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站在店铺面前的这个人是吴所谓,他居然被放出来了,这才多久的时间?犯罪的成本未免太低了一些。

  “我就说你为什么会将我给踹了,原来是因为傍上了大款。”吴所谓站在我和刘爽面前,看着刘爽,“我和你谈了那么久的恋爱,你连手都不怎么情愿让我拉一下,更别说是接吻,也从来不跟我去酒店。你心里应该是一直都没有我,我只不过是你的备胎。”

  “你这个人不靠谱,她心里怎么能够有你?”我说,“你还过来纠缠刘爽,你就不怕再被警察抓进去坐几天的牢,让你在里面多吃几天的牢饭?”

  “报警?你再报警啊,我什么都没有做,你报警,警察能够拿我怎么样?哪怕我将你的车划坏了,警察将我抓进去,不过也只是关了一两个星期。我现在不照样出来了?”吴所谓一点都不惧怕,“我现在就站在这里,甚至可以用我的手机打110,你跟他们说,让110过来抓我,我看你们用什么理由让警察抓我。”

  我盯着吴所谓,心里叹了一口气,真的不想再发生亓君那样的事情:“为了你自己好,别作,小心将自己给作死了。”

  “怎么,你还想杀了我?那你动手呀,反正我烂命一条,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钱输了,店子没了,就连女朋友,也被你给抢了去。现在想想,就感觉窝囊。我和她在一起的那会儿,说不定就被你给绿了。”吴所谓指着我,“我感觉自己脑袋上顶着一片草原,妈的,也不知道我和刘爽打电话那会儿,你是不是在她身后。仔细想想,有几次她声音都不对头,你俩肯定再玩这个调调。”

  “我和陈进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不要胡言乱语。”刘爽有点羞恼,“之前在网上跟你刚认识的那会儿,也没见说你是这个样子,但是后面你却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相信你,将家里的房产证偷出来,将房子作为抵押贷款给你做生意,结果呢?你是怎么做的?就连自己的生意,你也要拿回扣,以次充好,本来能够买很好的电脑,你却全部都是买的杂牌子,二手货,自己害自己,害得店里的生意做不下去了。”

  “我在店里辛苦一些,累一些都无所谓,你少请一两个人,我搬点重物,吃点力也无所谓,毕竟是为了自己,但是没想到你却这么做,我看清了你这个人,和你分手,你还找过来打了我一顿,现在又跑过来纠缠我,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站在刘爽的面前,看着吴所谓,眼睛盯着地上的一块石头,想着等会儿万一吴所谓冲过来,就拿石头应对。

  永远都不能小看一个人的人心,人在冲动之下,在心理扭曲之下会做出一些让人难以预料的事情,我甚至怀疑吴所谓的兜里是不是藏了刀,万一我的哪句话或者是刘爽的哪句话刺激到了他,他会拿得到过来伤人。

  不过,我并不怎么怕,虽然做了手术,身体有些虚弱,但是拼起命来,我觉得还是能够应付的。

  这会儿吴所谓过来了,如果不将事情说清楚,不将事情解决,等到以后他一直纠缠,会更加的麻烦。

  对付无赖,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它彻底解决。

  “我不想做什么,我就是想要重新开店子。”吴所谓说,“我现在知道了,开网咖赚不了钱,之前我没有想清楚,周围都是小区,现在私人电脑又比较多,大家都喜欢宅在家里玩电脑,很少有出来到网咖的,边上的确有学校,但是学校里面都是高中生,他们的生活费没有多少,不足以支撑他们到网咖上网。”

  “你说的这些,陈进在你准备开网咖的时候,就提醒过你了,但是你没有厅,固执的想要开网咖,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用,钱都已经赔进去了。”刘爽说,“而且我俩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和你已经分手了,你想要开什么店子,想要做什么生意,那是你的事情,你不要再过来找我。”

  “他说过了那又怎么样?他说的不一定正确,伟人还说过了,理论结合实际才行。不亲自的去尝试一下,谁知道是对是错,只有实践了才知道哪样事情能够成功,哪样事情不能够成功。”吴所谓侃侃而谈,我都有点佩服他的这种论断了,居然能够将错的说成对的,他继续说,“摸着石头过河懂不懂,做生意就是这个样子,跟做实验一样,一次成功的实验背后,往往有九十九次失败的经验。我才失败了一次,有什么关系?我总能够站起来的。”

  听吴所谓,这么说我心里忽然有一股冲动,想要劝劝吴所谓,让他去做传销,或许他去做传销,比做生意来钱还更容易一些。

  他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颠倒是非的能力让我也不禁敬佩。

  “你做不做生意,成不成功,跟我没有关系了,你还要我跟你说多少遍?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如果你再继续纠缠我,我真的会报警。”刘爽对于吴所谓的这种无赖行为,似乎也没有多好的办法,只能够以报警威胁。

  “怎么没有关系?这个店铺租期不是还没有到吗?你将里面的电脑卖了,位置空出来,正好可以用来做其他的事情,我还能够翻盘。”吴所谓说。

  “翻盘,你怎么翻盘?你想要用来做什么?”我问吴所谓,“你还想做什么生意?”

  “开火锅店,衣食住行,这是所有人都躲避不了的,吃这个东西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国人对此很注重,而且火锅夏天吃就着啤酒,冬天吃能够让身子暖和,只要开火锅店,绝对赚钱。”吴所谓变得激动了,“这么大的店铺,摆上桌子,能够放将近七八十桌,一桌平均消费至少在两三百块钱,只要开火锅店,绝对能够赚钱。”

  “你想得太简单了,如果,小一点的火锅店,或者是不在鄂市,而是在武昌,这么大面积的店铺开个火锅店,的确能够赚钱,但是偏巧的是,这个店铺面积对于鄂市而言太大了,鄂市的人口太少了一些,如果将这个店铺装修成火锅店,绝大部分的桌子都是浪费的。”吴所谓考虑的这个点子,其实我早就有想过,但是想到的那会立刻就被否决了。

  就像我跟他说的这些理由一样,火锅店并不是越大越好,还要看周边的环境情况,看人口结构和数量。太大了,桌子坐不满,就是浪费,这个位置,这个面积的店铺,开火锅店就是浪费。

  “你这是嫉妒,嫉妒我的点子。我已经失败过一次了,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失败,失败乃成功之母,我已经有了经验,这次绝对能够成功。”吴所谓说。

  我觉得吴所谓这样的人简直就是魔怔了:“开火锅店得要装修,得要买设备,你哪里有这些钱?”

  “我的确没有这么多钱,但是刘爽有啊,她卖了那些设备,家里肯定有钱。”吴所谓理所当然的说。

  “我不可能再给钱你了,而且家里也没有钱,那些贷款有些拖了很久,产生了不少利息。到了现在,家里还欠着钱。”刘爽直接拒绝了。

  “没错,你害人不浅,刘爽被你害惨了,你现在却还想着找她要钱,怎么可能?”我也看着吴所谓,“更何况你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她凭什么要给你钱?别做白日梦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