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开车回去的路上,我还在思考,到底沈冲为什么会下了这个看似有些糊涂的命令。

  我感觉他的这个命令给了我机会。

  没道理说他会犯这样的错误,里面难不成有什么隐情?

  不过即便里面有隐情,我也不可能打电话跟沈冲问一问,到底是什么隐情,为什么他会突然将蒸菜馆的蒸菜价格提了上去,为什么会下这样一个糊涂的秘密。

  他为什么会下这个命令,我虽然有一些奇怪,但是还不至于要追着不放,只要我的店子能够从中得到好处,不会受到损害,旁的事情我也就不那么关心了。

  回了别墅,童望君正在教,辰乐做作业,我走了过去:“小乐,爸爸问你一件事情,你要老实的跟爸爸说,行不行?”

  “你说。”陈乐点头。

  “爸爸问你,你有没有拿石头划爸爸的车?”我问陈乐。

  陈乐摇头。

  “怎么了,你的车被划了?”童望君看着我。

  “右车门的地方,被划了将近一条一米长的痕迹。”我说,“应该是这两天刚划的,刚才开车去蒸菜馆,陈辰发现了划痕,跟我说了一下,我才注意到。”

  “你怀疑是小乐划的?”童望君牵着陈乐出了门,到我的车边看了一下,“这么长一条划痕,小乐,是不是你将爸爸的车弄坏了?”

  “不是我弄的,我刚才都已经说过了,你们不要怀疑我。不要觉得我是小孩子,就觉得是我做的,爸爸的车这么好看,我怎么会划破?”陈乐摇头,似乎还有点生气了,“你刚才还跟我说不能够冤枉人,你现在就冤枉我,你是不是看我是小孩子,觉得我好欺负?”

  “爸爸妈妈只是问一下你,有了怀疑对象,要一个一个排除对不对?”我蹲下来,摸了一下陈乐的脑袋,“你说没有就没有,爸爸相信你。”

  “那你为什么不问妈妈,就只问我一个人?”陈乐思维很活跃,逻辑能力很强,盯着我,“你也问妈妈,看是不是她将车子刮坏了,不要只是问我一个人。”

  “行,我问妈妈。”我顺着陈乐的话,看向童望君,“是不是你将车子弄坏了?”

  “不是我。”童望君配合的摇头。

  陈乐这才罢休,蹲在了车子边,用手摸着划痕,过了一会儿,抬头看着我:“那现在怎么办,爸爸你的车被划了一下就不漂亮了。”

  “没事,修一下就好了。”我笑着说,又跟童望君说,“我去看一下监控,看是不是有人偷偷的溜进了院子里,将车给弄坏了。”

  别墅周围都装了监控,我跟童望君说了一声之后,进了房间,打开电脑慢慢的调取监控查看,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发现了迹象,有一个人偷偷摸摸的翻进了院子里,蹲在车子边,划了一下,然后又溜出了院子。

  这个人一点遮挡都没有,脸全部都露了出来,不知道他没有发现别墅周围的摄像头,还是根本就不在乎被摄像头拍到,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居然是吴所谓。

  我有点纳闷了,吴所谓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破坏我的车子,他的这种行为完全是发泄,是报复。

  我将这段视频保存了下来,作为证据,拿出手机给刘爽打了一个电话,过了好一会儿,刘爽才接通,我问她:“吴所谓是不是回鄂市了?”

  “你怎么知道他回来了,是不是他过去找你了?”刘爽声音也会惊慌,带着几分担心,“你要小心些。”

  “我没有和他见面,但是他找到我住的地方,将我的车子刮坏了,我刚才调取了一下监控录像,发现是他,所以才想着他是不是回了鄂市。”我说,“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事情?”

  我和吴所谓之间的矛盾,不单单是我和他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和刘爽还有一定的关系,我猜想着吴所谓这么做,突然跑过来将我的车刮坏了,肯定是因为刘爽。

  而且最可能的是因为网咖关闭了,所以吴所谓要报复。但是我有点纳闷,吴所谓他利用刘爽对他的信任买了假的计算机,自己贪污了不少钱,居然还好意思回鄂市,居然还好意思过来报复我,这个人的脑袋也不知道怎么长的。

  电话那边传来一些杂音,刘爽的妈妈好像在刘爽的身边,她从刘爽手里接过了电话,跟我说:“小陈,是不是你?我是小爽的妈妈,是阿姨。吴所谓那个小子太不是人了,他骗了我们家小爽,还有胆子回来将小爽打伤了。”

  “怎么回事,他怎么还敢打人?”我说,“刘爽受的伤重不重?”

  “身上都青了,看的我心疼,这个王八蛋,我们家将房子拿出去抵押给他开网咖,他买了一些假货回来,整天让小爽在店里看着,他自己逍遥快活,现在居然还敢回来打人,你要是抓住了他,跟阿姨说,阿姨非拿把刀过去找他算账。我女儿这么好的一个人,他怎么下得去手?”刘爽的妈妈很生气,“你也要小心一些,那个王八蛋脑子有问题,以往我就觉得他这个人不靠谱,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现在来看果然是这个样子。”

  “阿姨,这个事情要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我说,“我手上也有证据,我等会就去派出所。”

  “好,好,我觉得也应该报警,让警察将他抓进去坐牢。”刘爽的妈妈连连点头,“小爽还跟我说不要报警,她担心吴所谓会报复,我才不怕,他要赶回来,我大耳光的扇他。我真愁找不到他算账,他送上来最好。”

  挂了电话头,童望君走了进来:“怎么了,查出来是谁弄坏了你的车吗?”

  “是无所谓。”我说,“你和小乐在家的时候要小心一点,时常注意一下周围有没有形迹比较可疑的人,他昨天晚上翻过院子,将车给划伤了。”

  我简单的将吴所谓和刘爽之间的事情跟童望君说了一下:“这个人心理估计有一些扭曲,我等会儿就去警局,将证据提交了。要不你带着小乐回去吧,你们两个在这里,我实在有点不放心。”

  见识过亓君那样的人,现在再遇到吴所谓这样的人,虽然吴所谓还没有展露出凶狠的一面,也没有说什么狠话,只是将我的车刮伤了,但是我有点担心吴所谓最终会成为下一个亓君。

  毕竟你不能够指望一个骗子有非常好的素养。

  “别墅周围有摄像头,他肯定不敢对我们做什么。”童望君说,“再说,我和小乐回去了,你怎么办,留下你一个人对付他吗?”

  “我一个人能够对付得了他,你和小乐在,我不放心。”我说。

  “有我陪着,有一个帮手,还要安心一些,这种事情,大多数人也就只是捣一下乱,稍微的发泄一下,不可能再有更深的的举动,他也怕被警察抓到牢里去。”童望君说,“你不要担心,我会注意的。”

  我想一想,觉得也是,昨天晚上吴所谓进了院子,也只是将车刮坏了一下,没有做别的事情,他更多的应该只是发泄,不会再有旁的举动,更何况别墅周围有摄像头,吴所谓如果聪明,如果不想死,不会做别的事。

  我去了一趟派出所,做了一下笔录,将手里的证据给了警察。原本我没想着警察会有什么作为的,毕竟这个事情不大,警察多半不会过多的浪费警力。

  但是没想到才过了一天的时间,派出所就有人给我打电话,说吴所谓被抓住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