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吴秀晚上准备给儿子送一杯牛奶进去的时候, 意外发现他房间的门竟然从里面反锁了起来。

  敲了敲门喊了几声,见里面没有回应, 吴秀微微皱了皱眉, 折回到自己的房间找到了钥匙过来将这边的门打开, 往屋子里一眼望过去就看着赵一州穿着脏衣服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仿佛睡着了的样子。

  端着牛奶走到了他的床头,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小州?小州?醒醒,要睡的话起来先去洗个澡,别在这里睡。”

  赵一州被吴秀叫着勉强地睁了一下眼, 厚厚的眼镜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到了一边, 要坠不坠地挂在鼻梁上,但是眼神却是完全涣散着的,费力地朝着她的方向张望着,看起来就没听明白那头到底在说什么。

  “妈, 我难受……”

  吴秀听到那头含含糊糊的呓语惊了一下, 将他的眼睛取下来随手放到一旁, 而后赶紧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感觉到了手下那有些烫人的温度,她神情不由得紧张了一些:“好像是有一点发烧……等下妈去拿个温度计过来。”

  她将牛奶随手搁在了床头的柜子上,赶紧转身就走了出去。

  赵一州这会儿躺在床上微微睁着眼看着顶上有些刺眼的灯光,没了眼镜的辅助,只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像是被罩了一层薄纱一样朦朦胧胧。大脑像是被裹了一团浆糊似的无法思考, 只能感觉那头吴秀出门了不久又急冲冲地拿着温度计和装了凉水的盆朝屋子里走了过来。

  微微耷拉着眼任由那头吴秀折腾着, 之前那种深沉的睡意很快便又翻涌了过来。赵一州感觉着那头正拧了一条湿毛巾给他擦着脸, 稍稍仰了仰头, 突然轻声地开口问道:“妈, 是不是有谁来我们家了。”

  吴秀微微一愣,有些奇怪地道:“什么?”又重新将毛巾洗了一把叠成块状放在赵一州的额头上敷着,“小州你这是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吗,大晚上的有谁回来我们家啊?”

  将温度计又从赵一州的腋下拿出来,对着光看了看里面水银上升的刻度:“三十八点六……真的是发烧了。”吴秀微微皱了皱眉低喃了一声,叹了一口气,将被子给赵一州盖上了,轻声道,“行了,你身体不舒服今天就快休息吧,晚上被子盖严实点,捂一身汗出来就好了……要是明天再难受,我就带你去看看医生。”

  又站起身将他床头的小夜灯打开,将水盆端了起来,嘀咕着道:“哎,好好的这个天怎么突然就发烧了呢?是不是学习压力太重了?”

  说着赵一州这边便听到一阵拖鞋在地上趿拉着的声音,再紧接着是轻轻的开门声,然后随着“咔嚓”地一声关灯声和细微的关门声后,整个屋子又瞬间恢复了安静。

  没有人?

  赵一州费劲地睁开眼朝着书桌的方向看了一眼,透过小夜灯淡橘色的光隐约还能看到那边一个娇小纤弱的身影。

  他迷迷糊糊地想:如果没有人的话,那是谁呢?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赵喆和吴秀都已经都上班去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虽然似乎还有一点低烧,但是比起昨晚似乎已经好了不少。

  他伸手将被子掀开,就看见床头放了一杯蜂蜜水和一盒药,杯子下面压着的是吴秀留给他的字条。

  “学校那边已经帮你请过假了,身体不舒服就在家好好休息一天,实在难受再吃退烧药。蜂蜜水和早饭如果凉了的话记得去微波炉里加热一下,爸爸妈妈今天中午有事不回来吃饭,午饭我也已经准备好了放在了冰箱里了,醒来记得准时吃饭。妈妈。”

  赵一州的视线在那个“已经请过假”上停留了好一会儿,然后像是终于舒了一口气一般,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身子还是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喉咙里像着了火似的火烧火燎,端起那杯蜂蜜水“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感觉水流顺着嗓子终于将他浑身的躁意去除了大半,然后这才起了床,趿拉着拖鞋准备去浴室洗个澡。

  身上的秋季校服虽然算不上厚,但是长袖长裤的肯定也算不上轻薄,特别是夹杂在整个学校清凉的夏季校服之中,怎么看怎么觉得突兀和别扭。

  赵一州将衣服脱了下来,左手的手臂上有一道明显的淤青,看着长度形状像是细长的树枝或者是教鞭留下的痕迹。

  大约因为时间已经推移了两天,又没有做好化瘀的工作,那道淤青现在已经泛了黑,周围的皮肤微微往外鼓胀着,看起来有些恐怖。

  赵一州抿着唇,坐在凳子上将裤子也脱了下来。

  在正常外人看不到的大腿根上,上面的鞭痕比起手臂上还要来的更加密集夸张,一条一条地交错在一起,在他苍白的皮肤上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鞭打附带着的疼痛倒是在其次了,更加让人觉得生不如死的,是在那种被他们在大庭广众下扒了裤子再用教鞭一下一下抽着的强烈的羞耻感。

  赵一州想起当时的场景就觉得浑身都在发着颤。

  虽然他之前骗吴秀说手上的鞭痕只是同学打架他去拉架所以不小心被波及到的结果,那头也似乎没有怎么怀疑,但是这样言不由衷而又错漏百出的谎话他到底还要说多久呢?

  要等到他初中毕业吗?

  赵一州站在花洒下打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冲在身上,让腿上那被些稍微有些破皮了的伤口传来了一阵阵细小而尖锐的疼痛来。

  可是等到他毕业,还有一年……还有一年!

  不行,再这样下去,他会疯的。

  赵一州绝望地用手捂住脸,这会儿吴秀和赵喆都不在家,他终于可以不用顾忌他们哭出声来。

  缓缓地蹲下身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任由水流不停地从他的头顶冲下来:可是如果他现在选择转学的话,他们下一个又要找谁来做玩具了呢?

  宋潇吗?还是其他的他的朋友呢?

  他这么想着,不由得哭的更厉害了起来。

  在浴室里洗澡洗的久了,原本已经降下去的热度似乎一瞬间又升了上来。他撑着墙晕晕乎乎地走出来,稍微缓了一会儿又回到了卧室。

  明明卧室来没有开窗户,但是隐约的却有一丝凉飕飕的风从身边刮过。

  赵一州起床的时候没戴眼镜,现在站在门口,只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模糊的一片。有些虚弱地靠在门边睁着眼往里面张望了一圈,视线落到书桌的方向时微微顿了顿,然后他又从自己仿佛被塞了棉絮的脑子里勉强扒拉出来了一点昨天晚上的记忆。

  趿拉着拖鞋缓缓地走过去围绕着书桌走了一圈,微微地皱了皱眉回想着那不是很清晰的穿着校服的女孩子的身影,好一会儿低声喃喃一句:“难道真的是在做梦吗?”

  摇了摇头,又重新坐会到了床边。

  从身体里泛起的那种忽冷忽热让他整个人都难受得厉害,这会儿嘴巴干干的也没什么胃口。感觉到身体温度的上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退烧药给吃了,而后给自己对了个闹钟,整个人躺倒在床上,没一会儿晕晕乎乎地便又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他睡得有些不安稳,在浑浑噩噩之间,他似乎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他在学校的大操场上,周围没有其他人,似乎学生们都还在上课。他茫然无措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开始遵循着记忆往前走去。

  走出操场,又走过一间间正在上课的教室,正漫无目的地晃悠着,突然地,空气中传来了一阵细弱的哭泣声。

  他似乎是觉得有些奇怪,往四周查看了一圈,然后又寻着那哭声缓缓走了过去。

  哭声渐渐地大了些,但是听着闷闷的,像是正用手捂着嘴努力不让声音倾泻出来似的——就像是他现在每晚做的那样。

  赵一州这么想着,又往声音发出的地方走进了一点。

  然后隔着半条楼梯,他往下看着,视线里就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校服的长发女孩。

  她背对着他坐在最低的那一个台阶上,整个身子蜷缩在一块,看起来异常娇小。

  赵一州扫了一眼女孩从衣领处露出来的一小节领结的颜色:粉红色,那应该是一年级的学生吧。他有些疑惑:这个时间,不是应该正在上课吗,为什么她好好地要躲在这里哭呢?

  还没等想明白,似乎是感觉到了赵一州的靠近,那个女孩的哭泣声戛然而止,然后赵一州就看见她伸手扶着楼梯的扶手缓缓地支撑着身子站起来,朝着他的方向望了过来。

  女孩有一张极漂亮的脸,但是比她的容貌还要抢眼的,却是她左边脸颊上的那个通红的巴掌印。

  赵一州愣了愣,觉得这个女孩似乎有些眼熟。他张了张嘴,刚想想说什么“……你”,但是刚刚只说了一个字,他的声音突然就被那头给打断了。

  “他们来了。”

  她的视线越过赵一州的肩膀往他的身后望了过去,乌黑澄澈的眼瞳陡然变得有些有些阴森诡异了起来。殷红的唇瓣一开一合地,吐出了尖利的声音来。

  “——快跑。”

  赵一州浑身一个激灵,突然就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喘着粗气缓缓地撑着自己的身体从桌上半坐起身,拿起闹钟看了一眼。十一点五十九分,离他设定闹钟响起的时间还差一分钟。

  喘着粗气擦了一把又从头上沁出来的冷汗,顺手将闹钟关掉,好一会儿他的脑子里都还是一片空白的。

  屋子外面,清脆的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赵一州愣了愣,下意识地就扭头朝着门外的方向看了过去。

  有人过来?是谁?

  赵喆和吴秀都已经说了今天不回家……而且就算是临时回来他们也应该有钥匙吧?

  撑着依旧还很虚弱的身体从床上起了身,趿拉着拖鞋朝门口走了出去。

  门铃一阵接着一阵,像是催魂铃一般。赵一州在里面扬着声应了一声“来了”,然后在门铃的催促声下赶紧快走了几步探过身子去开了门。

  然而,就在他拉开门看清楚屋外那群人的脸的一刹那,他的整张脸立刻浮现出了深深的惊恐。

  “听说你生病了,我们都很担心你。”

  穿着校服的男孩对着他笑了笑:“休息了一个上午,你想我们了吗,赵一州同学?”

  赵一州眼前一黑,突然间就感觉天旋地转。

  ——魔鬼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