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526章 回家过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冷的天,你还能够出一身汗,怎么了,是感冒了,身体不舒服吗?”苏然走到我的身边,伸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也不烫啊。”

  “没事的,就是做了一个噩梦,这会儿醒了就好了。”我说。

  “是不是还想着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不要多想了,我们现在都没有什么事了。虽然亓君没有找到,多数情况是死了,死在那冰天雪地里,但是他这个人罪有应得,如果他不死,可能会一直骚扰我们,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苏然安慰我,“你不要多想了。”

  我看了一下苏然,苏然的话总感觉有些奇怪,似乎是在暗示着无论亓君是怎么死的,都让我不要担心,让我不要害怕。

  似乎在苏然的心里有一种猜测,猜测亓君的失踪跟我有关系,但是她没有问出来,我也没有开口解释。

  “我知道,不会多想的。”我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进了洗手间,冲了一个凉水澡,冰冷的凉水顺着我的头顶落下来,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寒战,身上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我仰头让水顺着我的面庞流下来,努力的驱散那一晚发生的事情。

  不管结果如何,不管什么时候我的这个罪行会被发现,会暴露,都已经没法改变了,只能够将自己的人生,交给命运。

  多想无益。

  我后悔吗?

  不,我并不后悔,如果再让我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这么做,因为采用正规的途径没有办法让亓君不靠近我的家人,没办法将他的恶意禁锢住。

  有的人活着是为了让自己享受,有的人活着是为了家人,谁威胁到我家人的性命,哪怕我丢了性命,也会让他付出代价,也会排除这个威胁。

  吹干了头发,换上衣服,我坐进了奥迪车里,苏然拿了一些东西出来,放在后座上,跟童望君说:“过年的时候,要是有时间就过来玩,不用找地方住,直接过来,在这里住就行了,房间多,我给你留一个空房,你什么时候到武昌来就到这边来。”

  童望君和苏然聊了几句,我开车送童望君出发,出了武昌,往随市去。

  “你的精神不太好,眼睛里有血丝,眼袋也非常的严重,怎么了,是不是没有睡好?”路上,童望君跟我聊天。

  她大概是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我的状态。

  “没什么。”我摇头。

  “为什么你出去抽一根烟会失踪?”童望君跟我说。

  “不是抽烟的问题,我烟抽到一半想要上厕所,在边上肯定不行,会被看见,烟没抽完,回屋里也不好。只能往前面走,谁想着走着走着就迷路了,雪下得又大,分不清楚方向。”我说,“那样的地方以后还是不能去玩了,太危险,我们三个是运气好,能够被找到,你看看亓君,到现在还没有被发现。”

  “亓君死了,你是不是松了一口气?”童望君跟我说,“我听苏然说,亓君这个人很坏,而且前些天他还在别墅外面偷窥,想要干坏事,被你发现了,别墅院子还有大厅里装了摄像头,就是为了防他的吧?”

  “是的,就是为了防他,他将自己身上的遭遇和不幸怪在别人的头上,说了一些威胁的话,所以我就在别墅周围装了摄像头。”我点头。

  “但是对于这样心理有些扭曲,有点变态的人来说,你装了摄像头,其实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他如果想要犯罪的话,摄像头阻挡不了他,而且你也不可能一直在别墅里面不出来,他总能够找到机会。”童望君跟我说,“其实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他死了,他死了也就不会威胁到旁人了,也就安全了。”

  “的确。”我点头,不知道童望君为什么会说这些话。

  “你说为什么会那么巧?我们跑到雪乡去,亓君刚好也到雪乡去了,而且正好和我们一起。”童望君问我。

  “就像你说的,这仅仅只是一个巧合而已。”我说,“在病房的时候,警察也不问了吗?我和苏然做了笔录,你也在边上听见了,雪乡这么有名,亓君会过来看一看,会让我们碰上,都是巧合,不奇怪。”

  “真的只是巧合吗?我们去雪乡,他去雪乡,你失踪,他也失踪,这也太巧合了些吧。”童望君似乎在猜想着什么。

  “不要多想了,就是巧合而已。我失踪是因为去找地方撒尿,谁知道他失踪是因为什么?或许他看到一个傻狍子,去追傻狍子,结果追迷路了,又或者他跟我一样,也是去找个地方撒尿,结果比我倒霉,人不见了,又或者他想要一个人独自的看一看夜景,看一看晚上美丽的山林,但进去没有出来。”我不想再跟童望君讨论这个问题,感觉童望君就像是在抽丝剥茧一样。

  “我和苏然睡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其实有在讨论。”童望君跟我说。

  “你们讨论什么?”我回头看了一下她。

  “我们在讨论会不会是你杀了亓君。”童望君跟我说。

  “怎么可能?”我笑了,“我哪有那么狠的心机,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你们多想了。”

  “不管是我们多想了,还是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们只想让你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亓君该死,这样的人渣就不配活在世上,你如果不动手我也会动手杀了他。”童望君说。

  “你还敢杀人?”我笑了,岔开了话题,不敢跟童望君继续聊关于亓君的事,“恐怕你连杀只兔子的心都没有吧。”

  “兔子好好的为什么要杀?如果有人想要伤害我的孩子,伤害我在意的人,但是在法律的范围之内又奈何不了他,那么只能自己动手,这不是最好的办法吗?”童望君说。

  “别多想了,这样的事情毕竟是少数,不会说有很多像亓君那么变态,而且大部分的问题都是可以用法律来解决的。”我看着前面的路面,童望君的话让我心里舒坦了一些,至少在她和苏然的心里,无论我杀没杀亓君,她们都是支持我,站在我这一边的。

  做了一件事,而且是为了家人做的这件事,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够让人心安了,如果为他们做了一些事情,还得不到他们的支持,心恐怕会凉。

  开车送童望君回了家,但是我并没有将她直接送到家,而是在离着她家还有一点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就停在河渠边上的马路上,她往里面走几十米就能够到家。

  “你不下车到家里坐一坐吗?喝口水,稍微休息一下,你这样连续的开车,会受不了的。”童望君下了车之后跟我说。

  “不了,你回去吧,我就不过去了。”我摇头,“你妈看到我会不高兴。你自己注意点,手指脚趾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带的药记得要时常的抹一抹。”

  看着童望君走了,我才调转了车头往回开。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才回了武昌。

  我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我回来了,等会儿准备带着苏然,还有两个孩子一起回鄂市。”

  “行,行,快回来吧,家里的年货我和你爸两个人都已经买好了,你们什么东西都别带,回来就行,正好过来吃晚饭。”我妈点头。

  稍微收拾了一下,苏然换了我开车,我带着陈珂和陈乐坐在车后座上,这是第一次苏然以我女朋友的身份和我回家过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