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站了起来,看了一下苏然,我知道她说这样的话是在让我走。

  我本来想要问一问苏然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她决定怎么了处置或者说面对这个事情,但是想了想,我还是没有问出来。

  这个时候我逼着苏然表态可能会将事情给弄砸了,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先要静下心来想一想,思考一下。

  苏然没有骂我,还这样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已经很难得了。

  “那你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我跟苏然说了一声,出了门。

  我开车到超市,买了一些东西,又在超市旁边的一家书店里买了一些关于孕妇知识的书,10月怀胎知识百科全书,怀孕吃什么,0到3岁适用育儿全程指导,也不管用不用得着,全部都放进购物车,结账之后丢到车上,开车回了别墅。

  唐婉在屋里,坐在沙发上,身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小袋子的毛豆,边上摆了一个碗,电视开着,正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剥毛豆。

  “你看电视就看电视,你怎么还做这个事情?毛豆放着,你不要,动我来剥。”我忙走了过去,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沙发上,从唐婉的手里接过毛豆。

  “没那么金贵的,我只是怀孕了,又不是不能动,剥一下毛豆还能够锻炼一下手指头,活动一下身子,你不要这么紧张,弄得我好像是一个废人一样。”唐婉抓了一把毛豆放在身前,继续剥着,“你没看国外那些怀孕的,有的人都快要生产了,还挺着一个大肚子去冲浪。”

  “个体是有差异的,国外的那些人,哪怕是女的,身体也壮的很,再说,既然怀孕也去冲浪,肯定是经常运动,身体素质比较好,挺着大肚子去冲浪没有问题。你看着别人怀孕了挺着大肚子出去冲浪,出去各种浪,然后自己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判断,也跟着那样做,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孩子的不负责。”我说,“这种事情不能学,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人与人都是不同的。”

  “我也没说要学着人家去冲浪,那个样子的确很吓人,万一一个浪头打过来,落在了肚子上,肚子里面的孩子就危险了。”唐婉说,“但是像现在这个样子,剥一下毛豆,稍微活动一下,我觉得还是挺有好处的。”

  我将唐婉面前的毛豆又拿了过来:“想要活动,也不用剥毛豆,你真想要活动可以,在屋里转一转,或者在院子里稍微的散下步。”

  唐婉擦了一下手,看着我我:“我突然有一点害怕。”

  “怕什么,是害怕生孩子吗?”我说。

  “不是害怕生孩子,关于生孩子的那些视频我都没有看,因为我怕看了之后心里会有一些阴影,会畏惧生孩子。到时候到医院里去,听从医生的安排就行了,不可能说那么多女人都生了孩子,就我矫情,觉得生孩子痛,觉得生孩子不好。”唐婉说。

  “生孩子是老天给女人的使命,也是老天送给女人的礼物,虽然中间可能会有一些疼痛,但是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不经历风雨怎么能够见彩虹,不经历磨难怎么能够取得成功?不经历生孩子的痛苦,怎么能够体会到生命的可贵?”

  “那你是害怕什么?害怕孩子生出来之后会歪瓜裂枣,还是害怕孩子生出来之后会得什么病?”我问唐婉。

  “呸呸呸,你刚才说的这些话,全都不对。我每个月都要去体检,常见的遗传病先天性疾病能够排除,不会发生你说的那种情况,这种事情你怎么能够随意的乱说,孩子不只是我的,也是你的,他们是你的儿子,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诅咒他们?”唐婉似乎有点生气了。

  “我也不是诅咒他们,我就是随意的一说,我哪会诅咒自己的孩子,你放心,他们生下来之后绝对白白净净的,长得都像你,像你一样那么好看,像你一样大长腿。”我忙说。

  “以后不能够再说这些话了,否则将来等孩子出生了,我就跟他们说说他们的爸爸是不靠谱的,在他们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这样说话,到时候孩子听了得多寒心。”唐婉警告我,“说不定就不认你了。”

  “我是他们老爹,他们不认我,认谁?我以后绝对不会这么说了,我天天都说他们两个会健健康康的成长,男的长得帅气,像是胡歌,女的长得漂亮,像是迪丽热巴。”我连连点头。

  “你又在胡说了,一个长得像胡歌,一个长得像迪丽热巴,那还是我们两个的孩子吗?那就成了别人的孩子。”唐婉发现了我话里的逻辑错误。

  我不敢再随意的开口了,专心的剥着毛豆。

  “我担心害怕的是如果孩子生出来了之后,你还会不会这样对我,会不会舍不得我剥毛豆,会不会担心我的安危。”唐婉说。

  “你想多了,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担心你的安危的。”原来唐婉担心的是这个,我立刻安慰她,“不要想那么多,怀孕的时候女人的确容易多想,你得试着让自己的心境开朗一些,这样才不会抑郁,才不会产生心理健康问题。”

  毛豆剥好了之后,我去厨房洗了菜,蒸了饭,按着这两天看的孕妇知识,给唐婉准备了饭菜。

  吃饭的时候,唐婉问我:“你有没有联系苏然?”

  “联系了。”我点头,“我刚从她那里回来。”

  “她有说什么没有?”唐婉说。

  “没有说什么。”我摇头,“你不用担心这个事情,好好的在别墅里呆着就行了。”

  “如果她不同意,或者是和你闹别扭,你跟我说,我搬出去就行了,我又不是没有地方住,在鄂市同样有地方住,我自己收拾起来不方便,我可以请一个家政公司,让他们帮着我收拾,或者是找一个阿姨,让她照顾我,给我做饭,给我拖地,打扫卫生。鄂市消费水准又不高,一个月四五千块钱就能请个阿姨,又不要她做其他的事情就,只是做下饭,打扫一下卫生,我觉得还不错。”唐婉说。

  “那么多请保姆的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你都没有关注吗?保姆虐待孩子,打孩子,强制的喂孩子吃饭,孩子用的奶嘴保姆也偷偷的喝里面的奶粉,甚至还有保姆纵火的事情,保姆毕竟是外人,保住准她受到什么刺激,哪天心情不好就会发生一些意外。”我说,“别老是想着回到鄂市,就留在这里吧,我能够照顾你,至少我比保姆靠谱。”

  不管是孕妇还是孩子,我觉得交给外人始终不放心,哪怕在家里装个摄像头,用处其实也不大,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摄像头的作用顶多是充当一个证据,意外发生的时候很可能不在身边。

  “那你和苏然怎么办?你跟她说了我的事情之后,她是怎么说的?”唐婉问我。

  “她也没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等一等吧,这个事情对于她而言可能也比较有冲击。”我这会儿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够被动的等待着结果。

  唐婉忽然低声痛哼了一下。

  “怎么了,怎么了?”我一下就紧张了,忙跑了过去,蹲在唐婉的身边,“是不是要生了?”

  “还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才会生产,哪有那么快,你儿子在踢我。”唐婉嗔怪的看了我一眼,摸着肚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