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我含糊的应对着,可是他们一遍又一遍的询问。

  我受不了。

  我见不得医生可怜我的目光,更不想看到旁边患者对我流露出来的同情眼神。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我是男人,我不想倾诉,拿着药就跑出了医院。

  一个人在大街上慢慢的走着,有烦心事的时候,我就喜欢这样,在冷风中沿着萧瑟的街道一个人静静的走着,点上一支烟,缭绕的烟雾后我注视着人来人往。

  看着一对对的情侣牵手从我身边走过,我忽然有了一丝明悟,我总是抱怨童望君在意旁人的目光,喜欢拿我和旁人比较,可我自己又何尝不是总在意童望君的想法,在意她对我的看法。

  她已经和我离婚了,对我充满了失望,我那么在意她的想法干什么?

  一个人过自己的,挺好。

  洗了胃,虽然头还有些晕,但是没有之前那么强烈,我不赶时间,没有人在等我,我很自由。

  等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苏然并不在家,她果真到另外的地方去住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陈哥。”陈辰打开门。

  我看着他。

  “你吃了饭吗?要不到我这一起吃点,我刚买了点菜。”陈辰对我说道,“你要是没时间那就算了。”

  一天的时间我都没怎么吃饭,胃里的东西全部被我吐了出来,这会头虽然还有些晕,但是并不怎么想睡觉,的确有些饿了。

  苏然不在屋里,就我一个人,我想了想,便退出了门,看着陈辰:“你这方便吗?”

  “方便,家里就我一个人,她还没回来。”陈辰笑了笑,有些尴尬,他知道我什么意思。

  相较陈辰而言,我并不喜欢葛小伦,要是她在,我肯定就不会进去了。

  进了屋,我稍微打量了一下屋里,井井有条,比我在的时候要干净了许多。

  亲切感却不在了,所有东西的位置都变了,床换了一个方向,位置也挪到了一边,靠着窗户,桌子摆在了中间,窗户上面蒙了一层窗花纸。

  这里不再是我的房间了,不再是我和女儿居住的地方了,我成了客人。

  “陈哥,你坐下,菜马上就好了。”陈辰招呼着我,然后进了厨房。

  “陈哥,你要喝点酒吗?”菜端了出来,看得出来,陈辰的手艺还不错。

  我摆手,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肯定再也不会沾酒了,管子插到胃中的那种感觉太恶心了,到现在都还没消散。

  “你喝?”我问了一句,以为陈辰喝酒。

  “我不喝,你要喝的话我到下面的小卖部去买一点上来。”陈辰很客气。

  “我不喝,就喝点白开水吧。”我道,这会我只想喝点白开水暖暖胃。

  屋里还有女人的衣服,陈辰和葛小伦两人显然还在一起,七八年的感情也不是那么容易说分就分的。

  “陈哥,谢谢你。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好人,真的非常感谢你。”陈辰给我倒了一杯白开水,又给他自己倒了一些,说的话有点没头没脑。

  我喝了口水,在郑哥眼中我是一个好人,在陈辰眼中我也是一个好人,可是在童望君,在唐婉眼中我似乎成了坏人,成了一个废物,是一个人渣。

  怎么会这样?我自己都想不通。

  “真的,你别笑,我说的是实话,第一天搬来的时候,我就看得出来了。陈哥,你心真的很好。”陈辰看着我说道,“本来你可以不用那么早搬出去,可是你看到我带着女朋友过来,就给我腾了位置,我一直记着这事,也一直想请陈哥你吃顿饭表达下谢意,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没想到是这件事,陈辰却一直记到了现在。

  “反正就一个晚上而已,小事情。”我摆了下手,真心没觉得有什么,“和女朋友是怎么打算的?”

  “继续吧。”陈辰叹了口气,说这话的时候不是欣喜,而是有些彷徨,“其实我自己现在都不知道对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怕陈哥你笑话我,这两天她不在这,我过的非常的舒服。”

  “既然这样,你怎么还会想着说要继续?是她主动找你了?”对于感情,我其实并不比陈辰了解的多。

  没恋爱,却有了孩子,这样的话说出去,恐怕也没多少人愿意相信。

  “没有,她不在我的确很舒服,过的很自在,尿尿没对着坑不用担心被说,衣服放在床上也没问题,可我总有股感觉,觉得对不起她,有些担心,她要离开了我往后该怎么办?”陈辰道。

  “别想那么多,随心,心怎么舒服,就怎么来。”我道。

  “我也想,可是难,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可能已经成了亲情,在一起总是吵架,不在一起虽然舒服,但又会担心她。”陈辰自己都很矛盾。

  到底什么是爱情,没人能说准,这两天陈辰应该也想了一些,心中肯定也有了决断。

  我没再说话,怎么做,陈辰心中有数,我一个外人掺合太多了不好,虽然我不喜欢葛小伦,就我自己的观看来看,葛小伦的确有很多毛病。

  哪怕是陈辰自己,肯定也觉得有些忍受不了葛小伦的毛病,可陈辰还是不想分手。

  或许想,但心中总有个疙瘩,让他下不了决心。

  这个疙瘩,或许就是已经转化为亲情的感情。

  我实在没法给出陈辰一个好的建议。

  “是不是打算给她买化妆品?”我看着陈辰,“身上缺钱吗?”

  “不用了,我有钱。”陈辰摆手。

  “有钱还会去做兼职?”我拿出五百块钱,“多的也借不了你,就五百块钱,拿着吧。”

  “这不太好,我不能要。”陈辰不接,“我请陈哥你吃饭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着你人好,上次的事很感谢你,所以就请你吃个饭。”

  “我知道,我也觉得你是好人,好人互相间帮助下,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也的确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愿意帮助下陈辰,“多的我也拿不出来,五百块钱也不是白给你,等你有钱了还给我就好。”

  陈辰还不肯接。

  “拿着吧,别客气,觉得后悔就去做。”我将钱放在了陈辰的桌前,“还有,别光顾着做兼职,学习也很重要。”

  没跟陈辰再多说,喝了些白开水,吃了点菜,又填了下肚子,胃里舒服多了,我现在只想找个床好好的躺一躺。

  什么都不想,好好的休息下。

  一连两天,我都没有出门。

  杨文迪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全都挂了,最后烦了,索性关机。

  酒完全醒了,在房间里两天没出门,我有些闷了,躺在床上想继续睡,可根本睡不着,心中郁闷的情绪经过两天的沉淀也消散了许多。

  时间果然是治愈伤痛的最好药剂。

  我看着床头柜上的手机,这两天手机一直关着,我与外界的联系也断了。

  可是,我还有牵挂的人,还有牵挂的事,并不能真的做到与外界断开联系,关掉手机不过是逃避一些东西罢了。

  我打开了手机。

  缓冲了一会后,信息提示音一个接着一个。

  我慢慢的看着。

  杨文迪给我打了十多个电话,梁方鸿同样不少,两人还发了信息,都是问我在哪里,让我出去喝杯茶水,醒醒酒之类的。

  我知道他们是想劝我,安慰我,但我只想静静。

  在这些信息中,还有唐婉的三条信息:事情查清楚了,网上关于一天慈善基金没有给郑文森慈善基金的新闻是假的,郑文森受到过一笔三万块钱的慈善捐助,就是一天慈善基金的。

  我看了下信息的时间,是昨天下午三点左右发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