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没有钱,那你给我好了,我知道你有钱。”吴所谓转头看着我,“我知道你最近拍了一部电影,成了票房黑马,不少专业的人士估计最少能够有30个亿的票房。你这么有钱,也就不在乎给个几百万几千万我了。”

  但凡有一件事情火了,与这件事情相关的事物也会被人发出来。

  公司拍的电影火爆了,像是杨文迪,甚至包括邵思琪,吴雪他们这些人的一些信息全部都被人放了出来。

  倒不是说一定是坏的,但是就连吃个饭,走个路,带个娃之类的都有人报道。

  我已经算是比较低调了,相关的活动都是让杨文迪,梁方鸿他们去,我避开了媒体的主要视线。但是仍旧逃脱不了一些嗅觉灵敏的媒体八卦我的一些消息,包括这部电影背后的老板是我,这些也被一些媒体扒了出来。

  吴所谓知道这部电影背后的老板是我不奇怪,但是我很奇怪他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的让我给钱他,而且还是几百万几千万。

  “你的脑子应该去医院仔细的检查一下,几千万,几百万,你觉得我会给你吗?即便我有,那也是我的钱,我凭什么给你,别说几百万几千万,哪怕是一毛钱我都不会给你,赶紧的滚蛋,不要在这里继续纠缠了。”我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吴所谓。

  “让我带了绿帽子,上了我的女朋友,我让你赔我一点精神损失费,难道很过分吗?”吴所谓有自己的理由,“和她谈了那么久,我连嘴都没有亲到,就让你给吃得干净,你是不是和她在床上的时候,想到给我带了绿帽就非常的兴奋,就觉得很刺激?”

  我已经懒得再和吴所谓说话了,这个人陷入了偏执中,而且有无赖的潜质,我拉了一下刘爽:“走吧,跟我上车,不要再跟他废话了。”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吴所谓见我和刘爽要走,冲了过来。

  我注意到吴所谓冲过来的时候,手向口袋摸了一下,果然和我预料到的情况一样,他的口袋里面藏着东西,我将爽往边上推了一下,立刻捡起地上刚刚就盯好的石头,在原地等着。

  吴所谓手再掏出来的时候,手掌里握了一把折叠刀,有点类似瑞士军刀,但是比瑞士军刀还要小一些,放在口袋里,不会引人注目。

  我还没等吴所谓手里的刀朝我刺过来,拿起石头直接砸在了他的脑袋上,没有敢砸后脑勺,我担心砸了后脑勺,将他打死了,或者是打成植物人了,自己会受到牵连,砸了是前脑门儿。

  吴所谓吃痛,我又将石头砸到了他握刀的手上,他倒在地上,折叠刀掉了,但我没善罢甘休,石头朝着他的手指头又连砸了四五下。

  砸脑门的时候,我还要顾及,但砸吴所谓手指头的时候,我一点顾忌都没有,每一次落下,吴所谓就惨叫一声,等到数下过后,吴所谓了手指头断的断,血肉模糊的血肉模糊。

  我丢了手上的石头,跟后面站着的刘爽说了一声,:“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刘爽打了报警的电话,站到我的身边,看着地上哀嚎的吴所谓,跟我说:“他的手伤成这个样子,警察来了看到了,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有麻烦也不是大麻烦,放心吧,没事的,这个地方有摄像头,能够证明我的清白,是他先拿刀想要行凶的,我只不过是处于自卫拿石头砸了一下他。”我说。

  看着地上的吴所谓,我的眼睛眯了起来,其实刚才我有一点冲动,想要用石头狠狠的在他脑门上砸上十几下,让他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但是我知道,真要那么多的话,我铁定是要进牢房的,哪怕吴所谓拿刀行凶,我也不能那么做,甚至将他的手指头砸成这个样子,我也可能要受到一点责任牵连。

  我心里突然升起来一个感觉,如果不是在国内,是在外国,是在那个拥有枪支,私人财产和生命安全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家,事情可能会容易多了。

  包括之前亓君的行为,再有现在吴所谓的行为,我完全可以处在自卫的角度结果他们两个人的性命,而不用担心受到太多的法律制裁。

  国外的空气并非都是香甜的,也并非没有一点毛病,不会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完全都是好的,没有一丁点坏的。但是至少在法律方面,真的值得国内学习。

  侵犯不单单是发生了实质的伤害之后才算是侵犯,哪怕是骚扰也能够算是侵犯,被害人也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但是好多时候国内的情况就是在和稀泥,这对被加害人而言,真的是苦不堪言,是一种折磨。

  “我的手断了。”吴所谓哭嚎了一阵,大概手上的伤痛没有那么严重了,或者说是他的手疼的有些麻木了,抬头看着我,“你这么逼我,我会杀了你。”

  “你有件事情弄错了,不是我在逼你,是你在逼我。”我说,“我已经给你提醒过了,不要作,如果将自己给作死了,再后悔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你在武昌有栋别墅,反正我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了,要你给钱我你也不给,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等着,我会去找你。”吴所谓给我放狠话。

  警察很快就来了,将我,刘爽,还有吴所谓三个人带到警局,做了一番调查,调取了摄像头,做了一些笔录之后,我交了一些罚金就出来了。

  不过即便只是交了一些罚金,没有受到其他的制裁,出来的时间也已经比较晚了,在派出所里耽误了四五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了。

  “吴所谓说的那些话你要当心,要是实在不行,那个别墅你别住了,暂时先空置下来,到别的地方住着,躲避一下。”刘爽跟我一起出了派出所,才出派出所,她就提醒我。

  “我知道,我会的。”我点头,其实不用刘爽提醒,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和吴所谓之间矛盾积聚变得更大了一些,我肯定会更加的留心。

  刘爽说的搬出别墅,到别的地方去,我觉得没有必要。

  躲避并不是好的解决办法,个人的手机,qq号,微信号泄露的风险非常大,只要拥有了其中一个号码,想要查到这个人的各种信息非常的简单。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骚扰电话?无非就是个人的信息被大量的贩卖了出去,我不管躲到哪里,总不可能将公司关闭了,或者是qq号,手机号,微信号之类的全部换一遍。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该来的如果要来那也没有办法。

  和刘爽一起将店铺的手续弄完了之后,时间差不多已经是七八点了,我买了一些水果,到刘媛的家里去看了一下她,跟她聊了大概四五十分钟才出来。

  市里政策还没有放松,而且刘媛打探过了,说是这次活动是长久的,每一年都会来一两次,小型的补习班,或者说是只是面对一两个人,三四个人这样的家教,或许还能够在夹缝之中生存下去,但是像是十几二十个人,这样稍微大一些的补习班很难生存。

  市里或许不会找到每一处补习地点,那些将孩子送去补习的家长也不会主动的告发,但是没有参加补习的家长,保不准会有告发的。

  想要在政策之外办大型的补习班,几乎没有可能。

  “陈总。”从刘媛的家里出来之后,突然有人喊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