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10章 你那么帅(求收藏,求票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珂抬头看着我。

  “就是隔壁住着的那个漂亮阿姨,有一天你还遇见过的,去让她过来吃饭。”我以为陈珂不清楚,又说了句。

  “我知道。”陈珂道。

  “你知道那怎么还不去,菜都要凉了。”我摆着碗筷,对仍旧没动的陈珂道。

  “爸爸,你是不是要给我找一个后妈了?”陈珂忽然对我道。

  我停顿了下。

  一个八岁的孩子,居然还知道这些事?

  “什么后妈不后妈的,谁跟你说的这些?”我道。

  “你别想骗我,我就是知道,你长的这么帅,还这么年轻,刚和我妈离婚,就让别的女人到我家里才吃饭,肯定是想给我找一个后妈。”陈珂认真的道。

  女儿居然夸我帅,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这样说来,我是真的很帅?

  我心里不禁有些甜滋滋的。

  “你昨天吃的米饭,是我从这位阿姨家里借的,借了别人的东西,是不是应该要表示感谢?”我蹲在陈珂身边,轻声细语的对她说道。

  陈珂想了一会,点点头:“应该。”

  “嗯,那就对了。所以我才让你去喊这位阿姨,请她到我们家来吃饭,这叫礼尚往来,知道吗?”我继续道。

  “那你不是准备给我找后妈?”陈珂似乎松了口气,对我道。

  “不是,这位阿姨也带着孩子,还有丈夫,怎么能做你后妈呢?”我道,摸了下陈珂的脑袋,“快去吧。”

  陈珂跑了出去,我听到了敲门声。

  “阿姨,我爸让你去我家吃饭。”陈珂说话的声音。

  我往外看了一眼,恰好,倚靠在门口的女人也往我屋里扫了一眼,我冲她笑了笑,而后低头拿起抹布,擦拭着桌椅。

  “不了,我在家吃,谢谢你,小朋友。”女人回绝了。

  “爸爸,阿姨说她不过来吃饭,我们自己吃吧。”陈珂跑了回来。

  “你去洗下手。”我放下抹布,对陈珂道,“厨房的盆里我兑了热水,用盆里的水洗手。”

  出了屋子,我亲自敲响了隔壁女人的房门。

  “有什么事吗?”女人开了门,看到是我,问道。

  “我简单做了几个菜,饭也够,去我家吃吧。”我说道,“你腿受了伤,自己做饭也不是很方便,就没必要再麻烦了。”

  女人没说话,似乎在犹豫。

  “你别多想,邻里之间本就互相关心才对,再说,我还有两个孩子在家,也不可能对你做出什么事。”我道。

  “你想对我做什么事?”女人回了我一句,而后转身往屋里走。

  我叹了口气,摇摇头,这个女人,未免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你等我一会,我拿下钥匙。”女人顿了下,回头对我说道。

  原来是去拿钥匙,我还以为她是拒绝了。

  “好。”我应了声。

  “你家还真够乱的。”女人拿好钥匙,进了我屋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呵呵,没办法,没有女人就是这样。”我讪笑了声,指着一张凳子,“坐。”

  给陈珂和女人盛好饭,我又给自己盛了一碗,三人坐在了小方桌前。

  一顿饭,也没怎么说话,女人吃了一碗,然后跟我道谢后,就走了。

  很客气。

  这种客气中,让人感觉到一股生疏之感。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并没有那么容易靠近,虽说我和女人之间有了些许的交集,可离着熟络还尚早。

  不过,我也并不在意,本身就没想着要与女人走多近。

  请女人吃这一顿饭,不过是觉得她有些可怜而已。

  一个女人,开着对白领阶层也算是不错的小车,住在一百六十多平的房间里,看着风光,可实际上,偌大的房间中,却只有她一个人在,给人的感觉似乎冷清了些。

  还是我这个家好,乱是乱了些,可一应的生活用具都齐全,小也的确是小了点,可有两个女儿陪着我,倍感温馨。

  陈珂吃过饭就上学去了,我洗了碗筷,抱着睡了一小会的陈乐往天桥走去。

  “来了?”郑哥看见我,同我打招呼,从口袋中摸出十块钱,“有两人买了四双鞋,我按着五块钱两双的价给卖了。”

  “多谢了。”我由衷的感激,“来,抽根烟。”

  “不抽了,你给我的这根还没抽呢。”郑哥指着脑袋道。

  他耳朵上还夹着我上午给他的烟。

  十块钱一包的中南海,不是贵烟,但味道不错,对于一个手指头都染成黄色的烟民而言,不至于会一直留着不抽。

  “怎么,不合口?”我问道。

  “戒了。”郑哥道。

  “你都五十了吧,手都染成那样,能戒得掉烟,恐怕下了很大的决心吧?”我抱着陈乐,问道。

  “没办法,抽烟有害健康,不戒也得戒。”郑哥叹了口气道,坐在了我的身边,从耳朵边拿下烟,放在嘴唇上,嗅了嗅。

  “你这就说笑了,一个老烟民,还会在乎起自己的健康?”我笑着道。

  抽烟有害健康,这个道理谁都懂,可对于大多数烟民而言,赞成是赞成,但不到躺在病床的那一天,该抽还是得抽。

  “女儿病了,我再要有个病痛,谁来救她?”郑哥将烟重新放回耳边,眼睛空洞,盯着天桥外,“本来健健康康的,怎么一下突然就得了那种病?”

  “什么病?”我情绪一下跟着低落了,没想到他还有这个难处。

  “白血病。”郑哥眼睛通红,“真是造孽啊,我天天抽烟,怎么就没让我得,反而是落在了我女儿的身上?”

  “再有半年,就该高考了,好好的一个人,瘦的不成人形,还要遭受那么多的折磨。”

  “她妈在医院照顾她?”我不知如何安慰他,可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说又不好。

  郑哥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双腿屈着,抹了下眼睛。

  “跑了。”他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没有半点感情,似乎看透了,“一开始还坚持着,可等我将房子卖了,她就走了。”

  “呵呵,我也不怕兄弟你笑话,我女人比我小十多岁,我结婚那会,家境还算不错,有房有车,还有存款。她是经人介绍认识的,长的漂亮,又年轻。”

  “我人长的不行,没有兄弟你这么帅,就只是有点钱而已,她看上我什么,我很清楚,现在我钱没了,她跑了,我也能理解。”

  郑哥拍了下我的肩膀:“兄弟,听我的一句劝,女人和你闹掰了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不够有钱。”

  “不过你还好,还年轻,努力些,能站起来的。”

  我笑了笑,没接他的话。

  钱财耗尽,到天桥摆摊,妻子又跑了,女儿还在医院中,郑哥已然是个可怜人,我不想再和他争辩些什么。

  对于他那句话我是不赞同的。

  即便再多的女人认钱,可终归有些女人是认感情的。

  我坚信。

  否则,结婚又有何意呢?

  到傍晚的时候,我正准备收摊,一人停在了我摊前。

  “陈进?”这人有些意外的道,声音中充满了惊喜。

  我抬头,看到这人,也很是意外:“武东,你怎么在这,真是巧了。”

  武东是我高中时候的同学,其实不只是高中,从初一开始,一直到高中三年,我和武东都是同学。

  两人要好的程度,可以一起凑钱买望远镜,偷窥对楼女生宿舍的夜景,到后面连着两个星期,两人每天三个馒头分着吃。

  “我回来了,上个星期就回来,在对面的商务区上班。”武东道,打量了我几眼,“你怎么到天桥摆摊了?走,我们找个地方聚下,还有几个高中的同学一起。”

  “对了,唐婉也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