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的没有事吗?”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

  “没有事,就是孩子在肚子里面动弹,肚皮就鼓起来了,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不要这么大惊小怪,这个时候要是生产,那就不是正常的生产,是早产,对孩子不好。”唐婉点头,掀开了宽松的衣服,露出肚子,“你看见了没有,肚子都变形了,你儿子还在肚子里面乱动弹,你赶紧跟他说两句,让他不要踢我。”

  唐婉的肚皮的确在动,里面像是有个小人在伸展身子,空间狭小,不小心撑起了肚皮。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在动弹,说不定是女儿。”我说。

  “女儿一定非常的文静,哪会像男孩子那样调皮?”唐婉不同意我的意见,低头对着肚子说,“不要调皮了,你要是再调皮,等你出来,爸爸就该打你的屁股了。”

  我手轻轻的摸在唐婉的肚皮上,唐婉肚子里面的孩子往上面顶了一下,正好碰到我的手,这种感觉很微妙。

  我已经有了两个女儿,有了陈珂和陈乐,但是她们出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她们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的,我已经记不得了。

  八九年的记忆成为空白,像是得了间歇性失忆症一样,选择性的忘记了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想起其中的片段。

  那场醉酒,似乎酒里面掺杂了让我失去记忆的毒药。

  现在唐婉怀孕,我又重新做了一回父亲,重新感受了一次为人父的感觉。

  很好。

  我忽然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情况,其实在之前我和童望君身上也发生过,只是后来发生了意外,童望君肚子里面的孩子没了。

  “你怎么叹气?”唐婉问我。

  “我想起了童望君,她之前也怀孕了,但是发生了意外,肚子里面的孩子没了。”我站了起来,“抽个时间,我俩还是到鄂市去吧。”

  “你不是不同意我回鄂市吗?怎么这会儿又同意了?”唐婉有点奇怪。

  “我有点担心再发生类似于童望君那样的意外。”我说,“到鄂市去,让我妈照顾你,这样我也放心些。”

  我想到了吴所谓,童望君已经发生过一些意外了,虽然徐恒的手段不是那么直接,而是通过计谋,让童望君的精神受到影响,从而导致童望君的流产。

  但是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童望君的孩子没了,我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再发生,这会儿我担心的不是徐恒,而是吴所谓,我担心吴所谓成为亓君那样的人。

  我别墅的位置吴所谓知道,周围有摄像头,能够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但是就怕吴所谓走极端,我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待在别墅里面陪着唐婉,如果唐婉能够回鄂市,我还能够让我妈照看一下她,有两个人一起,吴所谓犯罪的冲动就会小许多。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恶魔,看到好多东西,想要占为己有,被别人骂几句,甚至想着要捅死别人,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想要拖到小树林或者是带到酒店里面去,只是因为道德还有法律的原因,让一些人心里有顾忌,这些作恶的冲动没有实施出来。

  可是当心里的欲望冲破了对法律的畏惧,冲破了对道德的畏惧,周围的环境又恰好合适的时候,危险就会发生。

  “我怀孕的事情你告诉阿姨合适吗,到时候阿姨问你,你怎么解释?”唐婉跟我说。

  “能怎么解释,你肚子里是我自己的孩子,实话实说就行了,用不着怎么解释。”我说,“只是我有点担心让我妈照顾你,你你会不会不太习惯?”

  “没什么不习惯的,我就是担心阿姨会累。”唐婉没怎么反对,“我经常住在这里也不太合适,回鄂市要好一些,你和苏然两个人之间的问题,我夹在中间,只会让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更大,留一些空间出来,让你们两个人好好的心平气和的解决,会比较好。”

  “等过几天我给我妈打个电话,先说一下情况,到时候再跟你说一说这个事情。”我跟唐婉说。

  我的确有点耻于开口跟我妈说这个事情,我是他儿子,我在外面与这么多女人纠缠不清,现在唐婉肚子里面怀了我的孩子,我和唐婉的关系又处于这样不尴不尬的地步,没有结婚,甚至于说连男女朋友可能都称不上,也不知道我妈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会怎么说我。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一下,居然是余露给我打过来的,唐婉也看到了我手机上面的联系人,我没有立刻接通,跟唐婉低声说了一下:“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余露联系了。”

  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因为觉得余露正好打电话给我,应该是有一些事情,跟唐婉说了之后,我立刻接了电话:“你最近怎么样,你这个电话打来的时间正好,唐婉从国外回来了,找个时间,我们聚一下吧。”

  余露和周凯的事情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过问,但是可以想象他们两个人之间关系肯定还是处于那样尴尬的地步,也不能说尴尬,尴尬至少还带着一些暧昧,还有联系,但是我想余露和周凯两个人之间已经彻彻底底的断干净了。

  他们之间,更像是大多数分手的情侣,或者离婚的夫妻,决裂了。

  我和唐婉吵架,或者是和童望君吵架,再或者是和苏然之间闹矛盾,彼此之间至少还有一些纽带,还有一些缓和的余地,能够说上两句话,偶尔还会联系一下,没有达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但是我感觉余露和周凯两个人之间似乎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有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趋势。

  “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也是因为这个事情,想着和你们聚一下。”余露也有这个打算,“你现在在武昌吧,现在有时间吗?我请你和唐婉两个人喝一杯。”

  “唐婉身体有些不太方便,就不喝酒了,我们找个地方喝点茶叶,聊聊天吧,我知道一个地方,环境还不错,我等会儿给你发位置,在那里集合。”说完了这些之后,我挂了电话,用微信给余露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她和周凯两个人之间,现在怎么样了?”唐婉问我。

  “还能够怎么样?余露肚子里面的孩子都已经打掉了,如果孩子没有打掉,或许两个人还有缓和的余地,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我叹了一口气,“稍微的收拾一下吧,我们和她见个面,大家也好久没有联系了,聚个会,聊一聊,挺好的。”

  “她一个人,还是和周凯两个人一起?”唐婉问我。

  “她没有提,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她一个人。”我说。

  唐婉跟着也叹了一口气:“都是我姐,要不是我姐,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他们两个人谈了那么久,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

  “跟你姐的确有原因,但是主要的原因也不是你姐。”我说,“说到底还是周凯的问题,这会儿发现了问题,他们两个人分开了,的确有一些残忍,但是即便这会儿他们两个人之间没有爆发出矛盾,等到将来,这种矛盾终究还是会爆发出来,他们两个人的结合本来就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习惯。”

  “以往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好多人结婚之后才第一次见到丈夫,第一次见到媳妇,但是也相处的比较融洽,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相处了这么多年,最后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却立马又离婚。”唐婉换上了出行的衣服,穿上了鞋,跟我到车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