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陪着童望君一起回去的,今天就要接陈珂和陈乐回家。

  爸妈念叨了很多次,想见两个孙女,我一直拖着,现在正好放了寒假,去童望君那收拾下陈珂和陈乐的东西,就送她们俩过去。

  徐恒不在,家里有个保姆。

  “王阿姨,这是你两个月的工资,这段时间谢谢你了。”我逗弄陈乐的时候,听到童望君和保姆的话。

  童望君将保姆喊到一边,递给她一沓钱。

  两个月。

  我注意到了这个时间点,这个时间正好是童望君将陈珂和陈乐接过来的时间。

  那个时候,她就请了保姆?

  王阿姨应该早就知道今天结算工资,东西也收拾好了,和童望君说了几声后就走了。

  陈乐在揪我的头发,下了死手。

  我忍着痛,龇牙咧嘴,只是偏了下脑袋。

  “小乐。”童望君走了过来,拍了下陈乐的手,“不能扯头发,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有礼貌,要乖,你怎么不听话?”

  陈乐的嘴巴一下瘪了下去。

  “没事的,她手能有多重?不痛。”我颠着怀里的陈乐,对童望君的训斥不满。

  “小孩子从小就要教育好,不是你痛不痛的问题,今天她能扯你的头发,明天就会扯别人的,这些坏习惯都要纠正过来。”童望君是严母的形象。

  陈乐哭了起来。

  “你看看,好好的一下将孩子弄哭了,你没事发这么大的火气干什么,小乐两岁还不到,能知道什么?”我埋怨童望君。

  她脾气有点大,我不禁担心这两个月陈乐在这里受了多少委屈,被童望君训斥了多少次。

  这么大的孩子,顽皮点又没什么关系。

  童望君太大惊小怪了。

  “你是好人,惯着她,以后就知道厉害了。”童望君将矛头对准了我。

  这一顿训斥来的莫名其妙。

  我想争辩几句,怀里的陈乐哭的伤心,我干脆不理童望君,怀疑她是不是来了大姨妈,抱着小乐到阳台上,指着天上的星星分散陈乐的注意力。

  客厅中,童望君坐在沙发上,还在生闷气。

  我扫了眼,觉得童望君肯定是来大姨妈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没?”过了一会,陈乐终于不哭了,我走了过去,问童望君。

  童望君不作声。

  “很晚了,又这么冷,再耽误回去就十一二点了。”我担心回去晚了会吵到爸妈。

  老人睡的早,起的早,小孩子回去又闹腾,回去晚了爸妈就更没法休息了。

  童望君看了眼我,终于站了起来,收拾着两个孩子的东西。

  我抱着陈乐在一旁看着,陈珂在一旁做作业。

  寒假作业发了,陈珂很用功。

  “好了,就这些东西。”近一个小时后,童望君将收拾好的东西摆在了客厅里。

  东西很多,两个行李箱,三个包裹,还有几个塑料袋。

  我送陈珂和小乐来的时候,没有这么多东西。

  “这么多东西,我怎么拿过去?”带着两个孩子,一个八岁,一个不到两岁,陈珂能跟着走,陈乐必须抱着,我连下楼都下不去。

  “我怎么知道你怎么拿?”童望君不管我。

  “你帮我将东西弄到楼下吧,我叫个的士。”我寻求帮助,“要不你开车送我也好,我给你出油钱。”

  童望君横了我一眼。

  “怎么了?”我奇怪,觉得应该没什么地方说错话了。

  “我开车送你,你就只给油钱吗?”童望君声音有点冷。

  “这……我俩这关系,太见外了不太好吧?”原来是这个,我觉得可能是请了保姆,童望君的经济可能有点拮据,“要不我给你五十块钱,你将我送回去?”

  童望君发出了冷笑:“五十?你怎么不说五百呢?”

  “跑出城也才一百块钱,五百会不会太多了?”我笑着道,觉得童望君语气很不对劲。

  “给不起就别说这个话。”童望君提起地上的行李,“走。”

  “阿珂,作业本拿好,别掉了。”我赶紧喊陈珂,又将一个装着衣服的塑料袋塞进陈珂的书包里,“重不重?”

  “不重。”陈珂摇头,又提起两个塑料袋。

  “这个给爸爸,你牵着小乐,跟在爸爸身边。”我将陈乐放下,让陈珂牵着,提起剩下的东西。

  才出门,冷意一下就上来。

  “你真不开车送我们?”童望君没往车库走,我忙问道。

  “那车又不是我的。”童望君走慢了些,护着陈乐和陈珂,“慢点,别跑,阿珂,拉着你妹妹,别让她跑。”

  “车不是你的,可你不是随时都能开吗?”我知道车是徐恒的,可两人既然已经住在了一起,我觉得是不是童望君的没多大关系。

  这么多东西,即便有的士也不好打,童望君开车送会方便许多。

  “别那么多话,东西放在路边,赶紧拦的士。”童望君没回我的问题,催促着我。

  晚上的温度已经零下四五度了,还有风,两个孩子都冻的不轻。

  在路边等了一会,有的士经过,甚至可以看到几辆空车,可司机扫了眼后立刻就走了。

  “行李太多了,车都不停,等会,我用滴滴叫车。”我也急了,走到童望君母子三人前面,挡着北风,“等等,马上就能有车过来了。”

  我叫了一辆顺风车,等了三分钟,一辆现代停在了我面前。

  “你不是说两个人的吗?”司机扫了眼,面有不虞。

  “就两个人,我和两个女儿,她不走。”没有车,就只能看人脸色,我心平气和,“走不走,师傅。”

  “那也是三个人,还有这么多行李。”司机声音仍旧很大,显得很不耐烦,“三十块钱不行,得加钱。”

  “要加多少?”陈乐才两岁不到,占不了多少位置,也算了进去,我心有不忿,可这个时候毕竟是我求着人家,而且行李的确有点多,加点钱就加点钱吧。

  “五十。”司机狮子大张口。

  “太多了些吧?路也不远,的士都没这么贵的。”我以为顶多加个十块钱,司机一下就要加五十,分明是看我有困难,才要这么狠的价。

  “你带了这么多东西,还有两个小孩,的士根本不会停。”司机有理有据,“马上就过年了,涨价很正常。”

  我犹豫了一会,司机催促了:“快点,我没时间等你,坐不坐?”

  我看了眼满地的行李,再有小脸冻得通红的陈珂和陈乐,我决定认宰了:“行,加五十就加五十吧。”

  我拉开车门,将行李塞了进去。

  这么一会的功夫,我的手已经发麻了。

  冷风如刀,吹的人脸生疼。

  “不走了。”童望君忽然道。

  “嗯?”我回头看着童望君,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难道童望君又有车了?

  “到底走不走?”司机很不耐烦。

  “不走。”童望君道。

  我只得将东西又拿了下来,跟司机不住的道歉。

  司机骂骂咧咧的,踩着油门走了。

  “有车了?”我问童望君。

  “没车。”童望君摇头。

  “没车你让我将东西搬下来?现在怎么办?”我有点恼火了,打一个车多不容易。

  “他要五十块钱,分明就是宰人,你还上。”童望君道。

  “这么晚了,能叫到一辆车就不容易了,五十就五十吧,不然走回去吗?”公交已经没了,我也只能认宰,一边埋怨着童望君,我一边又打开滴滴,准备再叫车。

  可等了好一会,还是没能等来车。

  “爸爸,我好冷。”陈珂鼻涕都流出来了。

  “躲在爸爸身后,马上就能有车了,再等一等。”我安慰着,心里同样焦急。

  “回去吧,明天再走。”童望君忽然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