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以为我看漏了,但是翻到通讯录里,找到唐婉的名字之后,点开发现,我和她之间没有对话,也就是说她没有给我发信息。

  我看了一下她的朋友圈,三天可见,没有将我删除。

  想了想,我主动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新年好。”

  发完之后也没有得到回应,我将手机放在一边,睡觉。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开车带着苏然一起回了茶楼,吃了早饭,苏然留下来,帮着照看茶楼,我,我爸妈,还有两个孩子准备回老家拜年。

  “大年初一,也没什么人,你也不用一直守在店里,想要去哪玩,就去哪玩,把店门关了就是。”我妈走的时候还不忘跟苏然说,“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我在这里守着店子吧。”苏然说。

  “困了就上去睡觉,想要出去玩就四处转一转,我妈说的没错,大年初一也没什么人,不用一直在店里面守着。”我跟苏然说。

  “你不会怪我不跟你一起回去吧?”苏然跟我说。

  “这个怪你干什么?我们现在还只是男女朋友,你要跟着我回去,不是掉了你的身份吗?”我笑着说,“我没在意,没什么的,回去了那么多亲戚,一个一个问起来,应付着太麻烦了,就像是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围着你参观,没什么意思。”

  其实我也不怎么想回去,但是我爸妈他们还有这一层关系,不可能不走动,我只能带着两个孩子跟着一起回去。

  老一辈的人都比较注重面子,比较看重亲情,其实说看重亲情也不太对,因为有可能亲戚家有什么困难需要借钱,但是不一定能够借得到,哪怕旁的亲戚家里有钱,他也不会愿意借你。

  亲戚之间的关系有点扭曲,过年过节的时候互相走动,似乎只是因为成了一种习惯,成了老一辈人观念里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才会延续下来,才会一直这样做。

  可实际上,很多时候这种走动在我看来并没有必要,虽然有着血缘关系,但是很多亲戚已经淡漠了,有着各自的家庭,有着各自的生活,走动起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逢年过节的时候聚在一起吃顿饭,然后互相之间比较一下孩子的成就,比较一下各自的生活,互相的吹一下牛逼。

  其实挺没有意思的。

  很多年轻人为什么过年怕回去?

  就是因为在很多亲戚总喜欢问些让人不好回答的话,谈朋友了没,一个月工资多少,工作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种种之类的问题,倒不像是在关心你,而是借此得到一个笑料好开怀一下,或者好展示一下作为长辈的能耐,点评一句。

  对于亲情,我并没有特别的看法,我心里其实挺希望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之间彼此的融洽,彼此的互相帮助,但是这样的关系并非说你想融洽就能够融洽的,还得看别人愿不愿意,如果只是你一味的付出,一味的一厢情愿,那就没有意思了。

  开车回了村里,呆了两天,与一些亲戚走动了下,开着奥迪车,一家人的穿着打扮不说都是名牌,但是至少干净利落,非常的大气。原本过年的时候一些不怎么走动的亲戚也都来了。

  估计是听了三叔的话之后,特意的跑过来走动,三叔去城里找我借了一些钱,后面我又给他出主意,让他带着一些人做房屋装修。

  这样的事情在农村肯定瞒不住,肯定会传播开。等我回家的时候,就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一波接着又一波的亲戚,甚至有一些没有血缘关系,只是村里的人也跑到,我家里,给我爸妈拜年,给两个孩子红包,将我吓到了。

  我已经够低调了,可没想到回了一趟家,居然这么多人跑过来拜年,以往那么多年,听到的好话,还没有这两天听到的加起来多。

  “苦尽甘来,要享福了,以后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

  “陈进现在是有出息了,还能够帮着他三叔介绍工作,还借了那么多钱给他三叔,让他三叔起了房子。现在,一个月怕不得有五六百万的收入吧?”

  “听说在城里买了别墅,那别墅得要大几千万块钱吧?真是发财了,都做了什么生意,这么赚钱,能不能够带一带我?”

  类似的这些话很多,陈珂和陈乐口袋里塞满了红包,最少也是一百块钱,多数都是三四百,甚至还有两三千块钱。

  “以前回来的时候也没见收这么多红包。”晚上拆红包的时候我妈看到堆在床上的红包感叹连连,“最少的也是一百块钱,多的能有两三千,两个孩子哪能够给这么大的红包?”

  “人家要给,总不能退回去吧,一笔一笔都记着,到时候走动的时候再还回去就是了。”我爸说。

  “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我在旁边加了一句,“以前回来的时候也没见有这么多人过来我家里串门,人啊,还真是现实。”

  “人不都是这样的吗?你还能够指望别人一心为你,不想着得到点好处?”我爸倒是看得很开,“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但是该走动的还是走动一下,之前家里有困难的时候,找他们借钱,人家也不是说直接拒绝了,多多少少都借了一点,几百的,几千的,不多,但是既然别人借给你了,你就要念着情。”

  “你们念得情就行了,我是不怎么想走动的。”我摇头,“他们来的意思,你和我妈应该都懂,这个想要到蒸菜馆里去帮忙,那个想要安排自己的女婿到我店里做厨子,真要让他们进去了,以后蒸菜馆还怎么管,那些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他们还怎么做事?心里是什么想法?”

  有些情谊的确是要念着,但是念着情义也要分轻重,有困难的时候,几百块钱,几千块钱,那像是打发叫花子,抹不开情面,所以丢了一些钱出来,能够算是帮忙吗?算不上。

  真要因为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扔了几百块钱,几千块钱打发你,结果回过头来,你发达了,你柳暗花明乐,他过来找你办事,要安排人去你店里,要找你借几十万块钱,甚至上百万块钱做生意。

  你同意了,别人估计不会念着你的情,很有可能还在背后指点你说:看,那有个傻子,人傻钱多,几万块钱,几十万块钱,甚至上百万块钱在他那都不算什么事,只要去借,只要开口,他都有,都能够给你。

  别人念着你的好吗?不。

  只会觉得你傻逼,只会觉得你人傻钱多,而且这些借出去的钱很有可能要不回来,如果下次有人再找你借,你不借,那么你就会背上骂名。就像朱之文一样。

  人都是非常自私的,而且有些得了眼红病的人,他不会分是非,不会管对错,不会讲基本的伦理道德,只会认为你有钱了就要送我,你不送我,就是扣,就是不对,就要被批判。

  对于这样的人,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争辩都不用争辩,直接远离就好了。

  “你也没怎么走动,等我和你爸老了,你们这一辈的关系就会这样淡了,别说是长辈,就是平辈之间也没见你们怎么走动的。”我妈说。

  “现在都讲究小家庭,哪有大家族的说法?”我说,“除了两广,还有福建这些地方,可能还讲究这些,还保存着家族的印记,其他地方早就被打乱了。我也想要讲情义,但是别人只想着过来打下秋风,那为什么要被人当成傻子?真的帮我家里的,我也没说不帮,但那些顺带着过来的,将他们的红包数记下,以后还回去就行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