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13.暴力(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一十二章

  吴秀傍晚从公司回到家, 一开门拧开灯,抬了头朝里面一望, 首先看到的就是客厅的一片狼藉。

  现金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掉落在门前, 客厅里的家具也明显像是被人撞过似的歪七扭八, 家里整个儿地像是被强盗洗劫过了一般,到处都透露着一股浓浓地被入侵后的疮痍感。

  吴秀看着屋子里这个样子整个人精神立即紧绷了起来,她慌乱地从包里翻出了手机握在手上,警惕地往屋子里走了走, 开口的时候声音带着点微颤:“小州?小州你在家吗?……小州?你在哪?”

  她喊了几声, 但是屋子里静悄悄的,却没有半点其他的动静。吴秀又稍微大着点胆子往里走了两步,走到客厅和浴室中间,微微一低头, 突然就看见在洗手间的洗脸台前, 一个瘦小的身影正蜷缩在地上, 全身几乎一动不动。

  看那人穿着的衣服打扮,不是赵一州又是谁?

  像是一道霹雳突然在脑子里炸开了似的,吴秀的双眼突然瞪大了,“啊”地惊叫了一声,然后赶紧几步快走, 带着点小跑着走到了那个人影的身边。急切地蹲下了身子将赵一州的上半身抱紧了怀里, 轻轻地在他肩膀上推了推, 神色惊慌地:“小州……小州你怎么了?”

  怀里的孩子额头上的热度还没有消退下去, 消瘦的脸上有两个明显的巴掌印, 鼻梁上的眼镜已经不翼而飞,他的一双眼轻轻地闭着,鼻息间的呼吸异常虚弱,似乎已经没有办法再回答吴秀的问话。

  “你怎么了啊……这到底是怎么……怎么回事啊?”

  吴秀看着昨天还活蹦乱跳今天就突然一副奄奄一息模样的赵一州,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将人从洗手间抱到客厅的沙发上放好了,又朝着他们的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还没进门,站在外头稍稍往里看了看,毫不意外地看到两间卧室也都被人翻得乱七八糟。

  入室盗窃?还是团伙抢劫?

  一个个可怕的念头在自己脑子里闪过,让吴秀整个人都不禁一阵阵地后怕。她退回到了赵一州身边,眼珠子不安地转动着,一张脸上几乎没什么血色。

  就在她处于极度慌乱中时,门外突然传来一点动静。吴秀像是惊弓之鸟一般猛地回过头,就听见那头隔着门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诶,我说,孩子他妈你到家了怎么门也不关的,怎么,知道我也呀回来了特意给我留的门——这是怎么了?”

  赵喆脸上本来挂着的笑意在看到家里不同寻常的情况后也顿时凝固了起来,他皱着眉头鞋都来不及换,几步走到吴秀身边,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赵一州,神情里有些不明所以的混乱:“这……这怎么回事?儿子他这是……还有家里……?”

  吴秀看着赵喆的脸,心里的惶恐像是一下子找到了发泄口,她往他那边走了两步,蓦然抓紧了他的胳膊颤着声音道:“报警……快报警……有人入室抢劫,小州,小州他……呜呜……”

  说到最后,不知是因为惊慌还是因为害怕,眼泪“刷”地一下就滚落了下来。

  赵喆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心神不宁,勉强稳了稳情绪安定下来,随即连忙在她背后帮着她顺了顺气应着声道:“孩子他妈你先别急,我马上去报警……儿子的情况看起来也不大好,你去叫个救护车……别急。”

  吴秀听着这话微微抽噎着喘了一口气,用力地点了点头,赶紧抵着头就将手机屏幕解了锁,手指在打字的时候因为过度的紧张都有些按不动数字:“对,对……急救电话……”

  赵喆伸手又安慰性地拍了拍妻子的肩,然后又低头看一眼情况不明的赵一州,自己也拿着手机走到一边打了电话报起警来。

  警车和救护车来的都很快,吴秀简单地和赵喆交代了两句后,让那头陪着赵一川去了医院,自己作为案发现场的第一目击者和受害者,随着警方直接便去了警局做了笔录。

  一大群人急匆匆地来了,不到几分钟又急匆匆地全数离开。随着“咔嚓”一声关门的响声,嘈杂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整个屋子黑漆漆地又重新回归了一片死寂。

  而在黑暗之中,一个纤细的娇小的身影突然缓缓地从赵一州卧室的方向走了出来。

  明明屋子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但是她的身上却像是泛着幽光似的,一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是一种诡异的灰白色,乌黑的眼睛带着些许幽绿的光。

  她明明脚上穿着一双小皮靴,但是在地面上走动的时候却没有发出丁点儿声响。

  飘飘荡荡地走到了客厅,她抬着头朝着门口的方向望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了一种类似于担忧的表情。但是须臾,她便又收回了视线,转过头,朝着窗外的某处望去,然后渐渐地她又退了回去,整个儿的身子缓缓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吴秀和赵喆报了案后,警察很快地便开始立案侦查。

  因为受害者赵一川一直昏迷不醒,犯罪人的犯罪情节十分恶劣,警局对此表示了高度的关注。在投入大量警力仔细侦查的情况下,丁航等几人很快就被警方作为犯罪嫌疑人成功逮捕归案。

  当吴秀知道了她想象中穷凶恶极的一群入室抢劫甚至出手伤人的犯罪团伙只是一群还不满十五周岁的赵一州的校友,甚至这几个月以来,儿子的异常全部是因为被这几个人天天在学校凌/虐造成的时,她整个人的脑子都是懵的。

  来到警局的时候她正看到那四个跟赵一州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坐在椅子前面让警察那头做着笔录,他的声音轻慢,偶尔回过头来几个人互相挤眉弄眼一下,再然后就爆出了一阵大笑。

  一众人眉飞色舞的,似乎连半点愧疚感都没有。

  吴秀远远地看着他们,然后低低问着身边的小警察道:“就是他们打伤我儿子的?”

  小警察往那边看一眼,神情上也有些无奈,伸手指了指那个正在被做笔录的男孩子:“那一群人,特别是那个,那个叫丁航的,我们这一片都是榜上有名的小痞子了……在学校里头敲诈勒索低年级的孩子,整天惹是生非,什么坏事都干,来警局也不是一两回的事。”

  吴秀震惊地侧头看着那个小警察,声音略微拔得有些高:“这种……这种人,你们警察也不管的吗?”

  小警察听到吴秀这么问,脸上的表情更复杂了一点,他微微低着头叹了一口气:“吴女士,我们也不是不想管啊,但是……但是实在是没办法。”顿了一下,道,“他的年纪还太小了,很多事情就算我们看着觉得过分了,但是法律规定在那里,最多是几天的拘役管制,剩下的实在是没办法。”

  吴秀的脸色更白了一些,她将垂在身侧的双手却是紧紧地捏成了拳,好半会儿,声音低低地:“你的意思是,这次的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小警察看着吴秀的样子,心里有些不落忍。虽然说他也恨不得让那些社会的渣滓就这么直接被关起来吃个几十年牢饭才好,但是刑法里有关于未成年人犯罪的规定在那头写的清清楚楚,他们根据法律办事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犹豫了好一会儿,勉强地回答着:“也不一定……他们毕竟已经满了十四周岁,按照刑法来看,故意伤人和抢劫这两条还是能判的。”

  “判多久?一年?还是半年?”吴秀陡然愤怒了起来,她整个人都因为心中的怒火而打着颤,声音紧紧地绷成一条僵硬的线,胸口随着呼吸而急促地起伏着,“你看看他们,你看看他们的样子!他们有半点知道悔改的迹象吗?我的儿子可现在还依旧躺在医院昏迷不醒!”

  她眼圈一红,突然哽咽了一下,额头因为用力而爆出了青筋,声音微微压低了一些:“我的儿子也还小啊,他也还不满十四周岁!但是那些畜生做了什么?难道刑法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就是为了替那些畜生脱罪的吗?他们身体健康、意识清醒,他们遵循着自己的意志犯下的罪凭什么法律还要庇护他们?他们是受到保护了,那我儿子呢,我儿子怎么办?”

  小警察被那头的诘问问的也有些心里难受,张了张嘴好一会儿,却也只能无力地劝解道:“吴女士,你先别着急,我们……我们一定尽力帮您争取将他们从严处理。”

  吴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已经涌到了眼眶的泪水又给憋了回去,点了点头,对着他道:“没关系,只要他们一天不进监狱,我就跟他们耗一天。一个人不行,我就去找那些其他被他们欺负过的孩子一起;一个月不行我就耗着一年。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不会再让这几个小畜生有机会逃出生天再祸害别的孩子。”

  她看着那个小警察,声音轻轻地,“人在做天在看,我就不相信了,这个世界上难道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好人就真的没有活路了吗?”

  小警察在一旁看着吴秀,似乎是从她的话里听到了一股决绝的味道,神色立刻紧张了起来:“吴女士你可千万别冲动!你要相信我们,我们已经搜集了很多关于他们作恶的证据,只要——”

  “只要等他们满十六周岁?只要等他们成年脱离了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保护?”吴秀声音带着些许沙哑,“那这些时间里,又要多少孩子要受害呢?”

  她停顿了好一会儿,缓缓地道:“你知道吗,半年前我儿子向你们报警的时候想要救得那个叫做‘夏莎’的小姑娘,在退学之后不久,就在家里割腕自杀了。”

  小警察一愣,眼底闪现出了一丝愕然:“什么……”

  “那个女孩才不到十三岁……不到十三岁啊!”吴秀把视线重新转回到那头依旧嬉笑着没个正行,就算是在那头做笔录的警察严厉呵斥下也依旧吊儿郎当的一群人,眼底滚动着深切的恨意,“他们不是人,他们都是杀人犯……”

  她颤抖着声音,一字一句像是从牙齿缝中挤出来的一般:“他们都该下地狱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