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App不能拯救世界 200.无姓之人01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杰森猛地睁开眼。

  一个认知先一步出现在他脑海里:他死了。

  死因是爆炸。

  不知道多久前, 他被人用撬棍反复殴打,敲碎了骨头, 遍体鳞伤,最终在狂笑声中看到了爆炸的白光。

  他缓了缓,试着坐起身,手指却触碰到了坚硬的木板。

  眼前的黑暗浓郁而粘稠, 空气稀薄得仿佛咖啡奶泡上的肉桂粉,甚至不足以让他深呼吸来平复心情。四周则是坚固的木板,打磨光滑,摸不到木刺, 也摸不到缝隙。

  ……肉桂。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微微一过,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图像忽然在意识里浮现,散发着诱人的香甜气息,他感觉他的肚子开始咕噜噜叫了起来。

  但很快,这个念头被另一个更鲜明的事实暂时掩盖。

  人类会怎么对待死者?

  掩埋, 焚烧, 抛弃……他的下场是比较好的那种, 埋葬他的人对他怀抱着足够深沉的感情,他面孔干净,手脚俱全, 身上的西装出自手工定制,以死者来说, 他衣冠楚楚得像个富家子弟。

  但这也意味着, 他被封在了棺材里。

  第二个认知是:他又活了。

  从记忆来看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数不胜数, 但杰森把西装扯开,愣是没在身上找到半点伤痕,就算入殓师帮他缝合过伤口也不可能这么光滑,连缝线的痕迹都摸不到。他继续摸索,越过少年单薄分明的肌肉,心脏在肋骨下鲜活地跳动,精神抖擞得仿佛刚刚进行了一场百米冲刺,而不是新近死了一阵。

  他按着自己的心脏,对着看不透的黑暗出神,思绪和微弱的呼吸一同游离。

  第三个认识是一个问题。

  死亡是一趟单程列车,逃票回来出点什么差错并不让人意外。

  他没有感受过人类的记忆,但他面前的这一份比他想得更纷杂无序,不过整理它们依旧不算困难,只是短短刹那,他就已经读取了杰森·陶德短暂得仿佛烈焰的一生。

  在他仅仅十五六个春天的一生里,他用燃烧自己的方式活着,他战斗、抗争、被信任、渴望被爱,无所畏惧得让人恼火,仿佛打断他全身的骨头也不能让他屈服,而很凑巧,这也是事实。

  而问题就在于此。

  他阅读杰森的记忆,像个冷静的旁观者,他能感受到那个孩子的所思所想,并不比翻动书页更困难,甚至他不需要感受,那些情绪、思想、念头也会一股脑地涌来。杰森·陶德的情绪激烈而又蓬勃,仿佛一株发育不良的植物,拼尽全力攫取任何能够触碰到的养分,甘露或者毒.药,哪怕这样的暴饮暴食会涨破他的胃袋或者灼伤他的喉管。

  没人会站在旁观视角看待自己时毫无代入感,要么他就是那个绝无仅有的怪胎,要么就是他只是一个外来者,那些耀眼亦或黯淡的记忆根本不属于他。

  他选择后者。

  那么——他是谁?

  他当然不是杰森·陶德,那么他也不应该用杰森来称呼自己。

  他花了点时间思索,想给自己找个合适又足够礼貌的名字,这有些困难,考虑到他能从记忆里找到的名字一般都会对应上一张脸,他在姓名编织的迷宫里兜着圈子,最终从广告牌上选定了自己的新名字。

  好嘛,凯亚。

  凯亚松了口气,同时感到由衷的怪异。

  不过棺材里的空气不足以支撑他慢悠悠地困惑,他叩了叩棺材,发现棺材板比他想象得更坚固,想要出去恐怕有些困难。

  杰森的身体曾经灵活又矫健,有些陈旧的伤痕,不过总体来说还是一具属于少年人活力四射的身体。

  但那是在他变得破破烂烂之前——最好的入殓师也不可能修复断骨吧。好在他正式入住了这栋破房子,并且慷慨地先行进行了装修,现在杰森从里到外都和全新的没什么两样,除了不再活着以外。

  但就算他不能再算是生者,他也不可能一直待在棺材里。

  他对杰森感到有些歉疚,为即将发生的事。他向这具身体曾经的主人说了声抱歉,随后伸手撑住棺材盖。

  为了从墓地里爬出来,他付出了八片指甲的代价。

  鲜血从血肉模糊的指尖滴落,消融在暴雨的泥泞里,他跪在浑浊的积水里,喘了几口气,抬起手时,手指上已经缠绕上了淡金色的光丝,光丝飞快地填充轮廓,修复每一丝血肉。

  当然,他能让这具身体自然愈合,好像他还活着一样,骨髓继续造血,心脏继续搏动,人体循环一如既往,但这没有太多的必要,他为什么要维持杰森·陶德活着的假象?这个孩子已经把足够重要的东西留给了他,他已经拥有了他的身体,继续借用他的身份则显得有些无耻。

  但随后,他想到杰森的亲人。

  不是有血缘关系的那种亲人。他对于探究杰森的过去没有兴趣,但阅读记忆时难免会看到一些别的,你怎么能要求一个人翻开一本书却只能去看其中一行?

  他能看到全部,如果他想,他也可以去学习全部,那是对他敞开的宝库,他可以在其中尽情徜徉,翻阅每一段记忆,不担心遇到愤怒的主人——现在这个宝库属于他。

  但是他觉得还没必要做到那一步。事实上他现在连他是谁都没搞清楚不是吗,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刚刚操纵的光丝是什么?他为什么能够肯定自己不是杰森·陶德?太多的秘密在等待他探索,没必要让毫无美感的急躁毁掉一切。

  时间很多,没必要那么着急。

  直到听到墓园门口的动静时,他才发现自己似乎预估错了一点。

  他睁开眼睛得有些早,而杰森的亲人还没有薄情到下葬的第二天不来拜访。

  访客手里举着伞,手骨像是水磨机一样收紧,伞柄在他手中发出“喀嚓”声响,眼底残留着少量的震惊,他身后的青年脸上的表情则仿佛经历了一场地震,手里的花束几乎摔进泥泞里。

  这不是他预想中的会面啊,凯亚想。

  杰森看着他们,他从杰森的眼睛里看着他们,他感到无措和棘手,他该说什么?他又能对失去孩子的父亲说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具身体里睁开眼睛,这听起来简直像本以亡魂占据死者身体为开局的三流小说。

  他的视线局促地下移,杰森的记忆忽然在他的脑海里闪动,他拥有了和杰森等量的战斗经验,眼前的访客在瞬间不止是悲恸的父亲和兄长,他看到了他们手里的武器,他看着父亲,从他紧绷的嘴角里看出怀疑。

  谁都会惊恐的,当前一天下葬的亲人忽然爬出坟墓,但对面的男人并不惊恐,他只是戒备,想知道这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亡灵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不代表什么,反而让凯亚松了口气。

  这让他接下来的话容易出口了一些。

  “我不是他。”他说,“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杰森·陶德已经死了。”

  这句话没有什么可信度,然而现在也不是个叙旧的好时候,他眼睁睁看着对面的男人眼中渐渐漫涨起怒火,却想不出能够处理这件事的方式,沉默在墓园的荒草里蔓延,被枯树上栖息的乌鸦一口咽下,化作属于亡灵的叹息声。

  好吧,至少这样能够减少许多对话的工作量。在被对方击昏之前,他想。

  ……

  事实上,说真话并不能让事情变得简单,只能给倾诉者提供一点慰藉和满足,而对倾听者来说,真相从来不意味着解脱。

  他把真相不经料理就搬上餐桌,寄希望于蝙蝠侠能够有一副消化刺身的好肠胃,随后就是等待,漫长的等待,等待DNA检测的结果,或者等待蝙蝠侠消化完一桌生鲜。

  打发无聊的选择不那么多,而他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虽然不抱太多希望,他还是开始沉浸进杰森的记忆,寄希望于在其中找出答案。

  这一次不是草率的翻阅,所以终于,他看到了更多他没有发现的东西。

  比起阅读,这更像是一个梦。

  他还没有体验过梦,不过真正的梦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凯亚坠入梦乡,看到了夜幕下的城市,明亮的灯光止步于巷口,阴影里仿佛藏着无数诡谲的怪物,尖叫和争吵从四面八方的窗口里传出,破碎的玻璃在声波中震颤,野猫们在垃圾箱上打斗,凄厉的猫叫声仿佛能撕裂夜幕。

  下一刻,他看到一个小男孩闯进画面,他抱着装着食物的纸袋,在小巷里灵活地穿梭,他看着男孩的脸,认出了他是谁,他来不及追上杰森,意识忽然沉了下去,没入了他的身体。

  小小的杰森住在犯罪巷里,家庭成员是给恶棍当打手的父亲和饱受药瘾折磨的母亲,不算是英雄不问出处里最差的那种家庭,或者这就是最糟糕的部分——这种家庭在哥谭并不少见,不论好坏都不算特别。

  他对自己的生活没有那么多的挑剔,太多人都这样生活,人人都在烂泥里挣扎,没人会在意一块烂泥原本应该是什么颜色和形状。

  他看到杰森抱着面包和水果躲避成群的野猫,无师自通如何在车流间逃跑,他并不经常在外逗留,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迟回家,很可能来不及照看药瘾发作的母亲,一周有五个晚上,他要去寻找酩酊大醉的父亲,防止他一脚摔进井盖遗失的下水道。

  再之后,生活从名词变成了动词。

  只是这座城市的混乱无序的又一个悲剧缩影,这个孩子活得忙忙碌碌,少年人的蓬勃朝气和底层人的求生欲充满讽刺地有机融合,看起来居然还显得有几分积极向上。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

  严格来说,那不是看到。你怎么能看到一串无形的波?无形的波从遥远天体跨越无数光年来到地球,找到了它选定的终点,他一直寄宿在这个孩子的大脑里,伴随他从蹒跚学步的婴儿慢慢变成奋力奔跑的少年,他是潜藏在他人生里的幽灵,在他不存在意识的时刻就陪伴自己选定的容器一同成长。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他给自己头上的伤口上药,一边对着空白自言自语,“不过你想要我的身体对不对?那就给我点反应,假装不存在又不能让你无辜点。”

  他被蝙蝠侠收养,成为了他的助手和搭档,穿上罗宾的制服,得意地对着镜子左顾右盼,“现在你可别想要我的身体了,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他坐在滴水兽边,沉默地望着城市的灯光,“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他躺在仓库的地上,艰难地吐出嘴里的碎牙,盯着归零的倒计时,扯出一个自嘲的笑。

  这样也好。他听到罗宾想。这不是死亡,如果他的死亡代表着另一个意识的重生,这样有什么不好?

  他闭上眼睛,“抱歉,布鲁斯。”

  凯亚猛地从梦中惊醒。

  睁开眼睛时,他看到那个自称迪克的年轻人蹲在他面前,他带来了一个消息,但这个消息远没有刚才的梦更让他震惊。

  我不亏欠他。他想。

  杀死杰森的不是他,他选定容器的标准是早夭,他根据这点来选择他的容器,对于对方的不幸却没有任何想法。

  只是……他没想到那个孩子早就知道。

  ……

  蝙蝠侠收养了他。

  “但我不是他。”他说。

  迪克看他的眼神足够复杂。

  “你应该没有意识到……”他说,“你们很像。”

  怎么能不像呢?他忍不住想。

  他不应该对容器的过去感到好奇,可他还是克制不住地一遍遍阅读杰森的记忆,他从杰森的记忆里学习一切,从记忆里认识那个死去的罗宾,不知不觉中比任何人都要熟悉那个孩子。

  创伤撕毁了跌落巢穴的小知更鸟,他从灰烬里捧起鸟儿的遗骸,修复他支离破碎的翅膀,他从旁观者的视角看着那个孩子战斗,看着他毫无保留地用怒火点燃自己,看着他熊熊燃烧,看着他冲向敌人,像是燃烧的星辰。

  那么……美丽。

  记忆里的手握住他的手,罗宾的影子贴着他的脊背,亡者的呼吸徘徊在他的耳畔,他学习他的战斗方式,学习他的肌肉习惯,学习像他一样思考。新生的意识没有任何经验和记忆,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需要指导,而脑海中的记忆就是他最方便的老师,比他能够认识的任何人都要可靠。

  随着时间流逝,那个活在记忆里的亡灵渐渐有了生气,每一天他在训练中打倒更多的敌人,每一天他就更了解曾经的杰森,杰森·陶德在他的脑海里活了过来,像个活生生的老师,而不是一个不复存在的影子。

  如何让人不要去回忆过去?如何让人不去延续自我?在他学会挥舞棍棒之前,他已经从罗宾的记忆里保护过他的母亲,在他学会修理器械之前,他已经和杰森一起撬过无数车胎,他成为了熟练的战士,却也变得越来越像杰森,这一切全部自然而然,在被提醒之前,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异常。

  “你还记得你是谁吗?”迪克问。

  “……”

  他当然记得,他没有搞混自己和记忆的界限,可这什么都不能代表,或者说正因为那道界限如此分明,他才无法彻底把一切割舍。

  人不会爱上自己,就算是神话中化作水仙的美少年,也是因为他将自我分割成了两个个体。

  杰森·陶德不只是储存他的容器,他是他的导师、朋友、亲人,是全部感情投注的对象,是他此生永远无法触及的渴望和向往。

  在一个清晨,他握着一捧花,来到了久违的墓园。

  离开蝙蝠洞前,他看到了站在展示柜前的蝙蝠侠,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玻璃柜里的罗宾制服。

  他们以沉默问候远去的亡灵。

  “他最后……”他说,“想和你说声对不起。”

  蝙蝠侠背对着他,没有回答。

  墓园里一如既往的荒芜,没人知道这里埋葬着谁,于是也无人打扰死者的安宁,哪怕那里只是一座空空如也的坟茔。

  他久久凝视着眼前的墓碑,目光停留在那个名字上,许久之后,他在墓碑前单膝跪下,无视地上的荒草和泥土会沾上裤脚,放下手中的花束。

  这就是一切的结局了。他想。

  在他拥有他的记忆的那一刻起,故事就已经结束。

  “晚安,杰森。”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