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余露的妈妈:“小露走了。”

  余露的妈妈说这几个字的时候,声音很悲怆,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了一些不好的念头,但是还是不愿意去相信:“阿姨,你说的意思是余露到别的地方去了,她离家出走了?”

  “她去世了。”余露的妈妈说得更具体了一些。

  听到这几个字眼,我如遭雷击,整个人顿在了原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问道:“怎么回事?余露好好的,怎么会走了,是不是周凯?”

  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周凯,我觉得周凯是不是恼羞成怒,找到了余露之后,力求复合,余露没有同意,所以他对余露下了杀手。

  类似这样情杀的新闻过几天在头条上就能够看到,余露好端端的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走了,哪怕是有病痛,也不可能走得这么快,在农村里又没什么车,发生车祸的概率也很小。

  只能是仇杀了。

  “不是周凯,是小露到水库去考察的时候,不小心落了水,等人救起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余露的妈妈说,“你是她的朋友,她回来的时候还跟我提起过你,说你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她承包下水库,养了鱼之后,还要办农家乐,要请你过来吃地地道道的烤鱼。可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和余露的妈妈又聊了几句之后,我挂了电话,感觉天空一片昏暗,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想到余露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

  这太荒诞了,总感觉太过不可思议,太突然了。

  我没有多停留,立刻到了医院,唐婉离生产还有十天的时间,这会我已经安排她住进了医院,预产期是十天之后,但是谁也保不准会不会提前,我怕发生意外,所以就让江小宁安排了一个病房,一个单独的病房,提前让唐婉住了进来,平常江小宁可以帮着照看一下,童望君不忙的时候也可以帮着照看一下。

  到了病房的时候,童望君和唐婉正在聊天,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两个人比较融洽。

  但是我的心情一点都不好,进了病房之后,直接跟唐婉说:“余露走了。”

  唐婉顿了一下,似乎没有听明白我的话,就像我之前接到余露妈妈的电话时候的反应,我说的更明白了一些:“余露在水库里考察的时候,不小心落水了,人没有救回来。”

  “怎么会这样?好端端的一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真的吗?”唐婉坐了起来,看着我。

  她的第一反应和我一样,都是不愿意相信。

  “我刚才接到余露妈妈给我打个电话,应该是真的,错不了,我得要到余露家里去一趟,你好好的在医院里呆着。”我也想这个事情不是真的,但是事情并不会以人的意志发生转移。

  “我跟你一起过去。”唐婉要跟我一起到余露家里去。

  “你现在怀着孕,挺着一个大肚子,长途跋涉的,怎么能行?万一在路途之中你要生产了,还得抽个人出来照顾你,那不是添麻烦吗?你就在医院里好好的呆着,有什么事情我们电话联系就行了。”我没有同意。

  我看着童望君:“小婉就麻烦你照顾了,你要是忙不过来,就让我叫江小宁帮着照看一下,或者是联系邵思琪,让邵思琪稍微的帮下,她们都在武昌,都能够帮上忙。”

  “你去吧,我会照顾唐婉的,你不用担心。”童望君点头。

  我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开车直接往余露的老家去了,我有来过余露的家里,对这条路还比较熟悉,连续开了四五个小时,到了余露家里之后,我见到了余露的爸爸妈妈。

  两个老人的眼睛肿的厉害,而余露的遗体就放在屋子的中间。

  余露的遗体浑身发白,整个人的面貌没有怎么变形,估计落水之后几个小时之内就打捞起来了,身体没有走样,但是在水中待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对于人而言,肯定是承受不住的。

  我走到余露的身边,盯着她,眼睛发酸,疼的厉害,眼泪直接就流了下来。

  她还这么年轻,30岁,还这么美貌,人生才经历了一小半,还有一大半等着去享受,等着去生活,结果却成了这个样子。

  我泣不成声,想要将余露喊起来,想要让她睁开眼睛,再看一看我这个朋友,想要再和她一起喝茶,和她一起吃饭喝酒。

  可是再也不会了。

  屋外传来一些动静,我侧头看了一眼,是周凯。

  周凯终于找了过来,进了屋子之后,他一下就跪在余露的面前,伸手抚摸着余露的脸颊,给余露做心肺复苏。

  余露的爸妈哭声一片。

  没有用,一点作用都没有,人已经走了,救不活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去水库,为什么想着要养鱼?”周凯哭的撕心裂肺,用手不断的锤着自己的脑袋,扇自己的耳光,“都是我,都是我将你害成了这个样子,要是我俩不离婚,你就不可能回老家,你就不可能去水库,就不会遇到这样的危险,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我,我他妈的就是一个混蛋。”

  周凯下手很重,才几下嘴角就出血了,最后抓着余露的手,头埋在余露的身边,久久的不愿意起来。

  “这也怪不得你,都是命啊,孩子命苦,从小到大就没有过过几天好日子,好不容易上了大学,毕了业,结了婚,眼看就能够过上好日子,却离了婚。离婚就离婚吧,回老家就回家,只要孩子好好的,其他的也就没那么重要了。但是老天就是不给活路,水库平常风平浪静的,一点事都没有,更不可能说船一下就翻了,几十年了,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但是小露那天去水库,就起风了,还起了浪,船翻了,小露掉进了水里。”余露的妈妈说。

  余露家里还有其他人,我听到其他人也在议论:“水库里之前淹死过人,是那些淹死的人在作怪,可怜了孩子,这么好的一个孩子,那些东西怎么就不看一看?”

  对于这一点,我根本就不相信,我是无神论者,真要有鬼怪,为什么之前别人在水库的时候不发生意外?偏偏余露去的时候就发生了意外,难道说鬼怪就针对余露?

  余露这么好的一个人,性格开朗,又没做过什么坏事,没有伤害过人,真要有鬼怪,也不该将她拉下水。

  发生这个悲剧的原因只能是意外,但是这个意外太让人不愿意去相信了,好人为什么就这么不长命?

  我和周凯两个人留在余露家里,帮着处理余露的后事。

  我睡在余露家的楼上,半夜的时候,突然被余露的妈妈叫醒了,余露的妈妈非常的惊慌推开我的门:“小露不见了。”

  我听到余露妈妈的这句话,感觉浑身的汗毛一下就竖立了起来,立刻穿好衣服跑下了楼,发现原本放在堂屋,准备第二天去火化的余露尸体不见了。

  我头皮有点炸裂,又想起来白天余露家的亲戚说的那些话,难不成这个世界真的有鬼怪,余露又复活了,自己走了?

  但是我旋即又觉得这个想法有点过于荒诞,问余露的妈妈:“阿姨,周凯呢,他在房间里吗?”

  “我还没去看。”余露的妈妈说,她大概也明白我的意思,立刻往楼上跑。

  我跟在了她身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