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12.暴力(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看见丁航那群人的第一瞬间, 赵一州脑子就像是炸开似的一片空白,下意识手上的反应就是把门赶紧关起来。

  然而关门的动作刚刚只开了个头, 那头就像是意识到了他会做什么似的, 嗤笑了一声抢先一步将撑着门框的手猛地往里一推, 然后紧接着往他那头一脚踹了过去,再整个人卡着门,从打开的缝隙就挤了进来。

  在那头踹门的巨大的惯性下,躲在里面的赵一州整个儿被门往后带着连退了几步, 等他站定了身子, 再一抬头,却看到那头四个人已经陆续地走进了屋子里来。

  “你……你们……”赵一州连声音都似乎变了调,他一只手轻轻地扶着鞋柜的边角,双脚哆哆嗦嗦地往后退了两步, 一双眼瞪圆了, 看起来像是受到了极大地惊吓。明明鼻梁上架着一副比酒瓶瓶底还厚的眼镜, 但是从那一头的视线里还是能清晰地捕捉到他眼睛里那喷薄而出的恐惧,“你们怎么知道我家在哪……你们不应该是在学校吗,为什么会过来……”

  “怎么,我们好心挤出宝贵的午休时间来给你探病,怎么你的反应看起来好像却很不希望我们过来?赵一州同学, 你这也实在是太伤我们的心了。”外面的一个男孩佯装着悲痛叹了口气, 随即伸手将门关了起来, 随着那阵清脆的“咔嚓”锁门声响起, 屋子里头的赵一州心也彻底沉入了谷底。

  男孩看着他, 突然脸色一变,之前那种装出来的悲痛被另一种痞气所替代,他踩在光洁的地板上朝着赵一州这里逼近,嘻嘻笑道:“家庭住址这种东西又不是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只要有心去问,随随便便不就能知道了吗?你看,我们为了过来探望你,其实私下里也做了不少事呢——比如,和你的好朋友那个姓宋的小子打好关系。”

  说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嬉皮笑脸的姿态更加刺眼了起来:“哦,不对,是‘前’好朋友。我记得你们两个不是都绝交好久了吗?想想你们当初关系多好?真是令人难过啊赵一州。”

  赵一州听到那头提起宋潇,心里又是一阵憋闷。他紧紧地咬着牙,本来就晕沉沉的脑袋在这会儿突然就更加难受了起来,但是身子却是轻飘飘地发着软,甚至没办法支持他从这里逃开。

  跟在三个男孩身后最后进来的是一个个子高挑的女孩。她穿着普通的夏季学生校服,只是那身校服大约是已经被私自改过了,上衣和裙子都短的厉害,似乎只要往上稍微伸伸手,就能看到她的一小截腰身。

  被挑染成浅栗色一小撮头发歪歪地扎了一个小辫子,虽然还是初中生,但是脸上的妆画得倒是很浓。阳光下面看着,脸上的粉似乎随着说话都在往下掉落一般。

  女孩从男孩们的身后绕过来走到赵一州面前,从头到脚将他看了一遍,突然笑颜如花:“赵一州,你不是跟学校那头打电话说你病得都下不来床了吗,怎么,我看着你挺好的呀。”

  她的声音有些高,听起来有这个年纪女生特有的清脆悦耳,但是这个声音落在赵一州耳里,比起恶鬼的低喃也好不了多少了。

  眼看着那几个人都进了门,他扶着墙又微微向后挪动了两步,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则是不自觉地紧紧抓紧攥住了自己的裤子。微微低着头并不敢和说话的那个女孩子对视,他只能尽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低低地开口解释。

  他说话的时候,嗓子带着发烧后的那种干涩的嘶哑:“没,没有说谎……我……我真的病了……刚才吃了药才、才稍微……”

  “怂着乌龟就是乌龟,谁特么要听你说这些屁话。”

  一开始笑颜如花的女孩听见那头哆哆嗦嗦开口解释,脸上瞬间又变了颜色,她站在赵一州的身后猛地抬腿朝他的腿弯踢了一脚,那头本来身子就没什么力气,这会儿突然被这么一踹,双腿一个趔趄,直接“砰”地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地面是大理石的,他被后面这一脚踢个正着,膝盖就直接和地面进行了碰撞。听着那沉闷的一声就能察觉到这一下实在是撞得不轻,就这么一瞬间,赵一州额头上的冷汗“刷”地一下就冒了出来,他双手颤抖地撑着地面,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就哑着声音叫了出来。

  但是站在他面前的其余三个男孩却对他的痛苦一无所觉。

  那个最先敲门的叫做丁航的男孩看着赵一州跪在自己面前,疼得脸都扭曲了的模样,脸上立刻就漫出来异常愉快的大笑来。

  伸出脚抵着赵一州的喉咙将人的脸勾起来,然后弯下腰一手拽的他的头发,再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脸,声音流气流气地:“还没过年呢,你这一跪算怎么个意思?跟我讨红包吗?”想了想,又嬉皮笑脸地道,“算了,你叫我一声‘爸爸’,我给你一点零用钱也不是不可以,乖儿子诶,叫吧。”

  旁边两个男孩听了,似乎是觉得这样的折辱很有意思,连忙将赵一州围在中间,怪叫着起哄起来。正处在变声期的男人,声音粗嘎得仿佛几百只公鸭在耳边叫唤,刺得赵一州耳膜都在隐隐作痛。

  “我让你叫,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喊啊!”

  丁航等了一会儿,看着那头紧咬着牙死活不作声,脸上的表情顿时阴狠了些,手上抓着他的头发将人往上拽了拽,突然一个巴掌就抽到了赵一州的脸上。

  他这一巴掌用的劲儿不小,打得那头脸一偏,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就这么直接飞了出去。

  一瞬间里不光是被打的那半边脸在疼,连同一侧的耳朵也在“嗡嗡”地鸣叫。扯着他的头发的那只手不停往上提溜着,恍惚中赵一州都以为那头是想要将他整块头皮就这么揪下来一样。

  “叫不叫?嗯?叫不叫?”

  丁航瞧着那头还不说话,表情有些不好看了,伸了手就又给了他一巴掌。这一次打的比刚在还重,一巴掌下去那半边脸瞬间就高高地肿了起来。

  赵一州实在是被打得疼了,眼泪顺着脸颊就滚了下来,嘴里呜咽着,看起来很有几分凄惨。

  但丁航看着他的样子反而是更兴奋了起来,拽着他的头发往客厅的方向拖行了一路,然后将人猛地往地上一摔,伸了脚就往他腰腹上踢了过去。

  “叫不叫?嗯?你再硬气,你再给老子硬气啊!”

  男孩子的力气和女孩子终究是不一样的,他这几脚比刚才那个女孩力道要凶猛的多,一下一下的,赵一州躺在地上感觉自己的内脏似乎都要被他踢碎了似的。

  终于,在剧烈的疼痛下他终于熬不住了,哆哆嗦嗦地颤抖着嘴唇,低低地就喊了那头一声:“……爸。”

  周围蓦然就又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声,一个男孩对着丁航挤了挤眼睛,带着点下流意味地笑着道:“哎,这么大个儿子,丁哥可以啊。”

  丁航也笑,伸了脚又在赵一州身上踢了踢,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五毛钱的硬币就往他的脸上扔了过去:“乖儿子,这是爸爸赏你的零花钱,拿去好好花吧。”

  赵一州听着周围那一阵阵刺耳的笑声,只觉得一种强烈的屈辱感从每一个细胞中在往外拼命翻涌,他羞愤得浑身都在颤抖,却只能窝囊地蜷缩在地上流着眼泪。

  “哎呀,丁航你看看你,把你儿子都给欺负哭了。”一旁的女孩蹲下身子观察了赵一州一会儿,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扬着声又笑了起来,伸手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拉起来了,带着些许恶意的将他上下打量一眼,又回头看着丁航道,“这么怂的儿子你当年可是怎么生出来的?”

  丁航从口袋里摸了根烟点上了,痞里痞气带着点下流意味地道:“跟他妈不是一时没做好措施么。”

  赵一州听着这颇具有猥.亵意味的话,全身一瞬间都紧绷了起来。他愤怒地抬着头朝那头瞪了过去,但是没一会儿,那头发现了他反抗似的表情,抬起脚来又是望他肚子上猛地一踹。

  “看什么看?”

  这一下赵一州被整个踹得眼前蓦地一黑,趴在地上是彻底起不了身了。一双手吃力地在地上抓了一下,最终却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趴在地上虚弱地喘着气。

  身上的疼痛混合着生病所带来的发热乏力,他整个人昏昏沉沉地几乎再也保持不了意识的清醒。微微地抬着头,从极模糊的视线里,他能看到那几个人四散着走进了他和他爸妈的卧室,再然后,卧室里头开始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声,似乎是他们正在里面翻弄着什么。

  “哎,丁哥你过来看看,看这些东西,哟喂,没想到这小子家里还挺有钱的……啧啧。”

  “咦,这是什么……哦,昨天小玲你要他过去要签名的那个吧,他还真的去要了?哇,我们说的时候签售会都应该快要结束了吧,还真去,好蠢啊他哈哈。”

  “还有这个,这是什么?相册……真搞笑,扔了吧。”

  刺耳的笑声和对话声在脑子里不停地盘旋,赵一州微微动弹手指,似乎是想朝着卧室的方向爬过去:“滚……滚开……从我的家里……滚出去啊……”

  但是他的声音和力气都太弱了,全身的每一块骨头似乎都不听自己的使唤,让他哪怕用尽了全力也没办法往前挪动哪怕半毫米。

  那种无能为力的不甘心在心底瞬间爆发出来,他咬着牙将垂在地面上的手狠狠地握成了拳,但是却依旧什么都做不到。恍惚间,他突然感觉身边突然刮起了一阵凉风,在自己模糊的视线里,一个娇小的身影缓缓向他走了过来。

  “你甘心么。”

  女孩的声音冰凉凉的,像是一根细细地冰锥从脑子里被定了进去,冻得他微微打了一个哆嗦。

  不甘心啊。他不甘心啊!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

  赵一州眼泪往下滚落着,从喉咙里都散发出了低低的哀鸣。

  强烈的晕眩感一波接着一波涌过来,就在他陷入昏睡的那一刻,他突然听到那女孩的声音又突兀地响了起来。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疑惑从脑子里划过,但是还没等他想明白,整个世界突然就重新归于了一片黑暗,他像是暂时抛却了所有的烦恼一般陷入了沉沉的昏迷。

  夏莎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失去了意识的赵一州,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点些微的难过。她缓缓地抬着头又朝着那正在赵一州的家里进行着狂欢的四人,乌黑的眼睛缓缓被一种浓郁得惊人的刻毒之色所缠绕了起来。

  丁航。黄秋玲。章俊。洪勇。

  她轻轻地将那几个人的名字在在嘴里低喃了一遍,眸底幽光闪烁着,唇角却缓缓地上咧了起来。

  蹲下身子缓缓地抚摸了一下赵一州,然后她朝他凑近了些,整个人突然朝着他的身子上趴了过去。

  丁航和洪勇将赵一州的整个房间都翻了一遍,将那些成摞的书本扔到一边,赵勇扭头对着丁航道:“这小子可真无聊,连黄书都没有,别怕不是个……”说着,将手指竖着弯了弯,然后窃笑了起来。

  那头黄秋玲和章俊也从赵一州爸妈房间里走了出来,黄秋玲拿着一盒从吴秀那搜刮来的高档粉饼正乐滋滋地往自己脸上扑着粉,听着这话就笑起来:“哦,你别说,这么一提我觉得赵一州还真像……你没看他以前跟那个姓宋的小子天天黏在一块的样子吗?噫,想想就让人恶心得慌。”

  丁航听着也嬉笑着:“你快别说了,想恶心死老子么?”

  黄秋玲耸耸肩,又低着头对着粉饼盒子上的小镜子东照西照,眼睛里都泛着光:“诶,你别说着一千多块钱的东西用起来就是不一样,轻透又水润。想不到赵一州的妈还真舍得买。”说着,把东西就往手里拿住了,“一个都快四十岁的老女人了,皱纹一大把用这么好的东西有什么用。这些东西就都归我了。”

  “喜欢就都拿着吧……诶,几点了,看着点时间得回去上课,下午的那节课那个老不死的地中海卡的严,要是让他告到我爸那里去又得听他叨叨好几天。”

  “我看看……”

  黄秋玲说着,一回头,突然地正看见本来应该躺在客厅的赵一州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又站到了门口。

  赵一州的身材本来就很瘦小,再加上一头过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半张脸,看起来就越发显得不起眼了起来。黄秋玲冷哼了一声,朝着他那头走过去,上下打量他一圈,冷笑着就开口问道:“怎么,站在这里干什么?还嫌刚才挨打没挨够吗?”

  赵一州没有抬头,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来的声音显得异常细弱:“还回去。”

  黄秋玲微微一愣,皱着眉头:“什么?”

  “还回去。”赵一州声音似乎稍微大了一点,但是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他的声音细细地从嗓子里发出来的时候,让人听着总觉得有点像是女孩子的声音。

  “把你拿的东西……还回去。”

  黄秋玲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看着赵一州,脸上忽而又爆发出了不屑的大笑,朝着身后的人就道:“你听见没有,他还要我还回去?真好笑。”又转回头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赵一州,你就是条狗而已,现在还敢在我面前跳脚?”

  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她整个后领却被从后面整个儿扯了起来。本来就被系成一个圈套在脖子上的领结被人从后面收紧,脖子就像是蓦然被人掐住了似的。

  赵一州用极不可思议的力气从后面将黄秋玲整个儿拖到客厅,然后将她“咚”地一声摔在墙上,一手拿着一把尖锐的瑞士军刀倏然就往她的胸口扎了过去。

  凄厉的尖叫声从黄秋玲的嘴里爆发出来,但是只是刚刚一声,就被那头掐着喉咙按着头整个儿地朝贴了瓷砖的那面墙上撞了上去。

  “如果你再敢尖叫,我就用这把刀把你的喉咙划开,切开你的声带,让你这辈子都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阴冷的声音夹杂叫人背脊发冷的怨毒,听得叫人整个人的身子都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黄秋玲半张着嘴巴微微哆嗦地看着眼前的赵一州,透过那长长的刘海,她隐约能看到那藏在底下的一双眼睛。

  可怕的,怨毒的,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感的眼睛。

  黄秋玲被这一眼看的感觉自己就快要尿了裤子——那是一双不属于赵一州这个怯懦的书呆子的眼睛。

  丁航和其他两人在屋子被这猝不及防的变故弄得整个人都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了相互对望一眼追出去时,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这么个诡异的情况。

  被他们认定是懦弱得被他们怎么打骂屁都不敢放一个的赵一州这会儿正一手掐着黄秋玲的脖子,一手拿着一把极锐利的军刀抵着她胸口心脏的位置。

  “你——”

  丁航眼神一变,下意识地就想冲过去,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动,那头赵一州却就突然地转过了头朝他们看了过来。

  “别动。”他的声音细细地,像女孩子一样,但是里面的森冷却像是能透过皮肤刺入骨子里一般,叫人忍不住就打了个冷颤。

  丁航身子奇怪地僵硬在了地面,他脸上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将自己的姿态放松了下来:“赵一州,就你,还敢拿刀了?你看看你的怂蛋样,杀鸡你都不敢杀,你还想要捅人?可别让老子笑死了吧。”

  赵一州掐着黄秋玲脖子的手收的紧紧的,那头因为缺氧脸上已经憋出了红紫色,一双手不停地扯着赵一州的手,但是那头却依旧纹丝不动。另一只拿着军刀的手也依旧牢牢地抓着手里的拿把刀,看起来动作极轻巧,竟然连点不安的颤抖都没有。

  赵一州的视线缓缓从那头的三个人脸上扫过,他本来就显得阴郁的脸上突然缓缓地勾起了一个渗人的笑意,与本人不符的声音这会儿听着更是诡异异常:“丁航,你知道吗,我还没满十四周岁。”

  左手握着的军刀往下又猛地沉了半分,所有人看着都倒抽了一口冷气,黄秋玲哑着声音艰难地发出一声惨叫,冷汗将她脸上的粉底全部晕了开来,随着一阵尿骚味散开,再往那头一看,这会儿她竟然是真的被吓得尿了裤子。

  “你疯了——”

  几个人虽然都是学校里面著名的小痞子,但是毕竟是从来没见过这种杀人的架势,眼瞧着赵一州拿着刀就准备往那头的心脏捅,一时间不由得都是吓得脸色发白。

  赵一州又细细地笑了起来。

  那种女孩似的声音明明应该甜美,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下却怎么听怎么叫人从心底发寒。

  将染了血的刀尖从黄秋玲的胸前拔了出来,轻轻地松开了掐着她的那只手,将她整个人扔到了地上。手中的刀带着点血迹,随着他摆动的角度微微闪烁着寒光。

  赵一州将刀尖上带着血的部分伸出舌头来舔了舔,一双眼睛幽幽地看着他们,惨白的脸上脸颊因为刚才的巴掌而肿胀成奇怪的样子,从丁航他们的角度看上去竟然不像活人。

  “没满十四周岁,就算杀了你们,我也不需要坐牢。”

  他的嘴角还带着从刀上沾上的血,眼睛里的阴毒之色像是要化为实质:“法律对于我们的保护有时候真的是让人从梦里都会笑醒呢……不是吗?”

  明明还是那个赵一州,但是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又分明不再是那个赵一州了。

  丁航几个人站在原地,虽然勉强着让自己不要露怯,但是小腿却忍不住开始打起了颤。他们虽然下意识地觉得赵一州不过是在他们面前虚张声势,但是看着他那样阴森的眼神,和手里那把闪着寒光的刀,心里不自觉地就生起了一丝怯意来。

  ——那分明是拼出自己的命不要,也要拉他们一起陪葬的样子!

  他们虽然一直以来横行霸道混惯了,但是却也还是怕死的。一开始他们找上赵一州,除了因为他当初像警察告密之外,更主要的是夏莎退学之后,他们就失去了一个可以消磨时间的玩具,而怯弱的赵一州刚好符合了他们对于新玩具的一切要求。

  要是他们早知道赵一州胆小怕事的壳子下是这么一个不要命的疯子,他们今天也肯定不会趁着午休找到他家里来!

  丁航忍着自己心里的惧意微微动了一下,然后没再看赵一州,侧着身子就往门口走:“赵一州……你给我等着!”

  跟在丁航身后的章俊和赵勇看着一直领着他们作威作福的老大突然认了怂,顿时也不敢再逞强,跟着放了几句狠话,然后也紧跟着也就想跑。

  “把从我家拿的东西……留下来。”

  眼看着那三人就要出门,赵一州突然又幽幽地开了口。门前三个人彼此看了一眼,啐了一口骂骂咧咧地将口袋里的现金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全部扔在了地上,然后忙不迭地就开门走了出去。

  瞧着那三个男孩逃命似的样子,赵一州把视线重新放在还躺在地上正拼命咳嗽的黄秋玲身上。他缓缓地蹲下身子,看着她面对他时满脸惊惧的样子,突然咧开嘴笑了。

  “我记得你。”

  赵一州的手缓缓地爬上她的脸,枯瘦的手指带着如冰块一般阴寒的温度,隔着脸上的皮肤像是要将下面的血液都给凝固住一般。

  黄秋玲惊恐地看着赵一州充满了阴森和神经质感觉得一张脸,丁航那群人已经不在了,只有她一个的孤立无援感让她全身都不停地颤抖起来。

  “当时是你让他们扒了我的衣服,踩着我的头逼我去喝地上的泥水。”

  他的声音轻轻地,似乎还带着一点奇怪的笑意。

  明明应该是男孩子的手,指甲却奇长,不知是不是因为没有修剪好,指甲的边缘有些刺人,从她眼角用力地一划,便是一阵尖锐的疼痛。

  “啊!!”

  从脸上传来的疼痛和心里翻涌着的恐惧终于让她无法承受了,崩溃地尖叫出声,猛地伸手在赵一州的身上推了一把,她在地上翻滚了一下,双手撑着地面,连滚带爬地就朝着门口跑了出去。

  赵一州并没有去追,他只是扭过头看着黄秋玲的背影,带着些细细的笑声对她开了口。

  “黄秋玲,我们还会见面的。”

  那声音明明极轻,但是却像是被用小锤子刻在了她的脑子里似的,一遍一遍地来回盘旋着,哪怕她已经从赵一州的家里冲了出来,也依旧没有办法甩开。

  该走的人已经全部走光了,留下的却是整个屋子的一片狼藉。赵一州站在客厅地看了看周围,好一会儿,他拖着步子缓缓地又走到了洗手台。

  对着面前那个巨大的半身镜,他愣愣地看着里面那张因为挨了两巴掌而肿的有点厉害的脸,好一会儿,嘴唇轻轻地哆嗦着,又缓缓地对着那头低低地道起了歉来。

  “对不起……对不起啊……”

  “对不起,我不该一个人就这么先逃跑的。但是我太懦弱了,真的……真的对不起啊……当初明明只有你一个人肯帮我,但是最后却搞成了这个样子……”

  “你别恨我啊赵一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