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无眠 第525章 她一个人洗澡就行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个人失踪,我们三个人都找到了,为什么这都过了好几天了,都没有找到他?”童望君跟着说,“他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吧?”

  “那么冷的天,待一晚上都够人受的,何况这都好几天了,他也不可能从别的地方走,肯定是在某个地方跌倒了,雪下的又大,跌倒了了很快就会被覆盖,除非是山林中的雪全部都清除,才有可能发现他。”我说,“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到这里来玩也很危险,以后再旅游不能到这边来了,雪景是好看,但是看多了也没什么意思,想要看雪,在武昌也不是看不到,也能够堆雪人,还没有什么风险。”童望君有些后怕了,“幸亏这次两个孩子没有跟着一起出去,要是她们两个跟着出去了,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两个孩子才没有你们两个那么傻,大冷天的就那样跑出去。”我说。

  在医院里休养了几天的时间,两人身上的伤势好了一些,而且让我感到高兴的是童望君和苏然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因为这次的事情变好了许多,两人聊的话题更多了,也更深入了,包括一些私密的事情,两个人也都能够聊得开。

  仿佛两个人已经成了好朋友,成了闺蜜。

  我发觉她们两人的关系到了这种程度的时候,有些惊讶,倒不是说两个女人成为闺蜜要大惊小怪,实则是因为她们两个人的身份特殊,一个是我前妻,一个是我现在的女朋友。

  居然能够成为闺蜜,实在是难得。

  我在想,要是将这样的经历发在网上,会不会有许多人会羡慕我的遭遇,羡慕我的待遇,甚至向我讨教,用什么样的方式能够让前妻和现任女朋友达到无话不聊的程度?

  其实童望君和苏然为什么能够达到这样无话不聊的程度,甚至有些时候她们两个人聊天我还插不上话,其中的原因我能够明白,正是因为她们一起经历了危险,经历了在茫茫大雪之中寻找我的患难之情,感情才会突破到闺蜜的状态,哪怕一个人是我的前妻,一个人是我的现任女朋友,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们之间的感情。

  什么样的感情才最为真挚?

  战友之间的感情,特别是那种一起经历过战火的战友之情,才最为真挚,童望君和苏然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差不多类似于此。

  这让我感觉到非常的欣慰,甚至还有些不可描述的幻想。

  一直到我,童望君,苏然,还有两个孩子登机的时候,我还在担心会不会有人突然冲过来将我带走,但是直到上了飞机,飞机翱翔在蓝天之上,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我心里暂时松了一口气,这几天我都没有睡好觉,哪怕现在,从这样的地方离开了,但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恐怕会不断的在我脑海之中浮现,我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睡得不安稳。

  回到了武昌,童望君本来是想要立刻回去的,但是苏然留下了她:“今天这么晚了,你就别回去了,明天早上让陈进开车送你回去。”

  “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不用他送。”童望君拒绝。

  “我查过了,现在火车已经买不到车票了,只能够站着,而且还是慢车,要四五个小时才能够回去,你手脚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一直站着哪能够受得了,让陈进开我的车送你回去。”苏然跟童望君说,转头又看着我,“没有问题吧,你明天开车送望君回去,要是来不及回来,就在她那里歇一晚上,后天早上再回来,我们再一起回鄂市,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我点头,苏然都同意了,我肯定没有什么问题。

  晚上洗澡的时候,苏然居然要陪着童望君一起进去,这让我有点不淡定了。

  “她一个人洗澡就行了,你跑进去干什么?”我讶异的看着苏然。

  “我不进去,难道让你进去吗?”苏然白了我一眼,“她身上的伤还没有好,手发不出力,我得帮她擦洗。”

  “真的只是这个原因吗?”我之前一直没想到童望君和苏然会不会发生别的状况,但是现在看着她们两个人一起进卫生间,而且两个人都非常的漂亮,这让我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念头,她们两个人,或者其中某一个人,不会……

  “不然还能够有什么原因?让你进去你只会占便宜,什么都干不了,就只能我进去了。”苏然拉开了卫生间的门,和童望君一起进去了,还不忘招呼两个孩子,“你们两个也一起进来,洗了澡之后睡觉才舒服,身上香香的。”

  卫生间的门关了,四个女人在里面,我一个人留在外面,看着磨砂的玻璃门上印出来的身影,感觉有点荒诞,心理居然有了一些危机感。

  但是仔细想想,应该不可能,是我污段子看的太多了,容易将事情联想到不好的方面去。

  苏然和童望君,一直表现的很正,特别是童望君,都和我有两个孩子了,怎么可能向着那个方向发展?

  洗完澡出来之后,苏然又拉上童往君,和她一起睡,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她们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不时的能够听到楼上传来非常欢乐的笑声。

  听到这些笑声,我由衷的感到开心,但是我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往窗户边上看了一下,窗户外面有些许的亮光,但是大部分都是黑暗,我总感觉亓君就藏在窗户外,在默默的注视着我。

  虽然知道这只是我的幻觉,只是我心里等一些后遗症,但是就像看过了鬼故事之后,明明知道鬼魂不存在,也愿意去相信科学,但是就是很害怕,不敢去上厕所,不敢照镜子,照镜子的时候担心镜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上厕所的时候,担心马桶里突然伸出一只手。

  躺在床上,关了灯之后,甚至也在幻想着,会有什么东西从床下面钻出来,两个手搭在床沿上,露出恐怖的脑袋。

  让人心悸不已。

  所有我有些时候感觉到奇怪,那些喜欢看鬼故事的人,是真的神经大条,还是喜欢受虐?

  尿憋在膀胱里不敢去上厕所的感觉,很刺激么?

  能够快速解决的办法,最好是去看心理医生,但是想要从心理医生那获得治愈,就必须告诉心理医生实情,告诉自己在害怕什么,告诉自己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否则没有什么作用,我的事情不能够告诉心理医生,这个法子肯定就行不通了。

  再有一种方法,就是让时间慢慢的消除我心里的后遗症,可是这种方法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奏效,有可能是几个月,有可能是几年,还有可能是几十年,甚至到我死的时候都不能够消除。

  我的症状就像那些上了战场的士兵,从战场上下来之后得了战场综合症,明明已经脱离了,但还在遭受折磨,这是心理疾病。

  我拉上了窗帘,回到了床上,开着灯,做了几个俯卧撑之后才睡着。

  “你睡觉的时候,怎么没有关灯?”早上,苏然推开了我的房门,将灯按灭了,“该起来洗漱了,早点出发送童望君回去。”

  “好的,没有问题。”我揉了一下眼睛,睡的并不是怎么好,噩梦连连,幸亏苏然叫醒了我,否则我恐怕还会现在梦境之中承受着梦境里的痛苦,“我先去洗个澡,身上出了一身的汗,很不舒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