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转头,面前的这个人穿着工人的服装,戴着安全帽,边上有一个工地,他似乎刚从边上的工地出来,看到了我,所以就打了一声招呼。

  “你是?”我有点不太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印象中好像没有见过面,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我,还喊了我一声陈总。

  “我之前在苏总的公司手底下干过活,所以我认识你,我叫张强。”张强30多岁,脸色黝黑,“陈总,你的电影拍得真好。我去电影院的那天,里面不少人看过这个电影之后都哭了,就是我这个大老粗,看了之后眼睛也红红的,太感人了。”

  我对张强的确没有多少的印象,但是张强说他是苏然公司底下的人,我就明白了,他认识我不奇怪,我之前有到苏然的公司去过。

  “你好,你好。”我主动跟他握了一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给他散了一根,“抽根烟吧,你现在是在边上的这家工地干活?”

  “我给你点火。”张强拿了一根烟,从口袋里面掏出火机,要给我点烟。

  “我戒烟了,这包烟放在口袋里是散烟的。”我摆手,口袋里揣着包烟是用来散烟的,我自己不抽。

  中国人的人际关系除了在饭桌上能够套近乎之外,再有就是散烟,抽烟同样的也能够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亲近一些,同时也是一种尊重。

  就像是两个小孩一样,见了面之后,其中一个孩子主动的将自己手里的糖果分给另外一个孩子,这样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会更加容易变得亲近起来。

  成年人总不可能按着小孩子那样的做法去做,就将糖果换成了烟。

  “苏总的公司进行了改革,手底下没有施工队伍,只做设计方面的事情,我就从她公司离职了,现在自己也是一个小工头,边上这个工地我是一个负责人。”张强笑着说。

  “挺好的。”我点头,“苏然那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施工本来问题就很多,以前跟着国企干,总是有欠的债务要不回来,要到饭桌上去商谈才行,她一个女流,到饭桌上肯定不太合适,所以这才将公司进行了改革,往设计的方向发展,你们也不要怪她。”

  “哪能够怪她,就是这个工地,还是苏总帮着介绍的,我才能够接到这个活,否则我哪能够接到这么好的活?”张强一点不怪苏然,“那帮国企的狗娘养的,就是喜欢喝酒,之前公司的老刘,去找他们要钱,他们非逼着老刘喝三杯白酒才结算,结果将老刘喝到医院去了。苏总是女的,就更不能和他们合作了。”

  我有点纳闷:“这个工地上的活,是苏然帮着你介绍的?”

  “没错。”张强点头,“这些事情苏总没有跟你说?当时她跟我们讲,说要将公司改革,只做设计,不做施工的时候,也已经给我们安排好了退路,给我们介绍了不少活,我现在比以前赚的还要多。苏总考虑的其实很有道理,跟着国企那帮人干,不只要喝酒,还很难要回钱,按理说国家应该很有钱才对,但是他们总喜欢拖着不发。”

  “我们本来就是他们的下属单位,他们是甲方,是发号施令的,我们是干活的。不给我们结算,找他们要,他们扯一些理由拖着不发,哪能次次去陪他们喝酒?那真是去拼命。苏总也没有办法,苏总不想跟他们打交道也正常,那些都是老爷,跟他们打交道太艰难了。”

  跟张强聊了一会儿,我觉得有点奇怪,工人一天到晚都比较忙,他居然还有时间去看电影,而且是看关于生活爱情片的电影,一般来说大家都喜欢看大片,不会看这种情情爱爱的电影,只有一些年轻人才喜欢看这种贴近现实的电影。

  而且我还有一些奇怪,张强怎么知道那部电影是我拍摄的?电影里面只出现了公司的名字,导演的名字,编剧的名字,演员的名字,并没有我的名字,不了解内情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背后的大老板其实是我,只有特意用心的去查才会知晓。

  “你什么时候去看的电影?”我问张强,“你结婚了吧,和你媳妇一起过去的?”

  “结婚了,不过不是和媳妇去的,我们大老粗,哪会懂这些调调?没和媳妇出去看。”张强笑着摆手,“是苏总安排的,特意让我们一批以前的员工去看电影,她给我们买了电影票,请我们观看。”

  有一些东西在我的脑海中划过,一些事情似乎变得明白了许多。

  “陈总,你和苏总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一定要通知我们,我们一定会去参加你和苏总的婚礼。”张强跟我说。

  “行,行,到时候一定会通知你们。”我笑着点头,这会其实我已经没有和张强继续聊下去的心思了,我心里充满了要解开疑惑的冲动。

  简单的和张强又说了几句,我和他告别,立刻开车回去,到了家里和我爸妈打了一声招呼。让陈珂好好的听爷爷奶奶的话,好好的上学,我连夜开车回了武昌。

  到武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差不多十点来钟了,我给苏然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两三声,苏然接通了:“怎么了,这么晚你不睡觉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你现在有时间吗?能不能出来,我们一起喝杯茶。”我说。

  “我已经躺在床上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不行吗?”苏然跟我说。

  “你在苏沫那?”我问。

  “没错,我在小沫这里。”苏然回我。

  “你先别睡,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开车过去。”我跟苏然说了一声,挂了电话,开车往苏沫的家去。

  将近11点钟的时候,我才到苏沫家,停下车后,我上了楼,敲门。

  “姐夫,你过来了?”门打开了,苏沫出现在我的面前,很高兴,“这么晚了你过来,是不是找我的?我姐在这,要不我们出去吧?”

  苏沫穿着睡衣,说实话,她的确很有料,但是我没有多看他一眼,用手拨开了她:“你姐睡在哪个房间?”

  我走进了屋里,苏沫还没有回答,我看到了一个房间的门打开,苏然在里面,我直接走了进去,苏沫要跟着进来,我将门关上了。

  “姐夫,你干什么,在我家里怎么将门关上了?”苏沫被我拦在房间外面,有点不高兴。

  “我跟你姐说话,没你什么事,你自己早点去睡觉。”我说。

  苏然已经起来了,坐在床边看着我:“这么晚了,你突然过来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张强你认识吧?”我问苏然。

  苏然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抬头看着我:“他打电话给你了?”

  “他打电话给我干什么?他没有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有给他打电话。”我说,“我是在鄂市无意间碰到了他,他跟我打招呼,所以才认识,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

  “他以前是公司的员工,后来公司的发展方向变了,往设计方面发展,他就离职了,现在是个包工头,做的还行。”苏然说。

  苏然说的话让我有点生气,我都已经跟她说的这么明白了,她居然还不主动开口承认:“你知道我突然一下跑过来找你,是为了什么吗?”

  “为什么?”苏然沉默了一下,跟我说。

  “你这么聪明,肯定猜到了我过来是因为什么。你还不肯跟我说实话,要在这里装作不知道?”我坐在苏然的身边,“你为什么要让张强他们去看我的电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