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大的资金操作,而且不单单是我们手上握有徐恒公司的股份,包括其他的公司,甚至是徐恒自己的手上,同样也有公司的股份,万一别的人也这么做,或者是在发生一些意外,损失就会非常的大,毕竟金融的事情谁也保不准一定会赚钱,风险就是金融的另一个代名词。”萧山说,“其实我中间有和这个女人联系过一次,想要找她合作一个项目,但是你知道她怎么说吗?”

  “莫雪怎么说的?”我有点好奇莫雪和其他的人说话的方式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看萧山的模样,绝对称不上好。

  “莫雪不是我这个圈子的,她的圈子比我的圈子还要往上一些,她家里的背景不简单。当时知道她也投资了你的蒸菜馆,我就试着跟她联系了一下。”萧山说,“我有一个投资的项目,其实不需要莫雪的资金也行,我只是想要利用她的背景作为保驾护航的措施,所以就跟她联系上,让她意思意思一下投资500万,第一年给她的分红就能够有300万,往后每年还会往上涨,但是她直接拒绝了。”

  做生意,不单单是和商人打交道,同时还要和政府打交道,在打交道的过程中还存在着一些竞争者,不单单是有钱就能够解决问题,就能够做好生意,还得要有深厚的背景。

  有了背景,在程序上就能够省下很多麻烦,也能够避免被刁难,被竞争对手利用旁门左道的法子针对。

  萧山让莫雪投资500万到他的公司,每年给莫雪的分红,大概就相当于保护费。

  “第一年分红就有300万,两年的时间就能够将投进去的钱收回来,往后每年还会更多,你又不会做什么不法的生意,她应该没有理由拒绝吧?”我说。

  “不法的生意我肯定不会做,天天胆战心惊,睡觉都睡不安稳,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栽倒了,谁会去做那个事情,有正规的途径赚钱,为什么要去碰那个东西?我不会碰的。”萧山说,“她要是答应了,我就不会在这里跟你抱怨了,她直接拒绝了。”

  “理由呢?”我问,“嫌规模太小?”

  “不是,她说跟我不熟,不了解我的为人,所以不投资。”萧山有点无语。

  我大概能够明白萧山为什么会这么无语,投资的事情到不一定要对这个人熟悉,真要那个样子的话,也就不会存在风投这个事情呢,大多数的投资其实都是只对这个行业看好,但是对创立公司的这个人顶多知道姓名年龄,籍贯,至于性格之类的,就只有他身边的朋友才能够稍微的熟悉一些了。

  我觉得莫雪的这个理由的确有点牵强,难怪萧山会感觉到无语。

  “这根本就不是理由,我做生意这么多年,没有遇到哪一个人是用这个理由来拒绝合作的,大多数都是说没前景,对这个行业不看好,所以不打算冒险投资,但是莫雪说却跟我说不熟,用这个来拒绝我,实在是太怪异了。”萧山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我,充满了担心,“你想要找她拉几十个亿的投资,而且还不是纯粹的做生意,而是给徐恒下套,我不是很看好,我觉得她不可能答应你。”

  “那也不一定。”我说,“像是蒸菜馆,她不就给我投了100万?”

  “那100万肯定是有原因。”萧山说,“几十个亿,对于莫雪这样有钱的人而言也不是小数目,她肯定会非常的慎重,而且她这样性格的人,非常的理智,理智中又带着有点怪异。”

  我心里原本非常坚定的念头,因为萧山的话发生了一些动摇。

  萧山说的没有错,那不是几十万几百万的投资,而是几十个亿的投资,哪怕对于莫雪那样背景深厚,资产丰厚的人而言,也是一股不小的风险。

  她会答应吗?

  我心里有点忐忑了。

  “要不你现在给他打个电话,探探口风?”萧山问我,“她如果不同意,我们也好早点想个应对的办法,我也还有认识的一些生意伙伴。如果莫雪不同意,我可以去和这些生意伙伴商量一下,从他们这里获取一些资金,用来投给徐恒,早一点知道就能够早一点着手准备,我看徐恒催的很急的,要是晚了,恐怕会发生变故。”

  “行,那我给她打个电话问一问。”萧山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这样庞大的资金肯定要先问一问,不能够那么笃定的确信莫雪就能够帮助我。

  我掏出手机给莫雪打了一个电话,萧山在身边,我也没有避讳的萧山,本来就是聊生意上的事情,直接将手机开通了外音的模式,让萧山也能够听到。

  电话响了几声,莫雪接了,才一接通,我还没有说话,莫雪就主动开口:“过了这么久你才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将我给忘了。”

  莫雪的话说的非常的清楚,语气里甚至还带着一点点幽怨,也不知道是故意表现出来的,还是真的如此,萧山抬头看着我,眼中充满了古怪。

  我也有一些尴尬,没想到莫雪开口居然会跟我说这样的话:“回来之后事情有点多,忙别的事情了,你也是大忙人,我哪好意思骚扰你。”

  莫雪说的是我从北京回到武昌之后没有跟她联系这个事,没想到她居然惦记着这个事情,以前我和她也没有说分开了之后要给对方回个短信,回条信息之类的。

  这次她居然记得。

  “发条信息能够花费多久的时间?十几秒的时间而已,甚至十几秒钟都不要,几秒钟就行了,就回‘我到了’这三个字,难道很花费时间吗?”莫雪说,“怕影响我?如果真的怕影响我,那天晚上你就不应该喝那么多的酒,害我跟了你一晚上,到了我家里我还得伺候你。”

  我抬头看了一下萧山,萧山的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

  萧山肯定是误会了,莫雪这些话的确容易让人误会,不过这会我也不好跟萧山解释:“是我的不对,上次的事情真的给你添麻烦了。”

  “你的确给我添麻烦了,你知不知道,后来你走了,我被家里禁足了,关在房间里一个星期都没有出去。”莫雪说,“你都不知道主动打个电话,发条信息,问一下我的情况。”

  “你被禁足了?”我有点奇怪,“是因为你将我带回家,被家里人知道了,家里人责怪你,所以不让你出来吗?”

  我觉得莫雪说的应该是这个情况,毕竟她家里的情况看起来比较特殊,不是一般的家庭能够触碰得到的,我是一个普通人,到她家里去,她家里的人知道了会生气,会惩罚她,能够理解。

  “怎么会是因为这个?我家里又没有什么特殊的,不至于说我带一个人回来还会受到责罚,你想的太过神秘了,也太过歪曲了。”莫雪否定了,“是因为小军,我不是让他到池子里面去和你一起找戒指吗?”

  “后来他感冒了,高烧不退,足足在医院打三天的吊针才好,家里人因为这个事情就将我禁足了,一个星期没让我出门。”

  “对不起。”原来是这个事,我问莫雪,“他现在怎么样,没什么事了吧?”

  “没有什么事,发了三天高烧之后,又活蹦乱跳,将家里弄得鸡飞狗跳的。”莫雪说,“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莫雪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莫军年龄不大,高烧三天不退,稍微的想一想就知道其中的风险,高烧容易将人的脑子烧坏了,莫雪家里人着急的模样可想而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