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别乱动,到这边来。”我刚要有所动作,苏然就拉了我一下,“那边床单弄脏了,不要到那边去。”

  我稍微的掀开了一下被子,露出下面的床单,床单上面有一些红色的印记。

  我盯着看了好一会。

  似乎见我盯的时间太长了,苏然有些不好意思,拉了一下被子,将红色的印记又盖住了:“你去弄点水我喝,我口真的好渴。”

  “别急,刚才有些囫囵吞枣,没有尝到滋味,你再让我尝一尝,就十分钟。”我缓过神来,动作没有那么粗暴了。

  说是十分钟,但是作为男人,怎么可能只有十分钟?至少半个小时之后,我才放开苏然,掀开了被子,穿着裤衩,打开房门。

  这个点已经将近一两点了,我才打开门,就发现苏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看电视,电视的声音非常小,几乎等同于静音。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跑到这里来看无声电视?有毛病吧。”我说了一句。

  “还以为你跑过来是找我的,没想到你跑过来找我姐,你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到我家里来和我姐做这个事情,你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吗?”苏沫有点怨气。

  我没有理她,到厨房找了一个杯子,又接了一杯的温开水,想了想,问苏沫:“你家里有没有红糖?”

  “你对我怎么没有这么贴心?”苏沫没有回我的话。

  “你真有毛病,我对你为什么要那么贴心?我又没有将你怎么样,大半夜的不要坐在沙发上吓人,要不是我胆子够大,突然出来看见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心脏病都会被你吓的爆发出来。”我端着水杯,不打算再和苏沫多谈,准备回房间。

  苏沫关了电视,进了厨房,拿了一包东西出来,丢在了茶几上,转身回了房间。

  苏沫丢在茶几上的东西是红糖,我往水里面加了些许的红糖,搅拌了一下,端进房间,跟苏然说:“我弄了一些红糖水,坐起来喝一点吧。”

  苏然身上都是汗,起来之后喝了半杯红糖水,稍微的解了一下渴:“小沫在外面?刚才是在跟她说话吗?”

  “不是她还能有谁?大半夜的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我点头。

  “她肯定听到我和你在房间里面做的事情了。”苏然有些害羞,“我们两个还没有结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太让人难为情了,你刚才动静太大了。”

  “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你没看国外好多明星和女友没有结婚,但是连娃都有了?”我接过苏然手里的水杯,放在了边上的床头到柜上,坐在了苏然的身边,“你要是觉得难为情,我们马上就结婚。”

  苏然脑袋靠在我的身上:“现在就结婚太仓促了,再等一等吧,我不想我们两个人之间又发生像是之前在北京发生那样的事情。”

  苏然有一些顾忌:“你不觉得我们两个没有确定关系的时候,彼此之间的感情反而比确定关系之后感情要更加的稳固,更加的和谐吗?”

  我默然,苏然说的这个我也有感觉,我也意识到了这种情况,在我和她没有确定关系之前,我和她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氛围更加的和谐,但是当我和她确定了关系之后,彼此之间有了身份之后,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

  这或许就是责任和占有欲在作祟。

  就像是带孩子一样,看着别人家的孩子觉得很好玩,觉得很有意思,哪怕每天逗一逗也很有乐趣,但是只有孩子的父母才会清楚其中的艰难。

  孩子不是自己的,你只感觉到好玩,没有感觉到要付出什么,不用担心孩子吃的东西会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不会担心孩子说了脏话对以后的行为有没有影响,孩子过马路的时候不小心被车撞了,或者说是孩子不在视线范围之内,会不会丢失,这些都不会多么担心,因为出了事,孩子丢了就丢了,又不是自己了,顶多是帮着找两下,或者说是报个警。

  可对于孩子的父母而言却不是这种情况,孩子吃东西你得考虑吃了之后会不会影响他的发育,会不会对他的牙齿或者是肠胃造成伤害,孩子不在视线范围之内,就会担心他是不是跑到外面去了,会不会被车撞到,会不会被人贩子带走,小孩子玩手机或者是看电视的时间长了,担心会对他的视力造成影响,坐得久了又担心他不合群。

  谈恋爱同样如此,确定的关系,很多责任就会跟着浮现出来。

  “我总得要对你负责。”我说。

  “你说这样的话,是将自己放在大男子主意的位置,为什么是你对我负责,而不是我对你负责?和你发生这样的关系,我心甘情愿,我想将自己给你,想要弥补对你的愧疚,况且……我也很舒服。”苏然低着头,“在北京的那一次真的对不起,只是我希望你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隐瞒我了。”

  “放心吧,我不会了。”我点头。

  “包括像你生病这样的事情,也不要隐瞒我。”苏然说的又更加的具体了一些,“我知道你怕我担心,怕我难过,将所有的悲痛和担忧全都藏在你自己的心里,没有说出来,全都自己一个人忍受。”

  “但是你知不知道我过后知道这样的事情,我心里会产生愧疚?你生病的时候我没有陪在身边,没有和你一起经历,没有在你生病的时候照顾你,没有给你安慰,等到你的病好了,你才来跟我说。我的愧疚不会减轻半分,如果万一你的病情没有好转,发生了什么意外,我连你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再去见你,你却躺在病床上没有气息,你觉得那个时候我会怎么办?”

  “我会难过的要去死,你觉得自己一个人承受的痛苦,隐瞒的病情是为了我,害怕我担心,但是对我而言,这却是残忍,在你困难的时候我没有陪伴着你,那么我还怎么能够说是一个称职的女友?”

  “不会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不管我是生病了,还是发生了其他的意外,我都不会隐瞒你,我会如实的跟你说。”我觉得我可能真的做错了,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不应该隐瞒苏然,如果我不是大男子主义在作祟,不是觉得我隐瞒了下来,是为了对方好,而是将事情全部都坦然的说出来,我和苏然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会处成这个样子。

  我太自以为是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到北京去和沈冲参加舞会吗?”苏然突然问我。

  “你不是跟我说过吗?他要介绍一个大客户给你认识,所以你就到北京去找他。”我说,“你和莫雪两个人之间还有联系没?如果没有联系,我再从中帮着你们联系一下,莫雪家里的势力好像比沈冲家里还要大一些,她手上应该有一些权力,能给介绍一些业务给你公司来做。”

  我在北京和莫雪更进一步接触的那一天,对莫雪家里的情况有了更深的了解,虽然还不清楚莫雪家里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是单单看那个阵势,居然有武警站岗,差不多也能够明白了。

  沈冲这样的家族背景和莫雪这样的家族背景比起来,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我到北京去实际的情况是想要让沈冲放弃和你之间的竞争,而不是为了什么业务。”苏然说,“只是他刚好提出了说有业务要介绍给我,要介绍一个人给我认识,我就顺势答应了下来,就只是这个样子而已。”

  “竞争?”我皱了一下眉头,低头看着苏然,“你说的是蒸菜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