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的动作很快,第二天一早就到别墅边的一家理发店剪了一个光头。

  二十块钱。

  我觉得有点小贵,剪个光头又不考究理发师的水平,拿个推子直接推到底就完事,分分钟的事情,居然也要二十块钱。

  不过我也没有多计较,给了钱之后回来洗了一个澡,将身上的碎头发渣滓冲掉,站在镜子面前,我又认真的审视着我的新发型。

  从小到大,我记得的情况而言,从来都没有理过光头,这是第一次我剪了光头,头顶上凉凉的,颇有点不适应。

  不过还好,比之前头发稀落的样子要年轻了许多,随着头发的离去,病症似乎也从我的生活中远去。

  这对我而言似乎是一个兆头,就像有些地方的习俗,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回家之后经过门口的时候,要放个盆子,盆子里面点上火,从火盆上跨过,去霉运。

  倒不是真的会起作用,但是至少心理上有一个安慰。

  童望君给我发了一条信息,问我最近怎么样。

  我从她那里回来之后,童望君几乎天天都会给我发信息,询问我的状况,哪怕我住院的那些天,她也会发信息,有时候还会申请跟我视频,但是都被我拒绝了。

  躺在医院里,肯定不能视频,一视频就露馅了。

  不过这一次我直接点了视频邀请。

  很快就接通了,童望君看到我的样子之后,愣了一下,我笑了:“是不是很意外,我剪了一个光头。”

  “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将头发全部都剃了?”童望君问我。

  “剪头发哪有那么多理由,头发留的太厚了,不舒服,所以就剃了一个光头。”我说,我似乎迫切的想要证明我还活着,证明之前我给童望君说的那些信息全部都是事实,所以我才主动的跟她申请视频聊天,为的就是让我之前跟她回的那些信息更加真实。

  “这么冷的天,留着头发只会暖和,哪会不舒服。”童望君说。

  我稍微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我的这个理由的确有些牵强,现在的天气不算太冷,但是也绝对称不上热,说头发太厚,不舒服,这个理由真的不太好。

  “换了一个发型,换了一个气象,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我睡觉的时候,的确有一些不舒服,剪了光头,整个脑袋全部都陷进枕头里面,睡起来舒服多了,而且洗头发也方便,水一淋就可以。”我立刻转移了话题,“店铺的事情怎么样?”

  我不想再在头发的问题上纠结,担心说得太多会被发现端倪,将话题往别的地方带了一下。

  “店铺已经找人重新装修了一下,货架也都摆上了,做的是水果生意,也不用自己去进货,有人拉了货源过来送到门口。”童望君说,“我妈一直守在里面。”

  “生意还行吧?”我说。

  “还行。”童望君点头,“县城看着不大,但是人还是挺多的,这附近像样的水果店就没有多少家,大多数都是小摊贩在门口摆摊卖水果,像店里这样有门面,有装修,分门别类的全部都放好看,着高大上一些,来的人也比较多。”

  “那就好。”好的店面肯定更能够吸引到更多的人,人靠衣装,原本一个乞丐经过打扮之后能够变成帅哥,充满了气质,店铺同样如此,装修过后哪怕里面摆的和小摊贩是同一种水果,但是给人的感觉也要更加干净,更加高端大气一些,价格只要相差不大,很多人都会选择到这样的店子里面去买水果。

  和童望君又聊了一下,我问她:“你公务员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差不多马上就要省考了吧,好好努力,肯定能够行的。”

  “你希望我能够考上公务员吗?”童望君问我。

  “考公务员不是你的想法吗?你不是说想要留在老家,在老家发展,陪在你妈的身边,所以才想到要考公务员吗?怎么现在又这么问?”我有点奇怪,童望君这样的问话,感觉她似乎不怎么愿意去考公务员。

  “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考公务员,那种坐在办公室里,成天重复着一个工作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童望君说,“公务员稳定没有错,但是工资并不高,里面适合人养老,五六十岁快要退休的人在里面能够过得很舒服,非常的惬意,没有什么人生追求,每年就是去上班聊聊天,回来之后带带孙子,买买菜,他们很很适合这样的工作和生活,我其实并不怎么喜欢。”

  “那你不考了?”我说。

  童望君的情绪变化有点大,之前我也跟她聊过这个事情,一开始的时候我其实并不怎么希望她在老家考公务员,哪怕是在武昌也要好一些,因为她在武昌的话,陈乐就可以到武昌来,到时候我和女儿就能够在一起,在将我爸妈和陈珂接过来,想要见面就没有这么困难了。离着远,不在同一个城市,得要三四个小时才能够过去见一面。

  更何况武昌比县里的教育资源好多了,生活条件也要好很多,到武昌来肯定比在县城要好,只是童望君铁了心要在老家,她顾着她妈的情绪,想要陪在她妈的身边,最后我也没有继续劝。

  但是现在,这才过了没多久的时间,童望君的想法似乎一下就转变了过来,不想继续留在县城了,听她的话,似乎也不想考公务员。

  “还是试一试吧,已经准备了这么久,而且如果我不考的话,我妈心里肯定一直有一个疙瘩,放不下。至于考上了,去不去,再看。”童望君说,“你怎么一个人在家里,苏然呢?”

  “她有事情去了北京。”我说。

  “什么时候过去的?”童望君问我。

  “去了有一段时间了。”我说,“怎么了,你想要跟她联系吗?”

  “这段时间就你一个人在别墅里?”童望君话里带着担心,“这一个月来就没有人照顾你?”

  “我又没有生病,要人照顾干什么,我自己就能够照顾自己。”我说,“小乐在不在你身边?让我跟她说两句话,看一看她。”

  “她去幼儿园了。”童望君沉默了一下,突然问我,“你和苏然两个人是不是闹矛盾了?”

  我真的很诧异,为什么在江小宁和童望君的眼里,我和苏然暂时不在一起,她们就会认为我和苏然是闹矛盾了?而且还非常巧合的是我和苏然之间的确闹矛盾了,不过所有的矛盾都是因为我隐瞒了病情。

  “是有一些矛盾,不过很快就能够解除了。”我承认了,沉默了一下,还是跟童望君说了,“我准备过几天就去北京找苏然。”

  “两个人闹矛盾,的确不能够一直冷战着,总要有一方主动做出退让。”童望君点头,“你自己注意一些,不要生病了。”

  “我知道的。”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跟童望君说了,“我打算去北京向苏然求婚。”

  这个决定是我做完手术之后,在医院里就想好的,我不想再拖下去了,正好上次苏然跟我谈起的时候,也说到了结婚的事情,那么我就准备好去找她。

  本来是打算等着苏然回来之后,再跟她说这个事情的,但是我想要见到她的心,想要跟她解释的心一刻都没有停歇,我等不了,现在就想着到北京去,去找苏然。

  “恭喜你。”童望君沉默了下,笑着说,“苏然是个好女孩,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还有你的脾气,不要总是那么冲,也不要总是将误会藏在心里,有什么事情讲出来,不要一个人受着。”

  在我看来,童望君的笑容,有些苦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