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有点奇怪的看了我妈一眼,觉得莫名其妙,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劲。

  家里没人酗酒,以往过年的时候,我妈也会喝上小半杯酒,怎么这会我爸喝点酒她不让了?

  是因为童望君在的缘故?

  “没事,喝点吧,还能暖和一下身子。”童望君笑着道,并不介意。

  “不喝了,不喝了,喝饮料好,喝酒伤肝。”我妈忙摆手,很在意童望君的态度。

  婆婆在乎儿媳的态度,这没问题,可我与童望君都已经离婚了,我妈怎么还这么在乎童望君的态度?

  因为想着要复婚,所以才这样?

  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那这杯酒我泼了?”我爸已经倒了半杯酒,还小啜了一口,有点可惜的看着身前的杯盏。

  “别泼了,喝了吧,爸你平常也不喝酒,难得过年高兴,喝点没问题。”童望君似乎成了我家的话事人,看了我一眼,“你要想喝,也喝点。”

  “好,那我就喝了。”我爸得了首肯,很高兴,“那我就喝点了,就一杯,不多,不会有什么事。”

  我也拿了一罐啤酒打开。

  “就这么些,别喝多了。”我妈还是有点不放心,“两个孩子都在呢,也不做点好的榜样。”

  “你俩以后不许喝酒。”我立刻对陈珂和陈乐下了命令。

  “嗯。”陈珂点头,很听话。

  我给她夹了一个鸡腿。

  跟着童望君才一个月,陈珂脸上就长了些肉,跟着我却连饭都没得吃。

  苦了这孩子了。

  陈珂吃鸡腿很认真,我眼睛有些酸,我低头喝了口酒,偷偷的抹了下眼角。

  吃了饭后,我爸值班去了,碗筷收拾干净后,我妈递给我一瓶正红花油。

  “干什么?”我奇怪。

  正红花油用了一半,我妈腿还有点疼,时常抹点缓解下疼痛:“你腿又疼了,要抹药吗?”我愣了下,觉得我妈是要让我帮她抹药。

  有点奇怪,之前我妈从来没让我给她抹过药,怎么这会童望君到了家里,她反而要我给她抹药?

  “谁要你帮我抹,我自己已经抹过了,你回来的时候,我听说望君腰扭伤了?你给她抹一抹。”我妈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点头,转身对一旁正在扫地的童望君道,“这里有瓶药,你抹一下吧,可以稍微缓解下疼痛。”

  童望君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接:“不用。”

  “腰伤了可不是小事,抹一点药的好。”我妈劝着道,“让陈进给你抹点药,会舒服很多,你还年轻,身体好,但不能这么大意,以后老了就有得受了。”

  我妈说着就走到了卧室门口,冲正在里面玩的陈珂喊了:“阿珂,带你妹妹出来。”

  陈珂牵着陈乐的手跑了出来,走到我妈身边,不知有什么事。

  “在沙发上看电视,你爸妈有点事。”我妈说了声,伸手从童望君手里拿过了扫帚,“我来扫,你俩进去吧。”

  童望君抬头看了我一眼。

  “药给她,等会她回去的时候再抹也行。”我跟我妈道。

  “回去谁给她抹?快点进去,别耽误了。”我妈催促我。

  我还要再说,童望君已经进了屋。

  我妈给了我一个眼色。

  我有点无奈的跟着进了房间,我妈在我身后喊:“门带上。”

  我关上了门,扭了反锁。

  “我妈就这样的,啰嗦了点,你别介意。”我觉得童望君心里肯定有芥蒂,说不定将我妈恨上了,怪我妈多事。

  婚都已经离了,我妈还在瞎掺和。

  “药给我吧。”童望君什么都没说,伸手问我拿药。

  我将手里的正红花油给了她。

  童望君背着我脱衣服,我转过了身子。

  我很想看,可想到那天对童望君的无礼,我觉得还是控制一下的好。

  而且,我妈和两个孩子就在外面,我没有多大的欲望。

  房门有点旧,我打量着,不知什么心理,看到门上有几个小洞口,我心里却升起了一股念头。

  我妈会不会偷看?

  理智告诉我不会,但我还是从边上撕了点卫生纸,将门上的小洞塞住。

  屋里就只剩下我和童望君了,谁也看不到。

  单独的相处,静谧的环境,让我心很安。

  “你过来帮我一下。”童望君忽然开口了。

  我求之不得,这是她主动提出来的,不是我趁人之危,我转身走了过去。

  童望君就穿了一件薄款桔色U领蕾丝边的秋衣,已经撩了起来,腰上淤青一片,已经发紫了,带着血丝。

  “怎么摔的这么严重。”我没想到童望君腰伤的这么厉害,不单是腰,后背旁的几个地方也有淤青。

  “路太滑了,我跌到沟里面去了。”童望君将药给我,“没事,抹点药过几天就好。”

  “有伤到骨头没?”我往手上倒了点药,慢慢的涂抹在童望君的伤口处,避开了带血的地方。

  触及童望君青肿的地方,童望君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哼。

  “哒……哒……”屋外,陈乐在敲门。

  “过来,别妨碍你爸妈办事。”我妈的声音,似乎拉开了陈乐。

  话听着让人觉得尴尬。

  办事?

  我上在抹药,不是在办事。

  “很疼?”我手上的力又放轻了些。

  “有一点。”童望君点头,双手支撑在床上,后背翘起。

  她下面穿的是黑色打底裤,整个人都崩起来,加上若有若无的声音,不断的点着我的欲望。

  童望君似乎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我手在她腰侧摩挲的时候,她扭了起来。

  似乎痒了。

  我心跳噔噔的加快,贴了上去。

  童望君一个激灵,立直了身子,我以为她要发火的时候,她却压低了声音:“孩子还在外面,妈也在外面,不要。”

  声音听着不像是训斥责备,反倒是求饶。

  童望君的眼中隐隐的有雾气在流转,不是哭。

  这给了我勇气,我得寸进尺,重新又贴了上去。

  童望君挣扎了两下,最后没有再动,任由我抱着。

  隔靴搔痒,我犹不解渴,抱紧了童望君,用力的想要将她揉进我的身体之中。

  童望君发出了一声痛哼。

  “妈妈。”陈珂在外面喊了声。

  宛若冷水从头淋下,浑身的燥热和欲望褪去的一干二净,我放开了童望君:“等会,我在给你妈妈抹药。”

  药实际上已经抹好了。

  童望君整理了下衣服,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什么都没跟我说。

  屋里,我妈不知在收拾什么东西,很忙的样子。

  “妈,我回去了。”童望君弄了下头发,同我妈打招呼。

  她的脸上有一团红润。

  “这么快就回去?晚上就在这吃吧,你回去那么早也没什么事。”我妈挽留着。

  “不了,还有点事要处理。”童望君摇头,“下次再来。”

  “好,好,那下次一定要来啊。”我妈见童望君坚持,没有再勉强,对我道,“送下望君,叫个的士回去。”

  我点头,跟着童望君一起出了门。

  “你回去吧,不用送我。”走了几步,童望君就跟我说。

  “你上车了再说。”我没听她的。

  童望君没有再说话,和我一起到了小区外。

  雪没有化的迹象,但天气晴了些,街道上人也能见到一些。

  “这里不好叫车,我还是去骑自行车。”童望君等了一会,就不想等了,往前面走。

  “你等会。”我拦住了她,返身走到一辆才出小区的白色小车面前,“大哥,能帮给忙,将我媳妇送到市里去吗?”

  怕司机不愿意,我掏出一百块钱:“麻烦了,过年了,的士不好打。”

  “市里哪个地方?”车窗摇了下来,司机没接我的钱。

  “碧桂园。”我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