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我有些尴尬,“女儿也是你的,真要我们搬出去住,你不心痛啊?让外人瞧见了,会说你没人性的。”

  “我又没让阿珂和小乐出去住,只是让你出去住而已。”童望君看着我道。

  我一时无言以对,不禁有些后悔刚才说出那样的话。

  “你怎么不说话了?”童望君问道安。

  “放心吧,等我找到工作,赚到钱,我会将房租还给你的。”我说道。

  童望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你是不是觉得我俩离婚了,就一定要分的这么清楚?”

  “不是。”我摇头,“只是,要你一个女人出房租,不太合适,这本该是男人的责任才对。这两百块钱你拿着吧,你今天又没在这里吃饭,你已经出钱买了奶粉,再让你出钱买菜,不太好。”

  童望君顿了下,上下打量了我几眼。

  “你看什么?”我疑惑的道。

  “陈进,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从来都不会说养家是男人的责任。”童望君道,“你每天都大醉不起,别说养家了,还要我照顾你。没有哪一天不喝酒,一喝就是烂醉如泥,还发酒疯。”

  “是吗?”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童望君说的这些,应该是在我醒来之前发生的事情。

  “或许离婚对你而言,是解脱吧,和我结婚,束缚住了你,委屈了你,离了婚之后,你就变了,变得有责任心了,还刻意的与我保持距离。”童望君眼中有一丝凄凉,声音有些哽咽,可过了一会后,又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知道的,我们两人之间的结合,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你要分的这么清,那就分吧,这两百块钱,我拿着,至于房租钱就算了,房子虽说是我出的钱,可那会我们还没离婚。”

  童望君从我手中接过钱,扭头就进了电梯,背对着我。

  电梯门渐渐关闭,我看到童望君抬了下手,擦了下眼角。

  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不只我一个人孤独,电梯中的童望君也是那样的孤独。

  我很想跑过去,站在童望君面前,问一问她,我和她是怎么认识的,又怎么会结婚了,我们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我没有动。

  无论原因是什么,结果已然是这样了,我和童望君有两个孩子,而且离了婚,现在童望君有一个有房有车,而且还一表人才的人才追求她。

  这个结果对她而言,应该是最好的了。

  我没有什么理由去干预她,毕竟我给不了她想要的那种生活。

  电梯门又开了,我隔壁的那个女人看到电梯口的我,愣了一下。

  “你等会,我去拿碗和米。”我看了眼女人手中拿的灯泡,对她说了身,而后转身就跑回了自己屋子。

  取了塑料袋,用女人家拿的碗舀了十碗大米,看了眼搬着小板凳,蹲在小木床边,正在做作业,偶尔抬头看一眼木床中熟睡的陈乐,我来到隔壁女人的门外。

  门关着的。

  我原本以为女人会给我留个门的,毕竟我说要去取大米,才一会的功夫而已,她居然将门给关上了。

  我敲了两下门。

  没人应。

  我又瞧了两下。

  还是没人理,但我知道女人肯定在里面,我用力又敲了两下。

  哐当一声,里面似乎椅子倒了。

  过了一会,门一下就开了,女人带着愠怒瞪着我:“你没事敲门干什么?”

  女人一手捂着膝盖的地方,刚才似乎是摔着了。

  “借了你家的米,还有碗,我还给你。”我抬了下手中的塑料袋。

  “不用。”女人扫了眼我手中的塑料袋,转身就要回屋。

  “那不行,我不喜欢欠着人情,还是一个女人的。”我没同意,跟着走了进去,“我给你放在厨房吧。”

  女人想要发火,可看我进来了,脸上的怒气一下又压了下去,没理我,往房间中去了。

  我将米和碗放在厨房,准备回屋,可走到一半,看见餐厅中亮着的筒灯,又转了回去,到了女人的房间门口。

  房间中,女人站在一张椅子上,仰着脑袋,手高举着,正努力的装着灯泡。

  女人腰间白皙若隐若现。

  “你这样很危险,知道吗?”我开口道。

  啊。

  女人忽然惊叫了声,身体踉跄,歪斜着要倒下来。

  我刚忙冲了过去,在女人歪倒之前,一下抱住了他的双腿,让她保持平衡。

  可女人也不知是脚上有伤,还是惊吓过度,居然直接趴在了我的背上,害的我重心跟着不稳,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你没事吧?”我赶忙扶起女人。

  “你怎么私闯民宅?”女人蹙起眉头,厌恶的看着我,“你信不信我报警?”

  “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说报警?我是好心,看你餐厅的筒灯没有关,担心你换灯泡被电到,所以过来帮下你。”我说道,“你换灯泡都不知道要关闭电源的吗?”

  女人摇头。

  “行了,你将灯泡给我,我帮你换。”我手一伸,说道。

  女人站了起来,扶着床坐下,将灯泡递给我。

  我先去关了电源,然后进屋换上灯泡,开了电源,按下开关,房间一下就亮了起来,不过却泛着晕黄色。

  “现在房间里一般都用吸顶灯,你家装修居然还用这种灯泡?”我看了眼女人,奇怪道,“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啊,而且还是这种老式的灯泡。”

  女人没说话。

  我闹了一个无趣,拍了下手,出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城市里,人与人间的相处,很多时候就隔着一堵墙,但心与心却悬着一道万丈沟壑。

  “来,阿珂,喝了这杯奶再上床睡觉。”我开了一罐奶粉,对陈珂道。

  “我不喝,这个是给妹妹喝的。”陈珂摇头。

  “小乐还有。”我指着桌上放着的几罐奶粉,“看见没,进口的,五六百一罐,那是给小乐喝的。”

  陈珂看了看桌上放的奶粉,又看了看我放在柜子边的奶粉,然后才点了下脑袋,接过我手中的牛奶。

  喝了几小口,陈珂将杯子递给我:“爸爸,你也喝。”

  “你喝,爸爸不渴。”我笑着道。

  “我肚子小,喝不了那么多,爸爸你喝。”陈珂坚持道,舔了一下嘴唇上的奶渍。

  “好,那我俩分了,一人一半好不好?”我又取了一个杯子,对陈珂道。

  陈珂点头:“好。”

  一杯牛奶,分了两份,我和陈珂一人一半。

  这一晚,陈珂睡的很香甜,小脸红润,嘴角带着笑。

  早上起来,做了早饭,给陈珂和陈乐一人泡了一杯奶粉,陈珂上学后,我抱着陈乐出了门,在大街上游荡着,寻找着,看看能不能找到适合我这种情况的工作。

  可走了一圈,厚着脸皮进了一家服装店应聘销售员,原本已经谈好了,可在我说上班必须带着孩子的时候,老板立刻就赶人。

  风有点冷,吹的落叶翻卷,我将陈乐的脸捂在胸口,缩着脑袋四处转悠着,漫无目的。

  我真的有些绝望,诺大的城市,如许的人口,周围的人都形色匆匆,一副忙碌的样子,就只有我显得游手好闲,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

  这个城市似乎抛弃了我们一家三口。

  难不成还是要回去找父母?

  我摇头,我已经成年了,结了婚,还有了孩子,就必须撑起一个家,而不是继续索要。

  经过一处天桥的时候,看到两侧的地摊,我眼睛一亮,或许可以尝试下这个。

  有了方向,我没急着动手,而是花了半天的时间,在这天桥边不住的观察,最后发现鞋垫卖的最好,很多过往的行人会停下来,买一双或者两双厚些的鞋垫。

  才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我就看到一个摊贩卖出去了三四十双的鞋垫,一双鞋垫三四块钱的售价,至少能有一半的利润可赚,一个月下来也有个两三千块钱。

  养活我父女三人,勉强也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