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微电影的剧本是我写的,而且是根据我的生活经历改编的,里面涉及到一些人物,也都有生活原型。

  艺术本来就是取材于生活,高于生活,我觉得我的生活比大多数人的都要坎坷和丰富一些,而我身边的这些女人,她们的付出和行为也能够更加的打动人,将她们的经历和付出写出来,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

  事实也是如此,微电影才出来一个开端,十分钟的情节,就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讨论的热度甚至超过了同一时间段出来的另外一部名导拍摄的电影。

  这样的成就,足以让人自傲。

  但是我却不怎么高兴得起来,有家蒸菜馆的名气打出去了,不少人为了追寻微电影中的那个背景,特意的跑到蒸菜馆来尝鲜。

  这是好事,的确值得高兴。

  可是花了一个晚上写出来的剧本,里面的情节浓缩的故事,让我再一次体会到身边女人的付出,再次感受到她们对我的关怀,我的愧疚又一次不可抑制的弥漫出来。

  写出剧本的那一个晚上,我抽了半包烟,但不是剧情难写,其实剧情就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本来就是根据自己的经历稍微的改编一下,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就写出了大概,剩余的时间只是在精雕细琢,将语句替换一下。

  大多数的时间,则是我对自己人生的思考,对以往事情的回忆和感怀。

  “说的这么深奥,其实等于什么都没有说。”邵思琪对我有些鄙夷。

  “难道我说错了吗?每个人的人生不是他自己的选择吗?”我说。

  “是他自己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却要根据别人对他的态度来决定。”邵思琪说,“就像你和我,我要将自己给你,但是你不要,我能够怎么办?我只能选择另外一条路,如果你要了我,那么我选择的路又会不一样,你说我的人生是不是跟你有关系?你是不是可以决定我的人生?”

  “不要开这种玩笑,现在学校里认识你的人更多了,你得注意你的言行举止,保不准就有人在边上偷听。”我说,“万一到时候有人将你的那些话录下来放到网上,你的名气就会受到影响了。”

  “受到影响就受到影响呗,反正也接不到戏,只能够拍一下微电影,或者是拍一下广告,旁的事也做不了。”邵思琪无所谓,“再说,我说的这些话也没有错。”

  “是的,没有错。”我点头,顺着邵思琪的话说,担心她又说出骇人听闻的话。

  “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选择的,现实生活之中,你是不是只管苏然,不管旁的女人?”邵思琪逼问我。

  “现实是现实,微电影是微电影,这两者之间虽说有一定的联系,但是微电影毕竟是加工的,是虚构的,不要当真。”我说。

  “那你告诉我结局是怎么样的?”邵思琪似乎非常想要知道结局。

  “你这么关心结局干什么?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局,等到结局了,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那个时候还有意思吗?人生的道路更在意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这个和做事情不一样。做事情在乎的是结果,不在乎过程。”我说,“你不要搞混了。”

  和邵思琪聊了几句,就和她分开了,我给陈辰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店子里面的情况,跟我预料的一样,蒸菜管销售额比以往要大了许多,很多顾客都是冲着有家蒸菜馆这个牌子过来的,甚至还有不少记者过来表示要采访。

  “采访的事情,你或者是李明洲出面,说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就可以了,我就不出面了。”我并不想接受采访,有些东西摆在明面上不太好,在暗处反而会更好一些。

  放在明处的东西,很多人都恨不得用放大镜来照一照,将光亮调到最大,看得分外的仔细,非要从中挑出一身毛病,证明自己你的眼光独特,证明光亮下的这个人或者这个事物并非无可挑剔的,也是有瑕疵的。

  批倒一个名人,借以证明自己的能耐。

  这样的心态用一句非常恰当的老话可以形容:鸡蛋里挑骨头。

  我不想成为那个鸡蛋,不想在光亮之下被人用放大镜挑毛病。

  况且我身上有一些秘密,这就更加让我抗拒这样的事了。

  回别墅的时候,我又碰到了沈冲,这一次,他并没有和苏然在一起,苏然没有回来,他在院子外,我走了过去:“是来找苏然的?她还没有回来,即便她回来了,也与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不要总是过来找她。”

  “我不是来找她,我是过来找你。”沈冲转过身,看着我,“最近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吧,你还真是有能耐,居然能够用这样的法子提升蒸菜馆的名气,塑造品牌,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你要通过恶性竞争搞垮我的蒸菜馆,我总不能够束手待毙吧?法子是人想出来的,就像老祖宗说的那句话,兵来降挡,水来土掩,你要对付我,我自然要用法子挡回去。”我说。

  “我出2000万,你将蒸菜馆卖给我吧。”沈冲直接说。

  “卖给你?我为什么要将蒸菜馆卖给你。”我觉得沈冲是不是有毛病,怎么突然提出这个要求。

  “你的十家蒸菜馆顶多值1500万,我现在出2000万买下你的蒸菜馆,而且都是现金,怎么说都是你赚的,这是一笔很划算的生意,2000万的现金能够让你吃喝一辈子。”沈冲说。

  “你是看不起蒸菜馆,还是看不起我?”我盯着沈冲,“每一家蒸菜馆的成本,单单是房租和装修费用就差不多要一两百万了,再加上品牌价值,现在十家蒸菜馆的估价最起码也要在五六千万,你居然说出2000万要买来,你是把我当傻子糊弄吗?”

  “5000万就5000万,我同意了。”沈冲说。

  “你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我说,“我说估价在五六千万,但是可没说要将蒸菜馆卖给你,卖蒸菜管这件事情你不用考虑,我肯定不会将蒸菜馆卖出去的。现在你的计划也泡汤了,不要再做这些幼稚的事情了,即便我一无所有,苏然也不会看上你,她看上的是我这个人,你得明白这一点,资产不过是附属的,她不喜欢你这个人,你有再多的资产,也不过是陪衬,没有任何的用处。”

  “是吗?你就这么确信?”沈冲对我的话似乎不以为然,笑了笑,“我早就跟你说过,男人之所以有魅力,是因为男人有能耐,有资产,如果男人没有了这些东西衬托他的能耐,那么绝对不会吸引到优质的女人,你不接受我的建议没有关系,我总能够找到办法让你接受的,但是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我所用的办法不是你愿意看到的,也不会这么温和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我眯起了眼睛,盯着沈冲,“你想怎么做?”

  我真的不喜欢被人威胁,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威胁别人,为什么就这么喜欢放狠话,拿我的亲人,拿我的朋友来威胁我?

  这是我的软肋,也是我的逆鳞。

  “你如果认为是威胁,那么就是威胁吧,机会我已经给了你,你不要,那就怪不得我了。”沈冲离开了。

  我不知道沈冲的威胁到底是什么,难道他和亓君一样,要拿我身边的亲人朋友威胁我?如果真是这样,我该怎么做?

  难不成我又要做一次刽子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