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08.小甜饼(十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

  叶长生沉迷小说无法自拔, 一看就看了整整一天。

  等到晚上贺九重自冥想中清醒时,发现身边的人开着个床头的小灯, 怀里抱着个枕头趴在上面, 依旧还在津津有味地继续翻看着手里的书页。

  贺九重觉得有些稀奇了, 凑过去扫了一眼,又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问道:“晚饭吃了么?”

  叶长生笑眯眯地瞥他一眼,嘴里道:“不是等你一起吗?”

  贺九重问道:“午饭呢?”

  叶长生把书插上书签, 放到床头的柜子上放好了, 在床上翻滚了半圈滚到他身边,然后将头枕到了他的大腿上,仰面看着他一本正经地道:“你不吃我怎么能一个吃独食,这岂不是显得我很没有情义。”

  淡黄色的灯光洒下来, 落在叶长生黑压压的睫毛上, 看起来像是涂上了一层金粉似的。他每一次眨眼, 那睫毛就随着眨眼的动作颤动一下,在眼底的那一小块皮肤上刷开了一片小小的阴影。

  贺九重看着那因为灯光而显得比平时更长的带着淡淡金色的睫在自己眼底下一晃一晃地,心里莫名泛起了些酥酥痒痒的感觉,将手指伸出来轻轻地压在了他的眼睫上,又细细地搓了一下, 感受着指腹上传来的有些奇妙的感受, 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快七点了, 一天没吃饭, 不饿吗?”

  叶长生感受着他施加在自己左眼上的压力, 将脸稍稍地仰头在他的手腕上蹭了蹭,狡辩道:“早上吃过了的,不算没吃饭。”

  贺九重的手指顺着他的眼皮往下滑动了一下,落在了他的脸颊上轻轻地捏了捏,然后将整个人从床上拉起来,伸手从他的背后将人抱住了,下巴搁在那纤细单薄得有些咯人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从怀中人的腰侧穿过去,隔着衣服摸了摸他瘪瘪的小肚子:“不饿,嗯?”

  叶长生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偏过头看着贺九重,仰头亲了亲他的下巴,突然笑了起来:“本来是没觉得饿的,但是这会儿被你一提醒,突然就觉得有些饿了。”

  贺九重低下头,伸手扣着叶长生的后脑勺异常缠人地跟那头接个了吻,然后伸手将他额前垂下落来的碎发往旁边拨了拨:“起来吧,时间还早,换个衣服出去吃饭。”

  叶长生听着他这么说,忙点着头应了一声,从床上跳下来,趿拉着拖鞋就走到一旁的衣柜里翻找起干净的衣服来。

  贺九重半靠在床头,随手将叶长生刚才放在柜子上的那本书又拿了过来随意地翻了翻。

  虽然在这里呆了一年多,对于浅显常用的汉字他也算是勉强能够认识,但是因为一直没想着正经去学,再复杂些的便就不行了。像小说这样成端成端的汉字累积出来的句子在他眼里划过,虽然能够记住字形,但是相比较蝌蚪一般的符文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大致地扫了一眼,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刺得眼睛有些发花,眯了眯眸子,这头便放弃了试图阅读的想法,重新将书放了回去。再抬头问着叶长生,带着些兴味地道:“能让你废寝忘食地从早看到晚,故事很有趣?”

  叶长生正背对着那头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干净的白色短T,听见身后贺九重问话,便站了起身回过头望着他,点了点头笑眯眯地应着声道:“啊,有趣啊。我已经看完了三本,大概还有两本就能结束了。”将身上的睡衣换下来,将白T迅速地套上去,白皙的身子在淡淡的灯光下发出玉似的光泽,虽然没什么肌肉,但是看上去线条流畅竟然也非常抓人眼球。

  贺九重在一旁看着,眸色微微地沉了一分。

  但是叶长生对此却好像一无所觉,反而一边继续换着裤子,一边回忆着之前看过的那些内容,絮絮叨叨地做着评价:“文笔不错,内容也很很精彩,嗯,虽然有些地方展开的有些奇怪,但是作为快餐文学来说,整体上已经是个相当出彩了……说实话我还是蛮好奇这个故事到底会有怎样的结尾的。”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一脸真诚的模样,低声笑了笑,从床上坐了起来:“你直接翻到最后一本书去看看不就行了?”

  叶长生听到那头的话连忙摆了摆手,一脸义正言辞地:“这怎么行,剧透可耻啊!看小说当然得一步一步,然后等到最后才一口气揭秘。仪式感啊仪式感懂不懂!”

  贺九重觉得自己大概是不怎么懂的,瞥一眼床头那本从封面看来就异常精致抓人的书籍,开口又问道:“第一次看到以自己为原型的小说,感觉怎么样?”

  “如果真的要说的话……”叶长生听到这话伸手抓了抓头,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我觉得程诗苗可能误会了什么。”

  贺九重挑挑眉,没听明白那头指的是什么:“误会?”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表情有些苦大仇深地:“在她的小说里,我是一个能拳打各路神鬼,脚踢八方妖魔,脑袋上明晃晃地刻着‘专治各种不服’六个大字的超级大天师。”

  “这不是挺好的吗?”贺九重想了想回道。

  叶长生继续看着贺九重,不怎么相信地问道:“真的吗?”

  贺九重这回似乎是思索了片刻,沉默了一会儿后,随即声音淡淡的安慰道:“艺术总要高于生活的。”

  叶长生望了望天花板,觉得自己并没有被贺九重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所安慰到。好半晌,伸手抓了抓脸,又低下头往那头看看,妥协似的叹了一口气道:“不过没关系,虽然我不能成为那种传说中随随便便就能秒天秒地的大天师,但是我有身为超级bug的金大腿当男朋友啊,能够用的起外挂,这也是一种胜利对不对?”

  贺九重走到他身边替他整理了一下领口的皱褶,随意地应了一声:“嗯。”好一会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带着些许好奇地开口问道,“说起来,你在书里是实力超群的大天师,那我在是什么形象?”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那张近在咫尺俊美得几乎挑不出瑕疵来的脸,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定格在了一个略有些复杂的奇妙神情上。

  贺九重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但是看着那头复杂的神情,这会儿倒是真的起了一点兴趣,挑挑眉头:“嗯?”

  叶长生吞吞吐吐好一会儿:“一个……从异世渡劫而来的……魔尊。”

  贺九重听到叶长生的话,整个人也怔了一怔,半晌之后皱起眉头问道:“占卜预言之力?”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这会儿同样也受到了冲击的模样,之前跌宕的心情终于像是得到了某一种安慰了一般,笑着摆了摆手:“不,我想这只是归功于程诗苗那已经突破天际的脑洞罢了。”冲着那边眨了一下眼,将刚才那句话又还给了贺九重,“不过从某方面看起来,果然艺术也是要来源于生活的不是么?”

  贺九重听着那头从颓丧似乎瞬间又变得愉悦起来的声音,轻声笑了一下,又瞥了一眼时间道:“已经快到七点半了,你不是饿了吗?”

  随着他的这一句提醒,叶长生似乎是感觉自己的肚子瞬间鸣叫了起来。一只手将自己已经完全瘪下去的肚子轻轻地按了按,另一只手赶紧贴在贺九重的后背上将他往外推着:“是了是了,我的肚子都在叫了你没听见吗亲爱的,赶着外面的店还没关门,我们赶紧出去觅食吧!”

  两人出门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天上繁星点点,热风还是一股接着一股扑面涌来。

  “八月都已经快要结束了,怎么天气还是这么热啊?”叶长生被一阵阵的热风吹得受不住,侧头看看依旧神清气爽得叫人嫉妒的贺九重,“你想吃什么?”

  贺九重牵住叶长生的手,将一丝凉气顺着两人手掌相触的地方渡了过去:“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就按你的喜好随便选一家有冷气的店吧。”

  叶长生思考了一下,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唇角边溢出了一丝笑:“既然按照我的喜好的话,那好啊,我们打车,快去快回。”

  说着,拉着贺九重走到马路旁,伸手就准备拦车。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觉得他脸上的笑有些微妙,甚至不用细想就明白过来那头又在打着什么歪主意:“你又想干什么?”

  叶长生仰着头对他笑得阳光灿烂:“没想干什么啊。”他眼珠子一转,显出了几分狡黠,“只是想带你一起领略一下我大中国奇妙的美食文化罢了。”

  说着,余光瞥见一辆出租车驶过,连忙伸手将车拦了下来,拉开车门矮着身子先坐进去,对着司机道了一声“去美食城”,随即对着贺九重那头招了招手,笑嘻嘻地,“放心吧,不会把你卖掉的。”

  贺九重站在车外垂着眸看他,见那头一双黑色的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闪烁着亮晶晶的光,唇角微不可查地陷落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倒也没再多说什么,矮身也坐进了车里。

  车子一路飞驰到了目的地,晚上八点半点,正是夜市热闹的时候,整个美食城里人潮涌动,无论是装修得金碧辉煌的各式饭店还是路边推着小推车叫卖的商贩,到处都生意红火,看上去异常热闹的模样。

  叶长生拉着贺九重下了车,顺着人潮一路往里走,一直走到了靠近河边的一幢装修的有些简陋的二层小楼前,贺九重这才听到那边对着门口的匾额喃喃地念道:“‘虾兵蟹将’嗯,就是这儿了……不过人还真多啊。”

  随即,就看着那头拖着自己又溜溜达达地进了门,对着迎过来的服务生摇晃了一下手机道:“一个小时前已经在网上预约了号,请问还要等多久?”

  服务员扫了一下那串数字,笑着道:“大概还有二十桌就能轮到了,请客人先过来这边排队点单。”

  叶长生点点头,抬着步子就准备跟过去。在屋子里呆了一会儿将周围观察了一圈的贺九重这会儿终于是没忍住,朝着那头低声问道:“这是什么?”

  叶长生眨了眨眼,脸上笑嘻嘻地地:“龙虾啊!”一脸诚恳地,“说起夏天,除了空调西瓜之外,那肯定是啤酒和龙虾了!”

  拉着贺九重就往那长长的点餐队伍后面排:“去年的时候错过了季节,今年好不容易等到了时候,怎么能不带你过来尝尝!”

  一路队排了下来,看着那乌央乌央地挤在一个巨大的椭圆塑料红盆里张牙舞爪的神奇生物,贺九重还没来得及发表看法,就听到那头叶长生用格外欢快的语气冲着那头熟练地道:“给我称四斤小龙虾,两斤麻辣两斤十三香,再来一盘花甲一分螺丝,一扎冰啤,烧烤在上面另点。”

  那头正在称重的大妈笑着应了一声,操起一个塑料篮子从盆里舀了满满一篮子小龙虾,往秤上一放:“正好四斤,这边按照顺序马上给你做,小哥先去大厅里面等着位置吧。”

  叶长生颔首应了一声,带着贺九重又重新回了大厅。

  不过也是运气正好,楼上的一波人大约是先后一同吃完的,在下面等了没多久,迎客的小姐姐就笑眯眯地将两个人带去了楼上。

  虽然店面装修得简陋,但是这家店的地理位置倒是得天独厚。他们两个的座位靠着窗边,推开窗户能够直接看到外面的河面。河边的灯都是色彩绚丽的小彩灯,河堤两边的椰子树上也挂着色彩不一的灯带,到了夜里,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着亮了起来,在河面上投映出斑斓的倒影,看上去也是美不胜收。

  “这里的夜景真好看啊。”叶长生侧着脸朝外看着感叹了一声,随即把头微微偏过来看着贺九重道,“我们以后买房子的话,也选个能看到湖景的吧。”歪了歪头思索一会儿,又补充道,“最好依山傍水,这样的地方能够聚气,风水好。”

  贺九重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望着叶长生:“这种地方,价钱也应该挺好的。”看着那头陡然愣住的表情,眼底浮起了一点笑意,声音不疾不徐地,“长生,我们的钱从哪来呢?”

  叶长生把眉头微微地皱起来,伸手在贺九重面前的桌子上轻轻地点了点:“做人就是要怀揣希望你知道吗贺先生,我们得提前把其他所有的事情准备好,到时候天上突然掉下来一麻袋钱,其他的马上就可以一步到位了不是吗?”理直气壮地,“待会儿回去的时候我们去买一注彩票,万一明天早上一觉醒来就发现中了头奖了呢?”

  贺九重扬了扬唇,觉得那头的话听着就觉得很有道理。

  说话的工夫,服务员已经将他们先前点过的龙虾端了上来,整整四斤龙虾堆了满满的两盆,因为没有将头掐掉,全须全尾地就这么摆着看上去还是很有视觉冲击力的。

  又七七八八地和那头点了一堆烧烤,和贺九重这边核对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了,这才让服务员离开了。

  从托盘上放着的小篮子里拿出塑料手套往手上套了上去,从盘子里扒拉过一只龙虾到自己的碗里,熟练地去头掐尾,把壳捏开后将虾线从虾肉里抽出来,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再笑眯眯地对着对面轻轻皱着眉头略显得几分无所适从的贺九重道:“亲爱的,你不吃吗?”

  贺九重把视线从龙虾移到叶长生的脸上,好一会儿似笑非笑地开了口道:“所以你今天带我过来,就是为了看我笑话?”

  叶长生咳了一声,将剥好的虾肉沾了汤料扔进了嘴里,嚼了嚼咽下去,然后一脸诚恳认真地:“我真的只是想来和你分享一下美食。”悄咪咪地扫一眼那头的眼睛,脸上绷不住地又浮了点笑意,“嗯,我发誓我真的不是好奇魔尊大人手撕龙虾的时候会不会崩人设……什么的……嗯,大概。”

  “人设?”贺九重半抬着眼睛扫了他一眼,伸手将那透明的塑料手套放在手心里捻了捻:“什么人设?”

  “大概应该就是那种高贵冷傲、唯我独尊的人设?”叶长生想了一会儿,掰着手指数着:“从修真换算到现代都市的话,那应该是就是当下最流行的霸道总裁那一款?嗯,比如……出入只在五星级酒店,用餐要拿精致的刀叉,吃饭只吃不满月的小牛犊身上最好的那一块肉,还有……嗯……饮料只要八二年的拉菲什么的?”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绞尽脑汁地想象着自己一无所知的上层阶级的奢华生活,忍不住低声笑了一下,将那塑料手套套在了自己手上,仿照着刚才叶长生的动作干净利落地将一只龙虾处理了干净,然后送到了叶长生唇边。

  看着那头眨了眨眼,乖乖地张了嘴将送到嘴边已经剥好的虾肉咬了进去,这才缓声对着那头道:“如果是这样,那人设不是早就崩了吗?”

  迎着那头黑白分明的一双眼,唇角的弧度与眼里溢出来的柔和相呼应着,声音低低哑哑的:“哪个霸道总裁会天天住在不满五十平的破旧经济房里?不是应该‘每天都从五万多的床上醒来,面对两百多名漂亮的女仆都不因为富有而感觉到快乐’么?”

  叶长生“噗”地一声就笑了出来:“贺先生,你平时没事的时候一个人都在瞎看些什么啊?这是什么奇怪的台词?”

  贺九重又给拿过一只虾,动作越发地轻巧熟练了起来:“嗯,台词是有一点奇怪,下次不看了。”将虾肉继续往那边投喂,“不过我知道我每天从不到五平米的床上醒来,一睁眼看到的是你,无法抑制的愉悦感就会从心底漫出来,这就够了。”

  一双眼深深地瞧着对面,脸上表情淡淡,唇角边却笑意隐约:“这样人设算是崩了吗?”

  叶长生被那双闪烁着猩红色异芒的眼睛锁着,只感觉心脏一抽一抽的,连跳动的频率都似乎不对劲了起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忍住想要掩面的冲动,好一会儿终于举起白旗投了降:“别说了。”

  抬头看着那头的人,乌黑的眼睛弯起来,眸光闪烁着,像是印着一片星光,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贺先生,你再说下去,我要忍不住在这里亲你了。”

  贺九重眸子蓦然颤动了一下,随即又缓缓地压了眼皮,低低地笑了起来:“嗯,我也是。”

  心满意足地吃完龙虾和烧烤,等摸着胀鼓鼓的肚子出来已经都快十点了。由于贺九重那头一直致力于剥虾投喂叶长生,导致四斤的虾放在那里叶长生竟然是一个人吃完了一多半。

  略有些感叹地看一眼身边沾了一身龙虾味道却依旧显得高贵冷淡的贺九重,再想想刚才他带着廉价的手套替他剥虾的样子,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是真的存在气质这种东西。就算是在这种龙虾店,他剥个虾也能剥出一种置身高级餐厅的优雅感来。

  不过,高级餐厅吃龙虾,用什么?……刀叉吗?

  想象了一下贺九重面无表情地拿着刀叉剥龙虾那种似乎又违和又微妙的样子,叶长生忍不住地又笑出了声来。

  贺九重垂眸瞧一眼叶长生:“笑什么?”

  叶长生摆摆手,随意地开口应道:“在想我的男朋友可真帅啊。”

  又拦了辆出租车将自己和贺九重都塞了进去,打开一晚上没顾得上看的手机检查了一遍,刚一按亮屏幕就发现上面竟然显示了一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将短信点开,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叶天师,寄过去的书你受到了吗”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又点开电话来看了看,大约是二十分钟前打过来的。

  贺九重往屏幕上瞥了一眼,视线只是掠过上面的那一串数字便开口问道:“程诗苗?”

  叶长生点点头又带着点小惊奇地瞥他一眼:“你居然真的能把所有的电话都记下来吗?”

  贺九重偏头望着他,唇角扬了扬:“你需要试试看吗?”

  叶长生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对他的记忆里没有半点怀疑。

  将电话顺着号码反拨回去,电话没响几声就被那头接了起来,带着笑意的声音顺着电话传了过来,隔着屏幕也能听出那头的一丝雀跃来:“叶天师你还醒着啊?刚才的电话没打通我还以为你已经休息了。”

  叶长生靠在贺九重身上笑着回道:“和我家那位贺先生在外面逛夜市,一时间没注意看手机。”说着又道,“对了,还没有恭喜你商业志顺利出版。”

  那头听着叶长生的话声音似乎更愉悦了一点:“哦,印刷厂那边寄过去的书你已经收到了吗?我今天打电话就是想问问这件事呢。”顿了顿,似乎有些忐忑地道,“书……天师你看了么?”

  “难得是以我为原型的小说,怎么能不看呢?”叶长生仰头朝着正侧着头望过来的贺九重笑着眨了眨眼,又对着电话那头道,“书装订的很精致,故事也很有趣。早上收到的,到晚上出门前,我今天已经沉迷地读完了前三本了。”

  听到叶长生这么说,那头的程诗苗似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天师喜欢就好了,我从开坑的时候可是一直心惊胆战地担忧到了现在啊。”

  叶长生就笑:“不会,故事真的很有趣,除了将以我为蓝本的那个主角刻画的实在太强大让我觉得有些羞愧外,其他实在没什么可以挑剔的了。”

  那头又笑了起来,双方随意地聊了聊近况,正准备结束通话,那头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他道:“说起来,倒是还有一件事。下个月初,九月五号,上午九点在XX大厦五楼我会召开新书发布会和一场小型的读者见面会,上面的意思是希望能够让天师和贺先生作为特邀嘉宾到一齐到现场,天师你有兴趣吗?”

  叶长生思索了一会儿,笑着拒绝道:“虽然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宣传机会,不过我生性害羞,这种出风头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程诗苗在那边应了一声,也表示了理解。虽然曝光在人前是会带来很多人气不错,但是同样的麻烦却也是成倍的增长,叶长生的拒绝倒也不算意外。

  正思考着要怎么给上面主办方将关于叶长生这部分的要求拒绝掉时,紧接着又听到那头叶长生笑嘻嘻地又继续补充道,“不过难得你开读者见面会,到时候我肯定还是会带着贺先生一起过来给你捧场的……嗯,以书迷的身份。”

  “大作家记得要给我留一份特别的周边福利啊。”

  程诗苗听着那头轻快的声音脸上的笑意也不禁深了一点,点了点头应着声:“放心吧叶天师,这次新书有关的所有周边我都给你留了一份,哦,对了,还有限定的特典海报。到时候等散了场,我去找来亲自拿给你。”

  叶长生异常满意地笑起来:“好的好的。”又确定了一遍,“下个月五号,上午九点XX大厦五楼是吧?放心,我会带着贺先生准时过来的。”

  说完,和那头互相道了别,这才将电话挂断了。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眉眼弯弯心情颇佳的模样,心情似乎也变得轻快了起来。伸手将他的手牵过来放在自己的手上细细地揉捏着,好半晌看着他笑道:“看样子我们的叶天师真的是业务繁忙啊。”

  叶长生对着他眨眨眼,纯良无辜地道:“没办法,人格魅力太强,太受人敬爱我也很烦恼的。”思考了一下歪了歪头,“这么算来,我的人设是不是应该算作人见人爱万人迷。”

  贺九重瞧着他脸不红气不喘地自我吹嘘,心里觉得这样的他竟然也可爱的不行。趁着前面的司机没有注意,俯身在叶长生的唇上压上来一记亲吻,又伸出舌尖舔了舔,伏在他耳边声音低低的:“人见人爱万人迷也没用,你已经是我的了。”

  叶长生感受着落在自己耳侧的那股温热的气息,只觉得从龙虾店开始就一直被自己压抑在心底的那股躁动突然有些抑制不住了。

  被那头握在手里的手反握住他的,轻轻的笑意从这头溢了出来,一双漆黑的眼睛亮亮的,整个人就带上了一点旖旎暧昧的味道。

  “我们……快点回家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