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原本并不打算在这样的条件下跟苏然说出原因,原本的打算是和她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再单独的跟她说出来,但是情况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也由不得我挑选时机了。

  我要告诉苏然,我要让和她解除误会,我不想再一直被误会困扰着。

  我和童望君,还有唐婉之间都产生过误会,那个时候因为我有一些顾忌,很多事情本来主动问一声,误会就能够解除,谜底就能够揭晓,那是因为我顾忌太多,一直没有开口询问,导致有一些遗憾产生。

  我不想我和苏然之间也变成童望君和唐婉之间那个模样,我真的非常爱苏然,不想和她争吵,只想和她好好的。

  “你有什么原因?”苏然看着我。

  “你知道我为什么剃光头吗?”我指着自己的脑袋跟苏然说,“因为我生病了,所以才不得不将头发全部都剪光。”

  “你生病了要剪头发,难不成是因为头上虱子太多,或者是长了烂疮吗?”沈冲笑了一声,“不要拿这些幼稚的谎言再来欺骗苏然的感情,她对你的信任已经被你消磨的差不多了,你还要用这样的谎言来考验她的智商,你这样的话是在骗谁呢?”

  “你他娘的能不能够安静一点,我在跟苏然说话,你插什么嘴?”我偏过头瞪了一眼沈冲,“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你可以滚了。”

  “陈进,你说话就说话,说理由就说理由,能不能够不要这么粗鲁?我和你之间的事情跟沈冲没有关系,你不要将怒气发泄到别人的身上。”苏然说。

  沈冲笑了笑,站在一边,没有走。

  我没有理他,继续跟苏然说:“你知道当时我为什么去鄂市,接小乐,要将她送到童望君那去的时候跟你说,我当天晚上不回来,可后面却又偷偷的回来,没有跟你说。”

  “是因为我生病了,要吃药,但是我又不想让你发现,所以我才那么做。我不想你为我担心,所以才要避着你,江小宁那个房子邵思琪早就没有住了,我带个小乐过去的时候,就只有我和小乐,没有旁的人。”

  “你生病了,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要隐瞒着我?”苏然问我。

  “因为我怕你担心,怕你知道我得了病之后会彷徨,会打扰到你的生活,所以我就想着等我的病痛好了,再跟你说,”我说,“我做完了手术之后立刻从武昌坐飞机过来看你,就是为了想要跟你说这个事情。”

  “你隐瞒我,没有告诉我实情,全都是因为你生病了?”苏然说。

  “没错,都是因为我生病了,所以才不得不隐瞒你。”我点头,“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

  “你得了什么病?”苏然问我。

  苏然没有选择相信我,而是又问我得了什么病,而且她的眼神之中,那一抹消失不去的怀疑,有点刺痛我了。

  似乎我解释清楚了,苏然也没有选择立刻相信我,还是带着疑惑。

  我的心又刺痛了一下,很多东西都变了。我有点难以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与我预料到的完全不一样,我原本想着只要我将真实的原因跟苏然说出来,她立刻会相信我,不会有半点犹豫,甚至还可能会心疼我,觉得我为了不让她担心,自己忍受病痛的折磨,忍受被误会的痛苦,是伟大的,是爱她的。

  可是结果却是这个样子,我太过一厢情愿乐,将问题想岔了,想的太简单了。

  “我得的是肺癌。”我还是将自己的病情说了出来,“手术过后又通过化疗,现在基本痊愈了,但是头发也掉了不少,就干脆剪了一个光头。”

  “你怕不是来搞笑的吧?”沈冲又说话了,“肺癌?这么年轻你会得肺癌,你又不是做什么辛苦的工作,没有与粉尘之类的东西打交道,怎么会得肺癌?哪怕是骗人,也没有你这个骗法,你将苏然当成白痴吗?”

  我真的怒了,转身一拳打在了沈冲的鼻子上:“你他妈的,你又不是我,你又没有经历过我经历过的事情,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得的不是肺癌,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是在撒谎?”

  鼻血从沈冲的鼻子里面流了出来,他的鼻梁被我一拳打断了。

  “你没事吧?”苏然问沈冲,“你的鼻子流血了。”

  “没事,没事,我大概是说到他的痛处了,他才会这么恼羞成怒。”沈冲往边上退了一下,跟苏然说,“你不要碰我,我鼻子上面有血,弄到你的身上,全都脏了,不好洗下去。”

  “你的纸巾呢,我给你擦一擦。”苏然从沈冲的口袋里翻出纸巾,打开之后帮沈冲止鼻血。

  “你别管他,让他流鼻血流死好了,这个人在边上挑拨离间,和徐恒一个样,都那么的令人讨厌。别看他平时一本正经,装作绅士的样子,其实内心不知道如何的肮脏。我跟你说话,他在边上一个劲的嘀咕。”我拉了一下苏然,“跟我回武昌吧。”

  苏然转过身看着我:“你为什么这么暴力?说话就说话,为什么要打人,将无辜的人牵连进来?”

  “不是我暴力的问题,是他欠揍。”我说,“你没听到他说的那些话吗?他凭什么断定我是在骗人的?我自己得了什么病,难道我自己不清楚吗?难道我会无缘无故的去剃一个光头,我会无缘无故的撒谎自己得了肺癌,我会诅咒自己?”

  “我只是在说一个基本的事实而已,得肺病的人要么是职业相关染上了这种病,要么是上了年纪的人,像那种五六十岁,甚至是六七十岁的人才会得这种病。”沈冲擦着鼻血,还在说,“像你这样三十岁都不到,你说你得了肺癌,谁会相信?”

  “要不要我将病历拿给你看?”我说。

  “那些东西都是可以作假的,现在好多上班族为了请假,都会做假的病假条,网上甚至有这个东西卖。”沈冲说,“我要不是戳到你的痛处,你为什么会恼羞成怒动手打人?”

  “我不想跟你多说,你这个人我很不喜欢。”我已经不想跟沈冲多说话了,将他归类到不喜欢的那类人,我在意的是苏然,“跟我回武昌吧,我刚才查过了,现在还有飞机票,我们现在就到机场去,买了飞机票一起回武昌,我带你去见我爸妈。”

  “你真的得了肺癌?”苏然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问我。

  “你不相信我?”我咳嗽了两声,胸口有点疼。

  “没错,我不相信你,就像沈冲说的那样,你这么年轻,抽烟抽的又不是非常的厉害,后面一度甚至还戒了一段时间的烟,又没有做什么辛苦的事情,怎么会得这种病?”苏然点头。

  我松开了抓住苏然胳膊的手。

  我看着苏然,过了好一会儿,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果然,很多东西的确都变了,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说出了理由,说出了原因,事情就得到转机,甚至会得到升华。

  不信任的种子已经埋下了,哪怕中间的矛盾只是误会,哪怕说出了误会的原因,但是裂痕再也修补不了。

  我还坚持干什么呢?

  我神色黯然,转身离开。

  “你不打算给我看一下证据,病历或者是旁的东西吗?”苏然喊住了我。

  我没有回头,声音很低沉:“有用吗?我跟你说了这些,你不相信我,我给你看病历,哪怕给你看我胸口上的伤口,你会信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