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进?”沈月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带了一些疑问,还带了一些尾音,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有点惊喜的道,“我想起来了,我们见过面,你是苏然的朋友,苏然介绍你给我认识过,你要开蒸菜馆,需要一个商铺,找的我。”

  沈月的惊喜,不是因为我这个人,而是因为她终于记起来了而惊喜。

  我心里微微的有一些不爽,如果说刚才给沈月打电话,她一开始没有听出来我是谁,甚至删了我的手机号,我还能够找一些牵强的理由来为她解释,比方说她的手机掉了,或者是换个手机,卡里面存的联系人不见了,我打电话给她,所以她不知道我是谁。

  可这会她淡漠的语气让我终于知道什么理由都不用替她找了,人家分明就是瞧不上我。

  亏一开始我还自我感觉良好,我觉得至少我也算是白手起家了,有十家蒸菜馆,有一家危机公关公司,而且现在危机公关公司正向着娱乐行业发展,拍了一部反响非常不错的微电影,引起了风潮,甚至还有一部电影已经开拍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杀青。

  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条件的孩子而言,在还不到三十岁的时候,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凭借自己的努力,没有靠父母,不是富二代,我觉得很不错了。

  但是似乎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在沈月这样层次的人看来,我还是不够格被他们欣赏,不够格被他们平等的对待,甚至就连她听到我这个名字的时候,还得要回忆一下,才能够知道我是谁,才会想起什么时候见过面。

  “没错,是我。”心里纵然有太多的不爽,甚至觉得沈月在苏然面前表现出对我的态度应该是伪装的,现在没有苏然在身边,她跟我通话时的语气神态完全和苏然在身边的时候不是一个样子,那会儿她应该是给苏然的面子才会对我态度比较和缓,这会对我的态度,才是她真实的态度。

  我想,打过这次电话以后,就不联系了吧。

  人活着,不能一点脸面都没要。

  为了亲人,我可以不顾脸面,但是我自己,就没必要贴着脸去跟在别人身后玩了。

  我已经在思考着,苏然公司楼下商业街的那处店面,等这次回去的之后,我就取消合同,哪怕赔一些钱也无所谓,还给沈月。对于看不起我的人,对于无视我的人,我没必要接受她的馈赠,没必要领这个人情。

  我不是狗,不需要施舍。

  “你打我的电话有什么事情吗?”沈月问我。

  “我想问一下吗,你知不知道苏然在哪里?我给她打电话没有打通。”我说。

  “没有打通?那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也不一定知道她在哪里。”沈月语气淡淡,“你和她的关系不是非常的要好吗?怎么会打她的电话没有打通,她将你拖黑名单了,你们两个人之间闹矛盾了?”

  “没有闹矛盾,也没有拖黑名单,打通了,但是没有人接。”我说,“你要是不知道就算了。”

  我实在不想再跟沈月多聊了,如果她不知道苏然在哪,我没必要和她继续聊下去。

  “她参加舞会去了,手机没有带,或者是放在我哥的口袋里,可能没有听到吧。”沈月忽然说。

  我稍微愣了一下,沈月这句话里面透露出了太多的消息:“参加舞会,她和沈冲一起过去的?”

  “我哥邀请她过去的,她是我哥的舞伴,肯定是和我哥一起过去。参加舞会要穿舞服,没有口袋,只能够将手机放在我哥那里,可能是这个原因,所以才没有接你的电话吧。”沈月说,“怎么,她去参加舞会没有跟你说吗?”

  “你知道舞会在什么地方举办吗?”我没有回答沈月最后一句话,她最后一句话像是带着戏谑,她是故意这么问。

  沈月对我的态度让我觉得人心真的非常的可怕,一个人面对不同的人,甚至面对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时候,不同的地点,会有不同的态度。

  人心险恶。

  “你就算知道地点,恐怕也进不去,因为能够参加舞会的人都是受到邀请的,甚至进入舞会也有一定的要求,并非什么人都可以进去。能够进去的人,身价至少在五千万往上,当然如果能有一个人让你以舞伴的身份进去,那么就不需要这么苛刻的条件了,只需要对方有这么高的身价,达到这个条件就行。”沈月说,“你就算去了,恐怕实力也不够,进不去,会被拦在外面。”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价没有五千万?”我顶了一句。

  “就那几家蒸菜馆,能够有五千万的身价?”沈月说。

  “我不只是有蒸菜管,还有别的公司。”我说。

  “行了,你有没有公司,有多少身价,跟我们有多大的关系。因为你身价再高,肯定也比不上我哥。”沈月似乎有点不耐烦了,“就算你真的有五千万的身价,但是得不到别人的承认,没有给你发邀请函,你也进不去。”

  “你别管我进不进得去,你告诉我地址。”我说,“或你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地址我等会以短信的形式发给你,别怪我没提醒你,那样的地方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去的,人与人之间是有不同的,是存在阶级的,是存在层次的。”沈月挂了电话。

  过了两分钟,我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沈月给我发过来的,是舞会的地址。

  我查了一下路线,坐地铁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才到沈月给我的地址处。

  真的是金碧辉煌,之前王秋真给我发过一张她家里别墅的照片,眼前这个舞会举办的场所就跟她发给我的那张照片里面的情况差不多。

  帝都的景象,真的和武昌大不一样,比武昌气派多了,甚至走在路上,不用多走,一会的功夫就能遇到一个老外。

  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场地是谁的产业,真他娘的有钱。

  到了一个更加广阔的天地,我才觉得我真的有点坐井观天了,在鄂市的时候,一个月能有几万块钱的收入,就算富人了。在武昌,能够有十家蒸菜馆,每个月收益几十,上百万元,就相当可观。

  我甚至还开了一家公司,我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牛逼了。

  可是到了这里,特别是站在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要进去要去见熟悉的人的时候,那种渺小的感觉一下落在了身上,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只青蛙,蹲在深井里面的青蛙。

  沈冲能进这样的地方,能带着苏然以舞伴的身份进去,我显然还不够格。

  差距,我再一次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人不怕别的,就怕对比。

  门口全部都是大理石,看进去的时候灯光璀璨,里面有一些人影在穿梭,门口还有人守着,笔直的西装,帅气的面庞。

  就连看门的,都这么高大上。

  不愧是帝都。

  我估摸着这看门的是不是一个月都有两三万的收入?

  定了一下心神,我摸了一下口袋里面的盒子,走了过去,非常礼貌的询问站在门口的人:“你好,请问一下这个地方我能进去吗?我有一个朋友在里面,我想进去找她,给她送上一份礼物。”

  “先生,请问你朋友叫什么名字?里面正在举办舞会,你的朋友是来参加舞会的吗?”门口的人听到我的话,对我非常的客气。

  这种客气不是出于我的身份,而是一种素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