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04.嫉妒(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在叶长生叫出“师父”的那一瞬间, 站在他身边的贺九重稍稍偏了偏头看了他一眼。

  身边的少年人表情比起平常似乎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是能够通过神识隐约感觉到那头思绪波动的贺九重却能察觉到他那一点夹杂着些许紧张的复杂心情。

  他重新把视线落到了对面名叫的沈洐……或者说是陆呈的男人身上去。

  师父?如果按照叶长生之前的说法, 他的师父不是应该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吗?

  ——他们甚至还曾去过他的墓地。

  一个死而复生的……凡人?

  贺九重心里这么想着, 又不确定地看了一眼陆呈。虽然从外在看来的确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凡人, 但是偏偏整体的感觉又与他现在的这具身体有着说不出的违和感。

  略有些稀奇地眯了一下眸子,贺九重发现自己这次竟没办法从这个人身上估量出他确切的身份来。

  静静地站在那头的陆呈自然是早就感受到了贺九重投过来的眼神,但是对于这个完全不掺杂任何善意的打量的视线他似乎也并不在意。似乎是因为听到了叶长生的声音,他的眼里瞬间地闪现出了一种类似于愉悦的表情。

  缓缓地转过身子, 视线在叶长生身上掠过一圈, 陆呈唇边的笑意渐渐地漫了出来,一开口,声音是与记忆中完全不符的温润柔和:“长生,你长大了。”

  ——但是令人讨厌的那种高高在上倒是一点儿都没变。

  叶长生漫不经心地这么想着, 看着那头也笑了笑:“托您的福。”声音往后拖着调子, 显得有些懒洋洋的, “感谢你半年前没下死手,才能让我苟延残喘活到今天。”

  陆呈听见了这番话,低低的笑声又止不住地从喉咙里溢了出来,他摇了摇头笑道:“你太高估我了。”

  男人脸上的表情温和而理所当然,当着被自己差点杀了的叶长生的面, 甚至不带丝毫的歉疚:“我当时用的虽然是只是一个幻影, 但是我绝对没有手下留情——”他的视线从叶长生身上又往旁边挪了挪, 扫过贺九重那张沉冷得有些可怕的脸, 又回到了叶长生身上, “只不过你养的这头豹子……实力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罢了。”

  他微微顿了顿,又似乎是带着些好奇地开口问道:“我以为我伪装的很好……难道这也是你那双眼睛的能力吗?长生,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还活着的?”

  叶长生沉默了一会儿,道:“大约是A市那个借运之阵开始吧。”他笑了笑,“这个阵本来就是你的手笔,改阵用的法子后来我想想似乎也是你曾经教过我的。再加上那个在阵里偷袭我们的死灵傀儡。”

  “原来那个时候就已经怀疑了吗?”陆呈听了叶长生的话,点了点头微微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孩子,似笑非笑地:“你看,我当初让你不要那么冲动的。不但毁了我好不容易给你找到的新壳子,而且还连累我暴露了身份。”

  那孩子原本没有表情的脸在听见陆呈的话时微微闪现出了一丝瑟缩,他呜咽一声低下了头,但是却没敢说话。

  “用一个镇子十万人的运道来温养一具躯壳,”叶长生眼神微微冷了一点,他看着对面的陆呈,好一会儿弯弯唇叹息一声:“师父你就算是死了一次,换了个模样,骨子里的刻薄与冷漠真的还是一点都没变。”

  陆呈对他的话倒是感觉受用的很,点了点头,视线上下扫视他一圈:“你也没有变,无论是实力还是其他……十多年不见了,还是这么不长进。”他的声音温润,只是吐出来的字句却叫人无端觉得有些发冷,“明明自己的命魂已经摇摇欲坠,却还是这么爱管闲事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再过几个月,你就该二十三了吧?”

  两个人的对话都是绵里藏针,明明应该是个感人肺腑的师徒团聚的场景,这会儿看起来却倒是一字一句里都是刀光剑影。

  叶长生听到陆呈的话,眸子几不可查地颤了颤,随即却是立刻弯起眼来笑了起来:“是要二十三了。只不过真是难得,这么多年不见,难为师父日理万机,忙着满世界煽风点火挑弄是非的时候还能记得我生日。”

  陆呈低低地笑了一声,似乎觉得叶长生对他的指控很有意思:“长生,你是在指责我吗?”

  叶长生缓缓收起了嘴边的笑意,他淡淡地看着那头,声音平平地:“我不觉得这是什么有趣的事。也许那些人在你眼里也不会比玩具再多更多的价值了,但是他们是人,不是你的玩具。”

  “玩具?”陆呈伸手揉了揉手边那个男孩的脑袋,唇边笑意浅浅的,“如果你要这么想也没错。但是长生,虽然是我给他们埋下了种子,但是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天天给种子浇灌施肥,那些种子又怎么会好好的发芽开花呢?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卸到我的身上来是不是也太不讲道理了?”

  叶长生眯起了眼睛:“从最开始尝试着让周围的死者永生到现在开始想用活人炼制傀儡,师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样违逆天道你也不怕受到天罚,永世不得超生么?”

  陆呈听着叶长生的话蓦然地大笑了起来:“长生,我想要的什么你一直都知道不是吗?”他看着他那双在黑暗中显得有些妖异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瞳闪烁过带着兴味的光亮,又像是想到什么,笑了起来:“而且若是说起天罚,比起我,长生,你是不是要更担心一下自己?”

  “这一对阴阳鱼选择了寄生与你,是福还是祸呢?”他往前缓缓地走了两步伸出了手,似乎是想抚摸叶长生的眼睛,声音愉悦的,“长生,你的审判日即将降临了。”

  叶长生没有退避,就在陆呈的指尖即将碰到他的时候,一簇橘色的火焰蓦地冲着陆呈的面上炸开,无数的火星在散开的一瞬间又燃成了无数个大的火团,夹杂着可怕的力度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陆呈脸色微微一变,双手快速地掐了一个指诀将那些火焰与自己的身体隔开,又从怀里连扔几张符纸,口中快速地念过一串口诀,只听一声“灭”,那些火焰围绕着他又烧灼了许久,然后才渐渐地消散了去。

  贺九重轻轻地伸手在叶长生细软的发梢上捻了捻,掀了眼皮看一眼那头已经被刚才的火焰燎去半截袖子,脸色黑沉得显出几分阴郁来的男人,声音淡淡的,隐约带着一点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血腥味儿:“看来当初那个平行空间里你还没有得到教训。”

  “动叶长生者——死。”

  陆呈脸上的笑意已经全数消失,一双眼冰冷地看着对面的贺九重,被火焰烧灼得漆黑的左手缓缓地虚握起来,好一会儿,才又对着叶长生道:“你在此世将彼世的东西拉扯进入了自己的因缘,长生,你认为你利用阴阳鱼的惠泽这么欺骗天道,审判日的时候,这个世界的规则真的能就这么放过你么?”

  叶长生眸子微微垂了垂:“审判日究竟会如何,功过赏罚都是我自己该受着的,这就不劳师父您费心了。”又抬眸望着他,声音既冷且沉,“把罗家妹妹的‘伏矢’交出来,念在师徒情分一场,今日我们不杀你。”

  陆呈眯了眯眸子,似乎是在为叶长生如此狂妄的发言而感觉到了一丝不满,视线从叶长生身上又缓缓地挪到了贺九重的眉眼之间,似乎是察觉到了那头几乎毫不遮掩的对他的杀意,眸子微微地动了动,随即却又像是妥协一般地耸了耸肩笑了起来。

  他右手微微一晃,一颗透明的圆珠倏然出现在他的指尖。那颗珠子明明乍一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在黑暗中却闪烁出了一种莹润的光亮来。

  他用指尖轻轻地将那个圆珠上摩挲着,声音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伏矢主意识。罗小柔的第七魄已经全部都在我这里,里面的那个她现在就是一头遵循着嫉妒本能的野兽,就算你现在将她的伏矢要回去又有什么用呢?”

  他将那个珠子扔了过去:“长生,你来的太晚了。”

  叶长生将珠子接到了手里,他的视线落到了对面,好一会儿轻轻地笑了笑道:“所以说,师父,你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人’。”

  他带着贺九重抬步绕过了他:“无论当初你是为了什么收养的我,不得不说,是因为有你,那个时候我才能活下来。所以……我真的很感激你。”

  “但是所有的一切到此为止了。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下一次如果再见面——我会亲手杀了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