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

  虽然说吴秀那头看起来似乎还并不是很信任叶长生, 但是那头松了口,好歹事情就算是有了进展。

  看着那头去前台付钱, 叶长生偏过头瞥了一眼自己身后的贺九重, 表情似乎有些忧郁:“别的天师要是出手, 那得让人准备个百八十万上门亲自去请,人家还得看着心情决定这单子接还是不接,怎么到了我这儿,我送上门来送爱心, 别人还是怀疑我是骗子呢?”

  贺九重伸了手捏了捏他的耳垂, 低头看一眼他白生生得怎么看怎么像个高中生似的脸,微微顿了顿,淡淡道:“大概是因为他们眼拙吧。”

  叶长生把视线收回来,假装自己没有听出来他话里的安慰一般, 点了点头:“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跟着吴秀一起再回到医院时间已经快九点半了, 病房里面赵喆正在给赵一州擦洗身子, 见着头吴秀走了两个小时突然又折返回来,不禁觉得有些愣。

  将手上的毛巾放到盆里,一边帮儿子把病号服的扣子系上了,一边看着那头问道:“都这个点了孩子他妈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是落下什么东西了?”

  吴秀摇了摇头,她没有回答赵喆那边的问话, 反而犹豫地往身后看了一眼, 抿了抿唇出声:“病房就是这里了, 进来吧。”

  赵喆有些疑惑地站直了往门口看了看:“谁来了?”

  话音刚落, 只见半开的病房门又被一只骨节宽大的手拉了开来, 就在吴秀身后,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有一张俊美而冰冷的脸,眼神朝里面望过来的时候有些淡,但是这些丝毫不能抵消他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那种令人觉得有些发憷的血腥味儿。

  在看到贺九重的一瞬间,赵喆本能性地将背脊绷得紧了一点,他有些奇怪地侧头看着吴秀:“这是——”

  吴秀面上也透露着一点不安,她抬眸看了一下赵喆,几步走到了他的身边,低声朝他道了一遍:“他们……他们是给小州治病的。”

  赵喆听着这话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听到了“给小州治病”几个字后,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再去仔细往下想些什么,下意识地就又赶紧抬了头朝着那头望了过去。

  紧跟在那个气势迫人的高大男人身后,不一会儿又走出了一个穿着浅色短T的少年。

  比起前者给赵喆带来的震撼和压迫感来说,后一个出来的少年明显看起来要温和无害得多。

  少年从男人的身后绕了过来,干干净净的脸上挂着一点礼貌的笑,朝着他的方向看过来的时候便微微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你就是赵一州的父亲赵喆先生?”

  赵喆又看了吴秀一眼,见那头神情略有些复杂,当下也觉得一头雾水,只能点了点头应了一声,视线从叶长生和贺九重只见来回打量了一遍,声音有些迟疑地:“不知道你们两位是……”

  叶长生看着那头中年男人充满了疲惫却又带着点戒备感的神色,心底微微唏嘘了一下,紧接着笑了笑不卑不亢地道:“我们是谁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赵先生的儿子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他朝着病床的方向走了过去,视线在平躺在床上陷入深度昏迷的赵一州伸手掠过一圈:“听您妻子的意思,他现在似乎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

  赵喆听到叶长生的话,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些许松动,又侧头征询意见似的看了一眼吴秀,随即声音低哑地问道:“你们的意思是……有办法让我儿子清醒过来吗?”

  叶长生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笑笑:“不管怎么样,总比现在你们坐在这里干等着要来的好一点不是吗?”

  吴秀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问道:“那、那你们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叶长生摇了摇头,又看了他们一眼:“赵先生和吴女士你们两人只要在病房外面等着就行了。”

  两人听着,又是相互对望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他们似乎还是能看到一丝迟疑,但是毕竟确实现在的这个情况,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低声商量了两句,还是点头同意了。

  “那我们就在走廊上等着,如果有什么需要,你们往外面喊一声我和我先生就进来。”吴秀朝着叶长生低声说了一句,见那头笑眯眯地冲着她点了点头,微微将垂在一旁的手不安地握了握,随即便和赵喆一同出了病房。

  两个人一走,屋子里顿时只剩下了叶长生他们三人。

  收起了在人前摆着得那副职业化的笑,叶长生绕到了病床床头,带着些探究地将床上一动不动的赵一州仔细打量了一圈,然后坐在床边朝着贺九重看过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当初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身上的‘气’好像有些不对劲,现在一看果然是这样。”

  贺九重视线也在赵一州的眉眼之间掠了一眼。

  虽然对于有关于阴阳交界的这些事他并没有叶长生的那种敏锐,但是这会儿从那个男孩的面相上来看,却也能够隐约地能看到一丝淡淡的阴气在缠绕着。

  “撞了邪祟?”贺九重将视线收了回来,朝着叶长生问道。

  叶长生伸出手指在赵一州的额心上点了一点,然后轻轻地搓了搓指尖,悬在病床边上的腿微微晃悠着,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道:“这么说也没错。”

  他从病床上又站了起来:“如果按照推算,其实在几天前我们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的视乎,他就应该已经被阴灵缠上了。只不过一开始那个阴灵没有和他有过过多接触,男孩子本身阳气足,又是大白天的,所以第一眼虽然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的也没看出来。”低头看了看他,“但是之后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能让自己的生魂都被阴气禁锢住,无论怎么想也就只有后来被阴灵附过身这一个结论了吧?”

  贺九重重复了一遍:“附身?”缓缓道,“那些阴灵想要附身到活人的身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叶长生点了点头:“正常来说是不容易,但是要是根据吴秀的说法,赵一州出事前正在发着烧,虚弱得床都下不了……这种就很简单了。”顿了顿,又带着些稀奇地道,“只不过,除非是想要‘夺舍’,不然只是附身的话,附身时活人的气息对于阴灵自己本身也是会有损害的。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一般除非有什么特殊的理由,不然也没几个阴灵愿意去做吧……那她附身到赵一州身上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贺九重听到叶长生的嘀咕,觉得有些稀奇:“那个阴灵不是准备杀了他?”

  叶长生忙抬起头来望他,诧异地道:“你从哪里看出来她是想杀他?”见那头微微挑了挑眉看过来的隐身似乎是在询问,“噗”地一声笑出来赶紧解释,伸手往病床的方向指了指道,“你也不看看这孩子现在阳火有多虚,要是她想要他死,他这会儿尸体早就该凉透了!”

  伸手从怀里摸出几道符来夹在指间,眸子里有什么在轻轻摆动着:“无论有什么,先等将他清醒过来再说吧,我这头也正还有些事需要问问他呢。”

  病房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赵喆和吴秀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不时地就抬头往那头望一望,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都有些不安。

  “这都半个多小时了,里面怎么也没个声响的?”赵喆看了眼时间,手指在裤子上搓了搓,像是有些坐不住了。

  起身在走廊上踱了两步,又看着吴秀问道:“孩子他妈,那两个人到底什么来头,你从哪里找来的?他们……他们真的有办法能让小州醒过来吗?”

  吴秀心底也是没底,抬头望着赵喆道:“哎,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再差也不会比现在的结果更差了,万一、万一他们真的有什么办法呢?”

  赵喆虽然心里也是报着这个想法,但是等待的时间实在是太难熬了,眼看着都已经十点多了,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走到病房外面,将头贴到门边往里面听了听声音。

  吴秀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问道:“诶,老赵,你这是干什么呢。”

  赵喆冲她“嘘”了一下,压低着声音道:“我好像听见里面在说话。”

  吴秀也站起来走了过来,凑过去听了听:“在说什么?”

  赵喆摇了摇头,刚准备再仔细听听,突然那头“吱呀”一声,紧闭着的门竟然被人从里面拉了开来。

  开门的是那个高大的男人,眸子垂下来淡淡望着他们时,站在外面正准备偷听的两个人一时脸上不由得都露出了一丝忐忑不安来。

  赵喆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口水,赶紧解释道:“我、我们只是想看看……”

  那头却没想要听他的解释,视线只是在他们的身上掠了一圈,随即便转过了身,声音淡淡的:“赵一州已经醒了,你们可以进来了。”

  站在病房外面的赵喆和吴秀听到这句话,脸上都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微微僵着身子相互对望了一眼,随即赶紧紧跟着那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快步走进了病房里去。

  病床旁边,叶长生正坐在一边低声地在和床上那个孩子交流着什么,见到那头两个人走了进来,微微掀了眸子朝他们这头望了一眼。

  吴秀和赵喆停在距离病床之外一两米的地方,怔怔地看着床上那个面色虽然苍白虚弱,但是已经重新睁开了眼的男孩,一时浑身都打着颤,眼底热气氤氲,脚下竟然是再也动不了了似的。

  男孩似乎是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他缓缓地转过头,视线落在吴秀和赵喆的身上,好一会儿,哑着声音喊了一声:“爸……妈……”

  “对不起啊,让你们担心了。”

  吴秀的眼泪“唰”地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像是被重新按下了启动开关一般,跌跌撞撞地走到病床边上,颤抖着手摸了摸赵一州的脸,然后伏在他的身上抱着他就大哭了起来。

  “小州……小州……你终于,呜呜呜……终于……你这么多天了,爸爸妈妈都要被你吓死了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