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84章 责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媛对前男朋友有怨意,对自己则是恨,破罐子破摔的那种。

  “他知道你这样吗?”唐婉问道。

  刘媛摇头,说了这么一会的话,她似乎疲惫了:“不知道,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可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呢?我已经这个样子了。”

  一粒老鼠屎能坏了一锅粥,粥还是好的,并非有毒,只是看着恶心,没有吃下去的欲望。

  刘媛的情况应该类似于此,结了婚,就觉得人生已然定了型,对往后没了期望,才会以跳楼这种方式解决问题。

  “老师,你的人生还很长,才走过了三分之一而已,过不下去就离婚吧,一个人过也挺好的。”我说出克自己的想法。

  太多的东西桎梏住了人的思想,让人沿着一条固定的路线走完人生。

  越轨了就会被套上不孝,另类的词汇,让人精神饱受折磨。

  刘媛没说话,头靠在枕头上,眼睛闭上了。

  眼角的地方,有泪水。

  我冲唐婉招了招手,出了病房。

  “刘老师活了过来,但心还是死的。”唐婉小声的说着,情绪很低落。

  到医院这种地上来,没多少人的情绪可以高的起来。

  “没想到这么平和的一个人,居然也会与男朋友置气,同意家里的相亲安排,还闪婚。”我叹了口气,为刘媛可惜,“她如果不这么冲动,不这么任性,人生肯定会不一样。”

  唐婉侧头看着我。

  “怎么了?”唐婉的眼神让我心生疑惑,好像我在说她一样。

  “没什么。”唐婉摇头,沉默着,情绪受到影响,低头走了一路没怎么说话。

  到了医院外,我停住了:“我要去店里。”

  唐婉要回去,肯定不同路,我在和她告别。

  “你觉得出了这样的事,是谁的错?”唐婉忽然开口,“是刘老师一个人的错吗?”

  “都有错,但刘老师的错要多些,如果她给自己多些时间冷静下,不那样逼着男朋友做不喜欢的事,给他男朋友一些时间,结果就不会这样。”我知道唐婉在说刘媛。

  “你不觉得她男朋友不负责,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唐婉站在刘媛一边。

  这也难怪,都是女人,自然都有女人的共同特征。

  “两人在一起是过日子,不是攀比炫耀,说婚纱随便不意味着什么,这个事就好像拜佛一样,跪在那拜一拜就真的能一生平安,能财源广进?”我很反感这些精神麻痹,“婚纱,婚礼,包括婚姻,都只不过是个程序而已,两个人在一起重要的是幸福,开心,是一起,而不是这些表象的东西。”

  “一个女人,婚姻只有一次,谁不希望打扮的漂亮?”唐婉道。

  “男人的婚姻有两次吗?”我问道。

  唐婉沉默了一会:“两个人在一起快乐,也不一定会走到一起。”

  我觉得唐婉话里有话,她似乎在映射。

  “生活有很多无奈和误会,你说的这种情况的确存在,刘老师就是这样的。”我道,唐婉说的情况的确存在。

  “你呢?你和童望君结婚,是因为快乐吗?”唐婉忽然问我,低着的脑袋抬起来,看着我。

  我有点想抽烟,手放在口袋中,捏着烟盒。

  和童望君在一起肯定不会是因为快乐,因为我高中以前对她就没有任何印象,高中之后的八年记忆空白,但从童望君的态度我也能判断出来,她与我的人生观不一样,快乐自然也无从谈起。

  我在考虑另外一件事。

  “想抽烟就抽吧。”唐婉道。

  我抽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两口,也终于考虑清楚了:“我离婚了。”

  唐婉瞳孔似乎都放大了几分,撩了下耳边的碎发:“什么时候的事?”

  “半年多了。”离婚有半年多,但我知道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原本不想说的,可这种事终究会知道。

  而且,我现在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事业,离婚也并非不可被接受。

  我不希望让人觉得我可怜。

  女人和金钱……这个说法太俗,爱情和事业,终归是要有一样。

  “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说过?”唐婉道,带着些微的埋怨,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

  “离婚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我笑道,自嘲了一句,“难不成还要开个晚会庆贺一下?”

  唐婉沉默了:“你的确没有跟我说的必要。”

  “武东,余露,周凯他们几个也都不知道,你不要多想。”我看了眼唐婉,“好了,不说了,我还要去店里,你也回去吧。”

  “陈进,你为了责任结婚,又是为了什么离婚的呢?”唐婉没走。

  我顿了下,唐婉似乎知道我和童望君结婚的原因:“我和童望君之间是因为责任结婚?”

  “难到不是吗?”唐婉看着我。

  “我不知道。”我道,“有些东西我记得不是很清楚。”

  终于说了出来,失去的记忆,我希望唐婉能帮我弥补一下。

  “你在逃避。”唐婉丢下一句话后走了。

  走的很生气。

  我叹了口气,很想冲唐婉喊一声,我不是在逃避,是失去了记忆,对之前的事一无所知,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怎么搞大童望君的肚子,我怎么就成了逃避?

  回店里的路上,我越想越觉得唐婉可能知道什么,否则她不会那么确定我和童望君之间是因为责任,而不是爱情结的婚。

  责任?

  莫非我做了对不起童望君的事,要以婚姻的方式补偿她?

  会是什么事呢?

  “陈哥,等会我可以留两盘蒸菜,带回去给小伦吃吗?钱就从我工资里扣。”晚餐的高峰期已经过了,陈辰问我。

  “这么远带回去不会冷吗?”我问,猛然想起陈辰租了房子,“带吧,冷了回去就热一热。”

  扣工资的事我没回应,两盘菜而已,成本要不了多少,我没打算要钱,可这会说不要的话,陈辰肯定不好意思拿。

  “多谢陈哥。”我觉得陈辰是在替葛小伦谢我。

  将收拾的活留给陈辰和陈文静静两人,我去楼下买了保温盒。

  用热水清洗了一遍后,擦干水渍,装了米饭,又放了三样蒸菜,将剩下的活交给陈辰和陈文静两人,我又往医院去了。

  “刘老师,我给你送了些蒸菜过来。”推开门,我对病床上的刘媛道。

  我目光扫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饭盒,难到刘媛的家人来了?

  可放在床边的水果和花都没收拾。

  送了饭菜过来,不可能不收拾下这些吧?

  正愣神的功夫,门外又有人进来,手里端着夜壶:“媛媛,你床边的这些水果太多了,占了不少位置,挡着路了,我收拾下吧?”

  男子一边说,一边将夜壶放在刘媛的床下。

  “不用你管,你走吧。”刘媛根本不理男子,看着我,“陈进,你过来坐,别傻站在那。”

  男子本来是坐在凳子上的,听了刘媛的话立刻起来了,将凳子让给我:“坐,坐。”

  我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自己似乎来错了时候。

  “你出去,把你的饭菜也拿走,以后不用过来。”刘媛对男子很不客气。

  “媛媛,不要这样好不好?”男子似乎在祈求,“你这个样子需要有人照顾。”

  “我不需要你的照顾。”刘媛很愤怒,“你出去,快点出去。”

  “好好,我出去,你别生气,我这就出去。”男子手抬着,妥协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出了病房。

  我视线随着男子出去,猜测着男子的身份。

  “不用管他,陈进你坐。”刘媛弯着腰,要帮我挪凳子。

  我慌忙坐了上去,挪了下凳子,坐在刘媛床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