谁的关系大呢?”

  丁航没有听出这头声音的不对劲,只是继续道:“当然是她自己啊!”声音理所当然地,“就因为被扒个衣服就自杀,她也太脆弱了吧?不知道还以为她被哥几个就地办了呢!”

  带着点下流意味地哼笑了一声,又砸了一下嘴:“而且我觉得吧,她家里也有问题。都知道自己女儿有抑郁症了,不带去精神病院关着,非得放在家里。你说放就放吧,一家子人看一个小女孩也看不住么?怎么就让她那么死了呢?搞得我们身上好像莫名其妙就背了条人命,你说冤不冤得慌吧!”

  黄秋玲一双眼抬起来朝着屋内某一处看过去,黑色的瞳孔里翻涌着的森冷戾气浓烈地吓人,她细细地笑了起来,听起来异常甜美:“所以你觉得,你们都没错?”

  丁航啧了一声:“小错可能有那么点,而是她这死跟咱们还真没什么关系。”又像是安慰似的道,“所以你也放宽心,她不会来找你的。你也别一天到晚地神神叨叨了,跟进入了更年期的大妈一样,烦不烦啊你。”

  黄秋玲没有立即说话,她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低声地开口问道:“除了你,章俊和赵勇呢?他们也被保释出来了吗?”

  丁航倒是没想到黄秋玲这头竟然还会关心他们被保释的情况,想了想随口回答道:“大概是吧……我比他们先走,没注意。不过刚才那边两个人都给我发过短信联系过了,看那样子应该是都已经出来了。哎,明天我家老头子还逼着我去上学。今天警察是在我上课的时候过来把我带走的,上次那事儿记了一个过就还没消,这会儿眼皮子底下又犯了事儿,学校那边肯定还有一顿批,妈的,烦死了。”

  黄秋玲低低地应了一声:“嗯,明天我也会去学校……那就明天下午放学之后吧。”她声音缓缓地对着电话那头道,“你还有章俊、赵勇,咱们四个,就在‘老地方’见个面,我有点事要跟你们说。”

  那头听着她的话,觉得她这会儿说的话实在是太不像她以前的风格了,握着手机忍不住就吊儿郎当地笑了起来:“什么事儿啊?有什么事情不能这会儿在电话里说,还非得把我们几个凑起来拖到放学后,神神秘秘的——诶,我说你该不会是真的要听你妈的话,跟我们几个划清界限吧?”

  黄秋玲声音淡淡的:“不是……只是我觉得有些事情,当面说起来比较好。”

  丁航那头看着黄秋玲这边真的是打算保密到底,不屑地又嘲笑了两句,但是随后却也还是答应了下来:“行吧,‘老地方’是吧?我跟章俊和赵勇两个说一下,到时候等放了学就带那两个过去找你……啧,老头子那头又在吼着叫我睡觉了,今天才犯了了事儿,也不好再在这会儿跟他犯冲。有事明天见面再聊,挂了挂了。”

  一股脑地把自己的话说完,也不等那头反应,“嘟”地一声就干脆利落地将通话抢先切断了。

  黄秋玲听着那头已经挂完电话的盲音,好一会儿,将手机缓缓地拿了下来,看着屏幕上那个名字,她细细地笑了一声,声音温柔中带着一种叫人背脊发凉的阴翳:“嗯,明天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