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童望君说挂就挂,直接掐断了视频,我看着变黑的屏幕,叹了一口气,似乎我出于关心的话,得罪了童望君,她有点生气了。

  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我觉得童望君生气,多多少少跟我告诉她自己下的那个决定有关,早知道这个样子,或许不跟她说我要向苏然求婚还好一点。

  我没有给苏然打电话,也没有给苏然发信息,向她求婚的事情我要作为惊喜送给她,花了三天的时间,我跑遍了武昌城的各大商场,金银首饰店。

  周先生,周生生,金六福,金大福,老凤祥,百泰,隆进,老庙等等,甚至包括一些国际上比较有名的黄金品牌店,我也去看了,近乎二三十个黄金饰品品牌,最后我在老凤祥买了一个戒指,钻戒。

  两克拉的钻戒,不大不小,不耀眼,也不卑微。

  之所以选择老凤祥,因为名字让人舒服。

  再大一些的钻戒我也能够买得起,但是我感觉太大没有必要,钻戒是用来戴的,如果为了特意的买一个非常大,非常耀眼的钻戒,只是为了结婚的时候,或者是参加旁的一些活动的时候戴一下,炫耀一下,就没有必要了。

  我让人在戒指上面刻上了我和苏然的名字,中间用一箭穿心连了起来。

  我真的等不及了,买了当天的飞机票,也顾不得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才会到北京,回到住的地方,吃了药之后,立刻到了机场。

  手术很成功,但是药还是要接着吃一段时间,后面再去复查的时候没问题了,才能断。

  带了一些药在身上,现在手术成功了,以后复发的几率非常小,不用担心苏然跟我结了婚之后会为我的病情担惊受怕,甚至在过一段时间之后有可能会失去我。治疗成功了,我也敢将之前的误会的地方全部都向她解释清楚,带着药,哪怕被她看见,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现在可以给她保证了,可以给陪着她走到老。

  坐在飞机上,我的心情非常的激动,看着舷窗外的白云,我居然一点害怕了情绪都没有,我是有恐高的,哪怕站在三四层楼的高度,倚靠在窗户边往下看,都会感觉到头晕,想象着自己会不会掉落下去,十分不信任窗户的强度,担心靠的重了,一不小心窗户就会垮塌,自己就会跌落下去,更别谈说是坐飞机了。

  出生到现在也就做过两次飞机,第一次是因为特殊情况,那个时候荷尔蒙急剧的分泌,脑中有别的事情填充着,所以不畏惧坐飞机,这一次则是因为兴奋,是因为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苏然,所以才战胜了自己内心的畏惧。

  我欣赏着舷窗外的风景,发现原来在天空之中往下看的景象是这么的美丽,从上面往下面看,看不到细节,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美丽的城市,美丽的山川湖泊,看不到垃圾,看不到不好的一面,入眼之处全部都是靓丽的景色。

  到了机场之后出来,我立刻给苏然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出乎我意料,手机响了好一会儿,就是没有人接听。

  我又打了两三个电话,全部都是如此,没有人接听。

  应该不至于啊,难道苏然在忙事情吗?可是这个点都已经晚上了,她肯定不会去开会,如果说是加班的话,她手机应该放在手边,铃声响了肯定会接到,为什么她不接?

  我又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可是等了十来分钟,仍旧没有得到回应。

  我有点懵了,千想万想,我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平常和苏然联系的时候都能够联系,到关键的时候怎么就掉链子了,北京这会儿的天还是有些凉意的,我穿的比较单薄,风吹过来,冰冷刺骨,身子有点发虚。

  我走动了两下,给苏沫打了一个电话,很快什么就接听了,苏沫特有的声音:“姐夫,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你是要过来看我吗?我一个人在家,孩子我妈带着,你要是过来,我等着你。”

  “你想男人想疯了吧?”我说了一句,“我给你打电话不是为了这个事,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你姐现在在哪里?”

  “她不是去了北京吗?她走的那一天还是我去送她的,她带了很多行李,姐夫你都没有过来,你是不是和我姐吵架了?”苏沫说。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我知道她在北京,她在北京具体哪个地方,你知不知道?”我说。

  “我没有去过,我不知道。”苏沫不清楚,“我姐都去北京了,你到我这里来吧,不要找我姐了。一时半会儿她也回不来,我们两个正好聊聊天,说说话,多好。”

  “你脑子里能不能够不要总是想那些事情,你除了想那些事情,你难道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吗?”我说。

  “那个王八蛋死在了雪地里,我现在自由了,浑身都轻松了,就有些无聊,也不想做什么事情。姐夫,你要是不想来,我过去找你好了。”苏沫三句话不离那些事情,“我前几天大姨妈刚走,这几天是安全期。”

  “你赶紧的去找一个男人吧。”我说了一句,直接挂了电话。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苏沫现在三十不到就这个样子,不知道接下来十多年她会承受多少。

  苏沫虽然是苏然的妹妹,但是我觉得,如果以后苏沫玩累了,想要找一个老实人嫁了,我似乎有义务提醒一下那个老实人。

  从苏沫这里得不到答案,想了想,我翻找着电话号码。

  沈月的号码一滑而过,最后画面停在王秋真的电话号码上。苏然告诉我,她来北京除了谈事情之外,另外一个就是过来看一看王秋真,这个时候给王秋真打电话肯定是最好的。

  盯着王秋真的号码,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打她的电话号码,又滑到了沈月的电话号码上,给沈月打了一个电话。

  王秋真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不怎么赞同我和苏然在一起,无论是什么原因,不赞同是事实,我这会儿过来是要给苏然求婚的,给王秋真打电话,让她知道我的行踪有点不太好,我不想生出旁的枝节,只想,找到苏然,当面向她求婚,得到苏然的回应。

  有苏然的回应就足够了。

  电话响了好一会,沈月才接:“喂,你好,找我有事吗?”

  “我想问一下你知不知道苏然这会儿在哪里?”我说。

  “苏然?抱歉,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我没有存你的电话号码,你找她有什么事情吗?”沈月说。

  我有点诧异,我和沈月有见过一两次,当时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我手里一直留着她的手机号,我手机号也没有换,我给她打电话,她居然不知道我是谁,难不成她将我的手机号删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怎么舒坦,毕竟被人删手机号或者qq号,再或者微信,除了吵架意气用事此外,无非就是对方觉得自己可有可无,没必要留着联系方式,所以就删除了。

  和沈月见面的时候,我感觉还好,沈月虽然有点瞧不起我,但也没有冷嘲热讽,面上还是过得去,没想到她居然将我的号码删掉了。

  或许从一开始那会就没瞧上我吧。

  是我想多了。

  “我是陈进。”我不算是冲动的人,不会因为沈月删了我的电话号码就对她破口大骂,更何况我这会儿还要向沈月打听苏然的消息,平复下心情,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