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和我一起睡。”我笑着点头。

  我看向童望君:“次卧能睡吧?”

  “你睡沙发吧,我给你找个毯子,空调开着。”童望君道,“阿珂晚上和我一起睡。”

  我有点懵,卧室明明还有一间,童望君怎么不让我睡?

  “不是有次卧吗?让阿珂陪着我一起睡次卧就好了,难道不行?”我道。

  “就只有一张床而已,就连棉絮都没有,怎么睡?”童望君道,“你等会睡觉的时候将客厅的空调开着,我再找两张毯子过来给你盖着,将就一晚上吧。”

  我纳闷不解了。

  童望君和徐恒住在了一起,怎么次卧里没有准备棉絮?

  他们睡在了一张床上?

  这个念头才在脑中划过就被我否决了,陈珂和陈乐与童望君睡在一起,肯定就没徐恒的位置了。

  莫非徐恒没有留在这过夜?

  还是说徐恒每次也是睡沙发?

  “徐恒也在这睡,你怎么没准备棉絮?”我问道。

  “谁告诉你他在这睡过的?”童望君让陈珂去房里窝着,她拎着衣服,准备去洗漱。

  不知是累了,还是因为被我看惯了,童望君拿着换洗的衣服没有过多的避讳我。

  我目光在上面扫了几眼,童望君一点察觉都没有。

  “那保姆呢?”不知为何,听到童望君的回答,我心里涌起一丝雀跃。

  “保姆早上我上班前过来,负责带小乐,晚上我下班回来她就走了,不在这住。”童望君咳嗽了两声。

  “厨房还有剩的姜汤,你去喝了再洗澡吧。”我道。

  童望君可能感冒了。

  这一次,童望君听了我的话,进了厨房,应该是喝姜汤去了。

  我打开了空调,客厅的温度还是有点低的,早点将空调打开还能预热下,等会直接睡觉。

  卫生间传来淋浴声,童望君在洗澡。

  我盯着卫生间的门看了几眼,不透明的磨砂玻璃窗,只能看见光亮,就连人影都看的不清,也没什么好看的。

  到卧室看了看,陈珂已经爬到床上睡了,我走近了些,陈乐睡的也香甜,小脸白嫩白嫩的,一点旁的杂质都看不见,让人羡慕。

  带上房门,我退了出来,在沙发上坐了一会,最后干脆躺了下来,闭目休息。

  做生意也累。

  清晨五六点钟就起来去买菜,这个时间段的菜最新鲜,品种多,品次好,可以挑选,蒸出来的菜好吃。

  而且人还少。

  再往后一些,大爷大妈全都出阵,人一多,菜市场闹哄哄的,吵的人耳朵生疼。

  就没好好的睡过一次懒觉了。

  才睡着,我迷糊中听到童望君似乎在喊我。

  我睡的正好,没理她。

  童望君似乎又喊了两声,我脑袋这才清明了些,极不情愿的坐了起来,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一片雪白出现在我的眼前。

  童望君什么都没穿,身上还有些湿润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沿着墙根往厨房的方向。

  童望君也看到了我,眼中有惊吓,但没有旁的过多反应,更没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大喊大叫。

  可能已经习惯了,才没出现过多的反应。

  “你怎么这样跑出来了?”我打破了静谧。

  一览无遗的风光,让我温热的身子变得有些火热。

  “刚才喝姜汤的时候,衣服放在厨房忘记拿了。”童望君有些冷,缩着身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走就泄露了更多的风光。

  “你进去吧,我给你拿,外面有点冷。”我站了起来,从童望君身边走过。

  沐浴露的香味,带着水汽从童望君的身上散发出来,让人迷醉。

  余光所过的地方,芳草萋萋。

  衣服放在厨房的柜台上,童望君喝姜汤的时候肯定忘了。

  我拿了过来,走到卫生间门口,推开门。

  卫生间中,水汽弥漫,一片朦胧,日光灯没开,只开了浴霸,整片卫生间都充斥着黄色的光亮。

  童望君正拿着毛巾擦拭身体,我不知怎么的,一下就走了进去。

  “你干什么?”童望君警惕的看着我。

  “给你擦下身子,你后背上还有水珠。”我道。

  我心中不断在狂呼,给自己打气,她是我前妻,我和她都有两个女儿了,我看下她身体怎么了?

  可实际上,我的心跳的很厉害。

  身体很燥热。

  狭小的空间,朦胧的光线,不断的扩大着我的欲望。

  “我们已经离婚了。”童望君强调了一句。

  她有些抵触。

  可这会我全身的血液已经沸腾了,没有出去,从童望君手中几乎是硬抢着取过毛巾,折叠了下,慢慢的给她擦拭背部。

  “门关着。”童望君看了眼没有带紧的卫生间门。

  我推了下,反锁住了卫生间的房门。陈珂还在睡觉,万一起来了看到这一幕,很尴尬。

  “前面要不要也擦一下?”背擦干了,我问童望君。

  “我自己来。”童望君要从我手里接过毛巾。

  我没给她,替她擦拭着身前的水珠。

  童望君身子在颤抖,有羞恼,有抗拒。这反而更刺激了我,我丢掉了毛巾,直接用手。

  “我们离婚了。”童望君的反抗一下变得剧烈了,推开了我。

  我没顾童望君的反抗,抱住了她,心里不断的呼喊着,她是我前妻,我早就看过了,摸过了,再感受下又怎么样?

  腰上传来剧痛。

  童望君用力掐住了我的肉,我感觉那一片腰肉要被她拧下来。

  她的眼中一点欲望都没有,只有恨意,面色有点扭曲,咬牙切齿,眼中泪水在流转。

  童望君的脸色宛若一盆冷水浇到我的头上,我血液一下就冷了下来,恢复了理智:“对不起。”

  “你将我当什么人?”童望君压抑着声音,“我留你下来住不是因为想被你操,你没这个资格,我是为了两个女儿。”

  “我知道。”我点头,资格两个字让我觉得有些刺耳。

  可毕竟是我错了,我无话可说。

  脑中满是后悔,后悔自己的自制力不强。

  童望君穿了两件衣服扭开卫生间的门出去了,我没阻拦,我这会心中只剩下欲望被剥离后的愧疚和自责。

  脱了衣服,我冲了一个澡。

  过了许久后,我才出了洗澡间。

  灯已经全灭了,我也没再开,摸出手机,借着光亮走到童望君的门口,侧耳听了下,里面没什么动静。

  没敢敲门,我又到了沙发的地方。

  没有见到毛毯。

  不过无所谓了,这样的情况下,童望君肯定不会给我毛毯,我躺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给童望君发了一条信息:“对不起。”

  我是真的觉得对不起童望君。

  不只是她,还有旁的人。

  深深的自责充斥在我的心头。

  “你就是个变态,别以为我和你结了婚就可以胡来,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你如果再敢这样,我一定会报警。”童望君回了我的话,她还没睡。

  “不会了。”我道,心中有些悲苦。

  童望君的身子不属于我,我没资格碰她,在她心中,应该是留给徐恒的吧。

  想到这,我一下变得烦躁起来,脚猛的蹬了下,似乎要踹破什么东西。

  起来的时候,我有些感冒了。

  嗓子不舒服,头有些晕,洗了把脸,好些了后,我进了厨房,准备弄点早饭吃。

  “在下面去吃,把东西提着。”童望君给陈珂梳着鞭子,跟我道。

  她在赶我走,连这点时间也不给。

  “小乐呢?”我道。

  “饮水机里有热水,我等会冲瓶奶粉带着就行。”童望君道。

  我从厨房出来,找到陈乐的奶瓶,倒了些奶粉,冲了热水,晃荡着。

  外面的天,其实才刚亮而已,不过七点多钟,而且,今天还是周末,我问童望君,利用对话探一下她的口气,还有没有在生气:“你今天要上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