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哪有给你什么帮助,不过是顺势而为而已。”我笑着说,没有敢将这个功劳揽在我的身上,单凭我自己的能耐也帮不了郑文森什么忙,实际上靠的还是舆论的作用,是广大有爱心的网友的力量,才凑足了手术费,我不过是将郑文森的事迹扩散了一下,让大家知道有他这样的一个存在。

  “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你的情况,你也也很艰难,和妻子离了婚,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到天桥上摆摊,那么冷的天带着女儿,还正是风口的地方,你用外套罩着女儿就那样卖鞋垫。”郑文森喝了一口酒,在回忆,“脸和手冻得通红,女儿在你怀里却乖巧的很。”

  “你知道吗?你那个状态让我想起了小洁,我无数次的在想,要是小洁没有得那个病该有多好,我也能够像你抱着你自己的女儿一样抱着我女儿,带她去玩,带她去想要去的地方。”

  我跟着也叹了一口气,喝了一杯酒:“我那是没有办法,就是因为我带着小乐到天桥上去吹了风,后面害得她得了肺炎,在医院里打吊瓶,这样的事看着温馨,可实际上透着多少的无奈。”

  “是啊,但是再艰辛,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人如果没了,拥有再多的东西也无法弥补内心的空缺,无法填补内心的遗憾。”郑文森跟着叹了口气,“那会儿你也没有多少钱,但是却拿出一半的钱给了我,我一直记着。”

  “谁都有困难的时候,你那么艰难,我在能力范围之内稍微的帮一下也是应该的。”我笑着说。

  “应该?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哪有应该这个说法?别说是才认识几天的人,就算是连着血脉的亲戚,也有可能闹翻。”郑文森摆手,“在困难的时候,你肯拿出一半的钱给我那,个时候我就认定了你这个人值得结交,是一个好人。”

  郑文森的话让我自嘲的笑了一下:“好人?我算哪门子的好人?”

  我的确算不上好人,手上有一条人命,再有童望君,唐婉,陈文静,苏然,这些人他们都因为我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伤害。

  我肯定不是好人。

  “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不管你对别人做了什么事,但至少你在我这里是好人,是值得结交的人。”郑文森举起了酒杯,“分手了就分手了,不要再想那些伤心的事情,那个女人没有看上你是她的损失,是她的失败,以后肯定会后悔。”

  一瓶酒很快就空了,我还没有喝过瘾:“再让人送几瓶啤酒过来吧。”

  “你这个样子能喝酒吗?”莫雪说,“别勉强自己,不能喝就吃点菜,吃点饭,聊会儿天,我让人送一壶茶水过来,喝点茶水就行了。”

  “没事,啤酒又不醉人,像水一样。”我摆手,“让人再送一件啤酒过来吧。”

  “没错,男人聚会哪能够没有酒?白的不能喝,那就喝啤的,喝起来那不就是水吗?他要是喝不完,我来解决。”郑文森也跟着点头,“还有好多话没有说,酒却喝完了,一点都不痛快。”

  莫雪让服务员又送了一件啤酒过来,开了瓶盖之后,也没有往杯子里倒,我直接对着喝了一口,问郑文森:“郑哥,你和莫雪是怎么认识的?”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在天桥上摆摊之前就做生意,只是后来亏了,钱被套了进去,老婆跑了,孩子也得了病,没了收入来源,我就在天桥上摆摊。”郑文森说,“后来手术费凑齐了,小洁也做了手术,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挺过来,我就离开了鄂市,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好歹我还有一些人脉,还有一些经验,很快就起来了。后面就认识了小雪,她欠我一个生意上的人情,当时她正好又要去鄂市,我就跟她说了一声,如果碰到了你,你生意上有困难,就搭一把手。”

  “谢谢你了。”郑文森说的跟我猜测的差不多,因为当初莫雪帮我的时候也是说因为要还一个人情,所以才会帮我,现在来看,应该就是郑文森的人情。

  人情没有实质性的东西来衡量,但是却非常重。特别是像莫雪这种高度的人,她欠了郑文森一个人情,如果用金钱来衡量,很可能是几千万,甚至是几个亿。

  倒不是说直接给钱,但是如果谈生意的时候,拿这个人情出来用,会占据非常有利的地位,但是郑文森却将这个人情用在了我的身上。

  “我都跟你说了,不要跟我说谢。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打算让你过来跟着我的,但是后来想了想,你家在鄂市,你跑过来跟着我没有必要。”郑文森说,“钱不在乎赚的多,赚的少,只要够用就行了。重要的是能够和家人在一起,我就没有跟你提这个事情。”

  “你这个说法可不一定对,家人重要,但是钱同样也重要,你看你,生意做亏了,血本都赔了进去,原本叱咤风云的一个人,结果呢?自己的女儿生了病,连几十万块钱的手术费都凑不起。”莫雪对郑文森的话不认同,“要是有钱,你还用的着去天桥摆摊?至少在你女儿剩下的日子里,你可以在病床边一直陪着她。”

  “你说的也对。”郑文森点头,“钱和家人同样重要,如果能够兼顾,最好还是兼顾。”

  一件酒,三个人分了。

  不知道是我长时间没有喝酒,酒量下降的缘故,还是因为身体太虚了,我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我到厕所去方便,从莫雪身边经过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也不知道谁给她打的电话,她也没避讳着我和郑文森,直接接了,不过她接通的时候我已经出了包间,到厕所放水。

  放完了水,洗了一把脸,脑袋清醒了一些,但是我的胸口有点疼,我从口袋里掏出药瓶,拿到手上看的时候发现是戒指盒,我盯着戒指盒看了一会儿,打开盒盖,戒指上镶嵌的钻石很耀眼,可是我一点高兴的心思都没有了。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将戒指重新放进了兜里,掏出药瓶,倒出几粒药,就着自来水,吞服了下去。

  出了洗手间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两个人,居然是沈冲和苏然。

  他们两个人也看到了我,苏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上前几步,跑到我的身边:“陈进,我不是让你等着我吗?你怎么走了?”

  “等着你?现在几点钟了?你要我在外面等你多久?”我说,“你连信息也不给我发一个,电话不给我打一个,我让你跟着我一起出来,你非要在里面,我为什么还要等着你?”

  “你要走也应该跟我说一声,你不想在大厅里等着我,可以在外面酒店定一个房间,在酒店里等我。”苏然说,“我出来没看见你,有给你打电话,但是你的手机好像关机了。”

  “我调了飞行模式。”我说。

  “你为什么要将手机调成飞行模式?你明知道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苏然问我。

  “我不想接你的电话,你选择留在大厅里,不跟着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证明了你的心迹,我为什么还要接你的电话?”我说。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在大厅里是因为要等人,有不得已的原因,你怎么就不能够稍微的理解一下我?”苏然说,“你喝酒了?”

  “理解你?怎么理解你?理解你和沈冲手拉手一起跳舞,理解你和他跳完舞之后又到这里来吃饭?”我很火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