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看着苏然,我希望苏然能够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她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实并不是外貌,而是气质。

  女人气质第一,外貌其次。

  苏然的宽容大度会让人自惭形秽,和旁的女人相比,她身上的这个优点就像是冬日里面的暖阳,能够让人感觉到全身舒舒服服的,想要让人靠近。

  可是现在只因为沈冲的几句话,苏然的这股气质立刻就变了,她的这个优点消失了,这让我很失望,而且非常的惶恐。

  一个人为什么会喜欢另外一个人?

  不可能没有原因,无论是因为外貌,金钱,权势,名气,或者是旁的一种东西,总归是要有一股吸引人的成分在里面,才会被人所喜欢。

  如果一点都没有,那么两个人之间就只有交易了。

  就像是会所的那种。

  我和苏然显然不是这样的情况,苏然身上的宽容吸引了我,她身上的孤独感让我有想要呵护她的冲动,但是当她的宽容消失了,我对她还能够保持初心吗?还能够像以往那样喜欢她吗?

  两个人一开始爱得死去活来,但是中间发生了一些变故,感情变质了,到最后闹得分手,总归有一些原因,最大的可能就是某一方的性格发生了变化,另一方无法接受,最终没能够在一起。

  这种情况在生活中有很多案例,两个原本热恋的人认识才一两个月就如胶似漆,天天粘在一起,恨不得找一根绳子将两个人的手系在一起,就连上厕所的时候也想要一起去,一天能够发上百条短信,不见面了就浑身难受,像是上了瘾一样。

  可是等到两个人结婚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互相之间更加的了解了,原本隐藏的那些性格也暴露了出来,这个时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就出现了问题,从小吵到大吵,甚至到最后的大打出手。

  面对这样的情况,能够简单的说某一个人变心了,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现象发生吗?

  其实谈不上变心,只是彼此的更加了解,原本认识的那个人和现在认识的这个人,两个人虽然是同一个个体,但是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变化,性格发生了变化,习惯发生了变化,可以说除了身体之外,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过不到一起,会发生争吵,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我很怕,怕苏然会变,我怕她变了之后我的心境也会跟着改变。

  “其实沈冲说的话也并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我知道他故意的在挑拨我们,所以并非他说什么我就听什么,我是有选择的在听。”苏然也看着我,“我也爱你,但是我有些担心,担心你会出现沈冲说的那种状况,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可是我之前和童望君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没有说像现在这个样子啊。我和邵思琪,害还有刘爽真的没有什么,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沈冲就是在往你的眼睛里面参沙子,你要认清这一点。”我说,“我希望你还是原来的那个你,还是原来那个宽容大度的人,不要因为别人的话发生改变,我喜欢你,我爱你,是因为你宽容与大度,是因为你有这些独特的气质。”

  “如果我不让你再和这些异性接触,你是不是就不爱我了,或者说我提醒你,让你不要和这些异性接触,你就不爱我了?”苏然忽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苏然。

  “你要按照自己的本心来回答,不要说假话。”苏然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提醒我。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非常的害怕你会变成那个样子。”我说,“人之所以为人,人之所以是不同的个体,是因为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如果性格发生了变化,那么这个人和当初一开始认识的那个人也就变得不一样了。”

  “可是你在我的眼中,现在的你和当初的你并没有什么不同。”苏然跟我说。

  我愣了一下,苏然的这个回答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我去洗澡了。”苏然没有再跟我谈论这个事情,下了楼,到了卫生间,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我看着半透明的玻璃门,看着门上倒映出苏然的身影,我在想一个事情,我的认知就一定是对的吗?

  个人的性格发生了改变,是不是意味着对这个人的感情跟着就一定会发生改变?

  一开始的时候,我是认为会改变的,可是刚才苏然说的那些话给我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似乎我的认知只是我的认知,不一定是所有人的认知,而且并不一定就是对的。

  更确切的说,我的认知对于我而言或许是对的,但是放在别人的身上,就不一定正确了。

  我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回了房间。

  这是第一次我和苏然之间有了一些矛盾。

  本来以为我和苏然之间肯定不会产生矛盾,即便是有一些小摩擦,但是互相之间说一两句也会消失,不会像现在这样涉及到人生观的问题。

  果然一切都是我的想当然,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看着再合适,再对眼,但是当真的走到了一起,住在一起,一起生活的时候,还是会有冲突爆发出来。

  这个晚上,我没有睡好,一直在看门。

  门虽然关着,但是却没有反锁,我期望苏然会进来,会过来和我谈谈心,但是她没有过来,我听到外面有动静,苏然洗完了澡,在走动,从我的门前走过,停歇了一会儿,但是她还是没有推开门,没有敲门。

  她继续走,我听到她上楼的声音。

  我关灭了房间里面的灯,灯一直开着,本来就是为她做指引,想要让她进来。

  可是她走了。

  灯也就没有继续亮下去的意义了,我坐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在想,应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我是要如同苏然想要的那样,和异性朋友斩断联系,还是坚持自我,让苏然改变,让她变得和以前一个样?

  用沉默,用冷战,促使苏然回到以前的那个模样,促使苏然将沈冲的话当耳旁风?

  是改变自我,还是依着她?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解决,我陷入了两难的状态。

  我的胸口有一点疼,憋的慌,用手捶了两下,我又点了一根烟,才抽了一半,胸口疼痛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我将剩下的一半烟掐灭了,打开了窗户,大口的吸着外面的空气,胸口才舒服了一些。

  这一晚我失眠了,胸口时不时的也会疼一下,本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后面又被疼醒了,就这样一直到了早上七八点钟的时候还没有好转,天已经亮了,我干脆爬了起来。

  别墅外面苏然的车已经不在了,她应该是到公司去了,我给自己简单的下了一碗面条。

  吃了两口我就吃不下去了,一直咳嗽,胸口也疼的厉害,我身子缩着,蜷缩在地上,咳嗽的时候感觉喉咙有点甜,吐了一口唾沫出来,发现唾沫上带着血。

  以前咳嗽的时候,咳的厉害了也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我并没有多在意。可能是喉咙,发炎了,所以才会带血。

  但是胸口的疼痛真的让我难以忍受,没有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色肯定非常的难看。

  蹲在地上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好了一些,我才站起来,出了门,上车,开车去医院。

  胸口的疼痛,让我有点担心,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或者开点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