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用手拉了一下上面的盒子上的锁,很结实,没有拉动,转身又到屋里找了一会儿,在柜子里找到了一把老虎钳,将铁盒上面的锁弄坏之后,打开了铁盒子。

  盒子里面有几张百元的钞票,不过不是很多,还有一个钻戒,一条黄金项链,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纸,上面写了文字。

  我没有看钞票,也没有看钻戒和黄金项链,直接拿起了盒子里面的纸看了看。

  从头看到尾之后,我默默的收了这张纸,将铁盒子的盖子又盖上,里面的钱,钻戒,还有黄金项链,我没有动,只是将纸拿了出来。

  那个铁皮盒子的确是亓君藏在床底下的。

  上面没有写他的名字,但是纸张上面记录的事情与亓君有关,都是亓君写下来的,一些零散的笔记。

  纸上面主要记录了三个信息,第一个是一些慢性药剂,长时间服用之后能够让人死亡,就连尸检的时候,都看不出什么情况。下药的方式也写了下来,包括是下在饭菜里,或者是下在水里,都记录了下来。

  另外一个就是转移资产的问题,亓君同样在纸上写了下来,最后一个则是关于苏昌民的事,亓君同样有记录。

  苏昌民的行踪,用什么样的办法不声不响的解决掉苏昌民,这些全都记录了下来。

  虽然亓君记录的事情有一点碎片化,不是像写小说或者是写日记那样,而更像是烂笔头,将想到了一些事情记下来,但是能够让人读懂。

  我真的没想到,亓君死了这么久,他的秘密以这样的方式被发现。

  从苏昌民死的那一刻,我就有些怀疑,怀疑苏昌民的死跟亓君有关,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警察也没有调查出什么,拿亓君没有办法。

  大多数人都认为苏昌民遭遇了打击之后,选择了跳楼结束了自己的性命,是自杀,他跳楼的动机非常的充分,没有往其他的方面想。

  可实际上,是他杀。

  门外传来动静,我走了过去,打开了房间的门,苏然站在门外,她回来了。

  “就你一个人在屋里吗?小沫不在家?”苏然看了看屋里的情况,问我。

  “刚才她朋友给她打电话,她出去玩去了。”我说,“你进来把门关上,我给你看个东西。”

  “看什么东西,这么神秘?”苏然带上了门,换上拖鞋,进了屋。

  我拿起桌上的铁盒子给苏然看:“这里面的东西,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然打开铁盒子:“这个戒指还有这个项链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放在这个铁盒子里?这个铁盒子你从哪里找到的?”

  “这个铁盒子是苏沫打扫卫生的时候从床底下发现的,应该是亓君藏在床下面的。”我说,“我用老虎钳打开看了看,发现里面有这些东西,我觉得亓君应该不会将他自己的钻戒或者是金项链藏在这个铁盒子里,这两样东西你有没有听苏沫说过?”

  “小沫的确跟我说过这个事,不过这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她说家里丢了一些东西,就有一条金项链,不会就是这个项链吧?”苏然拿起了金项链,仔细看了看,确定了些,“是这条没错,这个项链本来是小沫买个叔叔的生日礼物,放在家里忽然不见了,上面有叔叔的名字,小沫之前一直以为是丢了。”

  “放在家里的东西,一般不会丢。”我说,“估计是亓君趁着苏沫不注意,偷了之后放在床底下藏了起来。这一条金项链也值个好几万块钱,之前亓君在苏沫家里过得不舒坦,要看她家人的脸色,手上估摸着也不是很宽裕,会做这些事情,并不奇怪。”

  苏然将项链放回了铁盒子里,叹了一口气:“一家人还要做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婚姻又有什么意义?当初叔叔,还有婶子他们真不应该替苏沫找一个上门的女婿,让小沫自己选择,恐怕她的婚姻会更加的幸福,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小沫也不会变得这么顽劣,变得这么叛逆,有一个她喜欢的人在身边,她肯定能够收心。”

  苏然说的话的确有一定的道理,强扭的瓜不甜,苏昌民为了让自己有后,就要找一个进门女婿,让孙子跟着他姓,可实际上真的有意义吗?

  不过是心理作用而已。

  虽说男女平等,但是社会现实不会因为一句口头的宣传就真的成为这样,大多数国家都是男权社会。

  孩子跟着父亲,甚至有些国家就连妻子也要跟着丈夫改姓。

  外孙的名字和户口改到自己的名下,外孙就真的是自己的了?

  还是亓君的。

  这些做法不过就是自欺欺人而已,寻找一个心理安慰,让自己能够好受一些,包括那些没有孩子,只是领养孩子,或者说是认干儿子的人,大多也倒是类似于此。

  需求一个慰藉。

  苏昌民以为招进来一个女婿就有后了,可是现实的情况却是这个女婿害得他家破人亡,不仅他因此丢掉了性命,就连家产差点也被亓君转移得一干二净。

  “我这里还有一些东西,你也看一看。”我将口袋里面的纸拿出来,递给苏然。

  苏然坐在沙发上,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但是当看到纸上的内容的时候,脸色一下就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我:“我叔是亓君谋害的?”

  “亓君最有作案的嫌疑,再加上这些纸上的内容都是他自己记录下来的,应该是他错不了。”我点头,“他甚至还想着要用慢性毒药来解决苏昌民一家,如果不是正好公司发生了一些变故,让亓君得到了另外的机会,恐怕到时候丢掉性命的就不会只是苏昌民一个人,包括苏沫还有她妈妈,一家子都有可能遭到亓君的毒手。”

  “没想到他这个人心思如此的毒辣,就算我叔叔一家对他再如何的不礼遇,至少给了他工作,给他住的地方,他居然就这样回报。”苏然很有感叹。

  “升米恩斗米仇,本来就是如此,人的尊严受到了侮辱,心里就会变得扭曲,有一些原本很正常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就是在针对他,就是在小瞧他,就是在打他的脸,长久压抑下来之后就会爆发。”我坐在苏然的身边,“将这些证据提交给警察,苏沫,还有她妈妈,包括一些外人对你的误会就会解除。”

  苏昌民跳楼,不少人,包括苏沫一家,还有一些工人,心里都觉得是苏然的错,是因为苏然逼迫的太狠了,在苏昌民遇到困难的时候没有帮助他,而直接将公司的控制权夺了过去,所以才会导致苏昌民想不开,被逼得走投无路,选择跳楼。

  包括警察调查的时候,亓君也是这么说的,将责任全部都推到了苏然的身上,苏然身上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一直为了这个事情耿耿于怀。

  现在拿到了证据,苏然洗脱了嫌隙,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只要将这些证据提交给警察,压在苏然身上的那些流言蜚语就会烟消云散。

  “你觉得这些东西应该交给警察吗?”苏然问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话。

  “这些都是亓君杀人的证据,交给警察你就能够沉冤得雪,压在你身上的那些流言蜚语就会烟消云散,你也不会再被人误会,当然要交给警察。”苏然的话让我顿了一下,不过最终我还是点头。

  “你老实跟我说,亓君怎么了?”苏然看着我,她的眼神,让我有一些慌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