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老板,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童望君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走到房东身边,直接问了出来。

  “这个人是过来看商铺的。”房东看到童望君过来,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都没有。

  事情很明显,童望君和这个姓黄的房东谈好的事情,都已经快要签合同了,但是房东又带了另外一个人过来看商铺。

  怎么看房东做的都有些不地道,一点诚信都没有,不得不说房东的这种行为真的是奸商的最好诠释了。

  “我们前些天谈好的,这个店铺我租下来,今天付租金,顺便将合同签了,你怎么又带人过来看?”童望君说,“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诚信,不能够这么胡来吧?”

  “我不是胡来,你刚才也说了,我们是今天过来签合同,合同没签,店铺就还是我的,而且我也没有收你的钱,没有收你的定金,不能够说是胡来。做生意本来就是谁出的价钱高,那就租给谁,更何况他还是我亲戚。你说,我能不向着他一点吗?”房东说的理直气壮。

  “口头的承诺也是承诺。”我插了一句话。

  “口头的承诺算屁的承诺,我和房东是亲戚,他是我舅妈家兄弟的女儿的丈夫,有这样一层关系在,店铺自然是优先租给我,哪能够租给外人?”过来看店铺的人说的很傲,“你们别在这里站着了,到别的地方去吧,这个店铺我看中了。”

  “黄老板,你不能够这么做吧?这事如果传扬出去,你的名声也不好听,我都已经联系了厂家,准备发货过来了做生意了,你现在带了一个亲戚过来看店铺让我走?”童望君有些恼火,“你是不是看我是一个女人,觉得我好欺负?我告诉你,你如果真的这么做,我就四处宣扬,让你在县里抬不起头,让大家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

  我微感诧异的看了一下童望君,没想到童望君这么硬气,居然能够说出这种话,这与她以往的性格不一样,以往她都是和气生财的那种态度,哪怕受了一些委屈,也不会说出来,但是现在面对房东的无理,她直接发火了,威胁房东。

  徐恒那件事,对她影响真的很大。

  “我也没说一定要将店铺租给别人,现在只是带他过来看一看,他也不一定看得上。”房东苦笑,童望君的话以及强硬的态度让他有些顾忌。

  人就是这样,与人为善这一点没错,但是当面临不公的待遇的时候,也要勇于发声。如果面对不公的时候还忍气吞声,大部分的结果这股气会一直憋在心里,不会顺畅。

  别人不可能因为你忍着气,吞了声,就感念你的和善,跟你道歉,或者是向你靠拢,很多时候对方反而会将这看作是你的软弱,往后的行为会更加的过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换一种说法,不主动与人争吵,但是受到了刁难也要主动的反击,这么说其实也是合适的。

  “我看中这个商铺了。”听了房东的话,房东的亲戚立刻确定了。

  “你刚才不是说商铺太旧了,要是你接手,还得重新装修,又是一笔花销?”房东说。

  “旧就旧吧,二手的商铺不就是这样的吗?还能够有多高的要求?”房东的亲戚不在意,“这个商铺我要租三年。”

  “我租给她的价钱一个月是2500,你现在也看到了,人家先跟我打了招呼,我本来已经同意了要租给她,因为,你跟我有一些亲戚关系,所以就带你过来看了看。”房东指了一下童望君,跟他亲戚说,“你要租,如果价钱低了,我不好跟她交代。”

  “知道,2500就2500吧,我也不会少你的房租。你租给她是2500,租给我也是2500,价钱都一样,我俩之间还有亲戚关系,你这个店铺就租给我。”房东的亲戚说。

  房东看向童望君,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你也看到了,我其实不想租给亲戚的,但是毕竟有着一层亲戚关系,抹不开面子有,什么意见你自己跟他说,我是不好再说了。

  房东的表情之中,我看出了这些话语。

  看人的脸色行事,揣摩别人的意思,这是几千年留下来的文化思想,谈不上糟粕,但也不能够算是精华。

  这一点很好理解,就像是南方北方人的大体性格,北方人豪爽,说话直接,南方人说话婉转。

  北方人瞧不起南方人,觉得南方人很扭捏,一点都不痛快,做事瞻前顾后,婆婆妈妈,引人反感。

  可实际上很多人都误会了南方人的这个性格,不只是北方人误会了,包括南方人自己同样如此,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有些人说话瞻前顾后,婆婆妈妈的,一点都不爽快。

  并不是他不会说话,实则是因为顾忌到别人的感受,想着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会不会让别人不痛快,会不会让别人误会,所以才会让人觉得有些婆婆妈妈,优柔寡断。

  说话照顾他人的感受,揣度他人的意思,并没什么错。

  果决的人不一定好优柔寡断的人,也不一定差,具体的好坏要根据实际的情况作出判定。

  “你这样不太合适,我和黄老板已经谈好了,你如果想要做生意,想要租店面,可以另外再去找一个铺子。”童望君也看出了房东的意思,直接跟房东的亲戚说。

  “合约都没签,什么叫谈好了?你要有能耐就将这个铺子直接买下来,没有能耐,没有那么多钱,就赶紧的走。你一个外人还想着和我抢这个店铺,怎么可能?”房东的亲戚抬了一下手,很不赖烦的要赶童望君走。

  “买下来就买下来吧。”我看着房东,“这个店铺我买下来了,你愿意卖吗?”

  “你真的要买下来?”房东看着我。

  “还能够说假话吗?”我点头,明白了房东的意思,他这么回我,肯定是愿意卖店铺,“说吧,多少钱?”

  “那我可得先说清楚,这个店铺你要买可以,但是我不接受分期付款,只能够一次付清,你行吗?”房东跟我谈条件。

  “一次性付清就一次性付清,没有什么问题。”我点头,三十六平的店铺一次性付清,也要不了多少钱,我身上有这些钱。

  哪怕现在蒸菜馆的生意受到了影响,一个月的收入也相当的可观,邵思琪没有答应我的要求,没有在蒸菜馆里面走一圈,拉拢一下粉丝,营造一下名气,对蒸菜馆的确有影响,但是实际上李明洲重新招了厨子过来之后,店里的生意并不比以前差多少。

  沈冲开的蒸菜馆也已经开始营业了,卖出的蒸菜和我蒸菜馆里的相比,每样菜的价格都要便宜1到2块钱,抢了我不少顾客,不过目前来说对我店子的影响还没有那么大。

  这件事不难理解,归起原因,是有老顾客。哪怕边上有同样一家蒸馆,卖的蒸菜比我开的蒸菜馆里面的蒸菜要便宜1到2块钱,装修也不差,但是很多老顾客还是会习惯性的选择到我的店里面来吃饭。

  沈冲想要打破这个局面,还需要时间,还需要技巧。

  我大概也能够猜测得到他想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继续打击我的蒸菜馆,无非就是让邵思琪帮他的蒸菜馆做宣传,将原本邵思琪为我的蒸菜馆凝聚的人气引到他的蒸菜馆中。

  “一平15000,我算算,36.4平,一共就是……”房东掏出了手机,点开计算器,过了一会儿跟我说,“一共是54万6000块钱,你给55万块钱我,旁手续费也不要你另外再付了,我承担就行,有没有这么多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