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你看着我好,觉得我成功,觉得老天眷顾我,但可能这些都只是表面的存在,其中的艰辛你根本就没有看到。”我摇头,并不认同周凯的话,“你只看到我光鲜的一面,没有看到我为此付出的努力为此承受的担惊害怕。”

  “你付出了什么?我并没有看出你付出了什么东西。蒸菜馆不是你自己的资金,是别人给你筹措的资金,电影也是小制作成本,但是却快要突破30个亿了,你能从这个里面至少能够拿到十个亿的利润,就连那些知名的导演都没有说达到30个亿的票房,你轻轻松松的就达到了,难道这还不幸运吗?”周凯说。

  “每一份运气背后其实都蕴含着能力,陈进有能力,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成就,并非单单只是因为你所认为的运气。”唐婉为我说话,“不要羡慕别人,别人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是因为他们为此付出了,现在得到的这些东西都是应得的。”

  “包括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他应得的?”周凯带着嘲讽,对唐婉说“你们两个没有结婚吧,可能连结婚证都没有领,但是你却为他怀了孕,而且看样子都已经有七八个月大了。你身边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多优秀的人一直等着你,一直看着你,没见你说多留意他们一眼,但是对于陈进,你却给了他这么多特殊的关注,我实在是有点难以理解,为什么他能够有现在这样的成就,能够有十家蒸菜馆,能够有一家票房几乎要破30个亿的公司,甚至身边还有这么多女人,哪怕没有领证,也愿意为他生下孩子,还为他说话。”

  “这到底是为什么?除了运气之外,我实在想不到他哪里配拥有这些东西。”

  “你别管我配不配拥有这些,这都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多大的关系,你如果今天是来质问我,是来怀疑我的,是来抱怨不公,那么你可以走了。”我不想回答周凯的问题,也不想去和他辩驳什么,没有必要。

  如果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情,或者说是我和周凯两个人的友谊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么或许我还会和他争辩几句,还会和他辩论一些事情,甚至跟他解释。

  但是现在我和他之间的关系连表面的客套都不存在了,几乎等同于陌生人,那么我为什么还要跟他解释,为什么还要忍受他的抱怨?

  辩论赢了又能怎么样?辩论输了又能怎么样?心理上的成就感,我不在意。

  就像是网络上发生了一些骂战,两个互相叫骂的人明明没有任何的交集,却能够连祖宗18代都骂出来,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去骂人,为了一个事情争执的面红耳赤,恨不得拿刀过去,逼着对方承认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

  一个说聂远的演技好,一个说霍建华的演技赞。

  互相不服,骂的昏天暗地。

  可实际上有必要这么去做吗?承认了又如何,不承认又如何?

  实在是没有必要,和一个注定不可能有过多交集的人,甚至是一点交集都没有的人争论这些事情,完全就是浪费时间,浪费口水,浪费情绪。

  人不应该被情绪主导,而应该主导情绪。

  “是啊,你现在成就不一样了,心态不一样了,对这些事情可以不用关注,我说的这些话你连反驳的意愿都升不起来,甚至连一点争辩的情绪都没有。”周凯似乎也明白我为什么不和他争论,“我过来的目的,唐婉刚才打电话也已经跟你说了,何必又要明知故问呢?”

  “你如果过来是为了余露的事情,抱歉,我不会告诉你。”我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你之前打过电话了,我已经回绝你了,你现在跑到这里来当面问我,结果还是一样的,我不会将余露的情况跟你说。”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现在她生气躲着我,不见我,我有多焦急?”周凯质问我。

  “你没有资格说这些话,你也知道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但是你是怎么对她的?她肚子怀了你的孩子,你对她不闻不问,逼得她不得不到医院里面去打掉孩子,现在又过来想要假惺惺的追求她,想要挽回她,你不觉得你是在将余露当做备胎吗?”我说,“之前你和唐欣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说想着关心余露,怎么没考虑她的感受,没像现在这么在意她的去向?”

  “是我错了,我总以为自己和余露之间没有感情,我和她之间不过是因为习惯才结合在一起,我喜欢的是小婉。”周凯看了一眼唐婉,又继续说下去,“我将唐欣当作是小婉的替代品,将自己对小婉的爱,放在了唐欣的身上。”

  “哪怕小露怀孕的时候,我仍旧不知悔改,仍旧没有看清自己的内心,导致她和我离婚,到医院去将孩子打掉了,孩子没了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是在意余露的。”

  “你到底是在意孩子还是在意余露?”我问。

  “有什么区别吗?这其中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孩子是我和小露的结晶,我爱孩子,同样也爱小露。”周凯说,“再后来,时间慢慢的推移,我愈发肯定自己内心在意的是小露,并没有说因为和她离婚了就忘记了她。”

  “唐欣检查出来子宫壁比较薄,怀不了孕,这一辈子可能没有孩子,我跟她提出分手,不搭理她,她以为是因为孩子的问题,所以我才不愿意搭理她,所以才疏远她,其实并不是,深层的原因是因为小露,是因为我和小露分开了之后,才察觉到我和她之间感情已经融进了骨髓之中,之前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这些,分开后才感受到。”

  “你说的这些话谁又知道真假,谁知道你找到了余露会不会又欺骗她?”我说,“你走吧,不用再问余露的下落了,我不会告诉你的,你想要知道她的下落,就让她亲口跟你说。”

  “你这是要报复我?”周凯站了起来,盯着我,“陈进,你这是要看我的笑话。”

  “我没有想要看你的笑话,只是觉得如果余露愿意原谅你,那么她自然会告诉你她去哪里了,不用我来插手。”我说,“感情的事情外人帮不上忙,只能自己去解决。”

  周凯转身出了别墅。

  “我觉得他说的话有一定的可信度,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距离产生美,哪怕是夫妻之间,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也会觉得彼此有些不顺眼,小别胜新婚。周凯之前和余露一直在一起,余露对他太上心了,他觉得一切理所当然,没觉得余露多重要,等到余露离开了他,他才察觉到那份情感。”周凯走了之后,唐婉跟我说。

  “或许吧,其实周凯的话我也愿意去相信,但是就像我刚才跟他说的一样,感情的事情外人最好不要插手,余露如果愿意原谅他,那就原谅他,如果不愿意原谅,我们从旁劝说,或许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害她。她和周凯两个人的婚姻不就是如此?因为我们一直觉得他们两个人绝对会在一起,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吗?”我说,“余露是回老家,周凯真要想找她,自然能够找到。”

  门外传来汽车的声音,我站了起来,往窗外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苏然的奥迪车开进了院子里。

  苏然过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