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以往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确有可能不认识就结婚,甚至到老都在一起,没有发生什么大的矛盾,但是时代背景不一样,情况不一样,那会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些框架在人的心里根深蒂固了,要是父母的命令都不听,很可能就无法生存下去。”我说,“现在不一样了,讲究尊重,哪怕是父母对子女也要给予尊重,不能够因为生了孩子就决定孩子的一生,有一些明显不合理的情况,甚至只要等孩子到了18岁,他们就有自己决定生活的权利。”

  “再有一个就是那个时候女人讲究三从四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怕自己的男人再不对,但是在这种纲常之下,也会将委屈受着,不会说要闹到吵架离婚的地步。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讲究男女平等,女人的权利和男人上升到同等地步,甚至比男人还要高一些,觉得男人对不起她,肯定就不会像古人那样将委屈藏在心里,会爆发出来。”

  “古代的女人太可怜了。”唐婉说。

  “现在的男人太可怜了。”我顺嘴说了一句。

  “我看你就过得很好的,你哪里可怜了,还有周凯,他就不是人,这么久了,居然才跟余露我说出实情,他要是一开始的时候拒绝余露,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唐婉说。

  “有些时候,习惯了一样事情,并且大家都认可的时候,再想要主动的去发生改变会有一些顾忌。”我说,“或许在周凯的眼里还有一种考虑,觉得和余露在一起了,离着你可能就近了,又或者说,他对余露其实是有感情的,只是藏在他内心的深处,他不知道而已。他一直以为他对余露没有感情,对余露只是习惯,对你才有感情,说不定,这都是他的错觉。”

  感情的事情太难说了,两个人在一起,说到底不过是互相看对眼了,能够舒舒服服的一起生活,爱情这两个字太过玄乎,是理论上面的东西,就像是空气一样,看不见摸不着,的确存在,但是很难被发现,只有生活的感受才是最为直接的表达,才是最为准确的爱情体现形式。

  我和余露约好的地方是在一个茶馆,我到的时候,余露已经到了,就在茶馆的楼下等着我和唐婉,就她一个人,没有其他人。

  下了车之后,余露看到唐婉,很惊讶,盯着唐婉的肚子看了好一会儿:“你肚子里面怀的是宝宝?”

  “是宝宝,我怀孕了。”唐婉点头。

  余露又看了看我,问唐婉:“孩子是陈进的?”

  “是我和他两个人的孩子,龙凤胎。”唐婉点头。

  余露立刻走到了唐婉的身边,两个人手挽着手。

  也不知道她们两个人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子,一开始上楼的时候,还跟我并排着,但是两个人说着话,说着话,就落在了我的后面,似乎有一些话要避讳着我来说。

  到了茶楼的包间,我坐下了好一会儿,她们两个人才进来。

  “你们就算有话要说,也不用在外面说吧。坐在沙发上面聊天不是更好吗?”我给两个人泡了一杯茶水,“有什么话非得要避讳着我的?”

  “有一些女人才能够聊的问题,当然得避讳着你。”余露说,“你和唐婉两个人没有结婚,唐婉之前发生的车祸,遇到那样的情况,医生说很可能坏不了孕。现在怀孕了,这两个孩子必须得生下来。”

  “肯定得生下来,只有两个月就是预产期了,不生下来还能够怎么样?”我点头,不知道余露怎么突然提这个事情,而且她说话的语气,不像是询问,更像是叮嘱。

  “生下来也不能够,不只唐婉一个人照顾,你也得照顾,你是孩子的爸爸,不管你和唐婉最后结不结婚,但是孩子的抚养费你必须得出。”余露又说。

  “出,肯定得出。这些都是正常的,而且也都是我的责任,我肯定会出的。”我还是点头,余露说的这些,其实不用她跟我说,我也都会去做。

  “陈进。”余露又看着我,喊了我的名字。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只管说,我都听着。”我觉得余露是有一些事情要提醒我,她用这些提醒来替唐婉讨回公道,这也是正常的。

  毕竟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而且从怀孩子这方面来讲,两个人没有结婚,女的又怀了孩子,这对女的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又或者说是名誉上的伤害都比较大,女人承受的要多一些,无论余露说什么,我肯定都会去做,不管是抚养孩子,还是说别的一些问题。

  “你和周凯一样,都是渣男。”余露骂我。

  我稍微顿了一下,没有想到余露会这么说,我还以为她又要交代我照顾唐婉,或者说是照顾孩子,没有料到她会骂我是渣男。

  但是她说的又没有错,我只能苦笑着,点了一下头,喝了一口茶水,掩饰脸上的尴尬。

  我没反驳,也反驳不了,余露说的没有错,我的确是渣男。

  优柔寡断,该断不断,和多个女人纠缠不清,这就是渣男。

  “不过你比周凯要好,至少你愿意承担责任,也愿意顾着每个女人的想法。”余露又说,“而且你身边的女人比我也要好,比我要大方,如果是我的话,我做不到她们这种程度,我也不会像唐婉一样,在没有得到你许诺的爱情宣言的时候生下孩子,没有爱情,我宁愿不要孩子,不想孩子没有爸爸。”

  “所以你应该更加珍惜唐婉,她没有找你要名分,没有逼着你非得要结婚,没有逼着你说将资产转给她,要是换了旁的女人,恐怕会找你索要这,索要那。”

  “放心吧,我肯定会照顾好她的,包括我的孩子,我都会照顾得好好的。”我点头。

  “我相信你,你是一个有责任的男人,其实你与周凯有一些相似,但是也有根本的不同,周凯从来没有想着承担责任,他追求的只是心里的爱情,哪怕做了一些对不起旁人的事情,但是也无关痛痒,但是你不同,只要是和你有纠葛的女人,先不谈有没有爱情,但是至少你会承担责任,不会逃避,哪怕和旁的女人发生了联系,但是你也会对该负责任的女人负责任,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为什么会和那么多女人纠缠不清的原因。”余露说。

  “但是这样藕断丝连,纠缠不清,很容易被人诟病,女人似乎都不喜欢这样的男人。”我说。

  “也不能说所有的女人都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只能说是大多数的女人都不喜欢这样的男人,现在讲究的是男女平等,女权意识比较强烈,讲究一夫一妻,女人喜欢被专一的对待,不想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不想和别人分享一份爱。”余露说,“所以说你是幸运的,唐婉,你的前妻童望君,还有苏然,她们不都在你的身边吗?明知道彼此的存在,但是也没有说大打出手。”

  余露说的这些话,跟萧山说的那些话,本质都差不多。

  又随意的聊了一会儿,余露开口说:“我打算回老家。”

  “是打算回老家待一段时间?挺好的,城市里呆着有一点闷,回家转一转,陪一下父母也是好的。”我点头,“等休息好了再回来。”

  “我不打算回来了,以后就打算在家那边发展。”余露说,“我已经将工作辞了,房子也退了,行李我都已经收拾好了,放在火车站暂存着。是因为想着离开前最好和你们这些朋友再见一见,至少要告知一声,所以才给你打电话,约着出来见一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