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行,没问题,上来吧。”司机点头同意了。

  “谢了,多谢了。”我将钱塞给他。

  “钱拿回去,顺路而已,要你钱干什么?”司机将钱又递还给我。

  童望君上了车,我站在小区门口看着车离开,这才回了屋。

  “送上车了?”我妈问我。

  “嗯,回去了。”我点头。

  “衣服给她了吗?”我妈又问。

  我愣了下,有些懊丧:“忘了。”

  “没事,下次再给也一样的,不差那一件衣服。”我妈不急了,态度与之前有了大变。

  童望君已经走了,我不可能为了一件衣服特意跑一趟,追上她,也没车,只能下次碰面的时候再给她送去,或者是她过来拿了。

  “小乐的衣服你都放哪了,怎么找不到?”我妈对我说。

  “我带了三套衣服回来,都脏了?”小孩子到处跑,衣服脏的快,就是有这个担心,我才特意取了多取了陈乐换洗的衣服回来。

  “刚才你去送望君的那会,她趁人不注意偷偷溜进了洗手间,伸手在马桶里玩水。”我妈道,“袖口都湿了,刚换下来,昨天换的还没干。”

  我看了眼悠然不知,正在一边看熊出没,一边抓着一个丸子在那咬的陈乐,想着等以后她大了,这事跟她说,她会不会觉得害臊?

  “不是有吹风机吗,吹一下算了。”陈乐的衣服还有,不过不在家里,在苏然的房子那,坐车太不方便了,我不怎么想过去。

  “都臭了,我直接全洗了。”我妈指着厕所的一个小塑料盆,盆里泡的就是陈乐弄脏的衣服。

  全洗了,用吹风机肯定不行了。

  我找了一块口水巾,给陈乐套上:“吃就好好吃,别弄的身上到处都是脏的,再不听话,就打你屁股,知道吗?”

  恐吓对陈乐不起作用,我觉得她在挑衅,咬了半天也没能咬下一块丸子肉,只有几点碎渣子黏在嘴边,手还在身上擦了下。

  才换下的衣服,又是一片油污。

  “我去取下小乐的衣服,可能要晚点回来。”我抽了两张纸巾,擦了下陈乐手上的油污,跟在我妈道。

  我妈在洗陈乐的衣服,不管忙不忙,总没有停下来好好歇息一下的时候。

  “去吧。”我妈点头,“阿珂的衣服也带一套回来,还有鞋子,路上小心点。”

  出了门,我没等车,一边走一边看看有没有顺风车。

  可直到走到童望君放着的单车边,也没碰到愿意载我的私家车。

  还是得看人,童望君长的漂亮,有人愿意顺路带一下,我一个大男人根本没人理。

  擦去车上的些许积雪,扫码开车,我踩着单车,小心翼翼的在雪道上狂奔。

  不敢早,天黑了都回不来。

  到了市区,这种情况才好转,路上没有那么多积雪,有环卫工在做清洁,大年三十,大爷大妈拿着长笤,铁锹,卖力的挣着生活。

  到小区外的时候,我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的汗。

  路真的不好走,也不知童望君凭着什么样的毅力才踩着单车到的我家。

  上楼开门,屋里一片漆黑,我直接往我住的那间卧室走去。

  可才走到一半,我一下就顿住了,心几乎提到嗓子眼:“你怎么在这?”

  沙发上,苏然裹着被子,缩成一团,只露出一个脑袋,电视放着,可没有声音。

  奇葩。

  差点吓死我了,还以为见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你怎么来了?”苏然很意外,脸上还带着欣喜,见到我很高兴,裹着被子就下了沙发,跑到我面前,“你是来给我做饭的吗?”

  “有这么冷吗?这么厚的被子盖着不累?”我奇怪苏然的装扮。

  客厅里有空调,冷的话开空调就好了,苏然却将自己裹成一个粽子。

  “浪费电,还不舒服,又吵。”苏然说着理由,“我肚子好饿。”

  苏然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像是久未见到主人的宠物一样,围着我转悠。

  她真的很高兴。

  “小乐的衣服脏了,我过来取给衣服。你没回去过年?”大年三十,我没想到苏然居然一个人过,“你哪里来的钥匙?”

  我记得苏然好像跟我说过,家里就一把钥匙。

  “我配的。”苏然道,又坐回了沙发上,继续看着无声的电视。

  我进屋取了陈珂和陈乐的几件衣服,走了出来,苏然扭头看了我一眼:“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带着。”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想了想,还是没走,到苏然身边坐下。

  “两天前。”苏然道。

  “没出门,你就一直这样待在屋里?”我微感诧异。

  大过年,苏然作为一个设计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应该很忙才对,下属拜年,送礼,还有年会,饭局之类,怎么反而像是宅女一样猫在屋里不出去。

  “出去干什么,外面那么冷,在屋里看电视不好吗?”苏然反驳我。

  我看了看电视,无声的,还是广告,只要九九八的那种广告:“你这叫看电视?”

  “不行吗?我就喜欢看广告,电视剧看多了,换个口味不行?”苏然有点倔,硬撑到底。

  “声音都没有,你看什么?”我觉得苏然的思想有点另类。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苏然还有这种奇葩的思想。

  “有字幕。”苏然脑袋对着电视抬了抬,扬起的下巴比任何明星都要养眼,脖颈的地方一片雪白。

  裹在身上的被子松了些,我没有看到肩带之类的东西,苏然似乎没穿衣服。

  “你看什么?”苏然警惕的打量我,脸有些红。

  “没什么。”我笑了笑,视线回到她的脸上,“你很寂寞吧?”

  “变态。”苏然要拿东西砸我,可手又不敢松开被子,张口对我隔空咬了下示威。

  没有灯,没有空调,电视没有声音,猫在屋里两三天不出去,没有旁的人,这不是孤独寂寞,还能是什么?

  “去把衣服换上。”我道。

  “干什么?”苏然打量着我。

  “别那么看我,让你穿衣服是带你去我家吃饭,你不是饿了吗?”我道。

  “我可以去吗?”苏然有些担心。

  “吃顿饭而已,有什么不可以的,添双筷子,加个碗而已,去吧。”我笑着道,“不过我提前要跟你说一声,我家里很小。”

  “我去换衣服。”苏然裹着被子就钻进了卧室。

  我等了好一会,苏然还没出来:“怎么这么慢,天都要黑了,快点。”

  苏然进去至少二十分钟了,女人身上多一件衣服也没这么慢的。

  “马上就好。”苏然喊着,透着轻快兴奋。

  又等了十来分钟,苏然出了卧室,手里提着两件外套:“你说我穿哪件衣服比较好?”

  蓝色的铅笔长裤,将苏然的长腿衬托得曼妙修长,高领的白色针织衫,高耸圆润,苏然一手拿着韩版的羽绒服,一手拿着呢子大衣。

  “又不是去见公婆,随便穿什么就好。”我不在意的道。

  脸蛋长在那,身材竖在那,苏然哪怕穿着乞丐装都好看,不用讲究那么多。

  “这件,还是这件?”苏然没管我话,提了提手上的衣服,征询我的意见。

  “羽绒服吧。”我指着羽绒服。

  “这个好看吗?”苏然将羽绒服放在身前比划了一下,“会不会太小了,像学生?”

  “像学生不好吗?”苏然的话让旁的女人听到了恐怕要吐血,别的女人多是希望自己年轻,看着像学生,苏然反倒担心这个。

  “不成熟。”苏然摇头,走进了屋。

  我原本以为苏然会穿呢子大衣出来,可等她再出来的时候,身上披的是羽绒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