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575章 让我一个人在里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看了一下江小宁拿到我嘴边的水杯,往后稍微的缩了一下:“这个水杯是你的?”

  江小宁手里拿着的不是一次性的水杯,是一个保温杯,粉红色的,非常的卡哇伊,上面还有小猪佩奇的图案。

  “我带过来的。”江小宁点头,“你嫌弃我的口水吗?”

  “我倒不嫌弃你的口水,就怕你嫌弃我的口水。”我说,“换一次性的杯子吧,这么好的杯子别被我弄脏了。”

  “没事的,就用这个杯子,我特意带过来,就是为了倒水给你喝。”江小宁一点都不在意,将保温杯又凑到我的嘴边,“喝吧,慢点。”

  我喝了一点开水,又躺了下来,现在身上伤口还没有好,很难下床,只能够这样躺在床上,江小宁一直坐在我的身边,陪我聊天,陪我说话。

  后续我要做了几次治疗,一直都是江小宁陪在我的身边,包括上厕所,也是她扶着我,到厕所里去我很难为情,江小宁反倒一点都不在意:“怕什么,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和你上厕所,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不是担心,我是难为情,你到外面去等着我吧,让我一个人在里面。”我说。

  “我把眼睛闭着,不看就是了。”江小宁闭上了眼睛,“在学校的时候我不知道看了多少,甚至还动手解剖过,这是每个医学专业的学生都会做的事情,所以你不用感到难为情,平常心对待就是了。”

  我叹了一口气,见江小宁不出去,只能和她挤在厕所里,当着她的面解手。

  身子有些虚弱,我拉了一下裤链,半天没有拉开,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帮我拉开了裤链。

  ,我回头看了一下江小宁,江小宁立刻闭上了眼睛:“我不看,我不看。”

  我有点郁闷的上完了厕所,又由江小宁扶着回到了病床上,江小宁趴在我的病床边,直勾勾的看着我。

  “你看我干什么?”我说。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上厕所。”江小宁的神情有点奇怪,像是在回忆,又像是有一些欣喜,或者说是窃喜,似乎得到了好处的感觉。

  “你刚才不是说你见的多了吗?怎么是第一次?”我奇怪。

  “是见的多呀,但是那些都是标本,都是用来做实验用的,又不是活的。”江小宁翻了一个白眼,“活的,我是第一次见。”

  “那也不应该啊,你做护士也有一段时间了,平常也有扶病人去上厕所吧,你刚才也跟我说,平常会有这些事情发生,不可能只见过我一个人的吧?”我说。

  “平常扶着他们上厕所,我又不会跟着他们一起进去,我就在外边。多数情况下都是帮他们举一下吊瓶,而且他们到医院来,都有家属跟着,也用不着我扶着他们去厕所,像是这种比较私密的事情,都是他们家人陪着他们一起进去,我很少有和他们一起进去。”江小宁冲我笑一笑,“你是第一个。”

  我有点郁闷:“你刚才是骗我的?”

  “不要生气,扶着别人进去我不愿意,扶着你进去我愿意。”江小宁看着我,偷偷的笑了一下,“真有意思。”

  “什么真有意思?”我有点错愕的看着江小宁。

  “没有什么真有意思,就是真有意思。”江小宁的话很古怪。

  “你该找一个男朋友了。”我说。

  “才不要找,我就这样照顾你。”江小宁摇头。

  “我也不可能一直像现在这样躺在病床上。”我说,“再过些天我就能够下床,自己走路了,用不着你搀扶,到了那个时候你就解脱了,不用一直守在我的身边,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

  “我照顾你不好吗?”江小宁问我。

  “我不好意思让你一直这样守在我的身边。”我说。

  “可是我愿意呀。”江小宁看着我,还没等我回话,她突然站了起来,“你肚子饿了吧,我去给你买一些午饭。”

  还没等我说话,江小宁就跑了出去。

  我看着病房的门口,江小宁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才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有一条信息,苏然给我发过来的:“我今天晚上就要去北京,已经买了火车票。”

  这么多天,苏然还是主动给我发了信息,我立刻给她回了条信息:“好的,路上注意安全,自己买点吃的,在火车上带着吃。”

  “你有事情在忙着吗?”苏然又给我发了信息。

  “怎么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

  “你要是没有事情,可不可以来火车站送我?”苏然打了字过来。

  说实话,我非常想要去送苏然,但是以我现在的状况根本就不可能过去,即便能下床,但是走起路来也要慢慢的走,走不快,哪怕出了院,也只能够是在家里呆着静养,不能够到处走动。

  我给苏然你回了一条信息:“我有事情,暂时去不了,等过一段时间你回来的时候,我去火车站接你,或者我去北京和你一起回来。”

  “那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吧,我去火车站了。”苏然跟我回了信息。

  我叹了一口气,感觉我自己辜负了苏然对我的期许。冷战了这么多天,她终于主动给我发了信息,肯定不只是让我去火车站送她这么简单,她是想要主动的和我缓和一下关系。

  冷战的时候,两个人互相不说话,甚至不见面,现在有一方主动发信息,还提出要见面,那么肯定是要缓和。

  但是我现在的状况去不了,只能够找一个理由敷衍过去。

  我心里有一些难受,想着苏然会不会多想,会不会带着一股失望的情绪上火车?

  我又给她发了一条信息:“等你在从北京回来的时候,我给你一份惊喜。”

  苏然没有给我回信息,她应该是真的闹情绪了,不过没有关系,我在医院里已经养了这么多天,再有一些天就能够出院,到了那个时候,苏然即便还没有回武昌,也没有关系,我可以去北京找她,到北京去给她惊喜。

  出了院之后,江小宁一路护送着我回了别墅,仍旧提着她妈煲的汤,走的时候,江小宁交代我:“现在你虽然出院了,但是重的活还是不能干,也不能够太过劳累了,辛辣的东西不能够吃,对伤口的缓和不太好,再有,一定不能够抽烟,一定不能够熬夜。”

  “我知道的,这些你在医院里就跟我说过了。”我点头,“放心吧,我肯定不会作死。”

  生病过,而且还是生了一场大病,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自己的身上挨了一刀,我更加的珍惜自己的生命,也更能够体会到生命的可贵,肯定不会再糟蹋自己的身体。

  实际上我觉得我自己也没有怎么糟蹋自己的身体,或许生的这一场病是因为老天对我的惩罚,因为我剥夺了另外一条生命,再或者又是因为我伤了这么多女人的心,所以上天让人在我的身上划了一刀。

  我感觉我这样一个无神论者,因为这样的事情竟然开始有了一些动摇,如果这个时候恰好有人过来向我传教,或许我真的会入教。

  宣传教义,在人最痛苦的时候,最容易将人打动,让其改变信仰。

  江小宁走了之后,我进了卫生间,站在了镜子的面前,我的头发稀稀落落的,掉的差不多了,整个人也显得非常的憔悴。

  不过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不该奢求太多。

  得去剪个头发。

  我想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