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零一章

  李美玲风风火火地带着另两个人撤退, 一时间位子上也只剩了罗小曼。

  无聊地点开手机,随便刷了几个小视频, 正百无聊赖间, 对面突然传来了一把好听的声音。

  “罗小曼, 罗小姐吗?”

  罗小曼稍微愣了愣,将手机下意识地反扣下来,抬头朝着那个男人看了过去。

  那是个长相出乎意料的温润好看的男人。大约三十左右的年纪,穿着浅灰色的西装, 一张脸上挂着叫人如沐春风的笑, 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罗小曼觉得有点意外,上上下下将对方打量了一圈,迟疑道:“沈洐……先生?”

  沈洐笑着应了一声,视线往她对面的空位上看了一眼:“可以坐下吗?”

  罗小曼点了点头, 笑着应道:“坐啊坐啊。”看着人落座了, 便挥了挥手将服务生喊了过来, 拿起菜单愉快地准备点菜:“沈先生有没有什么忌口的?如果没有,我就按照我自己的喜好点菜了。”

  那头笑着摇了摇头:“罗小姐随意就好。”

  罗小曼听到这个话,答了一个“好”,随即就彻底随意了起来。对着菜单将自己一开始就垂涎不已的几道菜一齐点了个遍,又考虑着罗小柔的口味给她点了个饭后甜点, 认认真真地点了七八样, 然后又将菜单递给了对面:“沈先生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沈洐只是垂眼扫了一眼菜单, 然后便将单子又递回给了旁边的服务员, 表示这样已经可以了, 再将视线落在对面态度极其随意的罗小曼身上,笑了笑道:“看样子罗小姐的确是很喜欢这家餐厅了。”

  罗小曼落落大方地点头承认:“这里很有名啊。无论是西餐还是饭后甜点获得的评价都不错。”又歪了歪头道,“只不过如果能选地方,比起椛庭我倒是更想去隔壁的那家甜点屋,听说那里面最近来了一个手艺特别好的西点师傅,要是能把人挖过来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好了。”

  沈洐端起茶水来嗅了嗅,一双琥珀色的眼看着对面:“我倒是之前听李女士说过,罗小姐开了一家甜品店……罗小姐很喜欢甜品吗?”

  “喜欢啊。”罗小曼毫不犹豫地点头,脸上咧着大大的笑,“不过比起吃,我更喜欢的其实是看到别人吃完我做的甜品之后满脸幸福的样子。”

  伸手拿起果汁将吸管放在嘴里咬了咬,带着点回忆似的笑着道:“现在想想看,我一开始放弃在国内读大学,而是选择去国外进修学习做西点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我妹妹。”

  “妹妹?”

  罗小曼“嗯”了一声,笑嘻嘻地:“我妹妹跟我不一样,小小的乖乖的,长得可好看了!”说着,从自己的包里翻出皮夹来,将里面的照片炫耀似的递过去,“看,站在我旁边那个穿白色裙子的就是我妹妹,看起来是不是跟小天使一样?”

  沈洐视线扫过皮夹上的那张全家福,时间应该已经有些久了,照片上两个女孩年纪都还比较小,穿着白裙子的小姑娘怯生生地抱着身旁一身运动装的罗小曼,像一只小雏鸟似的,姿态亲昵而眷恋。

  “你们姐妹俩的感情似乎很好。”沈洐将皮夹合起来递还回去,“她看起来很喜欢你。”

  罗小曼把皮夹接过来,眉开眼笑的:“对啊对啊,我妹妹可喜欢我了。从小就跟前跟后,‘姐姐姐姐’不停的喊,像个小鹦鹉似的。”

  沈洐眉眼微弯:“确实不容易。我看到很多家庭,姐妹小的时候亲密,但是等到大了也就因为个体之间的差距凸显而渐渐离了心。难得罗小姐和妹妹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还是能如此亲密。”

  这话说的语气和台词都没什么问题,但是罗小曼听在耳里,罗小柔最近一系列奇怪的表现却突然就在脑子里闪现了出来,让她脸上本来欢快的笑意不自禁就稍微浅了一点。

  沈洐那头却像是并没有察觉到罗小曼倏然起了变化的心情似的,抿了一口茶,又淡淡地笑道:“说起来,从照片看上去罗小姐和罗小姐的妹妹似乎长得并不太像?罗小姐的妹妹看起来要更肖似李女士一点。”

  罗小曼将皮夹重新塞回了包里,声音轻快地:“啊,的确是不大像。你看看我妹妹,大眼睛小尖脸的,全部挑着我爸妈最好看的基因继承的,我店里的小姐姐都说我的长相简直是要被妹妹按在地上摩擦呢。”

  沈洐被那头略带着些搞怪的模样逗得笑出了声,他的指尖缓缓在杯子上摩挲着,声音混合着笑声从喉咙里溢出来,显得有几分惑人。

  “这倒不至于。罗小姐姐妹两个明明是不同的类型,各有各的美好之处,也没必要放在一起对比什么。”他掀着眼皮看着那头,声音缓缓地,“只不过,如果单单是出现在眼前,无论怎么看,也的确叫人想象不出来如此不同的两个人会是姐妹就是了。”

  “毕竟你们实在是一点也不像啊。”

  罗小曼听着那头带着笑意的声音精神微微恍惚了一下,她捧着果汁杯子的手轻轻一抖,随即只听那杯子“啪”地一声从手上脱离落到了桌子上,粘稠的果汁从杯口溅出来,洒了她满手。

  “罗小姐没事吧?”

  沈洐看着罗小曼略有些狼狈的样子,抽了几张纸巾递了过去,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看起来有些担心。

  罗小曼愣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如常,结果那头递来的纸巾擦了擦手,脸上扬着笑道:“哎呀,手脚太笨了真是没办法。沈先生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一趟洗手间。”

  说着,起身对着那边礼貌性地点了个头,像旁边的服务生询问了洗手间的方向后,步履匆匆地就离开了。

  而就在罗小曼离开后不久,另一道纤细的身影却是缓缓地从外面走来,停在了沈洐的对面。他抬起眼来看了一眼对方,眼底缓缓地浮现出了一抹甚至可以称得上愉悦的笑意。

  “你听见你姐姐刚才的那些话了吗?看样子她是真的在爱着你。”

  对面的女孩一张秀气精致的脸被灯光照得泛出了病态的苍白,但是眉心处却有奇怪的青黑色翻涌。

  她看着对面神情轻松愉悦的男人,一双暗沉沉的眼里在阴翳怨毒之中,缓缓地却又闪烁过了一丝挣扎着的痛苦无措,她微微颤动着嘴唇,似乎在轻轻地说着什么。

  男人半撑着下颚忍不住低低地笑起来:“你说,罗小曼对你的爱到底能够到怎么样的程度呢?她会愿意为你去死吗?”看着她挣扎着的模样,那一双琥珀色的眼里却缓缓地溢出了一丝叫人背脊生寒的兴味盎然“如果你姐姐现在就看到你这么一副不人不鬼的样子,你觉得她还会不会继续爱着你呢?”

  罗小柔却没有再发出什么声响了。她的身子以一种不正常的频率小幅度地颤抖着,看着对面的男人,黑色的瞳仁里缓缓地爬满了一点奇异的滕文。

  罗小曼等到了洗手间时才发现自己刚才走得匆忙忘记把随身的手提包也一并带出来了。暗自叹了一口气,就着水流冲了冲因为溅上了果汁而有些黏糊糊的手背,脑子里不禁地就开始乱七八糟地想起别的事情来。

  关于自己不是罗家真正的孩子这回事虽然李美玲是在她十八岁那年才告诉她的,但是实际上因为她记事比较早,其实她从一开始就是知道的。

  她的双亲因为事故而去世的时候她才五岁,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个什么都不明白孩子,所以他们不会避讳她,除了会用那种令人不舒服的同情的目光看着她以外,也会激烈地当着她的面进行争吵,拒绝将这个拖油瓶带回家门。

  罗小曼虽然因为众人的争吵而有些害怕,但是其实说实话,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她倒是也并没有记恨过他们。毕竟当年那种情况,谁家都不富裕,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连保证自己一家人的生活都已经举步维艰,他们又哪里来的余力去再接手一个五岁的孩子?

  不过就在她都已经准备好了提议大家将她送去福利院时,罗氏夫妇却出现了。

  他们对于五岁的罗小曼来说,就像是漫画里那种会在最终的危急时刻出现的超级英雄一样,抱着她离开了那个总是处于争吵的地方,重新又给了她一个完整的家。

  不过因为那时候的罗源和李美玲都处在事业上升期,虽然他们已经尽可能地抽空陪着罗小曼,但是忙碌的时刻总是更多些的。但是罗小曼倒是从来都不觉得寂寞,因为除了她之外,家里还有一个比她更小的,总是会黏在她身边奶声奶气叫她姐姐的罗小柔在陪着她。

  罗小曼到现在还能回忆起罗小柔两岁时候的样子。

  小小的,白白的,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干净得像是两颗玻璃弹珠。她那时候走路走得还不怎么稳当,但是每次只要看到她,就会连爬带走地黏到她身边来,用着软糯糯的声音“姐姐、姐姐”地喊着她,美好的叫人心都快要化了。

  罗小曼从那一刻就已经在心底发誓,无论她是不是罗家真正的孩子,她都一定要做好身边这个小天使的“姐姐”,她一定要让这个全天下第一可爱的妹妹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长大。

  对着镜子看了看里面妆容妥帖的自己,罗小曼无奈地叹了口气。

  虽然她也明白李美玲是怕自己一直孤孤单单地,以后不好和她已经离世的亲生父母做交代,但是实际上她的确觉得自己这样的生活状态就很好了啊。

  虽然罗小柔只比她小三岁,但是实际上因为她一直是由她亲手照顾着长大的,在罗小曼心里,把她算作自己的孩子也不为过。

  与其烦恼她的婚姻大事,实际上罗小曼倒是更期待罗小柔能够找到一个能够爱她疼她的好男人,然后亲手替她穿上婚纱,看着她幸幸福福的出嫁。

  啊,如果她结婚之后能多生几个孩子,匀一个过来让她玩玩那就真是再好不过了。小天使生出一堆小小天使,真的是想想就觉得如同置身天堂呢。

  罗小曼想着想着,仿佛眼前都已经浮现出来他们人到中年时的模样,忍不住就轻轻地笑出了声来。

  将手冲干净了正准备转过身去旁边的烘干机上将手烘干,但是一转头,身后却突然冒出来了一个白影,吓得她浑身一震,连忙往后退了半步。

  离得稍微远了一点再抬头看,等瞧清了来人,紧绷着的神经这才微微放松了下来,缓缓地从胸腔吐出一口浊气来:“诶,我说,小柔你走路也都没个声响的么。一头黑长直还穿个白裙子,这么默不作声的站在背后你是想吓死你姐姐啊?”

  说着也没多看她,侧身走到烘干机旁边将手探了进去。

  烘干机工作的时候发出嗡嗡的震动声,将两人的说话声都压得有些模糊了起来:“对了,你怎么过来了,去位置那边见过那个跟你姐相亲的男人了?”

  罗小柔微微抬着眼看着正侧对着自己站着的罗小曼,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好一会儿低声道:“姐,你喜欢他吗?”

  罗小曼“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她将已经半干的手从烘干机里抽出来,随意地甩了甩:“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跟他总共还没说上十五分钟的话。”偏了偏头想了想,似乎在回忆着两个人到底说了什么,然后笑着瞥一眼罗小柔就道,“哦,一大半还聊得是你。”

  罗小柔站在她身边,嘴唇动了动,细若蚊呐地:“姐,你别喜欢他。”

  “哈哈,不是我喜不喜欢他,你看了就知道了,像那种等级的,恐怕是看不上你姐姐我这种没胸没屁股的。”罗小曼大笑起来,“我都不知道咱妈到底是从哪儿给我找来个这么极品的男人,哎呀,配不上配不上。”

  笑到一半,眼珠子微微一转,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心下打了一个突,略有几分惊讶地侧头看着从刚刚开始就沉默的有些古怪的罗小柔,脸上的笑意稍微小心翼翼了起来:“那……那什么,我就是随便问一下啊……小柔你是不是对那个男人……咳,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对吗?”

  罗小柔侧头看着她。

  因为身高的缘故,从罗小曼的角度只能看到罗小柔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覆盖在双眼上,并不能确切地察觉到她眼底的真实情绪,她心下越发抖得慌。她有些忧愁地:“诶,虽然那个男人看起来还不错吧,但是年纪也太大了一点。”又往深里想想,“而且外在条件那么好,涵养似乎也还可以,要是别的地方没毛病,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年纪还来相亲的地步?小柔,你可千万要考虑好啊。”

  罗小柔微微仰了仰脸,面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困惑:“什么?”

  罗小曼看着妹妹这么个懵懂的样子,只觉得心底越发愁的慌。

  本来她过来相亲也就是想带着妹妹过来尝尝这家餐厅的美食,吃饱喝足了就准备回去。但是莫名其妙就在自己离开的那几分钟,她家的小妹妹似乎看上了那个怎么看都要比她大个七八岁的男人了,这可怎么办?

  心理怀揣着浓浓的烦恼,做好了将沈洐祖宗十八代都摸查干净的打算带着罗小柔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但是一抬眼,却见桌子上摆满了满满当当的美食,那头本应该坐着的男人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像是蓄满了力道的一拳突然挥了个空,罗小曼愣了好一会儿侧头看看罗小柔,有些奇怪道:“这是怎么回事?人呢?”

  罗小柔缓缓地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慢吞吞地道:“好像是临时手上出了一点事,就先离开了。”又道,“说是账已经付过了,让我们不用客气。”

  罗小曼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随即像是终于反应过来罗小柔说了什么,一双眼睛闪闪发着光,脸上瞬间咧开了一个笑。

  她眉飞色舞地将罗小柔拉到了身边坐下了,欢欢喜喜地看着一桌子香气勾人的菜:“不用付钱吗,那还客气什么?吃啊,吃啊!”

  罗小柔坐在她身侧,看着罗小曼脸上绽放着的毫无遮掩的纯粹的笑意,眼底黑色的滕文在眼白处快速地滚动了一圈。

  她缓缓地将头回正了,伸手拿起了面前的餐具,用一种无比优雅却又莫名带着些违和感的姿态将面前的牛排分割成了一个个的小小的肉块。

  而与此同时,正悠闲自在地躺在屋子里一边吹着空调一边吃着西瓜的叶长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原本舒适惬意的表情缓缓沉冷了下来,他将怀中抱着的盆放到了床头,赤着脚从床上站起来,走到床边看了看被自己挂在床边的那一小串纸鹤风铃。

  贺九重察觉到了他突然变化的表情,从冥想中缓缓睁开眼朝着他那头看了过去:“怎么了?”

  叶长生伸手拨弄了一下面前的那个风铃,好一会儿侧头对着他道:“纸鹤不见了。”

  贺九重微微眯了一下眼,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你放在罗小曼身边的——?”

  叶长生点了点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但是怎么会呢?难道……”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从卧室里冲出去用盆接了一盆水,口中快速地低喃着什么,随即双指并到一处在水面上轻轻抹了一下,紧接着只见那水面微微泛起了一层涟漪,一个穿着浅灰色西装的男人蓦然出现在了水镜之上。

  那男人静静地站在一条没有人的街道上,微微低着头,似乎正在听着身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说着什么。

  忽地,像是感受到了叶长生的窥探似的,原本低着头听着男孩说话的男人身子稍稍地动弹了一下,而后竟是微微仰起头来朝着这头抬了抬眼看了过来。

  叶长生的心跳随着男人的这个动作陡然急促了起来。然而,就在他即将透过水镜看清那个男人的模样时,突然一阵“咔嚓”声从手上响起,紧接着只见手上的塑料盆一瞬间就整个儿碎裂了开来,里面的水“哗啦”地洒落了一地。

  叶长生整个身子被这盆水自上而下淋个正着,衣服上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水,冰冰凉凉地贴在皮肤上,这种猝不及防的变故让他一时怔怔在原地,看起来竟然颇有几分狼狈。

  贺九重从后面跟过来正巧看到他这个样子,眉头微微皱了一皱,几步快走了过来:“长生,怎么了?”

  叶长生听到他的声音这才微微地动弹了一下,将脚下碎裂了的塑料盆碎片往旁边踢了踢,而后稍稍抬了抬眼朝着他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轻松地,唇角甚至还微微弯了一个笑,只是眼底却有一簇暗色在微微涌动。

  他将自己湿透了的衣服脱下来,声音缓缓地:“贺先生,我突然觉得事情好像变得有点麻烦起来了呢。”

  贺九重从旁边拿起一条浴巾走过去将他整个儿裹起来擦了擦身上不停滚落的水珠,好一会儿,低声在他耳边道:“嗯,没事。”

  他的声音很淡,似乎是不经心地,但是听在叶长生耳里却莫名就感觉到了一股安心。

  “我反正是会一直陪着你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