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649章 四米宽大床(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拿着余露妈妈给我的盒子,我回到车上,打开盒子稍微的翻看了一下,里面有一些照片,还有一些小礼物,再有就是十多盘磁带,磁带上面还标记了日期。

  我拿起几张照片看了看,这些照片是我们高中的时候拍的,有余露和我的,余露和唐婉的,还有我们几个一起的。

  那会儿看着真年轻,我30岁了,但是我一直没觉得自己多老,感觉和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差不多,心态虽然成熟了一些,毕竟经历了一些事情,但是想法之类的感觉还是没有多大的区别,可是看了这些照片之后,再回想起以往的那些日子,才发觉我真的老了。

  人的寿命有将近七八十年,寿命长久一些的,能够活到一百二三十岁,但是一般活到那个岁数已经是风烛残年了,走路走不稳,说话说不利索,耳朵失聪了,眼睛看不见了,各种毛病都来了,能够有自主意识,能够继续独立生活,享受生活的,恐怕也就七八十年。

  看着很长,但是其实并不长,一晃而过,我现在感觉以往的那些生活好像就没经历过什么,一下就没了,一下就到了30岁,再有三四十年的时间,恐怕就要面对死亡。

  这时候仔细想一想,感觉挺伤感的,人一死,留在世上的一些东西就跟他没了关系,吃不到好吃的东西,看不到美丽的景象,只剩一盆灰烬。

  很悲凉。

  不管愿不愿意面对,这件事情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终究会到来,放下照片之后,我又拿了几个小礼物出来看了看,有水晶球,有手环,有手链,都是我们几个送给余露的礼物。

  我不敢再看盒子里面的东西,将盒子放在车后座,开车回武昌。

  到了武昌之后,我直接去了医院,到了唐琬的病房,房间里就只有唐婉一个人在。

  “你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吧?”进了病房,我抱着纸盒子坐在了唐婉的身边,到余露家的那几天,唐婉给我打了几个电话,问了一下情况,我担心她的身体,没有将发生的复杂情况跟唐婉多说,只是告诉她一切都很顺利。

  “余露爸妈的情绪都还好吧?”唐婉问我。

  “情绪不好又能够怎么样了?总归是要面对的,走的人已经走了,活着的人总归是要生活,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肯定不好受。”我叹了一口气,“周凯也到余露的家里去了。”

  “他肯定会去的。”唐婉说,“没有闹出什么情况吧?”

  “发生了一点小插曲。”现在没有必要再瞒着唐婉了,我将在余露家里发生的情况跟唐婉说了一下。

  唐婉听完了之后问我:“之前打电话给你询问情况的时候,这些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

  “太过荒诞了,我哪里敢跟你讲,怕你身体受到影响。”我说,“在你身边,我才敢说出来。”

  “我猜周凯心里还是有余露,只是一直以来他不清楚,很多东西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失去的时候才会感觉到这个东西其实是生命中的一部分,就像是空气一样,就像是水一样,平常的时候没有感觉到这些东西有多重要,但是一旦没了,才会发觉这些东西在生命里不能缺少,这些东西虽然看着平凡,看着平淡无奇,但是真的很宝贵。”唐婉说。

  “现在明白了又能够有什么用,余露都已经走了,要不是他,余露也不会成了这个样子。”我心里其实还有一点埋怨周凯,如果周凯和余露不爆发冲突,不离婚,余露不去打掉孩子,她就不可能回老家,就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水库里找了三四天还没有找到余露的遗体,她的遗体到底到哪里去了?”唐婉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摇头,“我请了专业的搜救队伍,到水库里查探,但是还是一无所获。”

  “盒子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唐婉看到我身边的盒子,问我。

  “余露妈妈给我的,都是余露的遗物,里面有一些磁带,还有一些相片,在再有一些我们送给她的礼物。”我从这盒子里面拿出两张照片,再有一样小礼物放到唐婉的床头,“这些东西我们就各自分了吧,算是对余露的一些念想,我记得这个笔筒是你松给她的。”

  唐婉看着照片,看着礼物,沉默了许久,眼睛红红的,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跟我说:“武东也要回来。”

  “是因为余露的事情,所以他才要回来吗?”我说。

  唐婉点头:“没错,是因为余露事情,所以他才请了假回来,估计过三四天就能够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吧,余露走了,他肯定要回来。”我点头。

  陪着唐婉在医院里呆了一会儿之后,我回去了,我找了一个复读机,将余露的磁带放进去之后,听了一会儿。

  原本以为这些磁带都是一些学习用的磁带,但是并不是,都是一些录音磁带,里面都是余露录的音。

  “陈进是我的好朋友,唐婉也是我的好朋友,还有武东和周凯,我们几个人这一辈子要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开。”

  “我好喜欢周凯,但是感觉他似乎不怎么喜欢我,他喜欢的人好像是唐婉,不过没有关系,我会让他看到我的诚意,我要向他主动发起攻势。”

  “陈进这个人太笨了,唐婉明明喜欢他,他也喜欢唐婉,但是他就是不知道主动跟唐婉说出来,不知道表白,难道要让唐婉向他表白?唐婉都已经跟我说了,说她对陈进有好感,我真恨不得替陈进说出来。”

  “高考考完啦,我考的不错,陈进,武东,周凯,唐婉也考得不错,我们一定能够在同一个城市上大学,说不定我还能够和周凯在一个学校,甚至选择一个专业。”

  ……

  我从纸盒子里面选出一张我们几个人合影的照片,又选了一个我之前送给余露的小礼物,最后将纸盒子打包,到大门口的快递点寄了出去。

  这十几盘磁带里,大多数都是余露的一些心声,喜欢周凯,但是又不敢当着周凯的面,或者说是因为害羞不敢当着周凯的面说出来的自说自话。

  这些东西我留着不太好,我觉得寄给周凯会比较合适。

  唐婉的预产期提前了,我赶到了医院,守在了医院的门口,童望君,苏然都过来了,包括我爸妈,带着陈珂,还有陈乐也都守候在了产房的门口。

  “爸爸,小弟弟,小妹妹要出来了吗?”陈乐坐在我的怀里。

  “没错,你马上就有小弟弟小妹妹了。”我点头,心里紧张无比,已经有太多的意外发生了,我不想再碰到任何的意外,我很担心,哪怕江小宁请了全医院最好的产科医生过来帮助生产,但是我还是担心。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即便不能够顺产,但是还能够剖腹产,江小宁找的全院最好的医生,不会发生意外情况。”童望君似乎看出了我紧张的心情,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安慰我。

  “望君说的没有错,放心吧,提前一周的时间就住进来了,不会有事的。”苏然也跟着说。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哭声,又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第二声哭声,产房的门打开了,江小宁站在我的面前:“孩子很健康,大人也没有事情,你进去看看。”

  江小宁还没说完,我已经冲了进去,唐婉身上都是汗,我看了一下孩子,皱巴巴的,比较难看,只是扫了一眼之后,我就没再管孩子了,蹲在唐婉的身边:“感觉怎么样?身体要不要紧?”

  “有些疼。”唐婉眼角还有眼泪。

  生孩子,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

  “疼没事,我等会给你揉揉。”我说。

  “瞎说什么呢?”唐婉抬手要拍我,脸有些红,“那怎么揉?”

  我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尴尬的笑了笑。

  又是一阵忙碌,之后唐婉被推进了病房,两个孩子接受着各项检查,有苏然,童望君,我爸妈,还有江小宁的帮忙,事情进展的很顺利。

  我陪在病房里陪唐婉聊天,宽慰着她,病房的门突然推开了,武东走了进来,主动和我打了声招呼:“陈进。”

  “你回来了。”我看到武东,只说了这一句话。

  “刚回来的。”武东点头,“孩子出生了吧?”

  “出生了。”我点头。

  如果是放在以前,我和武东的状态不可能这样,但是现在,我和他好像没有什么话说一样,沉默了一下,武东从口袋里拿出两个东西递给我:“这是我给两个孩子准备的礼物,小小的心意。”

  “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吧。”我摇头,直接拒绝了。

  “拿着吧,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和唐婉的孩子,我就是他们的叔叔,给他们买些礼物是应该的。”武东将礼物放在了床头柜上,“我还有一些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了,下次等唐婉出院的时候我再过来。”

  武东离开了医院。

  顺产身体恢复的很快,两三天的时间,唐婉就可以下地走路了,这一天又是一大家子过来接她和孩子出院。

  出院的时候,我接到了刘爽的一个电话:“陈进,你要小心一些,吴所谓他可能要去找你,他刚才给我打电话,说要去找你的麻烦,听他的语气,他肯定会做不好的事情,你一定要当心。”

  “我会小心的。”我点头,“你自己小心一点,没什么事情不要出门。”

  医院门口这么多人,医院里还有保安,我不相信这会吴所谓会过来找我,他估计会到我别墅周围骚扰我。

  不过我还是非常的小心,让我爸妈,唐婉,苏然还有童望君他们走在我的身后,我自己则在前面,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人群。

  “陈进。”我看到人群中的武东,他站在一旁,没有过来,只是远远的注视着我,显得有些尴尬,不过还是主动和我打了一声招呼。

  我没有理他。

  车停在马路的对面,十字路口的灯是绿灯,我正要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车忽然冲了出来。

  我感觉这个车子里面的人似乎喝了酒,到了斑马线,而且还是绿灯,居然一点都没有减速,直直的朝我撞了过来,我只来得及将身边的人往后推了一下,眼看着车子就冲着我撞过来,武东突然跑了过来,抱住了我。

  人的反应速度跟车的速度根本就不能够相比,武东只是将我稍微的往前推了一下,车子就撞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

  我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腿有些疼,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斑马线边上倒了好几个人,武东更是躺在地上,膝盖扭曲,骨头都露了出来。

  轿车里面的司机被人拉了出来,是吴所谓,被人抓出来的时候,他还在笑。

  这个疯子,真的和亓君一样变态,居然开车撞人。

  事情就发生在医院门口,很快就有医生出来,将我和其他受伤的人送进了手术室。

  苏然,童望君,唐婉,我爸妈没有受伤,我脚上受了一些伤,骨折了,不过这已经是非常好得情况了,因为有武东的缘故,他替我挡了一些撞击力,我才没有被撞的那么严重,但是武东受伤很严重,还有两个路人,同样受伤也很严重。

  做完了手术之后,医生到了我病房,跟我说:“武东直接面对撞击,车子又没有减速,内脏伤了,他恐怕撑不过今晚。”

  我坐在轮椅上到了武东的病房,在他的床边,看着他,内心复杂无比。

  武东能够开口说话,但是精神状态很不好,看到我,他的眼神里居然有一些欣慰:“陈进,我对不起你,高中那会儿高考完了之后,晚上聚餐的时候,我在你的酒里……”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我拦着武东,他每说一个字,感觉就像是花了很大的力气一样。

  “对不起,做了这件事情,我真的感觉很对不起你,每一次想起这个事情,我都在后悔,为什么当时要那么做?”武东还在说,“害了你,也害了唐婉,还害了童望君。”

  “不要说这些了,我们现在都好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最终还是抓住了武东的手,“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跟我说,我帮你完成。”

  “没了,我未了的心愿就是向你承认这件事情,现在我终于说出来了,没了。”武东眼角流下,一行泪水,眼睛慢慢的闭上了。

  我喊了武东两声,没有得到回应,我抬头看到天花板,眼睛很酸。

  武东的葬礼上,我碰到了季天泽,季天泽走到我的身边,主动跟我说话:“你知道你家里的那个茶楼,是谁让我帮着买的吗?”

  我没有说话,季天泽这么说了,我大概能够猜测到是谁了,我看着武东的骨灰盒,心中很复杂,满是唏嘘。

  “是武东。”季天泽说,“那会儿他还没有那么多钱,我家里有钱,他要我帮你,我一开始不肯,毕竟好几百万块钱,还有要求买了茶楼之后不准改造,我当时还是一个高中生,钱再多也是我家里的,但是他跪在了我的面前,还说以后如果他还不起,就做牛做马来偿还。可能你还不知道,当时为了替你筹钱,他还偷偷的跑去卖血,偷偷的跑到工地去搬砖。”

  武东做了一件错事,但是后面却在用自己的一生来偿还犯过的错误。

  可是这个错事到了现在,或许不是一个错事,而是幸福。

  就因为这次突然而来的车祸,苏然,童望君,唐婉三个女人像是达成了某种协议一样,全都住进了别墅里,一人一个房间,没有说要和我领结婚证,也没有互相争吵,三个女人像是姐妹一样。

  和谐,和睦,幸福。

  每一晚,我都犯愁,有些时候,为了平衡,甚至四个人在一个房间,为此还特意让木工打了一张宽四米的大床。

  孩子满月的时候,我办了满月酒,莫雪,萧山,郑文森,刘媛,邵思琪,吴雪,刘爽,陈文静,陈辰,杨文迪,梁方鸿,江小宁等等,来了不少人,在酒店里足足摆了将近50桌。

  “徐恒的公司垮了,资金断裂了。”酒桌上,莫雪跟我说,“我和老郑出手,将手里的股份抛了出去,导致他公司的股票大跌,资金链断裂,不少讨债的人堵在他的公司,徐恒连夜想要出境逃走,但是早有人盯着他的行踪,在飞机场抓到了他。”

  “谢谢你们了。”这样的结果我没有多意外,有莫雪,有郑文森,还有方琼作为内应,徐恒又自己作死,他公司爆雷是迟早的事情。

  “公司的老总已经开除了是徐恒职位,而且林敏也和他离婚了,徐恒的一些资产全都被冻结。还有之前徐恒在公司里面做的一些其他不好的事情,我都留了证据,全都移交给了警方。”方琼说。

  干坏事的人,终于得到了惩罚,虽然这个惩罚不是老天的帮助,而是我自己的出手,不过最终能够让徐恒身败名裂,在牢房里待着,也算是解气了。

  唐婉抱着孩子走到了我的身边:“陈进,两个孩子出生一个月了,你还没有起名字,不能拖了。”

  “我还没有想好,翻遍了字典,我都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再等一等吧。”取名字真的是一个难事,不能够有谐音,想要取得好听一点,我翻遍了字典,也没想到该取什么名字。

  “要不叫陈实?”郑文森给了我一个建议。

  “这个名字一看就不好,陈实,诚实,现在男孩子叫这个名字,那不是等着以后被欺负吗?不行不行。”我立刻否决了。

  “你快点取名字。”唐婉催促我。

  我稍微琢磨了一下:“这样吧,女孩子叫唐思,跟着你姓,男孩子叫陈凡,怎么样?”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